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陈言安倍内阁观察之一| 安倍想青史留名,希望放在了对俄外交上

2016-12-15 15:56:20

今明两日(12月15-16),安倍在自家山口县会见普京,这是普京11年来首次访问日本,安倍对此会谈期待也很高。本文作者曾在安倍家族的选区山口县生活过5年,也与安倍有过交往。近期作者推出安倍内阁观察系列,希望更多呈现安倍内阁成员的细节,及日本政治日趋保守的一线观察。本期为第一篇:安倍缺少长期政权政绩,一心希望对俄外交有所突破。

2016年12月26日,安倍晋三执政将满4整年,加上先前曾经出任过一年首相,当首相的总时间为5年,超过1800日。自民党内不断有人提出希望党的总裁不仅可以连着干两期,也应该能够一直干下去。

安倍干到2020年8月东京奥林匹克运动会之后,似乎已经没有问题。换句话说,安倍也许能做到在战后首相中任职最长。

在日本每个实现长期执政的首相,都能有些政绩。比如任首相最长的佐藤荣作(2798日),他从美军那里要到了冲绳岛。第二位是吉田茂(2616日),他签署了旧金山和约,让日本走出了战争及被占领状态。第三位是小泉纯一郎(1980日)。小泉搞的邮政改革,且不论算不算是个改革,但样子还是有的,日本自此真的自由化了很多。

上左为佐藤荣作、上右为吉田茂,下为小泉和安倍

安倍目前排在第四位。可包括为安倍内阁一个劲地歌功颂德的《读卖新闻》在内,目前认为安倍经济学获得成功的媒体,在日本几乎找不到一家。《日本经济新闻》在很多时候把安倍外交解释为为了“包围中国”或者“牵制中国”。但这个外交也很难说获得了成功了。

安倍要青史留名,目前把很大的一个希望放在了对俄外交上。如果能在12月15日的山口县长门温泉与普京的单独会谈有所突破,在16日的东京会谈能获取外交上的巨大成绩,至少后人谈安倍时,会把日俄关系的全面修复当作安倍的一个重大功绩来记载。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15日上午抵达山口宇部机场,准备下午与普京会谈

如果这个机会没有拿到,安倍也只能寄希望于2020年的奥运会了。但成功举办一届奥运会,实在算不上是多么大的政绩。

寄希望从俄国获得领土

2016年下半年的日本舆论,忽然多了不少能从俄国获得领土的报道。如,“(日本)政府在探讨与俄罗斯共同统治北方领土”(2016年10月17日《日本经济新闻》)等等。

笔者9月去日本称之为“北方领土”,俄国称“南千岛群岛”最近的北海道,参加了一个论坛的讨论。在那里给与会者的感觉是,12月15日,日本民众热烈支持的安倍首相,一定能从普京那里要回四个岛屿。

何以如此乐观?日本方面的俄国专家做了种种分析。

首先,俄国经济处于近些年特别艰难的时期。俄国经济基本上靠销售能源、资源获得外汇,其他能够换取外汇的,除了杀人武器外,几乎就什么也没有了。能源、原材料价格的长期低落,不可能让俄国重新回到几年前靠石油天然气赚得盆满钵满的状况。沉重的社会福利负担压得俄国已经很难喘过气来。同时,俄国的“克里米亚问题”让西方国家在经济上制裁俄国,这更如雪上加霜。此时,如果向俄国伸出橄榄枝,俄国一定会视为救命稻草。

其次,日本看到了美国的颓势,认为美国在日俄问题上,已经不太可能控制日本。开始是认为奥巴马相对软弱,对日本奈何不得。11月以后,特朗普当选为下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对普京赞口不绝。如此观之,日本与俄国交好,估计不会有来自美国的噪音。

第三更重要。日本的俄国问题专家,坚信俄国内心在亚洲的最大假想敌就是中国。

不止一位专家对笔者说,俄国西伯利亚人口稀少,中国人口众多,大量中国人到西伯利亚去,引发了俄国的警觉。况且西伯利亚的大量土地本来是中国的,沙俄时代通过不平等条约大肆掠夺,苏联时代将蒙古分离出去,历史上俄国对中国有土地野心,中国内心对俄国不满。现在中国推行的一带一路政策,在日本方面看来,能否得到俄国的支持还看不清楚。日本觉得中俄同床异梦,因此俄国必然会对日本投桃报李。

国际局势让日本有了在2016年从俄国获得领土的机会。对俄国略施小计,给以经济上的援助,俄国不会不把从日本夺取的领土交还给日本。

相关分析自然早早就通报给了日本内阁。在日俄关系上做一些文章,就能让安倍在日本历史上留下重重的一笔。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日俄间的外交忽然多了起来。

