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陈晨晨:回顾2017,人马动荡的特朗普大富豪内阁

2017-12-21 09:51:13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陈晨晨】

【2017年12月24日,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将举行《特朗普内阁财富与政治政策走向》报告发布会暨富豪政治学研讨会。发布会议程及详细信息见文后。】

2017年3月的特朗普内阁群像,如今已有数人易位。

2017岁末年终,特朗普内阁人马的动荡仍在继续。前卫生部长汤姆·普莱斯身陷“包机门”,因滥用公款多次搭乘私人包机黯然下台,特朗普新近提名的卫生部长人选、前制药巨头高管亚历克斯·阿扎尚未通过国会听证。现任国务卿、前埃克森美孚董事长蒂勒森的离职传闻仍在继续,“Rexit”一词在媒体中越发常见,这是蒂勒森名字和英国退欧“Brexit”一词的合体,用来描述这位内阁要员与特朗普总统的分歧。

在美国政治中,新当选总统第一任期的首批内阁人选,一向有着至关重要的象征意义。美国历史上最明显的政策转折信号,往往来自这批任命。这批人在随后几年中可能辞职走人,可能被替换下台,但之后的关注度再也无法超越第一任期的首批内阁,只因那是总统刚刚上台,而政策前景尚不明朗的时刻,总统借由组阁,开启组建政府、勾勒政策方向的旅程。

身为美国政治史中第一位以商人身份直接问鼎白宫的总统,特朗普的组阁尤其意味深长。“富有”、“精明”、“擅于谈判”是他为自己内阁亲手贴上的标签。一方面,他坚持为身家空前的大富豪内阁辩护,并以此回应选民,令他们相信自己用人有道,麾下殷实,对自己兑现承诺充满信心。另一方面,他麾下的人选也意味着他所拥有的现实。他的政治机遇,他的政治束缚,皆在其中。

人马动荡的特朗普内阁

回顾既往四十年,自1977年第39任美国总统卡特上台以来,特朗普内阁的动荡史无前例。特朗普在上任的第一年就面临数位内阁要员的更替:前白宫幕僚长雷恩斯·普利巴斯走人,职位由时任国土安全部长的约翰·凯利填上;凯利挪动数月后,柯尔斯顿·尼尔森成为新任国土安全部长;而随着前卫生部长普雷巴斯的下台,阿扎成为特朗普的新提名人选。

自卡特总统以来,无论是否连任,内阁人选的更叠从未发生在总统上任的第一年。相形之下,特朗普甫一上台,数月间内阁中多人洗牌。

内阁的人马动荡背后是特朗普的决策特征。特朗普以零从政经验的商人身份坐进白宫椭圆形办公室,随之而来的是商界惯性与老板思维。如果说既往内阁中的商业精英经由旋转门迅速融入政治机器、服务政治,与从政经验丰富的总统共同组成行政分支的最高层,特朗普时代则是总统本人先以零从政经验富豪的身份出现,他本能希望的,是与这些同样身为“局外人”的商业精英一起,改变美国,扭转乾坤,不是融入机器,而是与之博弈,不是服务政治,而是颠覆政治本身。他与他的内阁注定是个极为微妙的组合。

内阁会议中(图/东方IC)

说到底,特朗普在商界已经习惯了各种各样的强烈声音。相比奥巴马政府格外留意对外表态保持一致,对特朗普而言,磨合与摩擦“是一个自然的过程”,而他,正是一个在这个过程中寻求颠覆性的局外人。

特朗普的一位富豪密友、拉斯维加斯赌场大亨菲尔·鲁芬的观察很有意思。在他看来,面对棘手的问题,特朗普喜欢听到各种各样的意见,“他会把所有人召来,问你对这个怎么想,对那个怎么看,他把这一切在脑中过一遍,然后自己拿主意。” 特朗普的另一位老友、地产大亨霍华德·罗伯也是这么看的,“我一直觉得,你可以对他畅所欲言,他会听着,但那不代表他同意,然后照你说的做。”

他们道出的行事方式,正是特朗普在总统任上一直延续的决策特征。来自商界的特朗普直接问鼎白宫,他本人身后是他曾熟识的商业世界。他与其中一些人有天然的认同,他以他们为盟友,将他们组装起来,召唤出来,听取他们的声音。而他身份的特殊性,让这种决策成为华盛顿一场全然陌生的实验。这场政治实验没有模板,没有成型的机制,一切化学反应正在发生之中。就像特朗普驾驭内阁的态度,就像他对政府政策的态度,他带着商人的思维与颠覆的野心,以旁观者的姿态观察着。他希望一切是动态的,一切先杂糅、呈现,而他在动态中寻找颠覆与平衡的路径。

这种决策特征,从一开始就为他麾下的人马杂沓、博弈混战埋下伏笔。在他的小圈子里,在两相磨合的过程中,除了家庭成员派,不停有人离开,不停有人补位上来,他决策小圈子的动荡从未停歇。

