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滨哥哥:搜捕新党青年,一切发生的都很巧妙

2017-12-22 07:49:40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滨哥哥】

12月19日清晨,一个脸书的直播,划破了整个网络世界的宁静。

透过新党青年王炳忠的直播,我们看到他被台湾检方大规模搜查住处,这激起了整个台湾社会对于“白色恐怖”的记忆,这个记忆是恐怖而冰凉的。

在这个过程中,新党四位年轻的骨干成员陆续被带走,而媒体也不断地报道各种独家消息,包括简体字账本,“共谍案”和总共1100元的“大批”人民币,似乎都在有意无意地将新党青年与“通共”的罪名联系起来,而检查过程中的纰漏问题更是让民众疑惑是否存在政治迫害。

台湾新闻网站的社会前十大热点中,有八条是新党青年被带走

三票齐发,势必带走

这件事情中,最让人生疑的地方莫过于对新党人士的逮捕存在法律性问题。王炳忠在凌晨六点半的时候就收到了台北地检署和“调查局”的两张传票,约谈的时间均为八点半,却分属两个不一样的地区。试问如何让一个人同时被带去两个地方接受调查呢?不仅如此,为了带走王炳忠,还特意带上了一张“证人拘票”以方便将王带走拘留,然而,从法律程序上说,“拘票”的申请,必须合乎以下三个规定才能得以申请:

1.经合法通知,无正当理由不到场者,得报请检察官核发拘票。

2. 被告经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不到场者,得拘提之。

3. (不得讯问时间)指午后十一时至翌日午前八时。

检方在上门的时候就事先拿到了“证人拘票”,并且比传票的时间还提前两小时就上门进行搜查。除了准备了“证人拘票”之外,检方还同时准备了“证人传票”和“违反国安法搜索票”,三票一起发出,让新党青年们刚看到“传票”,还没来得及“拒绝传唤”就被检方以“拒传”而“被拘”。王炳忠的律师陈丽玲也指出,地检署、“调查局”以“证人身份”传唤王炳忠,使律师不可以在场之外,竟然连“拘提票”都已经准备好了,质疑预先预设立场,认为王炳忠会拒绝到场,“很明显就是要堵死他,今天一定要把他带走。”

然而,台湾检方至今为止也未曾就此行为做出任何解释,让民众不得不怀疑台湾已经倒退回了当年的戒严时代。

而且此次事件与前不久前台湾地区领导人马英九被带走审讯的“三中案”,也存在异曲同工之处。同样的被带走,经历十五个小时的审讯,最后才被请回。而更重要的是,两个案件,检方依旧不作出任何回应,不对外说明案情,不拿出证据,只通过媒体不断地释放出“独家猛料”,“泄露”案情出来,似乎媒体成为了检方的传声筒。

王炳忠被检方带走

新党能有什么“国安”机密可以泄露?

面对四位新党青年被带走,新党主席郁慕明不得不发出这个反问:“他有什么能力违反国家安全法?”而这也是广大民众想要知道的问题。

在台湾,新党是个十分小的党派,1993年因为反对时任国民党主席李登辉,退出中国国民党自立。他们因为理念不合而从国民党分裂出来,至今为止人数也不过一千人。如果不是因为此次被以涉嫌违反“国安法”带走,恐怕大多数台湾民众都快忽略了他们的存在。

然而,新党青年能接触什么“国家安全机密”呢?新党既没有成员担任“立委”,也没有人在军方担任任何职务,至今也不过是一个在野的小党。

台湾的“国家安全法”内容总共十个条文。其中涉及相关犯罪行为的也就只有一条:“人民不得为外国或大陆地区行政、军事、党务或其他公务机构或其设立、指定机构或委託之民间团体刺探、搜集、交付或传递关于公务上应秘密之文书、图画、消息或物品,或发展组织。”

很明显,新党四杰既不是政府人员也不是军方人员,根本无法泄露任何的“政府公文”。同时新党除了参访大陆外,也不曾担任过大陆地区任何职务。而谈及“发展民间团体”这一行为,新党本身就是台湾的合法政党,依据法律本来就在发展自己的青年军,这跟台湾内部任何一个政党都一样的行为,显然不能作为“罪行”之一。

因此,以“涉嫌违反‘国家安全法’”而带走新党四杰,显然是一件说不过去的事情。

媒体更是以“整肃异己?蔡政府大举逮捕主张统一的新党年轻干部”的标题来报道此事

怀璧其罪,新党的两岸之行

几位青年被捕前,12月9日至16日,新党主席郁慕明应邀率新党大陆访问团一行,先后参访北京、南京、上海等地,成为了十九大之后第一个参访大陆的台湾代表团。不仅跟大陆国台办座谈,也与北京、上海、南京和江苏等地方领导会面,行程全部公开,座谈参访也开放媒体采访。

而本次的大陆之行也被新党称之为“创新之旅”,在推进了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政治基础至上,更是建立了共新两党(笔者注:该名词出现在央视新闻)联系沟通新机制,并计划在大陆设立“办事处”服务在陆台胞。而“办事处”的设立,很显然是突破了国民党和民进党与大陆的关系。

