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滨哥哥:AI时代,为何台湾核心竞争力只剩下人情味

2017-06-12 08:03:41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滨哥哥】

近日,沉寂已久的创新工场创办人暨执行长、创新工场人工智能工程院院长李开复,在台湾大学的毕业典礼上,发表了一场以“金字塔‧魔法棒‧爱心─进击的AI时代”为题的演说。在演说中,李开复描绘了一幅盛大的人工智能未来图景,最后落脚于台湾的核心竞争力是人情味。

李院长的本意当然是想说明台湾在AI领域的广阔前景,然而笔者却从中感受到了李院长心中深深的悲哀。但凡台湾在人工智能领域能有所竞争力,但凡台湾还有值得夸耀的成就,那么对台湾顶尖学府的学子的勉励,就不会落到虚幻的所谓人情味上面去。这背后的真正意涵,恐怕是台湾在其他可被量化的指标上都明显落后,才需要用“爱”为自己打气。

李开复在台大演讲

错失

说起辉煌,台湾也曾有过。20世纪60年代,台湾在短短10年内实现经济腾飞,跻身“亚洲四小龙”之列,幕后功臣是其强悍的硬件创新实力,硬件、芯片和代工是当初代表高新技术的三个关键词,涌现出HTC、富士康、宏碁、华硕、台积电等一大批明星企业。台湾利用西方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转移劳动密集型产业的机会,吸引大量外资和技术,快速发展成为发达地区。

宏碁创始人施振荣曾表示,台湾教育发达,硬件研发能力很强,加上又是贸易港口地区,做硬件很容易实现国际化。不难看出,台湾制造业拥有抢占国际市场的先天优势,不仅有利于企业做大做强,也成为经济腾飞的中坚力量。

制造业所造成的成功,让台湾迈入了亚洲四小龙时代。而这个成功也影响着企业家和创投机构的行为习惯和思维方式,他们更热衷于复制成功的模式。而对于以卖商业模式和用户体验的互联网公司则大多不感兴趣,从而浪费了台湾在硬件时代所创造出来的有利基础条件:台湾享有最好的硬件和4G网络。然而,没能发展出本土强有力的互联网服务,最受台湾年轻人追捧的前20大App,没有一个本土应用。笔者在之前的文章就说过,台湾网友通过在Google play和Apple store上下载的游戏,九成以上都是陆资的游戏,营业的收入(约480亿新台币)通过以上两个国际平台流入大陆,台湾完全无法收到钱,大陆厂商更不用缴税。难怪有人感慨“台湾人在手机上被殖民了”。

而与此同时,大陆创业者拿着商业计划书说服投资人拿到一笔启动资金,然后迅速招人、做出产品,并根据市场反馈改变策略,钱烧完之前再融下一笔资金。这一点从之前的各大博客网站到BAT三巨头,各大视频网站催生的互联网经济,再到现在的ofo、摩拜、小蓝车等层出不穷的共享经济可窥见一斑。

这在台湾几乎无法想象,折射出台湾创业风险投资普及程度不高,与制造业大佬没有形成天使投资的风气密切相关,而且即便其投资,也更青睐获利较快的企业级产品,而不看好大众级产品,资本不待见互联网行业为创业者发展蒙上一层阴影。

比如,在前不久,台湾政论节目上热议的“对岸在讲大数据,我们在讲卤肉饭”。

在贵州召开的国际大数据博览会与机器智慧高峰对谈会,台湾知名人力银行资深副总洪雪珍有名在做两岸交流的同学,积极拜访台湾相关工会和企业,邀请他们到大陆参加上述活动,但通通被拒绝,甚至还遭讪笑表示,贵州除茅台酒外就没其他产业,干嘛要去?

结果洪雪珍的同学在现场发现门庭若市,有媒体报道与会人数多达5万人,包括鸿海董事长郭台铭也到了,主办单位更透露,从三个月前就不敢接电话,因为有太多人想去听阿里巴巴集团主席马云、腾讯执行长马化腾的演讲,希望能搭上大数据及人工智能的列车。

而台湾的“经济部”却在大搞“台湾卤肉饭”节,那不是应该“交通部观光局”做的吗?更何况除了长期在大陆耕耘的郭台铭等人去,其他台湾商人却只在乎熟悉的一亩三分地。

李开复曾经在《今周刊》的采访中说过台湾为何已经错失整个AI时代:台湾错失了软体、互联网、搜寻引擎、社交网路四波重大变革,台湾的银行思想非常古老,法律非常落后!没有技术、资金、应用情境、实验场域,以及能识别并帮助创业的VC(创投),更没有大数据及市场可推动AI发展!