大富豪内阁的悖论

纵观特朗普首批内阁人选,大抵分为两类。第一类,他本身真正熟识或认同的人,多为超级富豪、商业精英。第二类,那些熟悉体制,但是契合他执政目标的政客与军人。在他的内阁中,两类人兼而有之,但前一类显然更符合他漫长财富积累生涯中一直以来的观感。他要与他亲手任命的同僚一起,发动一场颠覆政治的“叛逆”。从这个意义上说,特朗普的富豪内阁与以往相比十分特殊。

然而这一富豪内阁的悖论从一开始已然注定。以蒂勒森为例。在任命蒂勒森时,特朗普明确表示,“在美国历史中一个如此重要的时刻里,我想不出一个更加万事俱备、更能全力投入的国务卿人选。” 特朗普承诺,蒂勒森“强悍有力、头脑清醒,将为美国重要的国家利益提供支持”,“将那些多年来削弱美国安全和全球地位的错误外交政策和外交行动扭转过来”。

蒂勒森资料图(图/东方IC)

带着“埃克森美孚”烙印的蒂勒森注重实际利益的务实主义信条,与特朗普的“美国优先”存在一定重叠之处。然而问题的根本在于,特朗普的“美国优先”目标,并非宣告结束“价值观外交”、执行严格谈判程序可以实现。特朗普也同意蒂勒森所说的告别价值观外交,他也要打破“外交政治正确”,聚焦于美国的经济利益和现实安全。但是特朗普“美国优先”的终极目标极端得多,特朗普要摒弃的,是国际体系规则本身,他要以实力取代规则,以美国主义取代全球主义。这是真正的、彻底的不按常理出牌。对于追求政策规则与执行程序化的蒂勒森而言,这意味着执行层面的无可捉摸和重重矛盾。

自竞选起,特朗普就不断强调“美国优先”政策

蒂勒森的身边人向媒体透露,蒂勒森说,他太累了,“他无法让自己的任何议题得到白宫批准”,连他提的副手人选也迟迟通不过。“Rexit”一词在媒体中越发常见,这是蒂勒森名字和英国退欧“Brexit”一词的合体,用来描述蒂勒森与特朗普的分歧。这种分歧包括,蒂勒森在北约同盟关系上为特朗普灭火,特朗普则转瞬打脸;多个海湾国家宣布同卡塔尔断交,蒂勒森敦促合作,特朗普则对断交决定大为赞赏。

蒂勒森与特朗普的分歧,背后是一个帝国本身的困境。面对冷战结束以来的权力转移,曾经陷入单极世界狂喜之中的帝国如今进退维谷:过度扩张的深度介入难以为继,而退回孤立主义亦不可能。在战略纠错的进程之中,代价是如此高昂。重心从某一地区稍一转移,留下的权力真空可能反过来削弱美国的利益。

除了外交领域,在贸易、金融领域,特朗普的目标同样太过宏大模糊。他要实现的是美国优先,是美国利益,是一个“美国再次伟大”的时代,他承诺的是实业振兴,工人就业,经济繁荣,贸易公平。而至于这些目标具体掰开揉碎意味着什么样的政策,什么样的设计,什么样的曲线,什么样的测算,什么样的博弈,什么样的妥协,他其实从未深思熟虑。上台后的特朗普第一把火就遭遇重挫,废除奥巴马医改的动作一再受阻。特朗普抱怨,改革的复杂性简直超出想象。特朗普目标落地的困境,将成为今后一段时间内,他内阁持续动荡的根本动因。

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研究员、宏观研究部副主任。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附:《特朗普内阁财富与政治政策走向》发布会暨富豪政治学研讨会议程

《特朗普内阁财富与政治政策走向》发布会

暨新形势下富豪政治学研讨会

回顾特朗普政府上台第一年,从特朗普自身的政治崛起,到身家空前的富豪内阁领导政府部门,在美国政治权力内核中,超级商业精英上升至前所未有的主导地位。本报告从财富维度切入,取商务部长、财政部长、国务卿三位亿万富豪案例,梳理其财富史、财富版图、财富观念对其个人在内阁任上政治政策倾向的影响,以及对特朗普政府总体决策特征的影响。本报告为透视美国政治权力巅峰商业精英之间的认同、张力与博弈提供一定程度的参考。本报告是继《特朗普财产评估报告》后,从富豪政治学视角观察美国政治的又一次尝试。

发布单位: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RDCY)

时间:2017年12月24日(周日)14:00-16:00

地点: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大街59号文化大厦6层602室

议程:

主持人:贾晋京,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院务委员兼宏观研究部主任

14:00-14:15 引导发言

发言人:王文,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

14:15-14:40 报告阐述

报告人:陈晨晨,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宏观研究部副主任、研究员

14:40-15:30 学术研讨

研讨嘉宾(排名不分先后)

张文宗,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副研究员

魏红霞,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副研究员、《美国研究》编辑

雷少华,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助理教授

龚  婷,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丁  刚,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韩  桦,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15:30-16:00提问互动

陈晨晨

陈晨晨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研究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泠
专题 > 特朗普
特朗普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