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美媒披露情报机构如何在大学开展招募活动

2017-12-14 16:35:57

【文/观察者网 王骁】

随着国家开放程度越来越高,人民越来越富裕,出国读书对于中国人来说已经不是一个新鲜事儿了。而美国作为超级大国,自然也就是中国人留学的主要目标国之一。然而,很多抱着教育目的前往美国读书的人可能不清楚的是,学术领域已经是美国情报活动的一个主战场。

此前,观察者网就曾经报道过美国情报机构靠举办假学术会议来招募间谍的新闻。而近期又有媒体披露了美国情报机构在世界著名学府中安插间谍的新闻,而且这些间谍可能就是“你”的室友。

美国时尚生活类杂志《TOWN&COUNTRY》摘录了美国资深媒体人戈登(Daniel Golden)的新书《间谍学院》中的内容,让大家管窥美国间谍机关如何在大学招募学生为其服务。

TOWN&COUNTRY截图

文章的开头介绍了这样一个故事。

2010年时,一位美国顶尖大学教授主持了一场关于军备控制的校园讨论,当时有一位俄罗斯外交官给了他一张名片并且邀请他共进午餐。由于该教授的研究内容涉及安全机密,所以他必须要首先接受来自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的同意才可以赴宴。而FBI当时告诉这位教授,俄罗斯外交官其实是一个间谍。

当时教授说:“那我还是不要和他吃饭了。”

不过FBI却说:“我们希望你可以赴宴。”

事情的结果就是这位教授在FBI的授意下变成了一个双面间谍。在接下来的2年中,这位教授同俄罗斯间谍和FBI吃了10顿饭。俄罗斯间谍送了他一瓶高档伏特加,价值800美元的瑞士手表和2000美元的研究经费。教授把钱上交给了FBI,不过FBI同意他留下手表。

教授很喜欢显摆那块手表,而且毫不讳言这是来自俄罗斯间谍的“贿赂”。

莫思高的故事

2008年,美国《华盛顿邮报》报道了这样一则讣告,前美国中央情报局(CIA)探员莫思高(Kenneth Andrew Moskow)在非洲登山时死亡。

(图源:华盛顿邮报)

莫思高在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的很多同学通过这则讣告才发现,他竟然是一个CIA高级间谍!

此前,莫思高对外透露的身份都是美国国务院雇员。这个身份帮助他和许多重要的“同学”进行接触,其中包括前瓜地马拉国防部长格拉玛和(Héctor Gramajo)和后来成为哥斯达黎加总统的菲格雷斯(José María Figueres)。

莫思高的故事揭示了美国大学是如何成为世界各大间谍机构的竞争场所的。在实验室、讲堂和体育场中,受雇于各国间谍机构的“学生”尝试了解各国的政策,谋求敏感的研究机会,并期许某天可以在美国政府中获得高位。

美国FBI和CIA一直尝试同在美国留学的国际学生建立联系,并将它们招募,并送回母国。2012年,有31%的美国大学国际学生声称自己曾经被美国的间谍机构“拜访过”。

各方都在“剥削”学校

校园的轻松环境让外国人和美国人都很容易收集情报,即使是没有学术背景的间谍也可以轻松走进各个讲座、研讨会或者学校食堂,然后坐在他们身边的就有可能是科学家或者政府顾问。

美国国防部情报局反间谍官员西蒙斯(Chris Simmons)就说过:

“人在十几二十岁的时候是最容易头脑发热的,很容易受人影响,所以也被间谍机构当做绝佳的募兵点。那些老练的间谍深谙循序善诱的技巧,说服一个热血青年简直易如反掌。”

学术机构一直希望保持自己独立透明的立场,但是间谍却通过隐蔽和欺骗的首发不断“剥削”教育机构提供的环境。而大学为了获得来自政府的经费,提高国际影响力,慢慢也对就政府情报机关在校内的活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此前有一名名叫墨菲(Cynthia Murphy)的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学生被发现其实是个俄罗斯间谍,而且直接受到莫斯科的指使要和校内的某位教授拉近关系,获得参与敏感项目的研究机会。总是如此,哥伦比亚大学最后也没有撤销墨菲的学位。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图源:VCG)

古巴间谍机构在美国佛罗里达州,纽约和华盛顿特区的教育机构中特别活跃。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国际研究专业研究生贝拉斯克斯(Marta Rita Velázquez)在校园中和波多黎各裔学生蒙特斯(Ana Belén Montes)成为朋友,并将蒙特斯招募为间谍。之后,蒙特斯进入美国国防部情报局担任古巴情报首席分析师。

蒙特斯在美国国防部工作期间,向古巴政府提供了400多名美国间谍的姓名和履历。2002年,蒙特斯被捕,并被判处25年监禁。而她的招募者贝拉斯克斯则在毕业后进入美国国际发展署工作,并且嫁给了以为瑞典外交官。在蒙特斯被捕后,贝拉斯克斯潜逃到瑞典,成了一名西班牙语和英语老师。

“爱国主义”和“全球化”让美国大学间谍泛滥

两个原因导致间谍机构在大学中日益活跃。

第一,在911之后,美国人民爱国主义的热情和对恐怖主义的恐惧都飞速高涨,这让情报机构和学术界之间的关系日益密切。

其哥伦比亚大学安全政策教授龙(Austin Long)说:“911让美国学术机构和间谍机构开始接触。”

这里面的主要推手就是在1995-2011年间任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校长的斯巴涅尔(Graham Spanier)。他在任校长期间协助建立了国家高等教育安全顾问委员会,促进情报机构和高等教育机构之间的对华。他还利用FBI的资金在麻省理工学院、密歇根州立大学、斯坦福大学等教育机构赞助研讨会,为CIA进入学术界开了方便之门。

斯巴涅尔,图源:VCG

第二,高等教育全球化也促进了校园间谍活动的兴盛。全球化帮助世界各国加深交流,提高了教学和研究的质量。但是也方便各国间谍机构在海外大学建立分部。

随着美国学术移民的数量激增,从事双面间谍的人也随之增加。2001-2015年间,留学美国的人数翻番。2015年,国际学生人数首次突破100万。

比如通过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的关系,CIA和许多有影响力的外国人建立了关系,而前文提到的莫思高就是其中一员,他是肯尼迪学院“职业中期培训”项目的卧底,专门搜罗世界各地的未来政治新星。

而且大多数学校管理人员和教职人员都承诺保护他们,以为校方人员就曾经说过:“我们会保护你的身份,因为你们在为政府服务,而这个政府就是我们的政府。”

尽管CIA和哈佛大学都警告卧底们不许招募同班同学,但是这完全不能阻挡这些卧底的“工作热情”,他们在学校附近的酒吧还有许多派对上结交“朋友”,通过聊天获取信息。这些“朋友”可能一辈子都不知道自己的同学是美国间谍。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王骁

王骁

wangxiao@guancha.cn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王骁
专题 > 美国政治
美国政治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