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端脑》作者壁水羽:日本很多东西害了国内漫画家

2017-12-18 17:00:41

据澎湃新闻12月18日消息,国漫圈子里有一个说法,《端脑》是国漫界的《三体》。尽管这个说法一定带有夸张成分,但体现着国漫界读者和漫画家对这部以烧脑为主的漫画的认可。

《端脑》是漫画家壁水羽于2011年开始连载的科幻解密类漫画,被称为国内漫画平台有妖气的“三大IP”之一。从字面意义说,“端脑”是脊椎动物脑的高级神经系统的主要部分,控制运动、产生感觉及实现高级脑功能的高级神经中枢。但在这部漫画中,壁水羽将端脑描述为一个庞大的智能系统。故事则从普通男生夏驰和他女友因一桩谋杀案无意中进入端脑所设置的解密游戏开始,最终牵扯出银河系战争、背叛和牺牲的主题。

网剧《端脑》剧照 图片来源:澎湃新闻(下同)

由于《端脑》是国漫中极为特殊的解谜题材,并且其谜题的复杂程度并非小打小闹,每一关卡的题难度至少看起来不亚于一些竞赛题,这部漫画使得作者壁水羽一跃成为当红国漫作者,《端脑》的电影版权、剧版版权、动画版权也随即在几年内就被预定完。

如同书迷对《三体》影视化的期待,科幻意味浓厚的《端脑》真人化让不少粉丝期待,并早早将真人版列为今年最期待的漫改剧前几名。

“真人版的现场感还是要比动画版强很多,你这一比肯定还是真人版的过瘾,比较有代入感”,在看过网剧版后,作者壁水羽也这样看待。

壁水羽在从事漫画行业前,是个拿铁饭碗的公务员。他是性格稳妥的人,做公务员的时候虽然觉得“工作很无聊”,但还是坚持到画漫画的收入足够支撑生活了才辞职,过程大约是两三年。《端脑》是他当时画的第三部作品,一经连载,粉丝无数,读者拜服于壁水羽设计谜题的脑洞和对科幻世界的想象。

壁水羽

知乎网友提到其中很多题像数学、物理的竞赛题,壁水羽不怎么在意,“每个谜题都有参考的东西,找的话其实是能套上的。世界这么大,必然有近似性。而且其实找原型挺难找的,绝大部分很难符合故事要求。它一定有原始创意点,不存在凭空想出来的东西。”

由一水儿的新演员主演的《端脑》网剧版12月6日起在搜狐视频上线,壁水羽提前看了一部分,他自己觉得还不错,大致满足了他对这部漫画的场景期待。从纪录小片看,《端脑》真人版的重中之重就是对解谜场景的还原,剧中每一个关卡都花了数百万,第一季特效镜头有3752个,场景搭建将近10000平米。尽管这部漫画有男女主角,但从某种角度说,人类角色的作用更多是功能性的,让观众感同身受何为处于“端脑宇宙”。

“最难影视化的部分还在后面,银河系舰队出来怎么办?外星人出来怎么办?其实就是成本性问题。”壁水羽对国产科幻影视化问题的态度听起来不怎么乐观。他也知道,《端脑》中有大量科幻场景,是不少原本读者最期待,也最担心的部分。“你不可能拿美剧那种单集一千万美元的程度去实现,但是你拍的确实是一个科幻,还要尽可能打造一个好视觉效果。”

此外,在看了看几集后,壁水羽觉得,男主角在画面上,用画外音来讲述自己的心理活动,次数太多,会产生极强的漫画感,但不是影视表现手法。这也是他觉得漫改剧和电影面临的最难问题之一。

《端脑》网剧发布会后,澎湃新闻记者和壁水羽聊了聊这部先于电影上映的网剧,以及他对自己,对国漫的看法。

已经名利双收的国漫作者壁水羽有点儿迷茫,“没钱的时候,可能通过努力付出,自己越来越有名,见到回报,你会有及时的反馈。你说我现在还能获得什么反馈?电影也在搞,网剧也上了,书也出版了,你还能上月球吗?你下一步再努力,你能获得的回报还能有什么?暂时找不到出口了。”

也许其中一个体现是,他收藏的一千多套漫画书现在都被卖了。

“占地方,全都扔了。你知道一平方米多贵么,你让它占着。”他知道自己是个商业漫画家,但他也记得最初热爱漫画的那颗“纯粹的心”,这种冲突让他“有点心灰意冷”。

除了对自己的道路有点迷茫,壁水羽对未来国漫的道路也挺消极。提到感动了很多人的日剧《重版出来》,壁水羽说看过,随即就说,“嗨,根本不是那样,多少人都被这个剧误导了。投资啊开发啊,好像现在国漫很厉害,但是我心里觉得,暂时国漫看不到希望。我们还没有培养出一代大师级的作者,就过早地搞这些商业上的东西,现在很畸形。”

【对话】

记者:《端脑》由一桩杀人案开始,男主角也是推理强人,你是很喜欢自己做推理的人吗?

