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香港诗歌节起“冲突” 巴勒斯坦诗人拒绝与以色列诗人同台

2015-11-27 11:36:55

“以色列人每天都在杀我们,我为什么要跟她同台?”

以“诗歌与冲突”为主题的第四届香港国际诗歌节,在开幕首日便因应主题,发生了一场令人意想不到的冲突。11月26日下午,两位巴勒斯坦诗人宣布,拒绝出现在有以色列诗人出席的主题论坛。

巴勒斯坦诗人拒绝与以色列同行同台

当日的论坛主题为“中东诗歌”,主持人是美国著名作家、诗人、翻译家艾略特·温伯格(Eliot Weinberger)。原定出席讨论会的有巴勒斯坦诗人加桑·扎克坦(Ghassan Zaqtan)和纳捷宛·达尔维什(Najwan Darwish)、以色列女诗人艾棘·米索(Agi Mishol)、摩洛哥诗人穆罕默德·贝尼斯(Mohammed Bennis)、俄罗斯诗人格列勃·舒尔比亚科夫(Gleb Shulpyakov)及两位美国诗人安妮·华曼(Ann Waldman)和彼得·科尔(Peter Cole)。除了来自中东地区的诗人之外,其他与会者也分别拥有不同程度的中东生活经验。

诗人们分别精心准备了一份讲稿,内容涉及对于中东地区诗歌与冲突的理解、诗歌创作理念。发言完毕,还被主持人要求朗诵一首代表诗作。

以色列女诗人艾棘·米索(中)

但是直到论坛开始,两位巴勒斯坦诗人仍未现身。温伯格随即宣布,两位巴勒斯坦诗人由于无法接受以色列诗人同时出席,决定以退出的方式抵制本次论坛。消息公布,现场哗然。

由于主人公不在场,没有更多关于退出的解释。据凤凰网文化事后了解,主导退出的是61岁的诗人扎克坦,另一位诗人达尔维什原本计划参加论坛活动,但是最后一天被扎克坦说服,临时改变了主意。

扎克坦是巴勒斯坦诗人、小说家和编辑,出版过11本诗集,曾获巴勒斯坦总统国家荣誉奖章,2013年曾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提名。鲜为人知的是,扎克坦同时还是巴勒斯坦一个抵制以色列政治组织的领导人。

扎克坦的诗歌节助手马研哲向凤凰网文化透露,由于论坛讨论的主题会涉及到政治,扎克坦的组织领导人身份,不适合参与讨论。“他说,你们屠杀我们的同胞,你们每天要杀我们,你们还占领我们的土地,我们为什么要跟你坐在一起?”

马研哲说,扎克坦今天在新闻中看到,相同的事情发生在一位美国学者身上。在一个学术交流活动中,美国学者发现现场有以色列学者,当即决定退出,这可能坚定了扎克坦退出的决心,“大多数阿拉伯人都是这样,他们不想跟以色列人在一起,美国学者在这么大的会议上都退出了,我们作为巴勒斯坦人更应该退出。”

“我们不是政客我们是诗人”

最早向以巴诗人都发出邀请的,是诗歌节的组织者北岛。北岛向凤凰网文化透露,邀请双方诗人出席同一活动的想法,源于多年前对拉姆安拉和加沙的造访,那次访问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北岛希望藉由本次诗歌节的机会,以诗歌的方式联结两方诗人。

“我认为应该超越政治,尤其是诗人,诗人的对谈很重要,这是我最初的一个设想,但是没想到最终冲突还是发生了,我很遗憾。”

作为被抵制的对象,以色列女诗人艾棘·米索也用“遗憾”形容自己的心情,她特别强调了自己的非政治属性,“我们不是政客,我们是诗人,我只是一个活在世上的诗人,我不为了政治而写作。我们在这里只代表个人,不代表更多的事物。”

