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陈洋:日本即将进入令和时代,但历史还有可能重演

2019-04-02 09:21:53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陈洋】

根据《朝日新闻》报道,1日上午,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公布了新的年号“令和”。

从公元645年的“大化”开始,日本的年号一直都是从中国古代典籍中查找使用,而这一次的“令和”则是首次从日本古代典籍中找出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当天中午的记者会上解释称,“令和”来自日本最古老的诗歌集《万叶集》中的“初春令月,气淑风和,梅披镜前之粉,兰薰佩后之香”。

根据日本政府的日程安排,新的年号将于5月1日正式使用,这也意味着长达30年的平成时代即将结束。

日本将从今年5月1日开始启用“令和”为年号。(图/东方IC)

在全世界大多数国家普遍使用西历的背景下,日本可能是唯一还使用年号的国家。诚然,年号一方面是人为地将时间划分开来,给人一种时间上被支配的感觉,但另一方面,年号的命名也代表了人们对于未来的美好向往。在“令和”公布之前,一些民调结果显示,“永和”“安永”“安久”等成为热门候选年号,其实就反映了当下日本人渴求稳定、和平的心理。尽管平成时代的日本是一个没有战争的时代,但政局不稳与经济低迷却成为了这30年最主要的特征,而由此也使得平成时代缺乏一种踏实感。

平成时代始于1989年1月8日,当时的日本正处在竹下登政权时期,而现在即将在安倍晋三政权期内结束。在这30年里,日本先后诞生了17位首相,每名首相的平均任职时间约为1.7年。在此前的昭和时代(1926-1989),日本一共诞生了32位首相,每名首相的平均任职时间约为1.9年。

虽然表面看起来平成时代首相的平均任职时间与昭和时代差不太多,但不应忽视的是,昭和时代的日本先后有4个长期政权,即吉田茂政权(2616天)、池田勇人政权(1575天)、佐藤荣作政权(2789天)、中曾根康弘政权(1806天)。正是基于能够实现长期执政,所以这4个政权为战后日本发展做出了不小的贡献——

吉田政权的“轻武装,经济中心,日美安保”不仅对战后至今的日本外交产生深远影响,而且也为战后日本经济复兴奠定了基础;

以“宽容与忍耐”为口号的池田政权,通过“国民收入倍增计划”使得日本加快步入发达国家行列,并于1968年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作为战后至今任期最长的首相,佐藤荣作在任期内成功收回冲绳主权;

中增根政权时期,日美关系密切,中日关系可以用“蜜月期”来形容。

然而,平成时代能称为长期政权的仅有小泉纯一郎政权(1980天)和现在的安倍晋三政权。前者在日本邮政民营化、养老金改革方面有所贡献,但反复参拜靖国神社却令人印象更加深刻。后者确实是日本近年来少有的长期政权,但安倍晋三的最大兴趣点在于修宪,而非社会民生。

对于任何国家而言,领导人的频繁更换绝非好事。平成时代,日本首相的频繁下台,最直接的结果就是政策无法长期稳定执行,每一届政府在内政外交方面的政策不尽相同,由此必然降低整体的行政效率,进而影响国家的长足发展。

在昭和时代,日本有过经济高速增长期,也有经济低迷期,但经济低迷期普遍不长。当日本进入平成时代后,经济低迷几乎贯穿始终。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统计数据,1989年至2018年,日本GDP的平均增长率为1.26%,其中最高值是1990年的4.89%,最低值则是2009年的-5.42%。

如果与中国对比,那么中日两国的差距非常显著。同样是1989年至2018年,中国GDP的平均增长率为9.23%,其中最高值是1992年的14.20%,最低值是1990年的3.90%。正是因为中国经济规模的不断扩大,与日本差距的不断缩小,所以中国在2010年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日本在昭和时代的1968年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却在平成时代失去了世界第二的位置,这成为了战后日本经济的一大转折点。


