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陈言:安倍变身特朗普,日本在半导体领域制裁韩国

2019-07-06 08:28:39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陈言】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通过精准打击中兴通讯、华为技术等中国企业,让美国获得了哪些利益,目前无人知晓。美国英特尔、高通等企业比较着急,因为他们马上要丢失最大的用户。所以在G20召开后的6月29日,特朗普通过见记者的方式,宣布暂缓对华为的禁运。

在美国还没有正式宣布禁止使用华为等中国企业的产品时,早在2018年12月10日,日本就先声夺人,由官房长官菅义伟亲自宣布禁止企业使用华为等中国企业制造的通讯设备。日本曾经是个半导体大国,也做过通讯设备方面的世界第一把交椅,对相关行业有着超乎寻常的理解,在美国之前早就已决定“排除”华为了。

日本在“排除”了华为之后,7月2日,日本宣布对韩国半导体材料的出口进行管制,时间从7月4日开始。

7月2日当天,美国巴德学院(Bard College)教授沃尔特·拉塞尔·米德(Walter Russell Mead)在《华尔街日报》上撰文说:“特朗普去了日本,日本变成了特朗普。”米德教授眼里看到日本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其中之一便是“对韩国出口半导体方面的产品做出了严格的限制”。

资料图来源:视觉中国

历史问题引发日韩对峙

向特朗普学习,如果对哪个国家不满意的话,就从半导体业务上制裁这个国家。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这方面做得尽善尽美。

在G20峰会上,日本对韩国特别冷淡。日本刚刚通过种种外交努力,让本届峰会比去年的阿根廷峰会有很大进步——在共同声明中写进了“自由、平等而且无差别的贸易”理念,但共同宣言上的签字笔墨未干两天,日本就已宣布要通过半导体业务制裁韩国了。

日本这些年的“待客之道”受到了世界的好评,尤其中国旅客,几乎去了日本一趟就会愿意再度去那里观光访问。但我们这个世界能量守恒,有热便会有冷。日本对韩国之冷淡超乎想象。笔者最近想组织一个中日韩三方参加的会,刚和日本方面说有韩国专家参加,对方便立即宣布对这个活动不感兴趣了。

韩国在哪方面招惹了安倍?问题也还是来自历史。

二战期间,日本征用过大量的朝鲜半岛劳工,从中国绑架了相当多的劳动力去日本服苦役。这些年,中日之间绑架劳工方面的问题基本获得解决,但日本在朝鲜半岛强征劳工(日语简称为“征用工”)的经济补偿问题上,一直坚持称在1965年签订的日韩请求权协定中“已经解决”,该协定已让韩国个人的请求权“消失”。如果此时再度提出请求权问题,日本政府认为这是“从根本上颠覆了法律的基础”,对韩国个人提出的请求问题,一概持坚决否定的态度。

1945年二战结束后,1965年6月22日日韩实现了邦交正常化。两国建交时签署了一系列的协定,根据这些协定,日本向韩国提供5亿美元的政府贷款,其中3亿美元为现金赠与,2亿美元为长期贷款,还提供一般民间商业贷款3亿美元以上。日韩双方根据《旧金山对日和约》第四条(A)款的规定,解决了两国政府及民间的财产、权利及利益的请求权问题。日本方面认为,1965年8亿美元代替了对韩国的赔偿问题,日韩之间不再存在个人向政府追求赔偿的“请求权”。

但是,韩国民众对8亿美元的赔偿并不太清楚,在日本当过征用工的人大多也没有从韩国政府那里得到相关的补偿,征用工问题拖延了下来。2009年,韩国政府正式说过,征用工的对日补偿的请求并不成立,但独立于政府之外的韩国大法院,则在2012年作出判决,认为日本企业对征用工负有赔偿责任。到了2018年,韩国大法院对新日铁住金(现在日本制铁公司)发出了损害赔偿的命令。

资料图来源:IC photo

也正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日本不断向韩国政府施加压力,希望能按2009年的方式,由韩国政府出面谈请求权的消失问题,但文在寅总统并未充分理会日本的意图,日韩关系进入冰冻期。

用禁运半导体材料的方式打压韩国

以安倍和特朗普的关系,尤其看到特朗普在2018年打压中兴通讯获得成效,现在追击华为,让整个世界感觉到了美国的厉害后,通过在半导体方面的禁运,打击其他国家的产业,在安倍看来效果会相当的好。

从7月4日零时起,日本发动对韩国出口限制的“第一波”攻击。主要在半导体三个品种上,对出口许可手续进行严密的控制。三种产品主要是:手机及电视屏幕上使用的“高纯度氟化氢”、在半导体基板上涂覆的感光材料“光致抗蚀剂”及半导体洗净时需要使用的“氟聚酰亚胺”。这三种产品日本在世界占有的市场比率都非常高。

