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陈洋:安倍此时寻求中日关系好转,打的什么算盘

2017-11-19 08:47:04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陈洋】

比起2014年的APCE见面,这次在越南,习近平主席和安倍首相都显得轻松了不少。

彼时,中日关系正处于低谷:围绕钓鱼岛问题,日本紧急出动战机次数达464次,再创新高;日本内阁决议解禁集体自卫权,中国成为头号“假想敌”。2014年又正好是甲午战争120周年,日本媒体甚至直言:2014年中日之间会爆发战争冲突。

2014年11月10日,国家主席习近平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北京APEC峰会上握手

2017年11月11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越南岘港会见日本首相安倍晋三

从2014年到2017年,中日关系依旧低谷,但情况似乎在一点点好转:2017年是中日邦交正常化45周年,在中国驻日本大使馆举办的国庆招待会上,安倍意外出现。一个半月后在越南APEC会议上,安倍再提期望明年访问中国,并邀请习近平访日。此后的11月13日,安倍又在菲律宾与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举行了双边会谈。在这两场会谈期间,中日双方就推动改善双边关系等议题达成一致。短短3天内,中日政府高层进行了2次会谈,为两国关系的改善奠定了良好基础。

尽管安倍曾在多个场合表示愿推动中日关系改善,但迄今为止似乎只有这一次的态度最为诚恳。当然,这并不是因为安倍个人的对华态度发生了转变,而是因为中美日三边关系出现了新的变化,促使安倍不得不进行转变。

在过去5年里,由于奥巴马政权推出了“亚太再平衡”战略,使得日美关系得以深化。然而,自今年1月特朗普总统上台后,中美关系并没有出现任何倒退,反而经历了4月与11月两场中美首脑会谈后,两国关系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阶段。这样一来,在中美关系不断接近的背景下,安倍必须也尽快调整对华关系,以免在中美日三边关系中陷入边缘化。

另一方面,在过去的5年里安倍政权之所以在改善中日关系上并不积极,主要在于两国政府高层政治关系冷淡并未对日本经济造成太大的冲击。

根据日本政府观光局的统计数据显示:2012年访日中国游客总数约为142万人,而到了2016年则上升为637万人。由于中国游客在日本旅行期间消费额较大,这也就间接为日本政府带来了可观的财政收入。然而,随着最近一两年来中国游客消费观的逐渐理性,以及赴日个人游的兴起,过去“爆买”盛况将不复存在。因此,安倍也必须通过改善中日政治关系,来推动两国经济关系的深入。

如果说以上两大背景是促使安倍晋三选择此时改善中日关系的话,那么通过改善中日关系,进而获得政治外交红利才是他最真实的目的。

笔者注意到,不论是在11月11日与习近平主席的会谈中,还是在13日与李克强总理的会谈中,安倍首相均表达出了希望尽早访问中国,以及尽早实现习主席、李总理访问日本的意愿。安倍首相之所以有这样诉求,其最大的原因就在于通过促成习主席访日,进而实现中日两国签署第五个政治文件的目的。

自1972年9月29日中日邦交正常化实现至今,中日两国一共签署了四个政治文件,即1972年的《中日联合声明》、1978年的《中日和平友好条约》、1998年的《中日联合宣言》以及2008年的《中日关于全面推进战略互惠关系的联合声明》。这四个政治文件从法律上巩固了中日两国的政治基础,是中日两国发展合作关系的基石。习主席11日会见安倍首相时就提到“在历史、台湾等涉及中日关系政治基础的重大原则问题上,要始终按照中日四个政治文件和双方已达成的共识行事”。

然而,随着时代的进步以及中日两国关系的不断发展,近年来希望中日两国签署第五个政治文件的呼声日益高涨,即通过签署第五个政治文件来深化发展21世纪的中日关系。如果稍微回顾一下1998年的《中日联合宣言》以及2008年的《中日关于全面推进战略互惠关系的联合声明》的签署过程可以发现,前者是江泽民主席访日期间签署的政治文件(1992年与1995年江泽民均以总书记身份访日),后者则是在中共十七大结束后胡锦涛主席访日期间签署的。同时,还有一点值得注意的就是,1998年与2008年是《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签署20周年、30周年。

