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美国人质控诉:FBI知道我被恐怖分子抓了,但只想用我钓鱼

2018-03-28 12:06:47

【编译/观察者网 周远方】美国摄影记者马特•施里尔(Matt Schrier)自称曾经从叙利亚境内极端组织监禁下逃了出来,他昨日向美国保守派媒体福克斯新闻(Fox)控诉联邦调查局和中情局在得知他被极端组织抓住后并不关心他的安全,而是利用他来追踪和收集极端组织的情报。

福克斯新闻3月27日报道称,施里尔自称2012年前往叙利亚拍摄期间被极端组织抓获,极端组织随后用他的银行账户购买了电脑和其他日用品,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和中情局(CIA)掌握这些情况,但并未考虑设法营救施里尔,而是用通过他的账户信息追踪极端组织的情况。直到现在,联邦调查局都没有为施里尔重建信用,致使他无法租房,这令施里尔尤为愤怒。

施里尔在福克斯新闻节目中矛头所指的时任联邦调查局长,正是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和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前者目前正担任特朗普“通俄门”特别调查员

福克斯新闻报道截图

施里尔3月27日在接受福克斯新闻主播玛莎·麦卡勒姆(Martha MacCallum)专访时表示,自己是2012年叙利亚内战初起时,前往该国拍摄的,随后他被“基地组织(Al Qaeda)”在叙利亚的分支“努斯拉阵线(al Nusra)”抓住并关押,在该组织的监狱中度过了大约7个月左右的时间,后来成功逃脱并于2013年6月返回美国。

施里尔回到美国后,开始着手“调查”FBI和CIA如何处理自己的案子,他从那时起就与福克斯新闻保持沟通。

“并不是每个FBI情报员都是坏人,他们中也有很好的人,”施里尔宣称,“但那些不好的人需要被淘汰,而那些把他们洗脑让他们变坏的人,需要被曝光。”

施里尔的故事开始于2012年,当时他作为一名自由摄影师,前往叙利亚,这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工作之一。施里尔说,他想见证历史,“我喜欢军事历史,我不是那种想拍握手的人。所以我认为这将是一次见证历史、拍摄历史的好机会。”

施里尔的个人网站截图

在2012年新年前夕,施里尔没有能够回到土耳其,而是被努斯拉阵线抓获,在接下来的7个月里,施里尔被关押在叙利亚的六所监狱里,饱受折磨和饥饿。

施里尔说,极端分子把他和其他五个人一起带到一个房间,要求他们把自己的账户和密码全都写下来。福克斯新闻调查记录显示,在随后的6周时间里,有人用施里尔的银行账户买了10台电脑。

施里尔说,在自己被监禁期间,他的身份信息、社会安全号码和银行账户信息被“恐怖分子”盗用,并用于购买电脑、平板电脑、汽车零件、太阳镜和古龙香水等等各种物品。福克斯新闻称,至少有两款平板电脑被运往加拿大的一个地址。

施里尔说,FBI此时正在监控这些交易,但他们并未着手营救,反而写信误导自己的母亲。一名名叫佩罗蒂( Lindsey Perotti)的探员写道,“目前所有迹象表明,是施里尔本人在使用自己的手机、信用卡和银行账户。”

施里尔说,自己当时作为一名摄影师却没有发布任何作品(是反常的),他说,“我在黑暗中呆了很长一段时间,到处都是臭虫。然而,根据FBI的说法,我是在用我的手机跟人说话,我买笔记本电脑、古龙水、靴子和太阳镜,也许偶尔会去土耳其一段时间,给自己放个假,你知道,所有圣战分子都是这么做的,因为土耳其南部就像汉普顿(美国度假圣地)。”

一名前任和一名现任情报官对福克斯新闻表示,施里尔描述的情况,FBI用他的账户追踪“基地组织”的网络活动,以及购买电脑,表明这是一个更大的行动的一部分。

施里尔对此感到愤怒,他从福克斯新闻获取的政府内部资料中发现,FBI人员从2013年4月就开始监控他的银行账号,并判断不是他本人在使用那些账号买东西,他也没有加入极端组织,但就是不采取行动。

施里尔(左)在叙利亚与另一名曾被基地组织抓获的记者合影

现年39岁的施里尔说,尽管他最终能够通过PayPal和花旗银行收回超过1.6万美元的被盗资金,但他仍然无法获得信用卡。“你知道,我需要帮助的是为自己重建一个生活,这意味着一个新的社会保险号码,并重建我的信用。”因为没有信用信息,他甚至无法在纽约租房,FBI建议他在纽约流浪人员收容所暂时克服一下。

施里尔认为,既然当局能够为线人和证人提供新的社保,自己也应该得到这种待遇。他说,“我给他们的信息比50名线人提供的信息要多,……我应该得到一个新的社会保障号码,我应该得到像样的医疗保障,我应该得到尊重。我可以肯定,我给他们的情报比任何人都多,而我得到的回报是谎言,背叛,什么都没有。”

美国联邦调查局前局长科米(上)与穆勒(下),福克斯新闻网报道配图

FBI就施里尔的情况回应称,“由于事件仍在调查,无法对细节作出评论。但FBI向受害者提供帮助,帮助他们重建生活。我们将继续与别的部门以及国际执法伙伴合作,收集情报,并将评估对伤害施里尔的人提出指控的可能性。”

而中央情报局并未就施里尔的情况作出回应。

福克斯新闻称,一个专门负责向美国人质及其家人提供帮助的领导小组证实,2012年和2013年是一个“黑暗时期”。

美国人质事务执行主管( Hostage US Executive Director)蕾切尔·布里格斯(Rachel Briggs)表示,“美国政府自己也承认,在这段时间里,他们与人质家属的沟通有很多问题,来自不同政府部门的信息混杂在一起。后来时任总统奥巴马下令对美国政府在2014年年底对处理人质案件的方式进行审查,才导致了一系列政策和程序上的变化。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周远方

周远方

战忽局暗中观察哨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周远方
专题 > 叙利亚内战
叙利亚内战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