米索在发言中表示,非常渴望与巴勒斯坦诗人展开对话,“诗是语言中共同的语言,我不能想象没有对话的诗歌。对话是力量,没有对话,我们不能成就诗歌层面的许多事情。我非常遗憾,他们不在这里。”

但对于论坛前三十分钟都集中于巴勒斯坦诗人缺席的话题上,米索表达了不满,她语气激烈地说,“似乎不在场的诗人反而成了主人,我们应当更关注在场的人。”

“我会站在被遗忘的巴勒斯坦人这一边”

与会诗人大多理解巴勒斯坦诗人的举动。“我会站在被遗忘的巴勒斯坦人这一边”,来自摩洛哥的阿拉伯语诗人穆罕默德·贝尼斯说。他说,巴以之间的仇恨和暴力冲突持续了60年,60年仍然是相同的悲剧,现在两国的冲突十分严重,悲剧仍然在升级,让其怀疑诗歌的效用是有局限性的。

“这源于两国人民之间没有交流,我不确定他们是否有对话和探讨,虽然诗歌不能改变冲突,但两国应该通过诗人对话。诗歌能够唤起人们悲惨局势的意识。我们必须坚持通过诗歌的语言来对话,这比政治更自由。”

北岛说,以自己在中东的见闻,完全能够理解巴勒斯坦人所经受的侮辱和精神创伤,对于他们来讲,这是每天要面临的问题。

美国诗人彼得·科尔曾经在耶路撒冷居住过30年,在论坛前一天,科尔曾与巴勒斯坦诗人有过非常精彩的私人对话。作为美国犹太人,科尔经常与不同身份的人——以色列人、美国犹太人、美国非犹太人交往对话,因而获得不同的经验。对于巴勒斯坦诗人的决定,他表示虽然并不同意,但对他们的勇敢表示尊重,“这是极度复杂的情况,巴以之间那条线是很不容易逾越的。”

穆罕默德·贝尼斯最后总结道,“我尊重有些诗人的沉默,如果不想说话的话。对我而言,做一个更开放的诗人没有问题,重要的是,我们还有时间去解决问题。”

诗歌朗诵会他们终于站上了同一个舞台

不过,“冲突”并不是全部。

11月25日的欢迎晚宴上,20余位诗人齐聚,各界名流到场,气氛热闹。活动组织者、诗人北岛在致辞中说,“我们欢聚一堂,在香港这样一个岛屿上,为国际诗人们提供独特的言论自由的平台,人们来自四面八方的汇合点。诗人与政客是两种动物,他们的语言不同,现实与视野不同——诗人是无权的权力,无家的家园,无言的语言。”他的发言赢得了诗人们热烈的掌声。

细心的人会注意到,此时,巴勒斯坦诗人与以色列诗人正同坐在一张饭桌上。

作为诗歌节重要组成部分的诗歌朗诵夜,是北岛寄予厚望的活动,他说,两位巴勒斯坦诗人和一位以色列诗人的诗作都很优秀,“他们应该通过读诗去理解对方。”

11月26日晚上,香港兆基创意学院舞台上,第一场诗歌朗诵活动正式拉开帷幕。这一次,扎克坦没有再拒绝出席。在他之前朗诵的,正是以色列诗人艾棘·米索。

巴勒斯坦诗人加桑·扎克坦朗诵诗歌

两次朗诵之间,是一段十分钟左右的音乐表演,洞箫与手鼓遥相呼应。仿佛是刻意安排,这段音乐既连接起两次朗诵,又很好地将它们区隔开来。

“没有写是谁开的枪:/是那些害怕他调转回头的人/还是那些拒绝接受礼物的人”。(米索《无人伤亡》)

“他们手无寸铁,向往和平/他们‘畅想’,他们远去,形单影只……”(扎克坦《不过一首歌》)。

人们只是默默献上掌声。这一刻,无人想起下午的“冲突”。(凤凰网文化特派记者 胡涛)

分享到
来源:凤凰文化 | 责任编辑:冯雪
专题 > 巴以恩仇录
巴以恩仇录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