观察者网

落选参议员,他从特朗普的“钦定”沦为一匹野马

2017-12-13 20:45:15

【文/观察者网 徐乾昂】当地时间12月12日晚,在阿拉巴马州参议员特别选举中,民主党人琼斯(Doug Jones)以微弱优势击败了最近曝光率很高的罗伊·莫尔(Roy Moore),成为代表该州出任参议员一职的人。这一颠覆性的胜利,美国POLITICO新闻网甚至用“阿拉巴马地震”来形容。

POLITICO新闻网报道

“共和党票仓”被选民徒手献给民主党

不就是个参议员选举么?这件事为什么会闹得这么大?

有关阿拉巴马州参议员特别选举一事,可谓是一波三折,情节跌宕起伏。作为选举中代表共和党“参战”的阿拉巴马州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莫尔,本已胜券在握,但因上个月初被曝“猥亵未成年女子”,一度成为美国社会的集火焦点。

罗伊·莫尔 @视觉中国

但事实并非这么简单。一向特立独行的莫尔,早已声名在外。此前,这位共和党人士就说称“穆斯林因宗教问题,不能在众议院任职”;抨击“自然进化论科学”;欲“将同性恋作为一项犯罪”立法;以及呼吁“美军重新恢复禁止男同性恋服役”。

对此,罗伊莫尔的支持率此前一直严重两极分化,对于参选阿拉巴马州参议员席位一事,其支持率截止上个月初还一度以两成的优势领先他的民主党对手。直到上个月9日,华盛顿邮报最先披露,称有至少四名女性出面指责莫尔在年轻时猥亵过她们,其中最小的受害者当年仅14岁。从此莫尔疲于出面应对各种指控,令他选举之路大受影响。

华盛顿邮报11月9的报道,从此改变了莫尔的竞选历程

值得一提的是,这件事被卷入了今年下半年因“温斯坦事件”而爆发的全球性“反性侵运动”中。莫尔中招后,共和党人士先是集体沉默,不知如何应对;继而又在民主党、白宫的牵头下,指责莫尔应该中途退出选举。不过莫尔公开否认了这些指控,还以“开战吧”作为第一时间的回应,预示自己将在选举过程中毫不退缩。

此后,反性侵运动进行得如火如荼,相继有众议员参议员等元老级政治人物落马。莫尔不仅加大了公共曝光率,还拉着家人,选择对那些压在头上的指责作出回应。就在这次选举前的两天(当地时间10日),莫尔为竞选展开最后的动员大会。在会上,他的妻子应对“莫尔种族歧视”的指责,直接回应道:“假新闻会告诉你,我的丈夫讨厌犹太人,但我们的律师就是一位犹太人!假新闻还会告诉你,罗伊讨厌黑人,但我们有很多黑人朋友!”

12月10日,莫尔的妻子为丈夫的竞选动员会开场 她以“犹太律师、黑人朋友”回应了对莫尔种族歧视的指责 图自芝加哥论坛报

对于“猥亵未成年女性”的指控,莫尔在否认后就不再多提。但特朗普女儿伊万卡,作为“一向支持女权的一位公众人物”,对该问题评论道(11月15日):“那些猥亵儿童的人,他们应该去地狱”。虽不指名道姓,但已经把话说得非常“狠”。

没想到,苦于税改方案迟迟不得通过的特朗普,却力挺莫尔,急于将这位共和党人“招入”参议院,试图让国会内部共和党人的比例提高一点。

对于父女两人这样矛盾的口径,民主党裔的众议员亚当·希夫(Adam Schiff)则在社交媒体上笑称,“莫非伊万卡口中的‘地狱’,说的是共和党人的会议桌?”

不过特朗普对莫尔的支持丝毫不减,他于11月21日在白宫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道,“他否认(猥亵指控)了,你看到了吗,他否认了!你们怎么不去看看琼斯(阿拉巴马州北区检察官)的记录,他在犯罪问题上干得太糟了,在边境问题上也是!”暗示其支持莫尔的立场。

直到选举前的一夜,特朗普还突然打电话给莫尔,给予后者“全力支持”。彭博社称,特朗普力挺莫尔的一大因素,是出于自己在竞选总统期间,在该州获得的近三分之二的高支持率。而从历来的美国总统大选投票记录来看,阿拉巴马州自从1972年开始(除了1976年),均“坚贞不渝”地将大部分票数投给了共和党候选人,是名副其实的“深红票仓”。

2016年总统大选阿拉巴马州投票情况 图自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

不过结果还是出乎他们所料:选民们把阿拉巴马献给了民主党。

一匹孤独的阿拉巴马野马

当公开唱票关闭,全美多个电视台推断,民主党候选人琼斯赢面较大。而莫尔还在力挽狂澜,他告诉支持者,票数很接近,战斗任没结束。

截止12月13日,已有99%的选区回报开票结果,琼斯领先莫尔1.5%的总选票,已经胜券在握。并提前开始庆祝,他在社交媒体上以“谢谢你!阿拉巴马州!”表态,来评论民主党这场颠覆性的胜利。

