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陈洋:平成时代最后一个年度汉字,日本人选了它

2018-12-14 09:55:54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陈洋】

又是一年岁末时。

12月12日,日本汉字能力检定协会在京都清水寺公布了2018年的年度汉字——“灾”。尽管每个人对于这一年的认知不尽相同,比如安倍晋三首相在12日接受采访时将“转”作为他的年度汉字,但是一个“灾”字至少是日本社会心理的一种体现。事实上,如果回顾2018年的日本,“灾”难确实贯穿全年。

当地时间2018年12月12日,日本京都,日本汉字能力检定协会公布最可以代表2018年的年度汉字,是“灾难”的“灾”字。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今年1月至2月,日本列岛遭遇强烈的雪灾。1月22日至23日,受强烈低气压影响,日本关东地区迎来特大降雪,东京都心的最深降雪时隔4年再次超过20厘米,由此造成东京及周边地区交通出现严重混乱。1月27日,受强烈冷空气影响,日本全国持续降温,由于降雪和低气温的原因,东京多条下水管道冻结,使得上万东京居民生活受到严重影响。

此后,在2月初,日本北陆地区(即位于日本海一侧,包括新泻县、富山县、石川县、福井县)又迎来了大规模的降雪。尽管位于日本海一侧地区的降雪量每年都很高,但是今年该地区的降雪量要超过往年。其中,新泻县长冈市最深降雪达135厘米,福井县福井市的最深积雪达到147厘米,均为近十几年来罕见。受到如此规模的降雪影响,在北陆地区的多条高速公路出现拥堵,铁路运输瘫痪,当地民众的生活受到了严重影响。年初的这场大规模降雪后来被很多日本人命名为“平成30年暴雪”,不过他们当时肯定没有想到,还有一场“平成30年暴雨”在这个夏天对日本列岛造成了巨大的破坏。

当地时间2018年2月12日,日本福井县,当地遭暴雪袭击,积雪堆积有半人高。@东方IC

年初的暴雪或许令许多日本人感受到了2018年的“不友好”,但是随着日本代表团在平昌冬奥会获得史上最多的13枚金牌、羽生结弦斩获花样滑冰男单冠军,以及日本电影《小偷家族》摘得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等,接二连三的喜讯可以说令日本社会振作。然而,一场突如其来的大地震则又将日本社会拉回了低沉。

6月18日,大阪府北部发生6级地震,系自1923年有观测史以来在日本大阪府观测到的最高级别地震。根据日本总务省消防厅的统计,此次地震共造成6人死亡、443人受伤,约400万人出行受影响,多处民房及公共设施被损坏。此外,还有许多历史文物保护单位受到地震的不同程度破坏,如京都府大山崎妙喜庵茶室、待庵的外壁出现裂缝,大阪日本民艺馆部分展品和设施受损。

日本是一个多地震的国家,大阪府的这场地震与每年大大小小的地震相比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是它对日本社会心理的冲击尤为突出。1995年1月17日,在日本关西地区发生了7.3级大地震,受灾范围集中在兵库县的神户市、淡路岛,以及神户至大阪间的都市,这场地震就是著名的阪神大地震。据日本官方统计,阪神大地震共造成6434人死亡,43792人受伤。如今23年过去了,大阪府再次发生大地震,想必日本人仍然心有余悸,所以才选出了与1995年年度汉字“震”接近的“灾”。

大阪地震结束后,在6月底至7月初,受台风和梅雨等因素影响,日本列岛迎来了大范围的降雨,其中以西日本地区的降雨量最为集中。根据日本气象厅观测的数据,截至7月12日,高知县、德岛县、岐阜县、长野县的15个观测点观测到累计1000毫米降雨量。同时,根据日本消防厅的统计数据,此次暴雨导致西日本地区227人死亡、10人失踪、421人受伤、6296幢住宅完全无法居住,而由暴雨导致的洪水和泥石流更是造成数条公路无法通行。日本气象厅将此次暴雨命名为“平成30年暴雨”。

日本列岛上一次遭受类似规模的暴雨灾害还是在1982年,而此次的“平成30年暴雨”则发生在通讯技术、救灾手段和救灾方式更为便捷的21世纪。然而,令人遗憾的是,这场暴雨一方面让作为自然灾害频发国家的日本暴露出了其救灾能力的严重不足,进而使得日本的救灾神话破灭。另一方面,它也让很多人看到了作为发达国家的日本的种种不堪——地方基础设施的老旧、灾害预警系统的滞后、营救指挥的混乱,以及地方严重的老龄化问题。