此外,日本企业神话在平成时代集体崩塌。

今时今日,很多令人耳熟能详的日本企业大多是在昭和时代成长起来,并成为了国际知名企业,比如丰田、索尼、松下等。而这些成功的日本企业不仅向世界展示了“匠人精神”“创新精神”,也向世界推介了日本企业的管理方式,哈佛大学教授傅高义就曾在他的《日本第一》一书中盛赞日企管理模式。

然而,在平成时代,造假丑闻、篡改数据、质量不达标、创新能力下降等成了日本企业挥之不去的阴霾。从奥林巴斯到神户制钢,从东芝到丰田、日产,你能想到的日本企业几乎都不同程度地陷入丑闻的泥淖。因此可以说,日本企业的竞争力和影响力整体下降,是日本经济在平成时代低迷不振的一大脚注。

随着令和时代的日益临近,作为平成时代天皇的明仁也即将退位,他的长子德仁皇太子将成为新天皇。尽管平成时代属于日本,但明仁天皇依然给世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比如他积极与日本普通民众接触,走遍日本47都道府县、积极前往受灾地区探访灾民、积极进行战争反思等。这些不仅拉近了他与日本民众之间的距离,而且也起到了为日本皇室去魅的作用。可以说,在这方面明仁做得要比其父亲裕仁出色。

明仁天皇偕美智子皇后访问京都 逛公园赏樱花(图/视觉中国)

与此同时,明仁天皇在中国也颇受尊敬。明仁多次会见中国党和国家领导人,为中日关系作出了积极的贡献。特别是199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20周年之际,明仁天皇与皇后访问中国,成为了中日两国交往史上日本天皇首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的中国访问。

此外,明仁天皇自即位以来一直坚持不参拜靖国神社,主张和平,呼吁年轻一代不要忘记战争。在2015年8月15日的日本终战70周年纪念日上,首次使用了“深刻反省战争”的措辞。这与在历史、领土问题上经常大放厥词的日本政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虽然明仁天皇的言行究竟会在多大程度上影响德仁皇太子难以知晓,但至少可以肯定德仁在即位后将会延续其父亲的做法,积极与日本普通民众接触,对过往历史问题进行反省。比如2015年是二战结束70周年,德仁曾表示“以谦卑的态度回顾过去,正确传递战争的悲惨经历,十分重要。”

同时,德仁曾接受文化史、文化人类学、时事问题等方面的教育,并且有过在英国牛津大学留学的经历。因此,从德仁的受教育程度和受教育经历来看,他的知识面非常广博、学贯古今,而且他个人以及作为皇妃的雅子都具有一定的海外经历,这是德仁比其父亲明仁天皇,或者说德仁夫妇比明仁夫妇更进步的地方。这也就意味着,德仁的视野有可能比明仁天皇更加开阔,而今后德仁夫妇在发展皇室外交方面或许将比明仁夫妇走得更远。

明仁天皇与德仁皇太子(图/视觉中国)

最后,历史总是以不同的方式重现。1989年,在日本进入平成时代后不久,当时的竹下登政权就于4月1日成功引入3%的消费税,但没过多久,竹下登便因政治献金丑闻而黯然下台,而再之后,日本经济泡沫破裂,进入“失去的二十年”。今年10月,安倍政权要按照之前的约定,将消费税从8%提升至10%,在日本经济刚有起色的背景下进行增税,必将产生负面影响,只是不知道这一次是否会再令日本经济陷入新的“失去的二十年”。

不论平成时代的日本是好是坏,它都发生了许多事情,它必将会成为日本国民共同的记忆。“令和”确实是一个新的开始,但这并不意味着平成时代出现的问题在进入令和时代后就会消失,它依然需要日本人的智慧加以解决,否则不过是历史的再次重演而已。

令和时代是否会比平成时代更加精彩呢?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陈洋

陈洋

媒体人,日本问题研究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泠
专题 > 日本
日本
作者最近文章
日本即将进入令和时代,但历史还有可能重演
“为了日本,我愿意忍辱负重再干三年”
日本退群,血腥大屠杀又要开始了?
平成时代最后一个年度汉字,日本人选了它
驻台代表对反核食公投“深感遗憾”,日本人自己吃吗?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