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臧克家三赴台儿庄战地采访 报告文学饱含爱憎

2012-04-27 13:05:15

台儿庄大战期间,著名诗人臧克家随同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来到台儿庄,历时10余天,先后三次深入战地进行采访。笔者查阅有关史料,采撷到臧克家当年来台儿庄采访时一些鲜为人知的往事。

高唱战歌赴疆场

1937年10月,臧克家从山东省第十一中学(校址在临清)回到家乡诸城臧家庄。这时,日本侵华战争全面爆发,吴伯萧校长带领莱阳乡村师范全体师生路过诸城迁往临沂。在诸城,吴伯萧邀请臧克家任学校的国文教师。到达临沂后,被抗战激情燃烧的臧克家决心离开临沂,和发妻王深汀(慧兰)还有妻弟王斐到第五战区司令长官部所在地徐州去参加抗战。“我要去从军,到徐州,因为那儿最接近敌人。”那时,李宗仁想招贤纳士为自己增添力量,在当地报纸上刊登出一条消息:凡马寅初、孟超……等先生的朋友和学生,请留在徐州,其中有臧克家的名字。

李宗仁当时想办一个青年军团,收容训练从北方各省流亡来的青年学生,作为抗战的一支队伍。当李宗仁知道臧克家到徐州后,就让臧克家的五舅哥王深林约请臧克家到他的官邸去晤谈。臧克家来到李宗仁的公署,两人对坐寒暄,李宗仁态度和蔼地说:“各方面的著名人士来到徐州,希望能在这里从事抗战工作,我想办个青年军团,正在筹备。”话虽这样说,但青年军团成立之事虚无缥缈,也没有安排臧克家什么实际的工作。过了几天,臧克家下定决心:到延安去!于是,臧克家、王深汀、王斐三人离开徐州到了西安,见到八路军西安办事处的秘书李初梨,想通过他的介绍到延安去。就在这时,王深林发电报到西安,告诉臧克家尽快返回徐州,抗敌青年军团已经成立。于是臧克家把王斐送过黄河到山西参加游击队,转去延安。臧克家和王深汀从西安返回徐州。

第五战区抗敌青年团成立时,李宗仁挂名团长,刘汉川、刘仲华、刘仲容是顾问,黄季陆是政训处长,王深林是宣传科长,臧克家和美术家王寄舟、王景鲁都在宣传科工作。随后,徐州会战开始,司令长官部移到河南潢川的专员公署里。青年军团学员也随着迁移,臧克家和夫人王深汀也来到潢川。1938年3月,臧克家辞职离开潢川来到武汉。臧克家在武汉的旅馆里住了几天,碰见王深林留学德国的同学韦永成。韦永成是李宗仁的政治灵魂,后来当了第五战区的政治部主任。在武汉有名的璇宫饭店里,臧克家和韦永成见了面。韦永成对臧克家说:“台儿庄正在激战,请你赶快回前方去,写点报道文章,鼓舞军心也鼓舞人心。”随后将他写给李宗仁的一封介绍信和封好的路费交给臧克家,并说:“明天就起身吧。”信的内容很简单,请李宗仁给臧克家一个秘书的名义,到台儿庄战地去采访,写一些战地报道。

三赴台儿庄战地采访

1938年3月底,日军第五、十两个精锐师团分击合进,进攻台儿庄。在这个当时方圆不足10平方公里的小城,敌我双方血战16天,美丽的运河小城———台儿庄房无完房,墙无完墙,尸横遍野,日军的钢盔堵塞了运河的水流,手榴弹的木柄碎片积存了一寸多厚。臧克家从武汉来到徐州。一天晚上,八九辆小汽车载着司令长官李宗仁和重要的高级将领乘着夜色向台儿庄东南的车幅山进发,臧克家也在其中。当时的抗战指挥部设在距离台儿庄不远的一个乡村里,第一战区司令长官程潜、副总参谋长白崇禧都在这里。臧克家在抗战指挥部驻扎后,稍作休整,迅速投入到战地采访中。

在台儿庄的主力部队是三十军,此时,中国军队和日本侵略者正在台儿庄城内展开激烈的巷战。当敌人刚被击退、飞机还在空中盘旋时,臧克家就冒着生命危险到三十一师去访问,师长是池峰城,所在的守寨内已经是残垣断壁,战痕累累。池峰城的嗓子嘶哑,红丝络眼,看样子几夜没有睡觉了。这时,守寨的兵力只有一个团,几次死拼,伤亡早已半数,王震团长也挂了彩。王冠五旅长代替了他的职务,他的镇静和勇敢,使得士气更旺盛起来。臧克家一边采访池峰城了解当时的台儿庄战事,一边和他谈论成立和扩充青年军团的事情,收容当时从北方流亡来的青年学生,培养抗战军队的主力和骨干。

三十一师有一个战地服务团,由丁行负责领导。团员有蒋牧良、叶以群、李辉英等。臧克家和他们一起谈台儿庄的战争形势,午间,他们常靠着草垛一起聊天,看蒋牧良和丁行下棋。他们两人性格耿直,有时为了一步棋,大声争吵,直到争得面红耳赤。吃饭时大家聚在一起用大粗瓷碗蹲着扒饭,高粱秆做筷子,吃得又香又甜。此后,臧克家冒着日寇飞机轰炸的危险,又两次深入战地,到主力部队第五战区三十军孙连仲部下的三十师和二十七师的前沿,先后采访了从战役最高指挥官李宗仁、孙连仲、张华堂,直到普通的士兵和老百姓。

