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马斯克:极权主义者

2018-07-11 08:27:12

本文来源:经理人杂志。

Model 3逃离了“产能地狱”,然而作为一个“职场地狱”,特斯拉的糟糕状况还在持续……顶级职业经理人们正在大批大批地逃离。

“你是想拯救世界,还是握着你老婆的手?”

他请求老板批准他休假一个星期。他妻子怀孕了,希望老板能理解,他想看着孩子出生。离开德国一年了,没见过德国的家人,每天都在工作,周末也经常加班,每天工作16个小时,甚至更多。

但是他的老板,亿万富翁伊隆·马斯克(46岁),拒绝了他,没有假期。创始人伊隆·马斯克带领特斯拉成为超级明星,重新定义了汽车世界,此时,他轻蔑地问这位经理:“你是想拯救世界,还是握着你老婆的手?”

这位德国工程师搬到加州硅谷,加入量产特斯拉电动车的大军。他希望离开守旧传统的大集团,成为新时代的一分子。他明白,这个转变会很难。但是他没想到,老板如此冷酷。

他不再设计未来的电动车,转而回到德国南部的一个供应商工作。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们暂时隐去他的名字。

类似这样的关于马斯克的报道很多。这位亿万富翁,先后创立了在线支付Pay Pal,特斯拉,太空探索公司Space X,像苹果的灵魂人物史蒂芬·乔布斯一样,是行走的光环。去为马斯克工作,就像加入了一个教派。谁要是离开那里,也不会公开说什么坏话。

这位CEO不久前为了削减成本,安抚投资者,解雇了十分之一的员工,其中一些被炒掉的人仍然发推特感谢“偶像”,感谢能有被偶像剥削劳动力的机会。

马斯克是汽车界的革命者,他还想飞向火星,通过管道连接大都市。他领导这一切的风格,就像他根本不懂什么是民主。“马斯克建立了独裁专政,一种纯粹出于恐惧的文化。” 在社交网络上为数不多的负面评价中,一位特斯拉员工抱怨。

特斯拉的竞争者们认为,马斯克的“极权主义”越来越浓厚了。随着2017年特斯拉在美国销售的Model S再次超过了奔驰的S级轿车,BMW的7系和奥迪A8.

量产车型Model3是决定生死的车,也是一个测试,看这个加州的Start-up公司是否真的能成为大工业集团?或者,宣布的百万产能,超级工厂和电动卡车只是痴心妄想和PR噱头?

特斯拉设定的目标是第二季度结束前,每周生产5000辆Model 3, 以证明其可以批量生产电动轿车的能力。随着季度末临近,马斯克组织工人在厂区外部搭建了巨大的帐篷,组装了一条新生产线,终于,在第二季度最后一周,特斯拉Model 3暂时突破周产量5000台时,产能地狱暂时松了口气。

但是,马斯克的“职场地狱”逐渐露出形状。

钢铁混蛋

马斯克处理危机的方式,简单粗暴地提高速度,让他失去重要的工作伙伴。这些人像难民一样逃离,因为不能忍受马斯克大人的管理方式。

这位创始人保持着高压专制的工作方法。在他的第一家公司,如果高管和他意见不一,他干脆直接离开会议。他也不接受批评。

投资人投资这家初创公司,在马斯克身上下赌注,因为他随时准备着,为了成功付出一切。不久后他们又转而觉得他不适合担任CEO。

在特斯拉,马斯克让不少员工变富。2010年春季,上市前夕,马斯克在一张白纸板上给他的重要员工画出了未来。一条股价曲线,从发行价17美元,经过不同的生产目标,最高达到过400美元。

马斯克不仅承诺他的高管班底,和他们一起造出世界上最好的汽车,他还承诺,市值会和福特、通用同一等级。当时坐在他旁边的人说:“我们都觉得,他肯定疯了”。

但这个人不久前成为了有钱人。特斯拉的高层经理的工资的30-50%来自股票。现在股价大概是350美元,市值600亿,已经超过汽车巨头福特,几乎和通用持平。

盛名之下,第一轮玩家却已散伙。

马斯克一直有个习惯,在周五傍晚召集高层开会,类似其他公司的董事会扩大会议。“我有意识地环顾了一圈,会议桌边,已经没有几个人比我更早加入了。”其中一个参会者说道,“而我也才加入几年而已”。

2012年,特斯拉员工和第一批Model S.这张照片上的马斯克身边的核心领导层中,已经有很多人离开特斯拉了。

现在这个参会者的名字也进入了“曾经在特斯拉工作”的名单。2018年,离开特斯拉的人越来越多了,上演了一场“出埃及记”。

1月,Jason Mendez告别,他是负责生产的关键人物之一。2月,销售总裁Jon McNeill转会到Uber的对手Lyft. 3月,财务和高级内控师Susan Repo和Eric Branderiz相继离任。4月,Jim Keller请辞,两年内第三次,马斯克失掉主管自动驾驶的最重要的人。5月,研发的灵魂人物Mathew Schwall逃向谷歌的Waymo.

