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滨哥哥:民进党“用爱节电”,这才“中二”呢

2017-08-08 07:57:10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滨哥哥】

最近的台湾人民还真有点生活在“水深火热”的意味。事情得从8月初的台风“纳沙”说起,因为“纳沙”吹倒了花莲和平电厂电塔,全岛电网立马减少了132万瓦的电,约4%的备转容量率,与已经盖好却被封停的核四厂1号机差不多。

这种情况下,台电的电力灯立马变成了红灯,距离发生限电的黑灯只有一步之遥。一个电塔的倒塌立刻现出了台湾能源紧张的真相。然而供电紧张在岛内绝非一日之寒,限电危机究竟是天灾还是人祸,值得仔细思量。

紧张的电力

台湾的电力危机并不是现在才有,在1990年至1999年之间,台湾共发生过46次限电,备转容量率多数不到10%,而新千年之后,发生过一次限电。当年缺电是企业与民众的恶梦,分区轮流限电影响企业生产、对民众生活也造成极大不便,各方压力下,迫使台湾加速推动民营电厂(IPP)释照,第一家IPP、台塑集团的麦寮汽电在1999年开始商转,之后陆续有八家IPP加入,让台湾供电重新回到稳定期。

然而,在电厂逐渐老化与核电逐渐封存的现在,台湾的供电环境正急速恶化,从2016年开始供电备用容量率跌到10%下,不但远低于当局设定的15%之标准,更低于台电设定的10%的缺电警戒线。不过数年光景,台湾从“拥电大户”快速沦落为“缺电苦主”,这不能归咎于外部环境所造成,而是台湾自己因内部争议不下而敲响了缺电警钟。

2017年8月7日下午2时,台湾即时用电量

核四发电厂就是台湾内部能源问题的真实写照。从陈水扁上任就勒令停建,而后又复建,不断轮回。核四停停建建,即使核四一号机已经实质完工,但马英九还是在反核示威及林义雄绝食压力下宣布“封存”核四,把核四的命运丢给下一任去决定。讽刺的是,核四正式封存第一天,台湾供电就恶化到十年最糟的地步,与限电仅剩一线之隔。能源政策反复,执行时又瞻前顾后,是台湾自陷缺电泥沼的首要原因。

依据台电官网资料指出,统计近5年备转容量率在6%以下的天数,2013年为1天、2014年为9天、2015年为33天、2016年为80天,其中备转容量低于90万瓦的天数就有3天。透过资料可看出,去年“供电警戒”橘灯就多达80天,且“限电警戒”红灯也累积有3天,两者均为5年之冠。

神奇的解决方案

那么,在台湾面临着能源危机的时候,台湾政府又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的呢?

也许是为了“以身作则”,电力危机下,台湾“经济部”紧急召开记者会,要求全台湾公务机关在下午一点到三点关闭冷气。

这能节省多少电?我们来随手算给大家看好了,假设一台冷气2千瓦,假设公务机关有20个部门,每个部门有100台冷气,这样就是4百万瓦的功率。但台湾的尖峰用电需求约36,000百万瓦,所以顶多省下0.01%的电力。不仅是杯水车薪,而且还是影响效率,尽管好像也没啥效率。

2015年曾有媒体采访马英九,电力不够怎么办,马英九回答:“不管天气多热,办公室永远不开冷气,最多只开电风扇”,被批评作秀。而如今,绿色执政了,电力不够怎么办呢?公务员不开空调吧,而且还是在一天当中最热的下午一点至三点。

于是乎,官员们开始了作秀。比如公共事务室主任张文兰,就在记者的面前关掉了冷气。让记者帮她拍了张照片放上新闻,只不过她身上穿着那件外套,好像没什么说服力。

又比如民进党的“立委”陈婷妃,自制“手动电风扇”,让所有来到办公室的好朋友,随时拿了就扇,美其名曰:共体时艰。只是这大夏天的,不开空调的情况下还能穿着外套,不流汗不弄花妆容,怡然自得的样子确实也是厉害得很。

蔡英文穿长袖看球赛,被网友嘲:冷气太冷了吧?

结果,公务员节电措施实行的第二天统计了下用电量发现:根据台电官网资讯,8月1日用电尖峰出现在下午一时五十分的三二九九点七万瓦,比前一天同一时间的三〇一六点六万瓦还是增加近三百万瓦。

当然啦,公务员办公关那两小时的点显然杯水车薪,那么还能往哪方面节电呢?嗯,大家没法用爱发电的话,那么就用爱节电就好啦!


