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陈平:经济学和物理学矛盾的“自由”观:从方法论破解自由主义神话

2018-01-22 08:09:49

【西方经济学的“自由”概念和现代科学之间存在诸多矛盾,继上篇《毒品枪支拯救美国经济?》之后,陈平老师又推出了该系列的第二篇——从方法论破解自由主义神话。本文将用新古典宏观经济学著名的微观基础模型举例,说明物理学描写个体粒子的自由度概念,对应经济理论的“经济人”行为。西方理论描写的自由选择,只相当于自由度为零的奴隶,没有自由度。后续相关系列将汇集为《从跨学科角度破解西方经济学的“自由神话”》,敬请关注。

对科学史和李约瑟问题感兴趣的读者,可以参考2004年北大出版社出版的陈平文集《文明分岔,经济混沌和演化经济动力学的1.1、4.3章节》。】

为什么中国(古代)没有发展科学?科学怎么在西欧发展起来呢?有的人很简单地把这个视为人口问题,我不认为。我认为这是个方法的问题。为什么?科学发展要从简单到复杂,什么简单?最简单当然就是力学了。你造房子你得要有力学吧?修水库修渠也得有力学吧?然后力学可以发展什么呢?天文学,天文发展物理,物理再发展化学,化学到后面生物,然后才会有计算机,什么人工智能等等。

而非常不幸的是,中国是一个农业国家,所以一开始就用生物学的观念来作为整体论的基础。所以中医理论是非常复杂的。中国的气象理论、天文理论,包括看风水的理论都非常复杂。但是西方希腊是一个海盗航海的国家,它多山,农地都没多少,所以它除了去抢以外没有别的。所以它最先发展的是几何学,因为要航海,要发展天文学,然后物理就这么出来了。

我就给你们讲,物理学的自由概念是什么?大伙就乐起来——物理学有自由?我说有,怎么没有。物理学最简单的模型叫自由粒子,对吧?你一个粒子在空间自由运动,多少个自由度,不是讲自由吗?六个自由度,为什么?一个点是“零维”,一条线是“一维”,一个曲面是“二维”的,三个自由度是空间,长宽高你往左往右往上往下运动,有三维坐标,三个自由度。

还有呢?速度不一样,它的状态不一样,速度也是三维。所以物理学自由粒子六个自由度,这是一个粒子最少的自由度。然后我就笑话这个美国诺贝尔奖经济学家卢卡斯,他提了一个微观基础理论,说人是自由的什么什么,然后说了一大堆,造了一个模型,里面有好多好多人,每个人多少自由度呢?我告诉诸位,它的自由度是3/N(N是人数),人数N越大,每个人的自由度就接近零。所以我说新古典经济学描写的市场经济,什么理性人自由选择,我告诉你,我说都是奴隶。因为每个人连一个自由度都没有,而物理学一个粒子,就有六个自由度。

那么你会就有一个问题了,那是不是自由度越多,自由程度越大就代表越先进呢?我告诉大家错了,不见得,为什么?

物理学家管最没有秩序的叫什么?叫气体,物理学家最乌托邦的模型,叫做理想气体,所有的粒子之间都没有相互作用,都没有摩擦力,自由运动。但是我问诸位,这是不是最先进的?当然不是先进的,我问诸位在座的听我讲话,你是气体吗?你也不是。然后你就明白了,高级生物的出现,生命的出现一定是什么?一定不可能是气体,也不可能是液体,也不可能是固体。所以越复杂的系统,它实际上的自由度既不能太小,也不能太多。

现在在发展什么你们知道吗?有一个新的名称叫凝聚态物理,什么叫凝聚态?就是在液体和固体之间,你说它固体吧,它又有一定的流动性和变异的能力。你说它流动性很大,它又没有像流体那样能够充满所有的空间,不可能。

你们大概都没有想过这个描写自由度,还可以用数学上的立体几何里面的维数来描写。譬如说我一个点是一维的,一条线是二维的,一个立体是三维的,对吧?这大家都明白,一般的事物都是三维空间,那就时三维的。

那现在如果说我有一个东西,相当一个人吧,譬如说你现在有个意念,或者你现在有一个经济的变量在那里转,团团转,它又不收敛在一个点上,达不到均衡,也不发生爆炸,跑到无穷远,就在附近不停地转。数学人要什么东西?叫奇怪吸引子。奇怪在什么地方?它的维数既不是零也不是一,也不是二,不是整数而是分数,你们听说过分形吗?叫fractal,所以我们现在描写复杂现象,又有稳定性又有变异的能力。这回你们明白为什么物理学家和非线性数学家要来研究生物和经济问题,就是它的复杂是用分形来描写。

西方宣称自己是自由世界、自由社会,想象自己是自由经济。我告诉大家,那你只能是原始的渔猎经济。你看最早的那个猎人,拿一支弓箭跑到树林里面去,看见一个兔子,还是看见一个鹿,他就射一箭,捡回去吃去。但是想要打一头野牛,或者要打一只熊,没有团队协作,是不可能的。

亚当·斯密的反面就是分工越发展组织能力越强,人的自由度就越小,然后你才会知道农民进城怎么到处都是问题,我又不能随便过马路,又不能随便嚷嚷。你就会发现越城市化越劳动分工细化,实际上人的自由度是越小的。然后西方你说我比中国的城市化还厉害。宣称你是自由社会,你不是讽刺自己吗?你自由在哪里呀?你要自由,你到非洲去,和非洲那些部落跟着大象一块迁徙好了,跟羚羊一块跑,那它才自由呢。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陈平

陈平

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春秋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

分享到
来源:观视频 | 责任编辑:马密坤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