1978年,《中日友好和平条约》在北京签署

或许是注意到了这样的历史经验,安倍晋三才积极邀请习近平主席访问日本。一来,2018年是《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签署40周年;二来,中共党代会结束后,中国国家主席访问日本有先例;三来,中国国家主席最近两次的访日都签署了重要的政治文件。

然而,安倍如果仅凭过往历史经验来判断就显得过于天真了。在笔者看来,中日两国政府能否签署第五个政治文件,以及习主席是否会在明年访问日本,完全取决于安倍晋三是否真的有改善中日关系的诚意,两国关系是否真的融洽稳定。

如果说中日第五个政治文件的成功签署将成为安倍重要的外交遗产的话,那么当前推动中日关系改善,也是为修宪营造有利的外部氛围。经由10月份的众议院选举后,“修宪派”在众议院中获得了三分之二以上的席位,这将使得安倍修宪在国会中不会遇到太大阻力。但是,日本民众对于修宪的态度还很微妙,比如每日新闻在11月14日发布的民调显示:66%的受访者认为“没有必要急于修宪”。

因此,在当前日本民众对于修宪还存在不小的抵触情绪的背景下,安倍需要积极改善日本与周边邻国的关系,毕竟中韩等邻国如果强烈反对安倍修宪的话,那么将很容易影响到日本国民对于这一议题的看法,而且作为日本内政最重要的议题,修宪过程也需要一个良好的外部氛围。

在本次的中日首脑会谈中,笔者注意到安倍晋三对由中国主导的“一带一路”多边合作机制表现出了积极的态度。根据人民日报的报道,在11日的中日首脑会谈中,安倍表示愿与中方共同探讨在“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合作事宜。这是安倍年内第2次就日本是否参加“一带一路”问题进行表态。

由于实施至今的“安倍经济学”并没有帮助日本摆脱通缩,而人口不断减少与老龄化问题又使得日本国内市场愈发萎缩。因此,安倍此时寻求改善中日关系,旨在借助于参加“一带一路”项目来发展日本经济,缓解“安倍经济学”的压力。

同时,由日本主导的TPP(现更名为全面且先进的TPP,CPTPP)依然在艰难维持中,特朗普政权提出的“自由开放的印度洋-太平洋”战略(以下简称“印太战略”)前景还不是分明朗,所以改善中日关系,依托“一带一路”来发展日本经济就成了安倍政权当下的最佳选择。当然,日本最终是否会加入“一带一路”还有待观察,即使加入预计也只能是有限加入,比如只参与到“一带一路”沿线的经贸、基建合作项目等。

结合这两次中日首脑会谈的谈话内容可以发现,安倍此次推动改善中日关系的目的很明确,即实现年内举行中日韩领导人会议、实现2018年访问中国以及习近平主席访问日本。但是,安倍并没有为长期发展两国关系提出任何承诺或建议,也没有展现出类似的诚意。基于此,笔者预计中日关系在未来几年里也只能是有限改善,但并不会深入发展。

由于日本在CPTPP与“印太战略”中依然扮演着重要角色,所以即使安倍首相对“一带一路”表现出了兴趣,但这并不意味着日本就会放弃这两个多边合作机制,何况“印太战略”还是美国总统特朗普提出的。因此,今后在某些领域里,日本还会与中国抗衡竞争,不过其声调可能会有所降低。比如,在本次东盟峰会期间,安倍虽然提出了“在法治基础下维护航行自由”,但并没有说出“南海”二字,而在阐述“印太战略”时也强调该战略是“一带一路”的补充,并不是为了与其竞争等。从中可以看出,安倍还是在暗中推销遏制中国的战略构想,只不过暂时不想过于高调地刺激中国而已。

最后,中日关系的改善并不是中国,或者日本单独一方就能实现的,这需要两国的通力合作、共同努力。尽管在最近的这几天里,安倍展现出了一定的诚意,但这样的诚意到底真实如何,还有待观察。中国方面始终重视发展同周边邻国的关系,在本次的十九大报告中也有类似的表述。因此,今后我们应该积极地欢迎并且参与到改善中日关系的行动中去,但同时也要对安倍政权的任何一个小动作保持警惕。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陈洋

陈洋

日本东洋大学社会学研究科博士生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专题 > 中日关系
中日关系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