台湾的“行政院会”在5月份的时候,为了面对暑期用电高峰的挑战,通过了号称“夏月节电大作战”的计划,6月到9月夏季用电高峰期将推出“酷凉分享”活动,“经济部能源局副局长”李君礼指出,在夏日里一个家庭若在家里开3、4台冷气,不如到大卖场吹冷气,因此民众只要到2万家合作便利店或百货商场吹冷气打卡,就可以参加抽奖,奖项包括脚踏车等。嗯,脚踏车……

而且“行政院”又规定了卖场的空调恒定温度不能超过26度,超过的话要罚款。恐怕在这种情况下,就算你人到了卖场,人一多起来,根本不凉快,还不如去宜家等家具店,毕竟有空调外,还有床。“行政院长”林全还说“有些工作不一定要在家里做,也可以到卖场做”,引发民众质疑和嘲笑。去年此时,“政务委员”张景森还曾建议百货公司应当“午休”以节省电力。

台湾当局的这些措施,也引发了岛内的口水战,先是网民铺天盖地地酸政府“人家看天气工作,我们是看温度上班。”又有新北市长朱立伦称“关掉电源不是最好方法”,结果却被“总统府”发言人黄重谚呛到“朱立伦不过就是中二”。

阿Q说:柔性限电不叫缺电

然而,如果我们打开台湾因应缺电时执行的办法来看的,台湾官员的办法显得十分无厘头。

根据台湾2006年修订的《电源不足时期限制用电办法》,在电力不足的情况下,停的是工业用电。

电能供应事业发生电源不足,经依约执行用户临时性减少用电措施及其他紧急因应措施后,电源仍显不足时,为确保供电系统安全,得实施限制用户用电(以下简称限电)。限电时,按缺电量依下列顺序及标准累进实施:

一、契约容量五千瓦以上工业用户,限电百分之五。

二、契约容量一千瓦以上未超过五千瓦之工业用户,限电百分之五。

三、契约容量一千瓦以上之工业用户,增加限电百分之五。

四、契约容量五千瓦以上之工业用户,增加限电百分之五。

五、契约容量一千瓦以上未超过五千瓦之工业用户,增加限电百分之五。

六、契约容量未超过一千瓦之工业用户及一般用户,实施分区轮流停电,每轮次各五十分钟。

在和平电厂输电塔被吹断后,又发生台中火力发电厂1号机锅炉破管,一口气缺少206万瓦供电。这个时候启用《电源不足时期限制用电办法》的话,台电可告知工业用户配合电力尖峰期间,减少用电5-15%,以最高限电15%为例,就能减少近190万瓦电力,弥补和平电厂倒掉的130万瓦都够用。

其实,台湾陷入“柔性限电”早就是现实发生的事情。因为自2013年出现第一颗警戒橘灯后,同年3月14日“经济部能源局”公告11类场所,冷气温度不得低于26度,2014年扩大至20类场所,包括百货公司、观光旅馆、量贩店、超市超商等20类业者室内温度都不得低于26度,“柔性限电”的店家也从2.2万家暴增至22.4万家。

与此同时,在电价一点都不能涨的情况下,台电就想到了向用电户“买电”的高招——需量竞价。

“需量竞价”是台电前年推出的负载端管理机制,工业大户下午六时前向台电报价,经台电同意后得标,用户隔天依报价降低用电量,台电支付费用,每度电报价最高十元。换句话就是说:我发电厂发的电不够用,你们再多用下去要拉闸限电了,为了不拉闸限电,那么电厂花钱买你少用的电。你少用10度电,我就给你10X10=100元新台币。

台电表示,前两年“需量竞价”仅在五月至十二月实施,今年改为全年实施,另新增当天两小时前报价,当天配合减少用电,报价上限提高为十二元;此次修正金额预料将比十二元更高。而报价上限突破十元,意即赔本也要降低用电,更显供电紧迫。

花钱买你少用电,其实还是在限电的范畴内。也就是说,在全台湾电力紧张的情况下,为了保证不出现限电的局面,所以让公务员关空调,让卖场调高温度,让民众去卖场纳凉,然后再用纳税人的钱买财团发出来的电,让民众少用,以保证给民众的承诺:“台湾不会限电”。