过去,日本企业向韩国出口相关产品一次申请能够获得3年的出口许可,但从4日开始,每次出口均需向政府提出申请,而且审查时间会非常长,最重要的是可能最终不能拿到许可证。笔者从相关人士那里获得的信息是,经济产业省正常的审查时间为90天,超过90天不足为奇。

日本政府还准备了“第二波”攻击内容。日本国家向可以信任的国家出口产品时有个“白名单国家”。韩国如果不“痛改前非”,日本将会把韩国从白名单国家中移除。不在白名单国家中,今后在机床、碳纤维等方面的出口将会非常困难。日本已经做好准备,在下个月(8月)正式将韩国从白名单国家中踢出去。

从目前可以预测到的打压韩国的效果看,应该与安倍设计的结果大致相当。三个产品的禁运,很快将让韩国企业感受到材料的严重不足,之后是韩国企业对外出口也将受到影响。看一下韩国贸易会的调查结果,能知道得更清楚。高纯度氟化氢对日本的依赖程度为93.7%、光致抗蚀剂91.9%、氟聚酰亚胺43.9%。目前的库存仅够几个月(应该是不超过90天),便是日本给出出口许可,但韩国那里也基本上没有可用的产品,必须停工了。

能否去其他国家采购相关产品?从日本企业方面获得的消息是,相当的困难,而且韩国企业自己研发,想做出相关产品也很不容易。

结果日本禁运消息刚一传出,3日韩国股票市场便开始下跌,企业惊恐万状。

韩国综合股价指数走势图

可预见的双输结局

从彭博社等外文媒体对特朗普打压华为的报道看,特朗普追求的是中美“双输”的结果,只要美国输得比中国少一点就是胜利。安倍打压韩国,从半导体入手,追求的也是双输效果,而且也非常有信心,那就是日本输得比韩国要少。

一旦韩国企业不能顺利地从日本那里进口到相关产品,三星电子、SK海尼克斯等会立即受到影响。美国调查企业HIS公司发布的调查结果是,2018年三星电子在半导体记忆元件DRAM(动态随机存储器)世界市场中的占有率为70%,在闪存元件NAND方面也有50%的占有率。DRAM及NAND不能顺畅销售的话,电脑、手机等产品当然会受到影响。

安倍看到的可能是日本用的电脑、手机基本上都是中国产品,该是中国企业最为着急,但实际上韩国半导体企业的机械设备是日本企业提供的。产品没有了市场,企业自然就不再追加投资,世界最重要的机械设备供应商基本都在日本,日本并不会在这场半导体之战中得到好处。

日本对韩国禁运后,韩国立即拨出6万亿韩元(约350亿人民币)从事半导体材料的研究。一旦韩国的研发最后获得成功,那么日本企业的产品将不再是韩国企业的首选对象,而且日本企业因国家一纸命令便不能向其他国家出口产品,企业信用成了很大的问题,韩国之外的企业也不敢持续向日本订货。日本国内并无相关企业需要大量使用相关产品,徒有技术,却不能发挥技术特点,不能持续获得利益。

双输的局面显而易见。

文在寅与安倍(资料图/IC photo)

日企支持国家的政策

人们可以看到,在特朗普对华为禁运的时候,美国企业不断向特朗普求情,希望将自家企业的产品不要放在禁运名单内,同时向总统报告企业最终受到的损失,让特朗普在6月29日暂时放缓了对华为的禁运。

但日本情况很不一样。我们看不到企业向安倍求情,而是企业方面的组织先后出面声明,坚决支持政府的做法。

日本商工会议所会头(理事长)三村明夫,7月4日对日本记者说,日本强化限制的政策“需要正确理解其内涵,(韩国方面)不该过激反应。”日本经济同友会代表干事(理事长)樱田谦悟在2日刚一发布政府规定后,立即对媒体说:“(日本)政府的措施是一贯的,韩国政府应该真诚地接受,我期待早日实现经济关系的正常化。”表明了对政府政策坚决支持的态度。

安倍的对韩政策比特朗普更能得到日本民众、企业及企业组织的赞同。安倍变身特朗普,在半导体方面对其他国家的制裁也许会有比特朗普更强、更大的效果。只不过人们会担心,效果越大只是“输”得更惨而已。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陈言

陈言

日本企业(中国)研究院执行院长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泠
专题 > 日本产经
日本产经
作者最近文章
拿半导体施压韩国,安倍变得比特朗普还特朗普
安倍想来场完美表演,但有几号人让他很头疼
由盛入衰,日本半导体何以败给美国
邀特朗普看相扑,现场反复播音:“今日不许扔坐垫”
“平成的30年在一步步准备战争”?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