在“平成30年暴雨”结束不久,日本列岛在7月又迎来罕见持续的高温酷暑天气。根据日本气象厅在7月至8月的观测数据显示,日本多地气温超过40度,其中琦玉县熊谷市最高气温为41.1度,系日本国内最高气温观测记录。此外,东日本地区在今年夏天的平均气温较往年增加1.7度,西日本地区则增加1.1度。

高温酷暑在刷新日本烈度气温记录的同时,也导致不少人中暑死亡。根据东京都监察医务院的统计,仅7月东京就有七十余人中暑死亡。日本全国因中暑而被紧急送往医院的人数更是高达22647人,超过了此前最高的历史记录。

本以为暴雨、高温酷暑结束后,日本下半年不会再出现其他特大自然灾害。但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9月的日本又经历了两场超强台风,一场是9月初的超强台风飞燕,一场是9月底的超强台风潭美。两场台风先后侵袭日本列岛,其中台风飞燕造成日本11人死亡,340人受伤,上万人生活受到影响,而台风潭美则导致日本东京都及周边县市出现断电、公共交通无法运行,一些地区还出现了河水泛滥、住宅受损的情况。

当地时间2018年9月5日,日本大阪,受今年第21号台风“飞燕”影响,日本关西国际机场发生油轮被风吹走撞上机场联络桥事故,数千名旅客滞留机场。中国驻大阪总领馆9月5日凌晨起陆续派出工作组赴机场了解情况并协助转运中国旅客。 中国驻大阪总领馆(通讯员)/中新社/视觉中国

现在再回过头来看2018年的日本,灾害确实让人印象深刻,以雪灾开始,在经历了地震灾害、暴雨灾害、酷暑灾害后,以台风灾害结束。当然了,这一年的日本并非只有自然灾害,事实上,人为灾害也不少。

今年8月,《读卖新闻》报道了有着百年以上历史的东京医科大学以压低女考生成绩的方式来减少录取女生人数的丑闻。通过刻意提高或压低分数的方式,使得在过去近10年里东京医科大学录取的男生比例始终高于女生。此后,日本文部科学省调查了81所大学,发现其中63所大学在过去6年里采取了不利于女考生的做法,有意降低录取女生比例。

这样人为干预、破坏公平的做法在日本社会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尽管东京医科大学的丑闻是在8月被曝光的,但从下半年开始一直有相关大学举行记者会向社会公众道歉,其中不乏日本知名的医科大学,如顺天堂大学、北里大学等。

在教育界以外,日本体育界今年也是丑闻频发。3月,日本知名摔跤选手伊调馨公开举报她的教练涉嫌多次职权骚扰;5月,日本大学美式橄榄球队教练涉嫌教唆队员恶意攻击对手;8月,日本拳击联盟会长被曝光不正当使用政府资助金,并于黑社会成员往来密切;同月,日本男篮选手在雅加达亚运会期间买春;9月,日本体操选手宫川纱江举报教练对其进行“职权骚扰”,并多次殴打、体罚。

虽然教育界和体育界的丑闻不尽相同,但它们却有一个共同点,即均是人为干预造成的,并且泛滥成灾。因此,2018年的日本年度汉字,看似是天“灾”,但也有人“灾”。

最后,日本的年度汉字评选是从1995年(平成8年)的“震”开始,现在则以“灾”结束,不论是开始还是结未都带有些许消沉。如今,再回顾平成时代的23个年度汉字可以发现,多以负面、消极情绪为主,如1995年的“震”(当年发生了阪神大地震、奥姆真理教事件)、1998年的“毒”(当年发生了和歌山毒咖喱事件,致4人死亡,67人中毒)、2004年的“灾”(当年日本经历了台风地震等自然灾害)、2007年的“伪”(当年日本发生多起食品造假事件)。尽管年度汉字并不代表所有日本人的认知,但它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每一年日本社会的总体风貌。通过这些年度汉字,至少表明了日本人的平成时代并不理想,充满了颓废与沮丧。

历年日本年度汉字,2017年日本年度汉字为“北”,理由包括:“北朝鲜”动向、北海道的土豆欠产、7月份九洲北部的暴雨等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陈洋

陈洋

媒体人,日本问题研究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专题 > 日本
日本
作者最近文章
平成时代最后一个年度汉字,日本人选了它
驻台代表对反核食公投“深感遗憾”,日本人自己吃吗?
安倍访华的动力是他?
湄公河和日本有什么关系,这事儿安倍也要管?
日本这就要向美国“投降”了?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