嗯,这很逻辑自洽。

裹足不前的能源政策:环保VS能源

美国商会在今年的台湾白皮书中提醒:若不能确保水电供应无虞,台湾经济将停滞不前;半导体制造业、高科技产业是台湾经济的骨干,只要电力中断或电压不稳,都会造成设备受损、生产停顿的巨额损失。台积电董事长张忠谋也说:“台积电一分钟都不能缺电”。供电已是岌岌可危,当局却是治标不治本,拿不出可执行的中长期能源方案。而台电也只能挖东墙补西墙,连核电厂备用的气涡轮发电机都要加入供电。然而,寅吃卯粮,绝非长久之计。


蔡英文的能源政策要在2025年达成非核家园,亦即现有运转中的三座核电厂届龄除役,核四永久封存不启用。非核家园政策的最大配套是提升绿能发电比重,由现在的4%逐步提升至20%。但与此同时,台湾地区的能源消费结构实现转型后,燃煤电厂将占30%,天然气发电将占50%。

由核能逐步向绿能转型,从德国与日本的经验来看,其降低核能发电比重的模式有一共通点,都是一边增加火力发电比重取代核电,同时等待绿能发电提升,前者增加燃煤发电,后者则是大幅提升天然气发电。

回过头来看台湾,台湾民众的心态则颇为复杂,即使嘴上喊着“废核”,内心对“废核”后缺电带来的不便以及电价上涨还是难以接受。在今年6月岛内智库所做的民调中,愿意为“废核”承担更高电价的只有四成。

全世界为了全球共同对抗地球暖化而推出巴黎协定来共同减少碳排放。然而,事实上,台湾的人均排放量却达到了全球第20名,年总排碳量高达2.5亿公吨、人均年排碳量10.8公吨,较全球平均每人4.52吨高出一倍,比大陆每人年均6.6吨、日本9.7吨还高。

近两年民进党执政县市,包括云林、台中、彰化等地,均反对燃煤发电,烧煤的台化彰化汽电共生厂已经因此停工,民进党“立委”更质询经长,询问明年即将面临执照展延的六轻燃煤发电厂能否停止运转。台化彰化厂供电仅占全台湾的0.5%,影响尚小,但六轻发电厂的发电占全台的11%,影响重大,连“经济部长”李世光都说:麦寮汽电执照展延“一定要成功”。

李世光冒着得罪环团的风险,也要让麦寮汽电执照展延,代表台湾执政者已认清供电不足的事实。

中油在桃园市观塘工业区预备兴建第三座天然气接受站,为确认多年未动工后的环境差异,环保署今进行审查,长期关注邻近大潭藻礁的环保团体也在会议前赶赴环署进行抗议;对此,环保团体纷纷批评该项开发严重破坏当地珍贵的藻礁资源,大潭里有2.5公里的藻礁海岸,是世界自然遗产价值的藻礁地景。

不过对于环团的指控,中油也发声明表示,第三座天然气接收站攸关台湾家电力稳定供应及整体经济发展,台湾无法承担产业缺电所带来的经济冲击,非核家园与降低PM 2.5的目标,端赖第三座天然气接收站的如期如质完工,因此,第三接收站之兴建有其急迫且必要性,桃园观塘工业区(港)是唯一场址,没有其他替代方案。

这些全是化石燃料的高碳排放,而传说中的太阳能发电、潮汐发电、风力发电这种依赖于天气,在台湾这种时不时就面临地震与台风的小岛上,简直是杯水车薪。要知道,电力是无法储存的,当天气极端的时候,这些绿能根本无法发电,不像核能,化石燃料等可以日夜稳定发电。而讽刺的是,发生过福岛核灾的日本,切尔诺贝利核电事故的乌克兰,三里岛核电事故的美国都依然使用着核电。而台湾却谈核色变,一定要将核能完全封存,却不能涨电价,以至于变相限电,引发企业出走。

只顾眼前的选票,却不管明日的苦果,让台湾逐渐进入供电危机。电厂正要进入汰旧换新高峰,台塑、和平、协和等旧电厂故障频率升高,岁修时间拉长,林口一号机等新机组,又因为施工瓶颈无法如期上线发电,眼看台湾未来数年都要面临供电青黄不接的窘境。

台湾地区当前所面临的这些困境,显然狠狠打了“用爱发电”一巴掌。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滨哥哥

滨哥哥

一个写文章的程序猿,政治观察者,知乎ID:不爱鸡汤的滨哥哥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专题 > 台湾
台湾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