壁水羽:漫画里大部分都是分析,临场的反应,真正推理的内容只占游戏里很小的一部分。跟传统推理也完全不一样。解谜和推理看似是一码事,其实不是一码事。

解谜带有一定的探险性和娱乐性,推理的片子是很无聊的一类片子,导演用拍摄手段,让你觉得惊心动魄,但当他告诉你答案的时候,你会想,不过如此,那个人就在那摆着呢,你怎么没看到,我都看出来了。

这已经形成了一种套路了。我也看,但看多了就没意思了。而且往往那些推理非常精彩的,都不是纯推理的,会加入很多其他因素。比如《嫌疑人X的献身》,一开始就告诉你,凶手就是他,让你看警察怎么抓住他。你要仅仅在追究犯人是谁,那就和其他推理片沦为一样平庸了。

记者:你觉得《端脑》最难影视化的部分是什么?

壁水羽:最难影视化的是在后面,后面银河系舰队出来怎么办,外星人你怎么办?其实就是成本性的问题,但你不可能拿美剧那种单集一千万美元的程度去实现,但是你拍的确实是一个科幻,你还要尽可能打造一个好视觉效果,怎么演都好演,只要编剧写好了,导演把握得住。

《端脑》里大量很炫的东西,同样的投资,动画版肯定要比真人版要好一点,因为都是画嘛。但现有成本之下,肯定是真人版比较有代入感。

漫画《端脑》

记者:看了几集,有什么不满意吗?

壁水羽:这个东西就是用另一种手段去表现,我有的遗憾它也弥补不了。你看真人剧里,夏驰有大量心理描述,其实作为剧,一个人站那,出画外音(显得比较怪),但是没办法,漫画的特征就是大量心理描写,这个就是改编的一个巨大问题,漫画画面里经常一个人站那,旁边一个框是心理描述,你拍真人剧能这样吗?真人剧是要用剧情表现出来的,不是用一个回声一直说话就行的。但推理剧必须说出来,不说出来观众看不明白。要让一个演员用眼神就把信息传达出来,难,非常难。

记者:《端脑》中谜题的尺度怎么把握的?

壁水羽:首先最基础的,谜题的原理不能复杂。如果是数理关系的谜题,一定只能是加减乘除,不能出现微积分,关键是式子怎么列。一个谜题是一个圈,当你设计第二个谜题,两个套在一起,复杂就翻倍。就是读者能看懂,但不能轻易看懂。如果你再加一个圈,再翻一倍,那就太过于复杂了。你给我时间,我能给你设计出来,但你让读者短时间内理解这个东西就太难了。

我是一个商业的漫画家,我要你舒舒服服看完,不是要给你制造难题,让你感觉不快。我希望最后你付出一点点努力,就破解了,你达到成就感和满足感,然后付钱买我的画,而不是看了以后觉得,这什么鬼东西!

《端脑》中的谜题

记者:你这个类型的设计特别容易和奥数有关系,有人会去找。

壁水羽:每个谜题都有参考的东西,找的话其实是能套上的。世界这么大,必然有近似性,所以你该抄就抄。

记者:那不能这么直白吧……

壁水羽:天下文章一大抄嘛……必然有参考,我们的知识都是建立在前人的基础上积累起来的,谁敢说自己是完全原创的东西。其实找原型挺难找的,绝大部分很难符合故事要求。它一定有原始创意点,不存在凭空想出来的东西。它甚至可能是你走在马路边上,你突然觉得好像这个形状我可以设计成什么样,这就是灵感了。

记者:没有灵感的时候压力大吗?实在没有灵感怎么办?

壁水羽:非常着急,有时候一憋一两个月动不了笔。当然你要准备足量存稿,至少让你三个月不干活,也能坚持连载啊。实在没有,就等着。一定会想到的。还没有一次说,这个东西我就是想不到。

记者:2014年的时候看到你想找合作者,参与到你的漫画工作里,把你的故事更多得呈现出来,现在有找到吗?

壁水羽:没有。我已经放弃希望了,没有这样的人。我是很讨厌编剧这个工作的。很无聊啊,很难受。其实是文字转变为画面的过程更享受。但我不喜欢画,我就是喜欢一下子变成画面的过程。转化完了我就很讨厌它了。呈现出来之后那个东西我并不喜欢,我只是喜欢这个过程。

记者:你连自己画的,画完之后都不想看了吗?

壁水羽:你自己做的饭自己是不爱吃的,吃腻了已经,这个想法在脑子里转了好几百遍了。就像歌手,你问他喜欢自己的歌不?他说我天天唱都快唱吐了。

你让我单纯写字,或者单纯画画,我都不怎么喜欢。漫画这个行业是非常费力不讨好,以至于漫画家这个群体的生活状态一直都不太好。要编剧,又要画分镜,出作品速度又特别慢,一个礼拜就画十几页,读者也跟得很辛苦。为什么要好几年一个作品?因为好几年才能积累出那么大的量,使读者一次看得爽一点。这是个很尴尬的职业。

记者:很尴尬你还喜欢做?

