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特朗普将公布选前被监控的证据 “通俄”调查大本营罕见发声抗议

2018-02-01 15:31:15

【文/观察者网 徐乾昂】今天一翻美国新闻,看到的都是有关一个备忘录的消息...

什么情况?这份备忘录究竟什么来头?还有人说这又是一起“水门事件”?

实际上,综合美国媒体消息,29日,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通过投票,同意将有关“美国联邦调查局FBI非法监听特朗普团队”的调查备忘录公布于世;特朗普也表示,将100%力挺文件公开事宜。

从那以后,国会内部吵翻天,民主党人指责这份文件的内容遭到过“篡改”;特别是“当事人”FBI,直接炸毛,并罕见地公开反对调查文件的公开;而这份神秘的文件,实则剑指“通俄调查”大本营。这桩堪比“水门丑闻”的事件,可能会让其辛苦积攒的“特朗普罪证”,成为泡影。

“努尼斯备忘录”

这份仅4页长的神秘调查文件,以众议员情报委员会主席、同时也是这份文件主笔的众议院议员——德文·努尼斯(Devin Nunes)——为名。里面详细记录了 “FBI听信党派报告、而不是独立调查”;“对特朗普团队进行法外监听”;“FBI联同司法部,滥用《外国情报监视法案FISA》”等内容。

自去年3月开始调查FBI“非法监听特朗普团队”的议员努尼斯 图自国会山

我们一项项来说。

首先是“FBI的调查立场”。“努尼斯备忘”录中写到的“党派报告”,即观察者网此前报道的“斯蒂尔卷宗(Steele Dossier)”。这份包含了特朗普“黄金浴”内幕的文档,实则由希拉里竞选团队和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出资购买。FBI对于特朗普“通俄”的初期调查,在很大程度上借鉴了“斯蒂尔卷宗”的内容。若属实,FBI将背负“有失公正”、“立场党派化”的罪名

其次是“法外监听”。有了所谓“斯蒂尔卷宗”,FBI执意启动有关对特朗普竞选团队的调查。特别是对竞选团队外交政策顾问卡特·佩奇(Carter Page)的监听,已被美国各路媒体证实确有其事。然而,这是美国《外国情报监视法案》明文禁止的——不允许对公民进行监听。若备忘录内容属实,这是FBI“越界执法”的证据,“罪加一等”

卡特·佩奇得知文档公开一事,在29日再次发声,称“我还在等FBI给我个交代” 图自国会山

最后是“滥用职权”。凭FBI一己之力,是无法将《外国情报监视法案》解禁的。通过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的调查,发现整个申请搜查令(FISA Warrant)的过程,都是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和FBI前副局长麦凯布(Andrew McCabe)全程监管的。包括此后特朗普成功当选,有消息称,FBI对其的监听令还有意延长了一段时间,造成“间谍监听主子”的荒谬局面。若搜查令的合法性是受到质疑的,那也是这两位高官批准,可谓是“滥用职权”

麦凯布于三天前(29日)离职,目前还不明确是否与这份备忘录的内容有关 图自POLITICO

说得简单点,这份备忘录,很可能会把调查团队辛辛苦苦一手精心积攒的“特朗普通俄罪证”全部摔成粉碎:不论是调查的源头、执法过程,都是漏洞百出。

尤其是这次被“点名”的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就是他,在2017年5月17日,任命穆勒(这个此后特朗普的“眼中钉”)主管特别调查委员会;也就是他,在同年6月,差点被特朗普“炒鱿鱼”。

据纽约时报透露,白宫内部消息人士称,特朗普对“通俄调查团队”早已“深恶痛绝”,特别是对罗森斯坦,“特朗普不止一次觉得他很讨厌”。本周横空出世的“努尼斯备忘录”,与其说是敲山震虎,不如说是一招“反将一军”的妙棋,将矛头直指调查团队大本营。

罗森斯坦(左)联合指派的穆勒(中),于去年10月底成功起诉特朗普的前竞选主席马纳福特(右),成为“通俄”调查以来的最大成果

“反制失败”,民主党指责文件遭到篡改;FBI罕见发声

至此,这份文件的劲爆程度不容忽视。听闻此事的民主党人慌忙“反制”。众议院民主党议员亚当·希夫(加利福尼亚州)在29日希望通过同样的方式(提议对自己团队的调查文件进行投票),稀释“努尼斯备忘录”的影响力。

据悉,在希夫的备忘录中,民主党人表示“有关外国情报监视法搜查令的申请、下发、延长过程合理合法,并无质疑。”

民主党议员亚当·希夫 图自POLITICO

结果失败。同样是投票,希夫的调查文件并没有在众议院内通过。对此,希夫表示:“这是共和党的拖延战术,有关‘努尼斯备忘录’的通过,是他们的政治策略,是为了抵消穆勒调查团的进程。”

但众议院共和党人则表示,对待希夫提交的文件审核,与“努尼斯备忘录”过程一致,称“并无私心”。

不料,31日晚间,希夫爆料,称努尼斯的备忘录在通过了国会内部的投票后,又被努尼斯本人拿去“修修改改”,才交给白宫,也就是说,“国会内通过的,和现放在特朗普桌上的,是两个版本”。

希夫发推,称已将“努尼斯篡改文件”一事上报 图自推特

对此,此前一直一声不响的努尼斯,终于公开表示,称民主党人不要因一些“语法修改”而变得敏感

另一方面,FBI罕见地通过一份“为署名的声明”,指责其反对公开备忘录的立场:“这份文件我们没有来得及看仔细,委员会内部就自行决定将其公开。我们对(文件中)信息的准确性,以及公开后造成的影响力很担忧。”

此外,彭博社称,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也通过媒体发声,质疑这份文件的可靠性。

对于周一在国会内部通过的“努尼斯备忘录”,特朗普将由5天的事件决定要不要将其公开。

尽管反对声持续不断,特朗普似乎抓到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早就按耐不住心情,但因昨天一件大事——发表国情咨文——而拖延公开文件的日期。

对此,特朗普表示,“别担心,我100%会公开的!”这话得到了白宫幕僚长凯里的证实,他在周三(31日)表示,努尼斯备忘录的最终公开日“快到了”。


“通俄门”发展至此,早已成为特别调查检察官穆勒,与白宫之间的“巅峰对决”。而本周有关这场对决的最新“战情”,让年前一度处于“风暴中心”的特朗普,似乎找到了翻身的机会...

特朗普和穆勒

有的读者觉得可能会觉得这只是“FBI执法程序化的问题,没什么大不了”。实际上,正是“程序合法”,才是整个“通俄调查”得以反转的核心。

正如有网友所述,“通俄调查”这么久就抓了一个人,而且 FBI 越权还公开了部分窃听资料,冒着泄密的可能性也要对特朗普造成一些影响,要知道立案时期的 FBI 经历了 8 年的奥巴马政府,奥巴马和希拉里同属民主党阵营,“邮件门”时期奥巴马又一直力挺希拉里。

此外,不光是滥用权利来搞政治斗争,民主党方面伪造材料的时候很可能勾结了俄罗斯方面,叛国的帽子估计要反过来扣自己脑袋上

对于这次的“备忘录事件”,前美国众议院议员查菲茨说得好:“我对于民主党丑态的思考不在于他们做了什么来阻止特朗普当选,而是为什么他们要不惜一切代价来做这些...这次事件只是个开始。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徐乾昂

徐乾昂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徐乾昂
专题 > 美国一梦
美国一梦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