台儿庄战役时,日军首先进攻的是中正门,当时许多中外记者、诗人、作家都来过这里,臧克家在此写了一首轰动一时的《红血洗过的战场》:“在这里,我们发挥了震天的威力!在这里,我们用血写就了伟大的史诗!在这里,我们泄尽了敌人的底!在这里,我们击退寇兵!在残破的北关城墙插上了国旗!……台儿庄,一片灰烬;台儿庄的名字,和时间争长。”

1938年4月15日,臧克家完成战地采访,离开台儿庄回到徐州。在炮火异常激烈的台儿庄大战中,臧克家看到了敌寇的凶残和罪恶,看到了中国军民的流血和牺牲,更看到了军民高昂的士气和被战斗锤炼成钢铁的意志,看到了万众同心以死御敌的爱国主义精神和力量,深深地被中国军民联合的抗战激情感染着……在臧克家的眼中、足下和手中,台儿庄大战,这津浦北线上中华民族歼灭日寇的大会战、大胜利以及随后的战事,经过他七天夜以继日的创作,写成了饱含着情感和爱憎的长篇通讯报告集——《津浦北线血战记》。

《津浦北线血战记》迅速出版

臧克家在台儿庄度过了10多天,为了赶时间,4月22日他向李宗仁告别,到武汉去出版《津浦北线血战记》。4月23日,臧克家在徐州搭上去武汉的火车。4月

25日,臧克家带着《津浦北线血战记》手稿到汉口生活书店联系出版事宜。在生活书店,张仲实和邹韬奋两人接待了臧克家。此时,台儿庄大战胜利的消息使全国人民欢欣鼓舞,生活书店以最快的速度出版了这本书。

5月2日,《津浦北线血战记》出版发行,这是当时第一本最及时、真实反映台儿庄大捷的长篇战地通讯报告集,封面是生活书店聘请专业人士绘制的一幅台儿庄大战的形势图,开篇是李宗仁先生在台儿庄的一张海内外广为流传的照片。当年李宗仁戒装披挂,左手按在腰间,眉宇间充满俊气,威风凛凛站立于写有“台儿庄”三个大字的站台旁,身后一列火车呼啸而过。册页后是李宗仁亲自为该书写的长篇题记:“暴日前受巨创于津浦路南段,野心尤未稍戢。近复挟其精锐数万之众恃犀利之器械,左攻临沂县右取临峄直逼台儿庄,炮火连天,所过为墟气焰炽张,有囊括我徐海之势。幸我将士用命血战兼旬旅进旅退反复搏击,卒将顽敌击退,双方伤亡惨重,为第三期抗战以来所仅有。余偕臧君克家遄赴前线督战巡视,台儿庄已成一片焦土,人民未及逃避死于敌人炮火之下者不计其数。敌尸未焚或已焚而残肢未化者累累皆是,臭气熏天满目凄凉,极尽人间之悲惨。因日军阀逞侵略之野心致两国人民罹此极度之牺牲,良可痛恨。希我军民不以小胜而骄,受挫而馁。吾人为求我中华民族解放而抗战,必须以大无畏之精神再接再厉,扫荡顽敌,还我河山,奠定民族复兴之基础,树立永久之和平焉。李宗仁写于前线四月十四日。”李宗仁的题记,为这本书增加了沉甸甸的分量,因为它道出了抗战中国民党高层将领作为一名中国人的心声。

1938年5月初,臧克家带着印刷好的《津浦北线血战记》回到河南潢川第五战区专员公署。李宗仁拿着臧克家带给他的这本书,看着他站在台儿庄车站旁的那副戎装照片,虽然没说什么,但他的得意由他的神态做了含蓄的表现。

7月1日,第五战区战时文化工作团成立,团员14人,臧克家任团长,黑丁任副团长。他们俩率团深入河南、湖北、安徽农村和大别山区,进行抗日文艺宣传和文学创作活动,直到1939年春被迫解散。在足迹踏过的地方,他们用大众化、通俗化的形式,留下了鼓动人心的抗日救亡讲演、演出和标语、墙报。

今天,台儿庄大战已经过去70多年,虽然时间湮没了战争的硝烟,但诗人臧克家的台儿庄之行将永远铭记在历史的记忆里。臧克家后来在追忆台儿庄大战时,曾咏诗铭记;“台儿庄是红血洗过的战场,一万条健儿在这里做了国殇,他们的尸身是金石般的雕浮。”在《三吊台儿庄》一文中,臧克家一连用了三句悲壮、惨烈的古诗句记述其所见所闻:“久行见空巷,但对狼与狸”、“生者无消息,死者为尘泥”、“田园寥落干戈后,骨肉流离道路中”。70多年后,台儿庄大战带给我们的不仅仅是回忆,更是一段刻骨铭心的记忆。诗人臧克家冒死三赴台儿庄大战实地采访写成的《津浦北线血战记》,便是这珍贵记忆中的一个片段。

百年潮

百年潮

时政文史月刊,中国中共党史学会主办

分享到
来源:《百年潮》 | 责任编辑: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