台湾在PC时代虽拥有硬件优势,但仍然以硬件思维作为导向,导致错失了软件革命、网络革命和移动革命期间大量机会。虽然这个地区的智能手机普及率早在2014年就超过了70%,但不管是在PC端还是移动端,台湾地区几乎没有诞生有影响力的本地公司,在着重软硬整合的AI时代,已明显落后中国大陆与美国。

离开与机会

那么,当台湾不具备AI时代的土壤的时候,李开复为何谈了AI时代呢?从文中我们可以看到,李开复鼓励台湾顶尖学府的年轻人不要只顾着眼前高薪的半导体行业,要勇于去追求创新。

(李开复原文)每个理工科系毕业的学生,你们的机会在于创新和发明前所未有的技术。这不只是为了避免被AI取代,也是作为顶尖学府毕业生的责任和机遇。

其实,他的话说了一半,李开复在之前就对台湾媒体说过:“数学好的理工科顶尖学子,快点把AI课程学好,努力进七大黑洞公司工作,就能知道这些全球顶尖企业在做什么,并参与其中。”这里的七大指的是谷歌、Facebook、Amazon、微软以及百度、阿里和腾讯。而黑洞,是因为这些公司掌握着巨量的数据,却不会共享出来,那是人工智能的基础。

这些公司都不在台湾,而台湾也没能诞生出能够培育出能产生巨量数据的网络公司,因此李开复就这样说过:“台湾没有软实力,我不认为台湾有任何AI创业机会!如果年轻人对AI有兴趣,想创业,还是往大市场发展吧!像是中国大陆、美国。”

而对比李开复在母校哥伦比亚大学的演讲,我们可以看到,人工智能时代,李开复并不看好台湾的环境。他在哥大的演讲中,一样都在描绘AI的盛大图景,一样在鼓励顶尖学府的学子去拥抱人工智能。然而,不一样的是,在台大,李开复是让顶尖的学子离开台湾,去大陆也好美国也好,去那些能发挥才能的地方;又或者去做那些AI尚不足以威胁到的工作,去做服务业吧。而在哥大,他却是用雄心跟学弟妹们发出希冀:肩负起工程师的使命。

(李开复原文)众所周知,数百上千年以来,医生们遵循着希波克拉底誓词,承担着救死扶伤的神圣使命。在人工智能时代,我认为工程师的使命同样神圣,甚至更加沉重。

为什么这样说?因为在人工智能时代,作为毕业于顶级学府的顶尖工程师,你们拥有巨大的权力。请不要忘记世界上最伟大的哲学家——蜘蛛人的那句名言:“权力越大,责任越重”。

不要选择一份对你毫无挑战性的工作,无论在哪个领域,都勇于冒险、勤于学习,只有这样,你才能成为最独特和最有价值的人类成员。要坚持创新和创造——人工智能的优势在于优化,而非从零创新。

各位的最后一项使命是作为工程师,用你们的选择让这个世界更加美好:选择拯救生命,而非残害生命;选择激励他人,而非打压别人;选择在富有同情心、不贪婪的机构工作;选择心怀世界和平而非妄图主宰世界的雇主。

对比,十分明显。想必他也知道,AI时代终究不属于台湾,因此,他对台大学子讲到了人情味。

回到浓浓的人情味。这句话其实就像是看不见的风,一直在吹,可终究也无法摸清究竟是什么?我问过台湾的朋友,浓浓的人情味究竟是什么?比其他地方好在哪里?其实他们也不知道。

李开复盛赞了台湾的人情味,因为他受到了良好的服务,他认为,台湾在错过了互联网时代、AI时代后,剩下的服务业是台湾可以发展的产业,而人情味是其中的竞争力。

然而,恐怕这也只是一次恭维的讲话而已。

格局变迁

台湾“行业标准”规定的“服务业”共计13类,包括批发零售业、运输仓储业、住宿餐饮业、资通讯传播业、金融保险业、不动产业、技术服务业、支援服务业、“公共行政与国防”、教育服务业、医疗保健及社会工作服务业、艺术及休闲服务业、其他服务业等。

台湾服务业总共约93.5万家,大型服务业不到3000家,其他都是中小企业。美国与日本平均每家企业有15人与8.6人,台湾只有4.2人。

服务业没有达到一定规模,产生资源上的余裕,根本不可能有技术进步的空间。比如资料分析和品牌行销,只有7-11这种企业能做,路边杂货店是要怎么投资?台湾当局前领导人马英九就说过,台湾制造业虽然发达,但服务业的竞争力远不如亚洲四小龙中的韩国、香港及新加坡。理由之一是台湾以批发、零售、餐饮等传统服务业为主,在通讯、金融、商业服务等现代服务业的占比比其他三小龙都低。更要命的是,由于现代服务业的占比偏低,服务业对研发创新的投入随之偏少。