壁水羽:你享受的不就是这个过程吗,结果很尴尬。你要是一旦计较回报了,你的状态就会很快消失。

记者:我看《重版出来》,里面对漫画家这个职业的描述是很感人的。

壁水羽:其实日本很多东西害了国内漫画家,传达了一个很不好的状态。有人确实看了很感动,因为他信日本那个东西,我不信那一套。日本一个漫画一画十年二十年,因为他们有一个成熟体系,能在过程中一直不断地赚,出版,影视化,中国没有这套体系,那你为什么要画二十年。而且那么了不起的作家,20年忙一部作品,你这辈子还能创作出第二部第三部?日本很多漫画家十几二十年扔出去之后,你发现他做不出第二部作品了。废了。

记者:你觉得成熟的体系不好?

壁水羽:对,你只要做出作品就行了,不要关注它到底是(多长)。现在很多人想着,我要做个十年大连载,其实你只要有个好想法,没有必要为了长度,不断地去加戏。像《端脑》我画了五年,我就有这么多脑洞,我全部讲完了,就结束了。当然你让我编,我可以继续编五年,但有什么意义呢?你没有为它增加新的生命,你只是在不断续命。

日本那种连载,是必须进行下去,不是说我想结束就能结束。当他停的那一天,一定是编辑说:你结束了,你赚不了钱了,没有那么多读者了。

记者:那你是不希望我们发展成日本那样?

壁水羽:你没办法走那个路,路是走不通的,只能耗费你的青春。在国内,暂时我看不到希望。我们还没有培养出一代大师级的作者,就过早地搞这些商业上的东西,就为了赚钱拼命赶。现在很畸形,是没有发育好的状态。大家现在都在谈,有没有利润,增长快不快,谁能说,我给你十年时间,你做个好作品出来?等得了你吗?

记者:你觉得自己和日本漫画家有什么差别?

壁水羽:这个要从好几个角度讲。在不同的国家,好像你干的都是画漫画这件事,其实你干的不是一件事。日本就那么点地方,一旦你连载了,你可能就搬到东京去,编辑把你看住,住房都给你解决,你创作就行了。但中国不行,这么大老远的,只能是一个很孤独的创作状态。

日本就那么点人,能掏钱的就几百万人,那东西就得卖得贵,贵就要精益求精。中国不需要啊,一人掏一块钱就多少钱了?很多人想我只要传播,质量差一点无所谓。但从这个行业来讲,还是要有质量去撑,不能全都求数量。

记者:所以你是纠结的吗?你其实是个商业漫画家,在质量和数量有过挣扎吗?

壁水羽:找这个契合点挺难的,我尽量在找。要质量上尽可能得高,但得满足我连载的数量,不能为了质量说,这集我就空着,这个绝对不行。一定要先保证稳定的东西,读者等着,我一定给你东西,哪怕没做好。这就是对读者的态度问题了。

记者:画画之前,是做公务员?

壁水羽:我画了两三年才辞职的。上班的时候写写想法,下班之后还原之后画出来。现在想那个时候的状态,一定特别累,但当时不觉得怎么累。当时没把自己当漫画家。想拿这个东西挣钱,你就画不出来了,你的心不纯。

记者:一开始有信心吗?

壁水羽:没有,当时国漫一塌糊涂。对自己,是到现在都没有自信。你在山底的会觉得山顶挺近的,但当你走上去,会发现好远啊,怎么也走不到。你越走越慢,你就越来越觉得,这辈子可能走不到山顶了。刚开始是年少无知啊,觉得这个我也可以搞。但那个时候其实很开心,虽然钱挣得不多。可是当这种回报变成理所当然,就没有激情了。

记者:如果经济基础够了,会不会想为自己画了,不为商业,不为读者画了?

壁水羽:这个东西,是有契合点的。是你内心的东西,读者也会觉得好看,你做不到,那是你的水平问题,还不够水平。既是为自己画,又能让读者喜欢,这两者不是对立的,只是在于水平够不够。

记者:有没有实在不想画的时候?

壁水羽:天天想。当你发现往前走,走不动的时候,越往前,你的体力越不支。你会发现,如何前进?有点心灰意冷。虽然生活上基本很满意,但在艺术追求上,你会发现你很难继续走下去。

记者:你觉得自己很难再超越《端脑》了?

壁水羽:暂时找不到路。你是继续像别人一样,开漫画公司,融资挣钱,其实一百万和二百万有什么区别, 都买不起北京的房。只能是你继续创作,继续往前走,边走边看。

分享到
来源:澎湃新闻 | 责任编辑:吴立群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