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他们抵制脸书、谷歌和苹果,但都失败了

2018-04-03 18:36:37

【观察者网 综合报道】随着硅谷科技巨头的影响力不断扩大,呼吁抵制其产品和服务的呼声也随之增加,尤其在近日脸书5000万用户数据被泄露的丑闻曝光之后。

然而,当人们抵制苹果时,用的是iPhone发帖;当人们抵制脸书改用Instagram时,却发现它和脸书同属一家公司。科技公司的产品非常普及,人们尽力抵制,但最终发现逃无可逃。

据《纽约时报》4月1日报道,洛杉矶民主党活动家瑞恩·奈特(Ryan Knight)二月份呼吁抵制苹果,因为在佛罗里达州校园枪击案之后,网民呼吁苹果删除流媒体视频服务中美国步枪协会(NRA)的频道。 但苹果对此没有任何表示。

“亲爱的@苹果,”奈特先生在推特上写道。“你的沉默震耳欲聋。#抵制苹果。”超过330个帐户转发了这条消息。

然而,奈特是如何发布信息的?他用的是iPhone。

图源:DSIM

这个问题相信最近几周脸书的用户也深有感触。剑桥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通过不正当的手段收集了5千万脸书用户的信息,这引发数百人删除了他们的脸书账户。

然而,许多删除者马上便可通知他们的朋友在Instagram上关注他们。谁拥有Instagram呢?脸书。

“从脸书到Instagram,其实换汤不换药。当我认识到这一点之时,觉得很荒谬。”旧金山的一位纪录片制作人沙奇·坎宁安(Sachi Cunningham)上周停用脸书,改用Instagram。她表示,Instagram没有那么剑拔弩张。

坎宁安曾经是为《纽约时报》供稿的自由作家。她补充,她将把脸书作为她接下来一部纪录片的研究对象,“我不知道我能否摆脱当下由社交网络构筑的生态系统。”

沉迷社交网络的少女瑞文(Rayven Bruzzese) (图源:纽约时报)

其实,希望通过抵制产品来惩罚科技公司的人们,一直面临着逃无可逃的困扰。詹姆斯·达默尔(James Damore)曾经是谷歌的一位工程师。据观察者网早前报道,因其发表“女性之所以在科技行业处于下风,正是因为她们在科技工程领域天生不如男性”等言论,谷歌解雇了他。

詹姆斯·达默尔(社交媒体截图)

由此,数百名社交媒体人呼吁抵制谷歌。然而,社交媒体研究公司Keyhole的数据显示,通过分析8月份以来使用“#抵制谷歌”标签的近7,000条推文发现,26%的推文来自使用谷歌的安卓设备。

一个名为弥尔顿·普雷斯科特(Milton Prescott)的推特账号在8月8日发布:“谷歌对詹姆斯·达默尔的解雇完全说明了这是一家怎样的公司。我将不再使用谷歌进行任何服务。#抵制谷歌。”然而,詹姆斯·达默尔的推文是来自使用谷歌的安卓设备。

弥尔顿·普雷斯科特的推特发言(社交媒体截图)

即使新闻网站布莱特巴特(Breitbart)也面临同样的困境。这家保守网站正计划举办一场小组讨论,主题是脸书等技术平台如何压制保守派的声音。然而,这场讨论的直播平台是脸书。

一个生命科学公司的项目经理玛丽莎·理查森(Marisa Richardson)表示,她最近得知亚马逊提供美国步枪协会频道流媒体视频服务后,便全力抵制亚马逊。因此,当她需要洗衣粉时,她不再在亚马逊网站上购买。

但几天后,她在加利福尼亚州奥克兰附近的全食超市(Whole Foods)购物时,“完全忘了这家超市是亚马逊所有”。

“#三月一日抵制美国步枪协会”的标签在社交媒体上广泛传播。然而,根据Keyhole的数据,通过分析58,500条推文显示,近一半来自iPhone或iPad客户端。其中包括女演员艾莉莎·米兰诺(Alyssa Milano)。

艾莉莎·米兰诺的推特发言(社交媒体截图)

“其实安卓手机的情况也差不多。NRATV是步枪协会的一个电视频道,而安卓手机上有NRATV的应用程序。”米兰诺表示,“我们开始了解到这些公司如何以最不令人察觉的方式渗透到我们的生活中,而且渗透进我们的意识形态。

据Keyhole称,自8月份以来,使用“#抵制苹果”标签的4,700条推文中,近三分之一来自iPhones。

使用iPhone但召集抵制苹果的活动家奈特表示,“我有一部iPhone,但作为苹果的客户,我就不能让它承担起责任吗?”

苹果公司的高级主管艾迪·库伊(Eddy Cue)最近表示,美国步枪协会频道没有违反公司的政策。而脸书、谷歌和亚马逊并未表态。

很多最近放弃脸书账户的人任然逃不脱该公司的五指山,他们仍然使用着Instagram,以及WhatsApp、Messenger等应用程序。

雪儿(Cher)最近删除了她的脸书页面。她在推特上说,“这两天我达成了一个极其艰难的目标。”但她拥有768,000名粉丝的Instagram账户,仍然活跃。

SpaceX和特斯拉的首席执行官艾伦·马斯克(Elon Musk)删除了两家公司的脸书页面 。但Instagram仍旧保有公司和他的个人账号。他在推特上说,“Instagram这个照片分享平台没问题,只要它保持独立就好。”

艾伦·马斯克表示“Instagram还好,只要它保持独立” (社交媒体截图)

现年39岁的洛杉矶木匠斯蒂芬·考克斯(Stephen Cox)最近在脸书上表示,他正停用他的脸书账户以支持Instagram。当有人评论说这两个应用是由同一家公司拥有时,他回答说:“它们一把双刃剑。但对我来说,Instagram的边缘比脸书的稍微钝一些。”

Instagram已被证明是脸书的有效对冲,当人们对脸书失去兴趣或信任时,还有Instagram保有用户。根据皮尤研究中心1月份对美国2,002名成年人调查显示,使用脸书的美国成年人的比例自2016年以来一直保持在68%,而Instagram的使用率则从28%上升到35%。调查显示,Instagram更受年轻人的欢迎。

沉迷社交网络的少女瑞文(Rayven Bruzzese)(图源:纽约时报)

26岁的瑞文(Rayven Bruzzese)是费城的一名手语学生,她多年来一直是脸书的常驻用户。但她慢慢发现脸书令她不安,耗尽了她的时间,所以在3月份她删除了自己的账户。然而,现在她把时间花在Instagram上。

瑞文承认,换汤不换药其实很讽刺。但她表示她的选择有限。她的朋友中很少有人用推特,许多人早已停用Snapchat。

“我应该去哪里?”她说,“我希望还有别的东西可供选择。”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娇
专题 > 趣读
趣读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