台湾商业总会前理事长张平沼表示,过去台湾的服务业大多数是中小企业,十之八九立足岛内发展。跟制造业全球走透透(意为到处走)的能耐不同,没有形成走出去的路径和风潮。而台湾内需市场规模小,业者在企业发展到一定规模时,容易产生发展瓶颈与扩张惰性,品牌意识和成就比第二产业差得多。

因此,为了提振台湾服务业的发展,由服务本岛到输出外地,台湾与大陆签署了《海峡两岸服务贸易协议》,对,就是读者们熟悉的:服贸。在经济全球化的时代,区域经济整合是个不可违逆的浪潮。而通过两岸服贸协议,两岸的市场能进一步整合,而台湾的服务贸易经济也将做大做强。可以说,凭着台湾更早在服务业上的耕耘与优势,通过大陆市场将服务业做成品牌,是一件十分有利的事情。

而事情的发展,大家也就知道了,在马英九政府强行通过的那一年,全台爆发了声势浩大,讨论两岸问题始终无法忽略的——太阳花学运。

反服贸的太阳花诞生于台湾经济面临着困境,急需进行产业升级的时候。而学运的推波助澜则是“台独”对两岸经济融合的恐惧,同时阻止国民党在发展经济上有所作为,本质是“反中”的。而这场运动中的主力表面则是一群不知服贸为何物,听了一堆自带立场的“服贸懒人包”同时又不懂经济的学生。

在同时与韩国洽谈的协议中,原本打算作为福利先让台湾通过后再开放给韩国等其他国家,然而台湾彻底打翻了这个饭碗,于是大陆先给了韩国。结果是韩国2016年国民财富列世界15名。这个可以解决台湾上百万人就业,提升台湾制造业水平,蕴育几十万白领青年的规划完蛋了,换来的是低迷的薪水与长工时,“一例一休”的争议。

而在李开复的演讲里,服务业变成了人与人直接的服务行业,变成了最低端的那种服务行业。假如服务业永远是中小企业带头,就会像路边卖的珍珠奶茶那样,只懂得进行低利商业模式。

(李开复原文)当未来人有了更多的时间,人们会希望能有更贴心又有人情味的服务,和真正用心做出来的产品与服务。比如说,餐饮业的从业者会把餐厅的经营收拾工作交给机器人去处理,把时间用来研发更具特色的美食,店主人也更有空能跟上门的客人聊天交朋友。


台湾街边奶茶店

这不就是被人吐槽已久的小确幸生活么?创业,就是开个奶茶店,咖啡店。当大陆的年轻人想着创业,站上投资的风口去闯一番事业。李开复鼓励哥大的学子去肩负起人类工程师的使命,却让台大的学子去做服务业的一员,只因如同风一般的人情味?那个爱拼才会赢的时代仿佛已经过去了,回望时代,已然不是从前。

这不禁让人感到了格局的变迁是如此之大。

只能客气捧场

台湾已经失去了AI希望,因而李开复只能委婉捧场。

但凡在AI时代,台湾还能有所作为,无法量化的人情味不会成为所谓的核心竞争力。

如果有人某天说中国的核心竞争力是中国人的人情味,说美国的核心竞争力是美国的香甜空气,说英国的核心竞争力是英国人绅士,恐怕听者也不会开心?地域优势、经济体量、产业结构、投资环境、发展潜力、发展前景,这才是该成为竞争力的元素,而不是不可量化的人情味。

我不禁想起了初入职场的时候,每个员工年底需要上台在boss面前用PPT展示这一年来的工作,然后boss对每个人的工作进行点评。那一次,boss对一个讲了一堆空洞且毫无干货的同事点评道:你的PPT很有特点,巴拉巴拉。一直在夸奖他的PPT。那个时候我不懂,为什么一个没做多少东西的同事还能得到夸奖,况且那个PPT是如此空洞而简陋。

后来,一个年长的同事告诉我点人生的经验:boss照例是要鼓励每一个职员的(李去演讲,总得说些鼓励),但是在找不到可以表扬的点时(AI时代没有竞争力),就只能用比较虚的词汇来夸奖对方了。毕竟,尽管简陋,但是一个“有特点”(人情味)就已经是难得找到的夸奖词了。

AI时代就这么猝不及防地到来了,在李开复的演讲里,台湾什么都没有,只剩下浓浓的人情味与用爱发电般的心灵鸡汤。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滨哥哥

滨哥哥

一个写文章的程序猿,政治观察者,知乎ID:不爱鸡汤的滨哥哥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专题 > 台湾
台湾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