生产总裁Doug Filed(51岁),年薪915万美元,2013年从苹果来到特斯拉,先是休了几周假,在五月中旬正式辞职,让离职潮达到了顶峰。现在特斯拉的网站上,Field已经不再是董事会名单里了。

一名老员工说,“Doug总想引入更多的纪律和规范,但这些从来都不是伊隆的关注点。”

有一些人走,是因为他们实在跟不上老板的步伐了。一周6天,如果马斯克通知,则是7天。CEO每周工作100小时,也这样要求他的经理们。

新员工入职时听说“特斯拉不是一个对家人友好的公司”。因为,员工经常看不到家人。一位从奥迪来的生产专家,以前一直享受着工作和生活平衡,来到加州,几乎要彻底掉线了。

另外一些人走,则是受不了马斯克大人的苛责。一位特斯拉前员工说:“你有两分钟时间,说服你的老板。如果他没有接受的话,那你就只能听他的。”不然,就走人吧。

第三种类型,也是绝大多数的人,是被炒掉的。“不行,就走。”谁不能马上贡献成果,就可以走了。马斯克是能想象未来的人,预见十年之后或者更远,但他要求的结果,必须两周之内给他。

一位在业内备受尊重的经理,主攻驱动研发,接受了新任务,解决持续出现的电池问题。他好几周都没能成功解决,毫无悬念地离开了。

马斯克不知道什么是忠诚。他的个人助理请求加薪,他让助理先休假。这样,他可以好好评估一下助理对他有多重要。几周后,助理回来,马斯克通知这位为他工作了十年的人:“我不需要你了”。

马斯克和前妻Justine的婚姻持续了8年,育有5个儿子。某天,Justine的信用卡突然不能用了,她意识到,他们分手了。“他任性、无情,这世界是伊隆的世界,剩下的人都是寄住在他的世界里。”

伊隆·马斯克就是太阳,其他人都围着他转。靠得越近,毁灭得越快。

特斯拉里跟随马斯克的高层经理人们,也感受到马斯克怎么“激励”下属的。2012/2013年,他们解决了“凡事开头难”的问题,终于能保证质量,成功下线Model S。马斯克非但没有感谢团队,而是让他们签字画押。由此开始了生产专家出走的第一波,他们没有兴趣,为暴君做出的独裁决定买单。

研发Model X时,由于车重2.5吨,鹰翼门让整个车的重心特别靠后,导致全力刹车时,车轴会出现裂缝。专家们加强了底盘,仍然没有改善。这一批人也因此走掉了。

之后,人们任职的时间越来越短。马斯克特别招揽了三位奥迪的经理PeterHochholdinger, Antoin Abou-Haydar, Stephan Graminger来到加州。他们应该尽快提高Model 3的产量。现在,其中两人已经在找工作了。

马斯克去找来更多的软件、生产和研发专家,来补充兵力,维持特斯拉系统运转。毕竟,毕业后在特斯拉呆过2、3年,在简历上是好看的一笔。虽然特斯拉是小公司,但它毕竟经常和苹果、谷歌或亚马逊相提并论,也被视为奔驰或宝马的竞争者。

除了应届生以为,社会招聘中,特斯拉也是很有吸引力的雇主。五月底,马斯克宣布来了一打新员工,似乎前人的大规模离开丝毫不影响他。新人中,大多是来自苹果、亚马逊和新的社交平台Snap的工程师、软件和销售专业人士。只有一个来自汽车行业。

独裁者的名声已经传开。

他身边的顶尖经理人没有能坚持超过4年的。留下来的,也避之不及。“有些人精明地绕开困难的任务。”更危险的是,“大家怕他,有问题不敢说。”

对天才的热爱早就冷却了。特别是今年初,股价向250美元跌去的时候,那些以320美元作价谈工资的人,深切地感到痛。

这段时间,股价又涨回来了。重要原因是,特斯拉被誉为汽车界的苹果,马斯克的公司是按科技公司估值的。马斯克总有办法,要么裁人,要么搭帐篷,一次次安抚投资人,稳定住股价。

“终有一天,投资人会明白,特斯拉是一个未来没那么精彩的汽车制造公司。”有股票分析员这样说。

那时将是新的离职潮。如果马斯克继续一意孤行,迎接这位天才的,就是失败。

伊隆·马斯克:既是天才,也是疯子。

分享到
来源:经理人杂志 | 责任编辑:陈燕妮
专题 > 汽车
汽车
小编最近文章
全球卖!双11中国品牌开启进击新模式
皮尤调查:特朗普上台后大家越来越不待见美国了
外媒赞叹深圳交通:这是一场革命
这话给谁听?刘强东怼社交电商:假货太多 便宜没好货
俄总统新闻秘书:指责特朗普不够格是“精神分裂般的胡说”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