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滨哥哥:斗争“妇联会”,再掰断国民党一根手指

2017-12-30 08:03:54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滨哥哥】

自从去年7月25日台湾“立法院”三读通过《政党及其附随组织不当取得财产处理条例》开始,由宋美龄一手创办的“妇女联合会”被认定是国民党附随组织,数百亿的资产成为当局觊觎已久的一块“肥肉”,一直遭到台当局追讨。随着台当局所谓“转型正义”持续推进,两方僵持不下的情况下,担任“妇联会主委”长达42年之久的台湾海基会前董事长辜振甫的遗孀辜严倬云,与“副主委”叶金凤在22日同被台湾“内政部”直接免职。

妇联会是什么

“妇联会”全称是“台湾妇女联合会”,是岛内历史最久、最有影响力的妇女组织,成立于1950年4月,创办者是宋美龄,此后她长期担任“妇联会主委”一职。“妇联会”成立宗旨在于团结岛内妇女,使台军官兵无后顾之忧,具体事迹包括成立缝衣工厂、母职讲习班、播放劳军电影以及捐建眷舍等。

图片来源:作者收集,下同

在“国民政府”退守台湾之时,由于财政困难,由宋美龄成立的“妇联会”便向企业家募款作为主要的经费来源,因此台湾许多的眷村被命名为商协新村、中贸新村等,以感谢商界的捐助。除此之外,当时的台湾卫生条件不佳,“妇联会”也教育了许多女性卫生知识,使其担任护士及医疗职务,捐助并建成了振兴医院,孙逸仙中心,华兴育幼院等,照顾孤儿与提振台湾医疗与教育事业。现如今台湾经济水平提升之后,“妇联会”也将工作重心放在了照顾身体残疾的儿童与受到台风、地震等天灾侵袭的灾民。

在这长达六十多年的运作中,“妇联会”集聚了庞大的资产,因此也成为了民进党眼中的“肥肉”。2003年的时候陈水扁就曾接触辜振甫,要求“妇联会”捐助约700亿新台币的资产,但没被接受。如今蔡英文上台后又拿“妇联会”开刀,绿营攻击“妇联会”的主要理由就是劳军捐没有法源依据、资金运用缺乏监督、捐款被中饱私囊等。

“妇联会”的主要收入是劳军捐,从1955年开始共征收34年,总计募集约千亿元新台币。依当时的“所得税法”,厂商于进口货物办理结汇时,每结汇1美元即“自动”捐款,开始是新台币5角,后来又降至3角、2角。这也成为不少民进党人对该会的指控依据。

追讨的不合法性

面对着台湾当局的步步紧逼,年逾九旬“妇委会主委”辜严倬云今年2月曾出面为“妇联会”喊冤,称“妇联会”没有做过一件对不起台湾社会,对不起老百姓的事。

从年初开始,台湾的“党产会”和“内政部”就双管齐下一起对付“妇联会”。一个召开听证会,撰写调查报告,一个配合“党产会”要求,发函要“妇联会”提供数十年前的劳军捐相关资料用来自证清白。而年代久远,无法提供完整的账册的情况下,“内政部”以“妇联会”不接受监督为理由,宣称将依法处置。

不然的话,就要按照“行政协商”的建议,将大部分的资产充公,用来换取免于被按照“随附组织”来进行追讨的结局。在前有“党产会”,后有“内政部”的情况下,“妇联会”不得不面对若不同意“内政部”的敲打,就要被“党产会”追杀的局面。

然而,目前台湾的“党产会”也没能出示任何文件显示,国民党曾直接或间接控制妇联会,与不当党产处理条例所认定的附随组织情况不符;“党产会”如果要入人于罪,至少条例也要先弄对,但“党产会”初步调查报告却只字未提。

在行政协商破局之后,“妇联会”也指出“内政部”的目的是想要官派董事降临,实质上掌握未来“转型正义”后的“妇联会”。而“内政部”对于这样的指控也并没有正面回应,只是声称“若不改选,‘内政部’就将指定负责人,寻求合乎社会公益、理性处理的人”。显然,这跟“妇联会”的指控其实是不谋而合的。

事实上,自从“党产会”成立之后,依照颜色来进行政党打击也是屡见不鲜的事情。国民党的“妇联会”“救国团”和“中广”先后被查。而民进党的台苯、台综院,宋楚瑜的世界基金会全部都安然无虞。

因此,台湾当局将“妇联会”与国民党随附组织连接起来进行追讨,其实是不合乎《不当党产处理条例》的。

“妇联会”被斗争的意义:钱与打击国民党

家大业大的“妇联会”拥有上百亿的资产,这自然是不可多得的“肥肉”。不然不会在2003年陈水扁执政时期,就想要“妇联会”捐出700亿的资产来充公。而到了如今,在吸取了陈水扁“逼捐”失败的教训之后,民进党以“转型正义”为幌子,用党产会作为工具,进行了对“妇联会”新一轮的打击。

