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陈成:德国什么时候淘汰燃煤?默克尔:呵呵呵

2017-11-18 08:12:37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陈成】

11月15日,在波恩气候大会的高级别会议间隙,来自195个缔约方的与会者都在等待。大会主席台上,法国总统马克龙一副轻松的样子,他正在与右手边的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聊天,左侧的斐济共和国总理、本届大会主席姆拜尼马拉马眉头紧锁,一个人低着头看着手机。台下,来自世界各地的记者们正举起相机,却没有按下快门,似乎在等待什么。终于,与会者突然活跃了起来,嘉宾们停止了交谈,镜头则聚焦到了同一个人,原来是德国总理默克尔走进了会场。在握手、寒暄、合影后,带着所有人的关注,默克尔走上了讲台。

“气候变化是全人类的挑战”,默克尔开始了自己的演讲。这位德国女总理强调,“欧洲人应当承担起自己的责任“。她表示欧盟将严格落实温室气体排放在2030年比1990年水平降低40%的目标。为此,德国将继续推进能源转型,大力发展可再生能源,实现德国2050气候战略。

接着,她还强调了气候问题的国际合作,发达国家应对欠发达国家的减排提供资金帮助,德国将在履行已被德方确认的援助承诺同时,就气候问题再加上1亿欧元的投入,其中有5000万欧元将用于帮助最受气候变化威胁的国家。最后,默克尔也承认了气候减排在德国国内遇到的阻力。在谈到德国如何落实气候目标和淘汰煤电时,默克尔含含糊糊地说,"我们将会努力"。然而具体怎么努力,什么时候努力,她避而不谈。

德国境内的燃煤发电站,发电站最集中的地方也是淘汰燃煤阻力最大的地方,来源Spiegel Online

默克尔此次讲话之所以备受关注,是因为外界有一种预期,默克尔将在波恩气候大会上宣布德国告别煤炭,并出台退出煤炭的具体措施和时间表。德国是国际舞台上的环保先锋,但是与其气候声誉不匹配的是,德国的能源供给中煤炭仍然扮演了十分重要的角色。尤其是近几年煤炭用量持续上升,成为其绿色环保形象的一个污点。

因此,无论是国内还是国际舆论都对于德国退出煤电有很高的呼声。在波恩气候会议的前期阶段,美国纽约州前州长、彭博社创始人兼CEO迈克尔·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就在发言中呼吁默克尔尽早出台淘汰煤电时间表。绿色和平组织全球总干事詹妮弗·摩根(Jennifer Morgan)也在大会表示,如果德国不退出煤电,那么能源转型的成果就会付诸东流。最后甚至大会主办方,《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秘书处的发言人都表达了对德国退出煤炭的关注。

所有人都在问:针对煤炭,德国是否有一个计划,以保证德国能实现其气候目标?默克尔曾经在90年代担任德国环境部部长,担任总理后更是积极活跃在国际气候舞台,被人称为“气候总理”,因此环保人士对默克尔寄予厚望。显然,默克尔含糊保留的态度无法让满意,讲话中“策略”、“目标”、“努力”等空洞词汇如同给气候行动的热情浇上了冷水。

当天演讲结束后,默克尔便匆匆飞回柏林继续“牙买加联盟”组阁谈判,而煤炭问题正是联盟党、自民党和绿党谈判的重要议题。绿党希望立刻关停20座污染最严重的燃煤电厂,并在2030年彻底淘汰煤炭。联盟党虽然支持退出煤炭,但是在细节问题上不强硬。而自民党的立场则与绿党矛盾,自民党警告称短期大幅削减煤电会影响能源供应,造成价格波动和失业。现在谈判到了关键时刻,虽然绿党表示愿意在煤炭政策方面妥协,为了不影响谈判结果,默克尔不得不含糊其辞。在气候大会的场内,可以直接感受到人们的失望情绪。默克尔演讲中,鼓掌不多,演讲结束后,掌声并不热烈,与她在汉堡G20峰会时受到热烈欢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默克尔和马克龙在波恩气候大会。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在默克尔演讲结束后,马克龙是下一位演讲者。这位年轻的法国总统马克龙雄心勃勃地表态:法国将在2021年底前彻底淘汰煤电,顿时场下爆发出掌声。接着,他呼吁欧洲给予联合国气候专家小组(IPCC)提供资金支持,在财政上补上美国退出气候保护协议所留下的缺口。IPCC负责气候变化的研究工作,每年发布基于数千名学者研究的科学报告,对全球的气候治理极为重要。他还是信心满满地承诺:“2018年IPCC会不会差一分钱。”场内再次回应起热烈的掌声。最后,面对发达国家迟未兑现的2020年前目标,尤其是拒绝履行每年为发展中国家提供每年1000亿美元的资金支持,马克龙表示,他有信心敦促欧盟在2020年前履行这一承诺,承担起发达国家在气候变化问题上应尽的责任。毫无疑问,掌声又一次为总统响起。

根据国际能源署(IEA)的研究,煤炭是1990年以来导致气候变化的最大驱动因素,其碳排放占全球燃料燃烧的碳排放总量的43%。另外,燃煤也是造成空气污染的主要原因之一。因此气候行动也被称为“淘汰煤炭的战争”。2016年以来,一些欧洲国家已经加大了淘汰煤炭的力度,除了法国以外,英国和意大利都决定到2025年全面关停燃煤电厂,芬兰则提出要在2030年全面禁止煤炭的燃烧使用。反观气候先锋德国,近几年燃煤不断增长,淘汰煤炭始终困难重重。在激烈的反核民意下,默克尔政府在2011年宣布退出核能并逐步关闭境内的核电站,造成大量电力缺口,燃煤发电的需求由此持续增加,被称为能源转型的“阵痛”。2016年,德国有超过140座燃煤电站在运营,供应了所有电力生产中的近40%,甚至比2015年还增长了1.5%。虽然早在2007年,默克尔政府就制定了与1990年相比,到2020年二氧化碳排放减少40%的目标。然而,2016年德国温室气体排放量较1990年只减少大约27.6%。如今只剩3年时间,如果不逐步淘汰煤电,减排目标不可能完成。相比德国能源转型的艰难,大力发展核电的法国显得轻松,全国超过75%的电力供应来自核能,难怪马克龙在波恩会议上如此自信。

德国2015年和2016年的二氧化碳排放具体构成,煤炭依然是核心,图片来源:Umwelt Bundesamt

在距波恩气候大会会场60公里远的小镇Grevenbroich,坐落了德国最大的燃煤电站Neurath工厂,绿色和平组织在这里投射了“煤炭破坏我们的生活”的巨大标语,背景是被气候灾害中受困的太平洋岛国居民。本届大会主席国斐济就是受到气候变化影响最严重的国家之一,随着气候升温、海平面上升、极端天气的增多,当地居民的生活越来越艰难,急需国际社会在气候问题上行动。投影里岛国居民失望的眼神,痛苦的表情似乎在警告全世界气候变化带来的恶果。

气候变化的消极影响,不仅危害了岛国的居民,更是和我们每个人息息相关。气候变化是全球性的挑战,任何一个国家都不能置身事外。虽然波恩气候大会于11月17日结束,但是气候行保护行动的推进不会随之止步,无论是对德国,还是全世界,落实气候行动目标仍然任重道远。时间已经越来越紧迫,太平洋岛国等不起了,我们的未来也等不起了。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陈成

陈成

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中德人文交流研究中心研究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