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陈经评曹德旺“出走”:单凭玻璃行业,就能判定中美制造业成本高低吗?

2016-12-21 07:48:11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陈经】

近日,曹德旺接受第一财经访问,谈福耀玻璃在美国投资6亿美元建工厂,论及了他在美设厂总利润的计算方法。这个访谈引发了业内外的广泛关注,很多媒体把曹德旺对一项具体投资的解说,包装为“中国除了人便宜,什么都比美国贵”的唬人文章,并进一步引申阐发,一时间有关中美制造业成本对比的话题再次被人们热议。

之前在2015年8月写文章,揭穿了美国波士顿咨询(BCG)发布《全球制造业成本报告》炮制的“中国制造业成本接近美国”的谬论。因此,我对各国制造业成本问题比较关注。现在有一个知名中国企业家真的出于成本考虑,到美国大举投资建工厂了。这能否说明,由于中国制造业成本越来越高,美国制造业成本真的低于中国了?

曹德旺的“野望”

本文通过分析玻璃生产的过程指出,BCG发布的成本报告正好能和曹德旺的访谈相互印证,说明美国仅仅能在“产品主要制造成本是天然气、美国天然气资源成本远低于中国、美国当地政府给优惠、且与中国向美国出口相比”的情况下,相对中国有一点成本优势。美国重新发展制造业其实困难重重。而中国制造业在人力成本大幅上升的背景下,是需要政府重视企业的呼求,但并非一味降成本,而是应该顺应趋势,进行全球化生产布局。

美国俄亥俄州代顿市,当地时间10月7日,由福耀集团投资的全球最大汽车玻璃单体工厂正式竣工投产

曹德旺是著名的“玻璃大王”,他创立的福耀玻璃集团排行国内第一,世界第四。中国每三辆汽车中就有两辆使用福耀玻璃,全球市场份额20%。极具雄心壮志的曹德旺紧盯汽车玻璃市场,想把福耀集团做成世界霸主。

2016年10月7日,福耀玻璃迈出了发展计划中的重要一步,美国工厂竣工了。曹德旺董事长在竣工庆典上表示,俄亥俄州是美国汽车生产走廊的重要组成部分,通过代顿工厂,福耀将成为美国汽车产业链上的重要一环。通过进一步加强与当地企业的合作,福耀将为美国汽车产业提供更加优质的玻璃配套服务,并将助力深化中美经贸合作。所以,福耀的美国工厂是面向美国汽车市场的,这需要注意。

曹德旺很早就关注美国汽车市场,1995年就进入美国,经过三年亏损之后找到营销办法,2002年福耀玻璃占据了美国汽车玻璃市场的12%。但是,当年美国对中国玻璃发动反倾销案,PPG公司申请对福耀玻璃进行调查。2002年4月,美国商务部裁定福耀在美国的倾销幅度为11.8%。

真正让曹德旺超过一般企业家的,是他接下来的举动:他勇敢而冷静地决策,支付巨额资金组织律师队伍在美国打官司,将美国商务部和PPG等几家美国企业一起诉至美国国际贸易法院。2003年12月,美国国际贸易法院对福耀上诉书上9项主张中的8项予以赞同,同时将该案退回美商务部重审。2004年10月,仲裁结果出炉,美国商务部以后对福耀玻璃仅征收0.13%的关税,返还约400万美元税款。这起诉讼是中国加入世贸之后的第一起赢得反倾销诉讼的案例。而这次胜诉,也给福耀玻璃做了一次最好的广告,从此迎来了快速发展。

玻璃制造业的特殊性

10多年前说的是反倾销,是中国工厂制造的玻璃远隔重洋卖到美国,显然中国玻璃的制造成本有不小的优势。那么10年以后,玻璃行业又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这需要介绍一下玻璃生产工艺。

玻璃生产中,有一个工艺叫“浮法玻璃”,一般人应该听说过,但未必清楚是什么。我上小学时边上就有一家灯炮厂,经常去玩,学校还组织到生产线参观过,但白炽灯炮玻璃只是简单工艺。浮法玻璃生产工艺由英国皮尔金顿公司50年代末开发出来,意思是把玻璃溶液浮在锡槽中的锡液上成形,不间断的玻璃液流可以长达数公里,象钢炉一样开了工就永不停止地制造玻璃液流,生产效率有很大提升。

