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陈洋:才半年,就开始暗示“安倍之后还是安倍”?

2019-03-11 07:59:06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陈洋】

尽管距离去年9月的自民党总裁选举才过了将近半年的时间,但是现在就已经有声音希望安倍晋三再连任第4个党总裁任期了。

在今年2月中旬的一次自民党高层聚会上,来自二阶俊博派的林干雄突然在席间抛出,“(安倍首相)连任第4个党总裁不是不可能的吧?”当时,安倍晋三、岸田文雄、野田圣子等自民党高层均在席间,但是包括安倍在内的所有人都没有接这个话茬,场面一度凝固了。

虽然林干雄当时说的可能只是一句酒话,但是经过日媒报道后,还是在日本社会中引起了不小的关注。2月28日,安倍晋三在参议院预算委员会上就是否会第4次参选自民党总裁一事接受质询时,也只是轻描淡写地说“自民党的事情应该由自民党充分讨论。”可见,在该问题上,安倍晋三并没有表现出拒绝的姿态。此后,颇受安倍信赖的自民党总务会长加藤胜信又在公开场合称,安倍第4次参选自民党总裁“可以有”,“如果日本国民中有更多希望安倍首相继续干下去的声音,那么自民党有可能会采取回应。”按照目前的态势,预计今后还会有自民党高层出来喊话,要求安倍晋三继续连任。

自1952年自民党成立后,其党总裁的任期并不是一成不变的。最初有“一届两年”“一届三年”,由于日本首相往往来自国会中多数党领袖,所以自民党起初将党总裁任期设定的较短,主要是为了避免集权。进入平成时代,特别是2000年以后,由于日本首相频繁更迭,所以自民党将党总裁任期调整为“两届四年”“两届六年”,旨在维护自民党政权的稳定。然而,即使通过修改党章延长了党总裁的任期,但也没有完全遏制日本首相频繁下台的颓势。

2012年底,安倍晋三再次当选日本首相后,日本迎来了近年罕见的长期政权。也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自民党特意为安倍修改党章,将党总裁任期延长为“三届九年”。不过,上一次自民党内一些溜须拍马者在安倍延长党总裁任期上还比较克制,不那么张扬,最多也就是党内大佬二阶俊博说了一句“安倍之后还是安倍”的话,其他很多事情都是在水面之下低调进行的。

而这一次,自民党内相继有人站出来表态,而且安倍本人在这件事上也没有表现出拒绝,或者说连假装推辞一下都没有。因此,笔者相信,自民党内固然有一些人“发自内心”地希望安倍在2021年9月第3个自民党总裁任期结束后,再干3年,但是也不排除这是安倍自己释放出来的探测气球,旨在观察各方反应。

当前,自民党出现希望安倍晋三再干3年的声音,其实深刻反映出了日本政坛后继无人的窘境。在去年9月的自民党总裁选举中,安倍再次获得连任,其党总裁任期和首相任期均将于2021年下半年结束。因此,至少从去年9月开始,自民党内各派系围绕“后安倍时代”的党总裁和首相人选问题肯定早已进入激烈的博弈阶段。然而,从目前来看,尽管不乏有实力的竞争者,但自民党内还没有出现一个能令党内外充分折服的人物。

前外务大臣、自民党政调会长岸田文雄在政绩和资历上都没有瑕疵。在担任安倍内阁外务大臣期间,岸田文雄成功促成了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访问广岛、安倍晋三首相访问珍珠港以及G7会议在日本成功举行等,因此岸田的个人政绩显赫。同时,岸田目前还是自民党内第三大派系宏池会的领导者,而且安倍晋三也曾表态支持岸田在自己卸任后竞选党总裁和首相。尽管岸田在自民党拥有一定的影响力,并且有过内阁大臣和自民党高层的任职履历,但是他在日本社会中的存在感很低,很多日本人并不知道岸田文雄,这是他最大的劣势。自民党总裁固然是自民党内部的事情,但如果党总裁在日本社会中没有足够高的知名度,那么恐怕也很难成为日本首相。