在南千岛问题上的日俄见解

其实,日俄两国在领土问题上依据的法律文件是1956年签订的日苏共同声明。

日苏签订共同宣言的时候,在第9条中有这样一句话:“日本国及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同意在恢复两国正常的外交关系以后,继续进行缔结和平条约的谈判。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考虑到满足日本国的希望及日本国的利益,同意将齿舞群岛及色丹岛移交给日本国。但是,这些岛屿将在缔结日本国与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之间的和平条约之后,实际进行移交。”

但是1956年以后,随着东西方冷战的不断加深,日本需要一个向俄国施加压力的口实,外务省忽然禁止使用“南千岛群岛”一词,生造出了“北方四岛”“北方领土”这个词。

外务省原俄国问题专家,同时也是对俄谍报分析专家佐藤优,在这方面有详细的分析,相关文章可以查对2016年10月15日《东洋经济周刊》。按佐藤的分析,本来只是向俄国施加压力用的一个词,但用着用着闹假成真,拿回国后、择促两个大岛成了日本的一个悲愿。

从2016年12月14日,日本媒体报道的情况看,普京在访日前见了被认为是安倍自民党御用媒体的《读卖新闻》。普京明确对该报说,“我们认为(俄日之间)不存在任何领土问题。”

这显示了一个巨大的矛盾。一方面是安倍希望通过经济援助的方式从俄国那里获得领土,安倍个人青史留名,另一方面是普京直接通过《读卖新闻》传达不存在领土问题的见解。

日俄是否在15日、16日通过长门会谈、东京会晤签订和平友好条约,能否把色丹、齿舞交给日本,实在没有定论。

俄国占有南千岛群岛是因为俄国是对日战胜国,按照二战前的国际规则,战胜国有权对战败国的领土作出划分的规定。南千岛群岛就是俄国的领土。日本则认为按照1956年的宣言,自己有资格拿回色丹、齿舞,而且希望获取国后、择捉两个大岛。

日俄对领土见解的不同,采取的处理方式也很不一样。12月两国高层的会谈能否取得成绩,按60年来日俄交涉的历史看,应该是签订和平友好条约在前,解决色丹及齿舞归属问题在后,至于国后、择捉两个大岛的归属问题是否可以谈?这个对于俄国来说没有必要,对日本来说则属于奢望。

安倍感受到了俄国的突变

安倍在领土问题上希望能多吃多占,留下政绩,这个无可非议。但最近安倍该感受到了,奢望可能最终会让自己十分的尴尬。

2016年5月,安倍去索契拜会普京时,拿出了对俄经济援助8大项目。普京一看就乐了,高兴地问是谁想到了这么好的计划。安倍指了指个头不高的经产大臣世耕弘成,普京马上对世耕投以赞许的眼光,连连夸赞了这位精于世故的大臣“能干”。那次会谈气氛非常的好。

每次安倍见普京,比较喜欢两人不带任何陪同,一对一地交谈。但每次交谈之后,安倍周边的人都会感到非常的困惑。他们知道普京是谍报人员出身,对会谈内容的记忆,在俄国政局中的权威地位等等,让俄国对于如何制定下一个对日政策,有了最详实、高端的情报。

但安倍是个从小到大没有正经读书学习的人,谈完了以后,回过头能和周边的人说的只有“建立了信赖关系”一类非常抽象的话,让人对他和普京到底谈了什么、普京又说了什么一头雾水。

11月20日,在利马又有一次安倍直接和普京会谈的机会。两人谈完后,安倍沉着脸出来,只是说了一句:“想要迈出巨大的一步并不简单。”安倍周边的人也还是摸不到头脑,不知日俄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问题。

在高层会谈之前,外交部长的会谈是必须的。12月3日,日本外务大臣岸田文雄去莫斯科访问,驻俄大使馆意外地给他争取到了见普京的机会。当天傍晚,岸田比预定的下午5时提前一些来到叶利钦图书馆。

到了5时未见普京出现,等到了5点半也还是没有人,看看已经6点了,依然没有动静。6点35分,普京才姗姗来迟。迟到这么长时间,岸田知道是普京要用这个行动暗暗地告诉日本,别期待太高。

12月4日,岸田去见俄国外长拉夫罗夫时,竟然没有见面握手这一个最基本的外交礼仪。两人虽然工作会谈一个半小时,之后有一个小时的工作会餐时间,但岸田知道俄国对日态度相当的冰冷。

12月15日,不知安倍老家的长门温泉能否温暖普京的心?《日本经济新闻》等为安倍内阁造势的新闻,把对领土问题的期待炒得巨高,这在最近几个月为抬高安倍人气发挥了不少作用,但如果拿不回领土,安倍内阁又会怎样呢?日本民众不会失望吗?

就看安倍三寸不烂之舌在15日、16日能否说服普京了。如果人气下滑,12月27日还有去夏威夷拜会奥巴马的机会,更远的还有东京奥运会等等。安倍会一直努力下去。

笔者将连续观察分析安倍内阁,将结果分享给各位读者。敬请期待。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陈言

陈言

日本企业(中国)研究院执行院长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苏堤
专题 > 日本产经
日本产经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