由于西方技术封锁,中国由洛阳玻璃组织技术攻关,于1971年建成了第一条浮法玻璃生产线,生产出了第一块浮法玻璃,之后还进行了三次重大技术改造。这个技术重要到了什么程度?1981年,国家科委在洛玻召开“洛阳浮法玻璃工艺”国家级技术鉴定会,这是我国继万吨巨轮、万吨水压机之后的第三次国家级技术鉴定会。洛阳浮法与英国皮尔金顿浮法、美国匹兹堡浮法并称世界三大浮法工艺。

图为浮法玻璃生产线


这个浮法工艺,重要一步是在熔窑里,将重油、炉煤气、天然气等燃料与富氧喷入燃烧,将配料熔化成玻璃液。这能耗很大,也可能有较大污染。中国平板玻璃产量2013年就超过世界50%,由于发展过程中可以理解的原因,生产线多数使用重油与炉煤气,不太注重污染问题。发生雾霾等老百姓反应强烈的严重污染事件后,中国政府提升了对环保的重视。对浮法玻璃生产的影响是,中国2014年以后新上的生产线基本是烧天然气的,虽然成本高,但是因为环保要求没办法。

中国天然气成本高是资源限制,能源条件就这样,煤不缺但受限于污染。美国搞了页岩气革命之后,天然气价格确实比中国低很多。页岩气生产极其耗水,中国水资源不如美国丰富。

按BCG在2015年发布的成本报告,美国制造业的劳动力、电力成本、天然气的成本数值是这样的:

1. 劳动力综合成本,数值是18.2。

2. 电力成本,数值是1.1。

3. 天然气成本,数值是1.5。

以上是美国的基准值,中国2014年对应的成本数值是:

1. 劳动力综合成本,10.2。相比美国的18.2,意思大致是,花同样的钱,在中国完成的工作量接近2倍。

2. 电力成本,1.8,比美国高一些。

3. 天然气成本,4.4,比美国高很多。

而曹德旺和第一财经的访谈中正好说的是这三项。

第一财经:能源呢?

曹德旺:能源,电价是中国一半,天然气只有中国的1/5。

第一财经:劳动力呢?

曹德旺:蓝领是中国8倍,白领是中国的2倍多,白领便宜,蓝领贵。

第一财经:综合劳动生产率是中国高还是美国高?

曹德旺:这样算吧。做一片夹层玻璃在中国要1块2,在美国要5块5,我们预算是6块5,差5块。差5块的时候我在美国做是5块5,顶掉了不要了。我们出口美国,出口是先征后退,在这基础上还要交4%,这样,一块玻璃出口需要交1块多钱,这就省去了1块多。那么在美国还有电价便宜,气价便宜,还有很多优惠条件,总的来说,算起来他那里比这里,总利润会差10%。

曹德旺最后一段算利润的话有点象行业黑话不好懂,但是前面能源成本劳动力成本说得很清楚。他说的是美国代顿市这个工厂,BCG报告说的是所有制造业。电价中国1.8比美国1.1,和曹德旺说的“电价是中国一半”基本对得上。

中国工业用电价格比美国高是有一个特殊情况,中国民用电价格不高,国家有补贴,要照顾低收入群众,工业用电规模大价格高些,工业整体效率够高也没有问题。而美国正相反,民用电价格很高,有月服务费、管道费之类的附加费。

天然气成本美国1.5中国4.4,曹德旺说的是“天然气只有中国的1/5”,倍数更高了,可能是俄亥俄州天然气成本更低,也可以理解。关键在于,这里提到天然气是合适的,因为浮法玻璃工艺天然气是主要成本占40%多。

我在去年的辟谣文章里就指出,不应该用天然气成本来估算制造业成本,这是用美国的国情来套其它国家,不同行业有不同情况。曹德旺这样说没问题,但我们要清楚这是指浮法玻璃这个特殊行业。

我们再来解读一下曹德旺后面的利润估算。“做一片夹层玻璃在中国要1块2,在美国要5块5”,这应该就对应BCG报告中指的“劳动力综合成本”。报告中说中国10.2,美国18.2不到中国两倍,按曹德旺的估算,中国的优势更大。这显然是因为,中国玻璃工人的工作效率超过美国人,才能有这么高的成本优势。

