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这场“间谍门”已经挑起美国的政治内战

2018-05-23 19:42:59

【文/观察者网 王骁】美国国内政治这几天最大的焦点就是美国总统特朗普和美国情报系统正式开战。而且这场战争正在呈现愈演愈烈之势。

而随着时间不断发酵越来越多人被挖出来,共和党方面找到了越来越多反对派的蛛丝马迹。而民主党方面也开始积极反击,甚至威胁只要拿回国会的控制权就会启动对特朗普的罢免程序。

据福克斯新闻22日报道,据特朗普竞选团队前助手卡普托(Michael Caputo)透露至少还有一名政府线人曾经试图打入特朗普竞选团队内部。

Michael Caputo

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卡普托表示:

让我告诉你我知道的事实,他们想要渗透入我们竞选团队的线人,甚至还想要进入行政团队,他不是一个人。而且联邦调查局(FBI)也不是唯一一个奥巴马政府中试图妨碍竞选的机关。我知道这一切因为他们也来找过我,现在我在找律师帮助我将这一点公之于众,这只是个开始。

等我们最终把真相挖出来,克拉珀(James Clapper,奥巴马国家情报总监)和那些人就要穿上橘色衣服(美国的囚服多为橘色)了

观察者网此前报道,据FBI内部人士透露,2016年,在“通俄门”立案之前1个月,FBI就已经派出线人哈珀(Stefan Halper)试图打入特朗普总统竞选团队,并且以学术交流的名义和特朗普竞选团队中的三名高级顾问进行过交流。

美国AXIOS新闻报道,此前透露的FBI线人哈珀甚至一度被现任特朗普高级贸易顾问,国家贸易委员会主任纳瓦罗(Peter Navarro)推荐出任美国驻亚洲某国大使,而且这个亚洲国家很有可能是中国。2017年8月,哈珀曾前往白宫办公室总部艾森豪威尔大厦(Eisenhower Executive Office Building)参加一场关于中国问题的会议。

(纳瓦罗曾推荐哈珀进入特朗普团队

22日,福克斯新闻发表专栏文章,称“FBI门”是一件比“水门事件”还要大的丑闻。专栏文章:

许多在任和卸任官员都私下承认,多家情报机构探员都曾有预谋得破坏特朗普的总统竞选。现在他们中一些人的工作重点转向破坏总统制度。他们都是奥巴马总统时期上任的,而且他们这么做都是为了政治目的。

对于我们的共和国来说,没什么比间谍机构为了理念和个人原因选边站更危险了。他们可以动用庞大资源对他们所反对的人施加伤害。这是警察国家才会有的事情。

面对这样的丑闻,部分国会共和党议员也愤怒了。当地时间22日,众议院自由党团会议(Freedom Caucus,共和党极右派)举行了联合记者会,要求设立独立调查员,专门调查特朗普遭到监听一事。

众议员吉姆·乔丹(Jim Jordan)表示:

从FBI局长科米(James Comey)到探员佩琪(Lisa Page)一众FBI成员要么被开除,要么被调职。这些人在被开除、调职或降职前,在奥巴马政府里都做了些什么?他们负责了希拉里克林顿的“邮件门”调查,并且发动了对特朗普竞选团队的渗透。

在渗透特朗普团队的时候,他们编造了一个假报告,然后用这个谎言获得了一个秘密法庭的秘密监听许可证,然后用这个许可证监听一个美国公民。但是在申请许可证的时候,他们隐瞒了这个假报告的金主,是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和克林顿家族赞助了这个报告。

现在我们得知有政府线人试图打入特朗普竞选团队。在美国我们上法庭必须要讲“真相,全部真相,只讲真相”,他们带着假报告去秘密法庭的时候没有这么做。而现在我们居然要相信司法部可以处理这件事?

“别担心,我们可以自己调查自己,相信我们,我们一切正常。”

真的吗?!所以我们认为这件事儿必须要由国会接手,对此进行投票,并且告诉司法部我们受够你们遮遮掩掩了。如果这事儿都不值得专门成立一个调查组,那还有什么值得呢?

(吉姆·乔丹)

对于来自特朗普咄咄逼人的攻势,民主党方面不甘示弱。一边为FBI监听总统候选人打掩护,一边威胁弹劾特朗普。

很多人称这次丑闻甚至比“水门事件”还要严重,而立场上支持民主党,反对特朗普的《华盛顿邮报》与《纽约时报》都试图帮助奥巴马政府的这一行为打掩护。两家媒体都宣称,派出线人打入特朗普团队不是为了监听他,而是为了保护他……

(华盛顿邮报

(纽约时报)

而国会内的民主党人也以不讨论间谍为前提,批评特朗普对美国情报机构发动的“战争”。

美国国会参议院民主党领袖舒默(Chuck Schumer)就表示:

总统的行为十分下流和专断,这种行为我们只能在香蕉共和国(经济单一不民主不稳定的加勒比海国家)里头看到,而不是一个成熟的民主国家。

(Chuck Schumer)

据美国时政媒体C-SPAN当地时间22日报道,民主党国会众议员格林(Al Green)在采访中威胁,如果民主党赢得11月的中期选举,将会启动对特朗普的罢免程序。他说道:

我会对佩洛西议长申请这个行动,不过我要强调一个事情,就是每一个众议员都有权提出罢免。宪法并没有把这个权利限制在党派领袖身上。我们都可以这么做。

Al Green

不过对于民主党这样频繁讨论“罢免”的行为,也有人不以为然。哈佛大学法学院教授特雷布(Laurence Tribe)就表示:

罢免权不是用来对付邻里琐事级别的错误的,而是用来对付滥用权力的高官的。罢免权只有在不滥用的情况下才有威慑力,不要每次什么事儿看起来不顺眼都把“罢免”拿出来炒一遍。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王骁

王骁

take it easy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王骁
专题 > 特朗普
特朗普
小编最近文章
这场“间谍门”已经挑起美国的政治内战
中资最新收购德高科案只是例外?
特朗普这回跟FBI撕 为了啥?
西方驻华记者圈到底有多乱?
Laurel还是Yanny?都别争了,特朗普给答案了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