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荷赛出炉 《中国西部的狂野》讲述一名外国摄影师从香港到西北的旅行

2017-02-17 09:30:16

前不久揭晓的第60届世界新闻摄影大赛(简称“荷赛”)获奖作品中,获得日常生活类单幅三等奖的是法国摄影师Matthieu Paley的《中国西部的狂野》:

在一列开往喀什的火车上,一名维吾尔族妇女把钱放在丝袜里,这是当地很普遍的做法。尽管维吾尔族妇女也是穆斯林,但却并不像邻国的穆斯林那样需要遵循保守着装的教规。

这是Matthieu Paley2016年从香港到新疆的火车之旅系列摄影的一张,在它的背后,是一个中国故事。

以下内容来自国家地理中文网:

甘肃省,标识牌告诉我们,这是专门用来饲养军马的养马场。四处白雪皑皑,意味着这里的海拔在海平面以上2133米。

这是世界上最长的火车之旅——4683公里横穿中国。摄影师Matthieu Paley带着妻子和两个儿子打算从香港到大西北,而这条线路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

观察者网注:图中的“喀什格尔”为“喀什”的别称,以下统一称为“喀什”

列车员正站在从广州/深圳开往新疆的火车旁边,她的任务是检票和保持车厢整洁。

Paley说:“我相信这一路会非常精彩,我们将会看到真实的中国!中国大地将宛若一幅山水画在我们面前展开!更赞的是,这趟52个小时的火车之旅将从广州出发,抵达新疆,这比坐飞机更简单、更便宜。”

卖食物的乘务员推着小推车,在车厢中穿梭,负责提供啤酒、绿茶等饮品和方便面、火腿肠、水果干等零食。

在从西安开往乌鲁木齐的长途旅行中,一家人正试着在硬座车厢睡觉。这一路需要40个小时。母亲带着弟弟睡在地板上,哥哥睡在座位上。

在Paley和家人看来,从翠绿的丛林到荒芜的草原再到干燥的沙漠,中国每一寸土地都不尽相同。这趟车的最后一站是新疆的乌鲁木齐市。新疆,顾名思义,意思是“新的疆界”。这里富含石油、煤和天然气等资源,就像19世纪50年代人们一窝蜂地涌向加州的“淘金热”一样,很多中国人和公司也挺进西部,寻找财富。连政府也为新疆开发投资了几十亿。

每一站的停留时间都很短,只有10到15分钟。甘谷站的列车员正在确保火车离开前所有人都回到了车上。Paley说每次下车拍照,面对着管理员都很有压力,“(他们)太注重安全了”。

来自西安的一群小伙伴正打算去兰州参加婚礼。和火车里的其他人一样,他们大部分时间都在玩弄手机,尽管车厢里并没有无线网络。

对于Paley而言,火车内的世界非常奇妙。就他所知,他们一家是唯一的外国人,坐完全程火车的旅客也是寥寥无几。Paley说,其他乘客都不与别人交流,自顾自睡觉、玩手机或者自娱自乐。Paley自己是说法语的,中文不太流利,而很少有旅客说英语,不过那些能够与他交谈的人表示,他们是在探亲和休假。

火车停在兰州站时,一位负责食物的女服务员正焦急地向车外张望。她在等一批方便面——这是火车上最受欢迎的快餐。

为了保证野生动物和家养的牲畜不会在铁轨上游荡,需要用栅栏把它们隔开。

车厢里设备齐全,有紫色和蓝色的座椅、花桌布,印有骆驼和高山的窗帘体现了壮丽的西部风光。每节车厢都有一台热饮水机,空气里充斥着方便面汤的气味。

一对兄妹正在用父母的手机拍照,记录沿途的雪景。

火车乘务员每天要在餐车里开两次会。会议情况会通过固定在列车长衬衫前的小相机拍摄下来。比如,这辆火车的列车长就是左边的那个女人。拍完这张照片后,Paley被要求离开。

乘务员衣着得体(穿蓝衣服的是列车员,负责检票和保持车厢整洁,穿紫衣服的负责卖食物),整个运作如“军队般井井有条”,Paley总结道。每一站只停10到15分钟,坐了一路的乘客可以下车活动活动。“乘务员会看得很紧,他们可不想发生什么误车事件。”

火车经过了一座控制塔。

软卧区的窗帘上,印着塔克拉玛干沙漠里的一景:一个维吾尔族妇女骑在双峰驼上。背景里是阿尔金山脉和雪域西藏。

舒适的车厢、轻松的旅途,以及美丽的风景让Paley一家欣喜若狂。他回忆说:“最后一天,我们看着彼此,希望这趟旅程能再持续24小时!”

两个女人正在莎车站等车。她们身后的车站标识牌上,有汉字和维吾尔文两种文字。在历史的长河中,莎车曾被称为叶尔羌。

因为有扇窗户破损,车厢里满是沙尘。这些沙尘来自和田和喀什之间的沙漠。

在乌鲁木齐逗留了几天后,Paley一家再次启程前往巴基斯坦。他们先坐了一辆开往西南方向的巴士到和田市,再登上另一列火车去西北的喀什市。这趟车上的大多数乘客是维吾尔族人,他们属于少数民族,多住在西部。维吾尔族人的语言和土耳其语相似,写的是阿拉伯文,很多维吾尔族人都是穆斯林。

列车穿过沙尘暴,尘土从破裂的窗户涌了进来。乘客和乘务员都遮住脸,防止吸进沙粒。

A gul和母亲从住在和田的亲戚家返回莎车。她的午餐就在旁边的小桌子上。

Paley说,这段旅程“完全不同”。火车环境没有那么好:塔克拉玛干沙漠里的沙子透过窗户的缝隙钻了进来,车厢笼罩在一片黄色之中,“就像50年代的加州”。而这次旅行的心情也迥异于之前。“这次是短途旅行,只有6小时,所以没有太多的无聊之感。火车里全都是学生,吵吵闹闹,笑声不断。这比从香港到乌鲁木齐的长途旅行的气氛显得更活泼。”Paley的土耳其语很流利,他在土耳其生活过几年时间,因此可以和这些乘客交谈,了解他们的生活。

一位维吾尔族妇女把钱放在自己的长袜里,这在当地很常见。

在和田和莎车之间,一抹罕见的绿色出现在塔克拉玛干沙漠之中。

柯尔克孜族祖父母带着孙子一起从莎车去喀什,孩子的母亲就住在喀什。祖父带着一顶柯尔克孜族的传统羊皮帽(kalpak)。在新疆,共生活着19万柯尔克孜族人。

经过这次旅行,Paley感受到中国的幅员辽阔和多元化生活。像这样的旅行很快就会变得更容易,中国政府希望高速铁路能连接东西部。国务院计划在未来4年里,投资1330亿美元,加强现有铁路线路,并修建新的线路。如果这些计划能够落实,也许更多的中国人也能乘着列车看看自己的祖国,问候远方的邻居。

在去喀什考试的途中,两个学生津津有味地看着手机里的电影。电影里说的是土耳其语,这种语言和维吾尔人的语言很像。

Nur Mohammed在和田做了一段时间玉石生意,现在返回喀什。几千年前,人们就在和田河里发现了玉石。

旅程即将结束,火车缓缓驶入喀什站。一个孩子在在一路沉淀下来的沙子上画了一颗心。

分享到
来源:国家地理中文网 | 责任编辑:高雪滢
专题 > 老外话中国
老外话中国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