这并不是一个坏事,说明中国工人效率高,加工资有道理,曹德旺说四年涨了三倍。如果是其它发展中国家工作效率比中国工人低不少,这样涨工资工厂就完蛋了。

关键我们要看到,曹德旺提了“出口美国,先征后退”。在美国工厂生产汽车玻璃,在美国汽车产业链中使用。对等的比较条件应该是,在中国工厂生产,在中国汽车产业链中使用。由于福耀玻璃一直向美国出口汽车玻璃,所以他这样比较也是自然的,但就不是一个对等的成本比较了。在中国生产汽车玻璃,轮船走上万公里运到美国,还交各种税,还有钱赚,一直是这个模式,现在也不是没钱赚了。只是因为种种有利于美国的优势,在美国本地生产会“多赚百分之十几”。

曹德旺在访谈中还提到了“美国土地不要钱”,“很多优惠条件”,这其实都是有背景的。福耀玻璃这个工厂要招2000多个工人,是对美国制造业与当地政府就业的重大支持,接手旧厂房改造花了3000万美元,当地政府送还了3000万美元,就等于“土地不要钱”了。还有税收减免等优惠。

因此,我们对这个“美国制造成本低于中国”、“中国除了人便宜,什么都比美国贵”的案例,要有正确全面的认识。曹德旺是就本行业实话实说,提供的是宝贵的一手信息。但是也要认识到,这是汽车玻璃行业的特殊情况。行业产品主要制造成本是天然气,成本更低的因为环保不让用,美国天然气成本由于资源优势远低于中国,美国当地政府因为制造业振兴与就业给很大优惠。再与“在中国制造向美国出口”的情况相比,在美国本土制造相对中国有一点优势。

我个人认为,福耀玻璃开美国工厂,更大原因是要与美国汽车产业链紧密给合,开了美国本土工厂更有利于在美国扩张,所以巨资投入6亿美元,曹德旺说之前琢磨了20年。如果仅仅是“多赚百分之十几”的考虑,并不值得搞这么大动作,随便一个小风险就能把利润吃掉了。例如美国工会进来折腾了,天知道后面出什么事。

福耀也曾在俄罗斯设厂

而且福耀玻璃到国外投巨资开工厂并不是第一次,之前在俄罗斯就做了。2013年9月7日,福耀位于莫斯科西南卡卢加州首府的工厂开工,生产供汽车使用的叠片玻璃和钢化玻璃。该厂第一条生产线的生产能力为年产100万套汽车玻璃,未来还将有两条具有同样生产能力的生产线投产,项目投资总额为3亿欧元。但是当时以及现在,并没有人说“俄罗斯制造成本低于中国,中国制造业竞争力堪忧”。

东南卫视报道福耀集团在俄罗斯设厂(资料图)

福耀在俄罗斯搞生产,是因为俄罗斯有600万套汽车玻璃需求,而且还能供应欧洲市场。福耀俄罗斯工厂的产品按计划约有三分之二输往欧洲,三分之一在当地市场上销售。俄罗斯汽车生产厂商瓦兹和德国的大众将成为福耀玻璃的主要客户。在俄罗斯设厂生产的其他汽车公司,如现代和福特这两家公司,也对福耀设在俄罗斯工厂生产的产品感兴趣。

实际上,这是国际汽车玻璃制造公司的标准做法,在全球成本合适的地方建厂生产,就近覆盖辐射重要市场。俄罗斯和美国天然气便宜,当地市场还不小,福耀在俄美都建了厂,是很好的开拓全球市场的举动。

如果要象某些人臆想的,一直在中国生产汽车玻璃出口到全球,那反而不正常,只有在过去中国人工成本资源成本都不高,污染成本也不太考虑的时候才会做。过去的特殊情况,并不说明中国制造业成本低多好,也不说明竞争力有多高,这表明中国以前很落后只顾挣钱。现在发展起来了,象福耀这样的中国大公司主动到全球有资源优势的地方去经营,会是以后正确的发展方向。中国企业到全球去经营,并不是产业离开中国了,根基还是在中国的,这样的公司越多中国经济越强大。

福耀去俄罗斯开厂,没人觉得有问题。去美国就引发了鼓噪,说中国制造成本比美国都高了,曹德旺跑了。这是因为俄罗斯发展制造业的声音不大,而美国“制造业回归”吹得满世界都是。如果把美俄类比,这难道不说明,美国也变得象俄罗斯一样,依靠自然资源的优势,和中国竞争?如果这样,我认为这种事是越多越好的。