然后正如莫尔所承诺的,他依然“在战斗”。他的团队还寄“重新唱票”为望,期待翻盘之日。不过据阿拉巴马州法律规定,只有当选票差距在0.5%以内,再会自行启动重新验票——这一标准是目前票差的三分之一。

“还没结束,我们还有希望!”莫尔在直到票数完全公开前,还不断地在安抚自己的支持者们。即便是此前支持他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已经明确为此次的获胜者琼斯表示祝贺。他在今天(当地时间12日深夜)的推特中,称这次竞选是一场“硬仗”,祝贺琼斯的获胜,并对所有共和党人说,“下次再来”。全文连莫尔的名字都没提到。

这与特朗普之前公开支持莫尔的表现大相径庭。据一位白宫内部人士透露,总统立场的转变,使得诸多白宫、国会内部人士立刻“见风使舵”。华盛顿邮报透露,一位白宫高级官员,“早上还在支持总统的选择(指力挺共和党候选人),晚上就开始对指责莫尔了”。

国会内部也像“说好了一样”,没人出面挽留莫尔的面子。民主党人士就不用说了,据华盛顿邮报透露,“他们早就期待着莫尔的落选”。选票结果大部分公开后,前美国副总统拜登、希拉里等一众民主党人发文庆祝,感谢阿拉巴马州的“奇迹”。

落选的莫尔甚至连共和党内部的安慰都得不到。共和党参议员杰夫·弗雷克立刻在推特上评论,称“恶不胜善(Decency wins)”;共和党众议员卡洛斯·古尔贝洛(Carlos Curbelo)毫不留情,直接大骂莫尔“恶心”。这位早前被寄予厚望的共和党候选人被自己人打得脸疼。

这其中也是有因可循:观察者网此前就指出,共和党内部的分歧日益严重。围绕莫尔“猥亵门”一事的追问,也曾使得多名共和党高级议员“尬笑”,在记者面前默不作声。彭博社称,此次莫尔的落选,直接避免了共和党的再一次尴尬,以后再也不用围绕“为什么莫尔还能当选参议员”的问题做出回答,“这也是他们闭嘴的理由”。

11月9日,莫尔曝出“猥亵门”后,参议员共和党领导纷纷“无话可说”

最为“致命”的反应,莫过于史蒂夫·班农(Stephen Bannon)的沉默。这位前白宫策略师,从头至尾都对莫尔表示全力支持,即使后者被曝出“猥亵门”,班农依然视若罔闻,坚称共和党会赢得最终的选举。而班农力挺莫尔的理由也很简单:常年与参议院多数派领袖麦康奈尔(McConnell)持不同意见的班农,一直想在国会内部安插一个“自己人”,而且这个人必须支持他的“非建制主义”。莫尔则是一个“完美的人选”。为此,班农还亲自出席莫尔12日的选举大会,结果亲眼目睹了莫尔的败北,截止观察者网发稿日期,班农并没有发声。

至此,从特朗普力挺,到备受冷落,莫尔就像一匹孤独的阿拉巴马野马,在“只属于他一个人的战场上”咆哮着奔跑着。而就在落选前几个小时,莫尔还在自己的庄园,骑着自己的马独自朝庄园深处跑去,显得非常应景。

图自POLITICO

莫尔落选,后果严重

从此可见,这场选举闹得沸沸扬扬,其中不仅有“共和党失守票仓”、“特朗普和班农被打脸”、“反性侵浪潮持续不断”等爆点;其导致的结果,对美国国会的影响也是很大,从某种角度上,甚至能够决定特朗普“总统交椅”坐得稳不稳。

琼斯作为20多年来阿拉巴马州选出的首位民主党参议员,他的到来将使得共和党和民主党的实力对比从目前的52-48变为51-49。这个看似微妙的比例调整,直接影响到特朗普在推行某些政策时的成功率。

举个近在眼前的例子,之前提到的税改方案,虽然已经先后在众议院和参议院内通过,但是两院对税改方案的细节还待定夺。所以,参议院必须努力在琼斯入职国会前(最晚明年1月3日)给出一个明确统一的议案,并递到特朗普的办公桌上。“不然这会重复《平价医疗法案》的悲剧”,华盛顿邮报这么写道。今年早些时候,共和党试图废除《平价医疗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的努力因一票之差宣告失败。

11月16日 众议院通过税改草案 特朗普点赞 @视觉中国

此外,51-49的比例,扩大了民主党在明年举行的中期选举中赢得参议院多数派领袖的可能性。这对特朗普来说是致命的,抛开“推进议程”不说,就连特朗普在任命一些要职时,都会受到严重阻碍。此前,在“共和党人内部不团结”和“支持率持续下滑”的双重连环作用下,国会内部紧盯着特朗普的表现。就像彭博社说的那样,罗伊·莫尔落选的结果,“甚至会对最终可能的对总统的调查(指通俄)、弹劾,起到连锁反应的作用。”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徐乾昂

徐乾昂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徐乾昂
专题 > 美国政治
美国政治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