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陈晓晨:果阿札记(四)——躲避暗礁

2016-10-17 11:02:31

【10月16日,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八次会晤在印度果阿举行。中国、印度、南非、巴西、俄罗斯五国领导人出席,共同探讨金砖国家合作及其他共同关心的国际和地区问题。会上习近平主席发表重要讲话,积极评价了合作10年取得的丰硕成果,同时提出金砖国家面对众多新挑战,倡议各方“坚定信心,共谋发展”。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负责人员应邀出席金砖国家(BRICS)峰会,智库学者陈晓晨和常玉迪在观摩会议后,专门就金砖国家之间面临的挑战,乃至中印关系进行了更详细的阐述。】

2016年10月16日,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八次会晤在印度果阿正式举行

果阿已经正式进入“金砖时间”。

因为收到一个采访邀约,我一大早就叫了辆车,从经济论坛的会场出发前往主会场。全程大概六七十公里,开车需要两个小时,原因是堵车和“堵牛”。印度人大多信仰印度教,将牛视为神物。在“双向单车道”的马路上,一旦牛走到马路中间,后面的车辆都要避让,让牛先走。

迟到了好一会儿,终于到了主会场门口,却被告知约好采访的两路记者,一路被拉到另一处会场,结果那个会场还没准备好;另一路不知是被车还是被牛堵在路上。

结果采访被印度记者抢了先。一家印度有名的电视台说是请笔者谈经济合作,我满口答应采访(还是太年轻)。结果印度记者一上来就问了巴基斯坦问题、印度加入核供应集团问题、中印贸易“失衡”(指中国对印度的贸易盈余)问题,提问犀利且饱含陷阱。当然,凭着经验,还是应付了过去,但印度媒体对中国的固有偏见可见一斑。

确实,金砖国家之间的利益分歧必须承认、正视。与经济领域的“金砖失色论”并行,政治领域的“金砖失和论”也有市场。大抵说,存在三方面的问题:利益基础不够牢固;合作机制不够完善;外部压力不容忽视。这些问题就像是航海中的暗礁一样;如果处理不好,就有翻船的风险。

利益基础不够牢固

一是金砖国家间存在竞争。五国同为新兴大国,都重视出口贸易和对外投资,在资源角逐、市场占有、吸引外资等方面不可避免会出现“撞车”和“刮蹭”。特别在后危机时代,经济减速拖累贸易增长,导致部分国家释放贸易保护主义信号。巴西、印度和南非频繁对中国发起贸易反倾销调查,印巴近年来更是居对华贸易保障措施最多的国家之列。

二是地缘政治存在紧张点。中印之间在地缘政治、地区影响力等诸多问题上存在摩擦和芥蒂,领土争端更是两国之间几乎难以解决的痼疾。此外,印度一些人认为中国支持巴基斯坦,而在印度人眼里支持巴基斯坦就等同于支持恐怖分子。

三是政治经济诉求存在较大分歧。巴西和南非都希望借金砖国家合作提升各自在本地区的政治与经济影响力,寻求更多发展机遇,获得外部金融和投资支持。俄罗斯更看重金砖的政治与战略作用,视其为顶住西方国家压力的缓冲器,还希望通过金砖国家合作扩大能源和资源领域的话语权。

合作机制不够完善

金砖国家领导人峰会目前已举行7次,并每年陆续召开多个部长级会议,但整体合作机制仍较为松散,稳定性不足。金砖国家合作尚未设立秘书处等机制化机构,也没有形成具有纲领性和程序性的制度文件。

成员国间的合作以对话、商讨和交换意见为主,并不具有强制性和约束力。这也使得部分成员国参会热情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各国实际利益需求和现任领导人的重视程度。虽然现行方式有利于确保金砖国家合作的灵活性,却给机制的稳定运行增添了不确定因素。一旦成员国政府换届或领导人变更,新任领导人可能会因为政见不同或代表不同的利益集团而改变该国对金砖国家合作的态度,甚至整个金砖机制的正常运转和发挥作用。

此外在未来如何吸纳新成员的现有成员国的退出问题上,金砖国家也未作明确规定,同样为机制稳定运行埋下了隐患。

外部压力不容忽视

新兴经济体的群体崛起,意味着对全球治理旧有秩序的挑战,金砖国家合作机制及其实体化运行的机构如新开发银行等,难免对由发达国家主导的国际机构构成竞争。因此,自金砖国家合作机制启动以来,西方国家从未停止对金砖国家的拉拢、孤立于分化,排挤甚至挤压金砖国家参与全球治理的空间。西方媒体则不断唱衰金砖国家,尤其在近年来金砖国家普遍经济放缓的情况下,“金砖失色论”、“金砖失和论”等很有市场。

在拉拢方面,左右逢源的印度一直是美国加以利用以达到最金砖国家内部进行牵制的目标。巴西则毕竟是个美洲国家,美国对其的影响力是全面的。在孤立方面,美国推动TPP、TTIP和TISA等“高水平经济合作圈”,虽然目前看进展远不及预期,但一些效应已经显现,例如负面清单制度被越来越多的FTA采用,这给了发展中国家很大压力。在分化方面,西方国家夸大金砖国家内部分歧,重点离间中国与其他金砖国家的关系,渲染“中国控制论”“金砖差异论”等,并炒作“金砖威胁论”,制造金砖国家与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对立。

在采访的结尾,我是这么说的:中印两国共同点远大于分歧;我们两个如此大的国家,应该有更大的合作潜力,不能因为有一些问题就不去合作,就如同不能因为有暗礁就不去航行一样。不知道印度记者截取了这段没有。

在政治争端与经济合作的关系问题上,有至少两种对立的理论体系:现实主义认为,经济合作属于“低端政治”,而诸如领土、安全、战略等“高端政治”的争夺在国家间关系中起支配作用。功能主义则认为,经济合作即使被称为“低端政治”,也能产生“外溢效应”,逐渐化解矛盾。

我个人认为,认为贸易投资能解决领土争端,未免太天真;认为有领土争端就无法经济合作,未免太武断。在当今局势下,争端与合作都可以归到同一个领域:国家间治理或曰全球治理。金砖峰会,就是这样一个全球治理机制,让领导人们至少每年能会面两次,增信释疑、管控分歧、促进合作。

作者:陈晓晨 人大重阳金融研究院国际研究部负责人;常玉迪 人大重阳实习研究员

(文章原载于中国网“果阿札记”系列)

陈晓晨

陈晓晨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国际研究部主任、研究员

分享到
来源:中国网 | 责任编辑:马密坤
专题 > 重阳研究院
重阳研究院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