2016年7月德勤《2016全球制造业竞争力指数》中文版北京发布会上,我就发言指出,美国和中国的制造业竞争还是应该在高科技产业上,老大老二正面竞争。如果美国是用资源优势和中国竞争,那并不能说明美国制造业有多少竞争力,这也一向不是中国产业竞争力的优势所在。

中国民营企业需要寻找“信心共识”

实际上曹德旺在上述访谈中也指出,美国发展制造业也有严重问题。

第一财经:所以从劳动生产率来看还是?

曹德旺:中国高,劳动生产率还是中国高。因为我们中国能够招到年轻的工人,美国提出来恢复制造业大国,遇到的第一个难题是劳动力,年轻人不干,都跑到华尔街或者硅谷去。

第一财经:那你工厂两千多工人都怎么招来的?

曹德旺:招的都是跟我年纪一样大的人。(注:曹德旺今年70岁)

第一财经:制造玻璃或者制造其他的产品,劳动力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曹德旺:美国就是这个问题。全球各国现在都有问题,只是问题的性质不同。

曹德旺还对记者唱衰中国经济表示了不满,并表示了对中国发展的信心,并呼吁大家一起来添砖加瓦。

第一财经:你刚才提到中国哀鸿遍野,你对中国现在整个经济形势是怎么判断的?很多人都很悲观,尤其是制造业。

曹德旺:我认为你们媒体有问题,中国问题先从媒体身上解决。你看美国那么强大的一个国家,它经济这个事情正常运营是波浪的。要求他这样平下来一直往上升,在变化波浪当中前进向上爬。应该允许他上允许他下。我认为不能说是悲观,应该对中国经济的看法要坚持一个客观的态度来评价。

中国是中国人的中国,建设中国、发展中国、保卫中国,是中国国土上每一位精英的责任。这些精英应该站出来说,我们要解决这个问题,有困难我们必须正面对待。

整天讲明年会好,明天会好。谁不想明天好。不切实际的去做那明天会好吗?我不这样认为。我认为我们应该改变这个方式。特别你们这些做传媒的。

我也在宣传给人家信心。信心要把问题讲清楚才行。不管怎么样,中国是中国人的中国,你不做那以后怎么办?

曹德旺希望有信心,指出信心的前提是“把问题讲清楚”。政府与媒体也应该如此,把行业的具体问题分析清楚,而不是进行抓眼球的舆论炒作。

中国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有时经营会碰到各种问题,如资源成本上升、人力成本上升、税务负担重等等。这些问题是客观存在的,但也不能不管什么行业都是这一套说法,具体行业要具体分析。

福耀玻璃是上市公司,有公开的数据报表,2015年利润26亿,2016年中报利润14.57亿,增长19.87%。从数据上看经营并没有碰到多大困难,汽车市场2016年增长很不错,全年利润都不会差。所以福耀玻璃还能去美国建工厂,真开工了。如果真的碰到了经营困难,美国工厂多半会象另一家A股上市公司那样,说是买了地实际都空着。

中国工人人力成本上升,不管是如曹德旺说的“四年涨三倍”,还是机构报告说的“2016年中国工人工资实际涨幅将全球第一”,这都是天经地义的。即使这样,中国工人工资仍然很低,能与白领工资相比的行业也不多,完全应该继续涨工资。包括资源成本上升,要治理污染,这都是必须接受的事实。因此,中国政府与企业、社会,要应对这个挑战。继续向发达国家学习,提升产业效率,增加研发投入,提升工人技能,这是正常的考虑。

另外,也需要有全球化思维,不要一味地将高耗能高污染的产能堆积在中国本土,要主动操作转移到其它资源成本有优势的国家。即使是美国,看着象是发达国家,但只要它资源成本合适市场机会合适,也是可以考虑的。而曹德旺,就是这个路线的优秀代表,代表了中国企业家与优秀企业的魄力与闯劲。我们应该这样理解曹德旺,而不是利用他的访谈开一个中国制造业的吐槽大会。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陈经

陈经

风云学会会员,《中国的官办经济》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武守哲
专题 > 风云学会
风云学会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