由于台湾当局一直不肯承认“九二共识”,两岸的沟通机制也早已停顿,台湾陆委会也形同虚设。在涉及到两岸民众权益的事项时,就需要有一个能够沟通两岸,服务两岸人民的服务机构。在这方面上,民进党显然没有合作的机会。而国民党方面,新北市长朱立伦也曾表示过“为协助台湾人民及新北市民在中国大陆就业求学等需求,市政府会针对议员建议尽快研拟在对岸设置联络中心、服务中心或办公室。”同时台北市长柯文哲凭借着两岸的“双城论坛”所累积的威望,也意欲在大陆建立办事处服务台商,然而却遭到了陆委会的反对,最后事情也不了了之。

与之对比的是新党不仅公布了要在大陆建立办事处,同时也取得了大陆方面的支持,达成了共识。不仅如此,新党主席郁慕明还在脸书上公布了此次的成果,并清晰地表达了新党建立的办事处将只为“寄希望于大陆”的台湾民众服务。这些民众必须符合新党的三个条件:

1. 是“同志”,与我们志同道合,理念一致,共同追求和平统一,民族复兴。

2. 是“同道”,与我们道路相同,反对“台独”,认同两岸和平发展,共创未来。

3. 是“同胞”,认同自己是中华儿女,两岸一家亲,共同传承中华文化。

同时,新党也将协助在台湾的大陆学生,配偶处理在台湾遇到的困难。

可以说,新党不仅是打开了两岸民间的一个新局面,同时也为“反独促统”在实际贡献自己的力量。而一旦大陆办事处建立起来,在服务台商的同时,新党也能为自己的发展与壮大提供锻炼的机会与获得成长的养分。

而这,无疑对于台湾当局而言是一次严重的打脸。

新党主席郁慕明也表示,他们16日晚间才从大陆返回台湾,19日凌晨就立马将他们带走并对新党青年进行搜查,质疑政府试图借搜索名义,翻找王的电脑,了解新党近期活动。

民众担忧的新威权统治

新党四杰被带走一事,引发了台湾社会对于“白色恐怖”的集体回忆。台湾新闻媒体上都在讨论这件事,只因为那个曾经令无数台湾人胆战心惊的“国安法”再度出现。

台湾的戒严时代,是国民党威权统治台湾的黑暗年代,那个年代的国民党动辄以“有关国家安全”为名带走,制造许多的“思想犯”“未遂犯”,并带来无数的错假冤案。至今仍然是台湾人民挥之不去的梦魇。

就在今年年初,随着所谓的“共谍案”,台湾“调查局”就适时提出“保防法草案”出来,要求个政府机关和核电厂,高科技产业和影响“国家”安全利益相关产业,必须设立保防室或保防员。关键就在于,只要是保防员发现可疑对象,在取得机关首长的统一后,即可调阅相关的任何文件和资料。其中还特意指定“防泄密条款”,反是泄露保防员身份和资料的,可判处七年徒刑。

当时这部草案的出台就吓坏了整个台湾法律界人士,一面倒质疑必要性,更怀疑草案赋予保防工作人员的裁量权过大,台湾恐重回警总时代、白色恐怖再临,在一片反对的声浪中被退回。

而此次王炳忠被以“涉嫌违反‘国安法’”带走,同样是以涉嫌与之前发生的“共谍案”有关,要求其必须“协助调查”。在被带走之后也随着媒体不断爆料出所谓的“简体字账本”,1100元的“大批”人民币,“涉及共谍案”等风声出来,似乎在将新党青年与所谓的“国安问题”联系在一起。而当天下午,台湾的“国会助理”就适时的发表文章表示:“《国安法》修正 刻不容缓”。在15日刚通过的《组织犯罪防制条例》的情况下,要继续修改“国安法”将刑罚的刑期加重,增强“惩戒效力”。

这一切,发展得很巧妙。

面对着当年戒严时代的“国安法”再度复辟的趋势,当年在戒严时代备受迫害的政治受难者及其家属们在12月20日发表了一篇声明《只要解严,不要安保法》,强烈谴责民进党当局不能右手打着“转型正义”的旗号,左手挥着砍人头的“国安法”,嘴里高声呼喊“人权”。

戒严时代的“国安法”制造了大量的冤假错案,造成了台湾的白色恐怖。尽管经过两次的政党轮替,四次条文修改,仍然是悬在人民头上的“血滴子”,等待着独裁者的召唤。

而当年,正是刚成立了半年的民进党,动员群众们上街头,高喊着“只要解严,不要‘国安法’”,反对威权时代的国民党制定“国安法”。三十年过去了,当年的那个屠龙少年却变成了那条龙。

30年前,才成立半年的民进党,动员群众上街头反对制定“国安法”

历史是个轮回,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前几天才立法通过的“促进转型正义条例”在最具戒严时代象征的“国安法”面前,显得如此讽刺。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滨哥哥

滨哥哥

一个写文章的程序猿,政治观察者,知乎ID:不爱鸡汤的滨哥哥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专题 > 台湾
台湾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