“妇联会”的走向,估计也会与之前的“国语日报”一样的结果。“国语日报”同样具有庞大的都市更新利益,引来了各方的垂涎,被台湾的“教育部”以“没有政府昔日出资捐助”的清楚账目为理由,向法院申请解除掉“国语日报”全部16位董事的职务。

更关键的是,目前已经传出了台湾“教育部”的前部长杜正胜将出任董事长。尽管教育部对外纷纷否认传闻,但很显然的,打击旧有势力,以安插自己人进去的手法是很明显的。

而有趣的是,目前“内政部”依照《人民团体法》将主委辜严倬云和副主委叶金凤的职位解除。辜严倬云是前海基会董事长辜振甫的妻子,辜振甫是蔡英文的贵人。当年正是辜振甫推荐了蔡英文给李登辉,而李登辉授意其带蔡英文去见“前副总统”连战,由连战安排蔡英文进入政府工作。(笔者注:辜振甫是统派人士)

“内政部”解除掉辜严倬云的职务,也算是让老太太回家养老了。

民进党当局自从执政以来,对于经济发展方面毫无章法,但是对于花钱方面却颇有心得。先是举债8800亿新台币(后改为4000多亿)进行轨道建设;在面对废核后的能源问题,台当局又要花9000亿新台币来解决能源问题;面对因为大力发展火力发电而导致的空气污染问题,台当局又拨款90亿新台币的“空气污染防制基金”;面对“友邦”不稳的问题,又匆忙进行“金援外交”,给伯利兹(中美洲一个国家)援助18亿新台币,再赠送6亿新台币不用还。

而面对“国库亏空”问题,台当局又大力砍掉军公教的年金。之后,又将砍刀举向了劳工团体,砍掉劳工的七天假期,推出“一例一休1.0”和“一例一休2.0”版本。

当然,这也是不够的,于是台当局也将目光锁定在了民间团体上。不仅是查抄“国语日报”,也查抄“救国团”,因此将大刀砍向了资产雄厚“妇联会”也就不足为奇了。资产381亿新台币的“妇联会”也将捐出超过八成的312亿新台币出来(足以金援13个伯利兹了)。只要贴上国民党“附随组织”的标签,“党产会”就能任意处分这些组织的财产。

当然了,台当局整肃“妇联会”也不仅仅是为了“妇联会”的资产而已,通过“妇联会”削弱蓝营的支持力量也是其目的之一。

虽然从法律上台当局根据条例来查抄“妇联会”一点都不符合条例,但这并不妨碍“妇联会”与蓝营关系密切友好的现实。“妇联会”虽然不是国民党的随附组织,但是毕竟“妇联会”由宋美龄创立,并且其14个常务委员也大多为蓝营官员的妻子。“妇联会”的各地支会主任都是派任制而不是选举制,比如各县市的分会主任就是县市长夫人;乡镇区的支会则由乡镇区长夫人或地方要人的夫人担任。

在选举的时候,国民党经常透过“妇联会”对各级组织进行辅选。鼎盛时期的“妇联会”会员就高达了25万人,总共具有34个机关学校分会、23个地方县市分会与3个海外的分会。这些分会之下还有349个各县市所属支会、113个直属眷村工作队,这些都构成了蓝营的基本盘之一。

再加上“妇联会”自成立之初便与工商企业有着很多不错的关系,因此自然会联系到政企之间的选举合作关系。因此他们也成为了民进党的眼中钉,是国民党的“桩脚”,打击起来完全没有任何负担,就像打击军公教的年金改革一样,进一步削弱国民党的地方和基层命脉。如此我们可以看到这一年多来,蒋经国基金会、“中技社”、邮政协会、电信协会等独立财团法人都会被收归公有,被官派董事甚至董事长。

“消灭国民党”才是终极目的

可以说,民进党通过党产会追杀任何与国民党选举有关联的组织,是其巩固政权的必要方式。经过了一次政党轮替的民进党深知权力的来之不易,必然会努力加以巩固,不管是打击与蓝营相关的组织,亦或是将自己人安插进相关的政府部门甚至是民间团体之中。比如,通过《农田水利会组织通则修正草案》,将农田水利会的会长由原来的选举制改为官派制。

除了“拔国民党的桩”,民进党还通过官派稳固自己的地方势力,培养新的“桩脚”。而通过乡镇市长改官派,一方面能稳住绿营内部的权力纠纷的压力,也能通过这种方式控制和拉拢地方的势力。

因此我们可以看到,台当局执政一年来的主要目的,其实就是“消灭国民党”。不仅提转型正义清算国民党党产,还推年金改革打击其基本盘,将与国民党相关联的民间团体一并打击,并利用前瞻计划让绿营县市长去绑桩,反正只要国民党溃散了,就算经济没搞好,民进党也再无敌手。而事实上,勤于内斗和算计的国民党,对此不仅毫无办法,却还觉得自己是在明哲保身。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滨哥哥

滨哥哥

一个写文章的程序猿,政治观察者,知乎ID:不爱鸡汤的滨哥哥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陈轩甫
专题 > 台湾
台湾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