岸田文雄

与岸田文雄一样,自民党籍国会众议院议员石破茂也有丰富的政绩和个人资历,且在日本社会中有一定的知名度,但是他在自民党内的影响力较为有限。石破茂曾先后担任过防卫大臣、自民党干事长,因此他个人的履历表较为亮眼。同时,石破茂也一直积极参与自民党总裁选举,在2012年9月的自民党总裁选举中,惜败安倍;2018年9月的自民党总裁选举中,依然再次落败。但也正是积极参与自民党总裁选举,使得石破茂在日本社会中的知名度较高,成为自民党内外“反安倍”势力的代表,而且石破茂经常出书、参加政论节目,由此令他在日本国民积累了不小的人气。然而,石破茂的短板也非常明显,那就是他在自民党内的影响力有限,由其领导的水月会只是自民党内一个有些边缘的派系。因此,即使2021年9月石破茂再次参选自民党总裁选举,预计他获胜的可能性也非常小,至于担任日本首相就更是无从谈起了。

石破茂

国会众议院议员、作为前首相小泉纯一郎次子的小泉进次郎在日本社会中颇有人气,在大大小小的选举中,小泉进次郎经常前往不同的选区为本党参选人拉票。在去年9月自民党总裁选举前夕,《产经新闻》曾发表过一个民调,结果显示:26.9%的受访者希望小泉进次郎成为下一任自民党总裁,略高于安倍晋三的25.2%和石破茂的24.1%。在日本社会中拥有不低的人气是小泉进次郎的一大优势,但他的劣势也非常明显,就是过于年轻,缺乏令人折服的个人政绩。要知道,顶着“战后日本最年轻首相”头衔第一次组阁时,安倍晋三已经52岁了(安倍出生于1954年,2006年第一次担任首相),且有过自民党干事长、内阁官房长官的任职履历,而1981年出生的小泉进次郎今年才38岁,还没有党内高层和内阁大臣的任职履历。

小泉进次郎

不论是岸田文雄、石破茂,还是小泉进次郎,其实可以看出自民党内确实人才济济,“后安倍时代”并不缺乏首相候选人,但是真正能够令自民党内外折服的候选人却几乎没有。日本政界出现希望安倍晋三再干3年的声音,恐怕也恰恰在于此,这确实令人感到悲哀。

虽然现在开始预热“安倍连任第4个总裁任期”看起来有点太早了,但是这也反映出了自民党内部,包括安倍晋三本人对于修宪等重要课题的悲观。1952年,自民党成立的目的就是为了修改《日本国宪法》,而修宪也是安倍晋三个人最大的政治夙愿。尽管自民党目前占据国会参众两院多数席位,但在今年夏天的参议院选举中,自民党未必能够稳定,而一旦输掉了参议院选举,那么必将冲击到安倍的修宪议程。

因此,可能正是意识到修宪之难,自民党内才会“安倍连任第4个总裁任期”的声音,意图通过延长安倍的党总裁任期,来加码修宪成功的概率。不过,日本民众反对修宪的态度根深蒂固,这并不是说安倍再多干3年就能改变的。

除了修宪以外,安倍晋三念兹在兹的日俄领土问题与《日俄和平条约》的签署也均需要一定的时间,它们未必能在2021年安倍晋三卸任前完成。要知道,安倍在发展与普京私人关系上已经付出了诸多的努力,眼看距离成功仅有几步之遥了,他肯定不希望最终的“果实”被后来人摘走。

此外,在日朝关系上,安倍还反复表达过希望与金正恩见面的诉求,由于朝鲜半岛问难以在短期内解决,所以安倍恐怕也是希望延长自身的任职时间来实现与金正恩的历史性见面、实现日朝邦交正常化。

因此,即使修宪最后未能实现,但安倍晋三只要在日俄关系或日朝关系上有一定的突破,都能使其留名战后日本史,以此抵消修宪可能带来的“遗憾”。这确实是一个不小的诱惑,而为了这些再“忍辱负重”干3年又有什么的呢?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陈洋

陈洋

媒体人,日本问题研究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专题 > 日本首相
日本首相
作者最近文章
“为了日本,我愿意忍辱负重再干三年”
日本退群,血腥大屠杀又要开始了?
平成时代最后一个年度汉字,日本人选了它
驻台代表对反核食公投“深感遗憾”,日本人自己吃吗?
安倍访华的动力是他?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