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陕西省书法家协会46个主席:个个都值1000万?

2013-03-31 22:25:29

“以前按书协职位高低,作品大抵符合市场价位。现在这么多副主席,市场的标尺在哪里?”

日前陕西书法协会换届,在文联操纵下,主席副主席合计46人。新华网今天发文批判文化腐败,称书协主席头衔可让作品增值到1000万元。

超级主席团

2013年1月21日,陕西省书法家协会换届,一共选出了11名名誉主席、1名主席、16名常务副主席、18名副主席、10名副秘书长以及6名顾问。史无前例地形成62人的主席团。

1月21日下午4时,一份主席、副主席候选名单,发到138名理事手中。这些理事是从陕西各地赶来的242名会员代表等额选举出的。理事们对名单上许多候选人都感到陌生。其中最为人瞩目的是惟一的主席人选、省政协副主席周一波。多位陕西省书协理事告诉记者,周一波的书法影响多在政界,之前很少以会员形式参加过省书协的活动。

这次换届最令人称奇的,是副主席人数翻倍:原来的15位书协副主席加上一位秘书长,全数升格为16人的常务副主席团。另外18个人挤入了副主席团,中间有多位官员。扩容的还有理事会。2006年陕西省书协换届时有60名理事。这一次换届后,理事会成员达到138人。

陕西书法协会网页截图

陕西书法协会网页截图

身为中国书协行书委员会委员的遆高亮说,“按照中国书协的规则,只有当过主席的人才能当名誉主席,只有当过副主席的人才能当顾问”。

这一次,陕西省名誉主席多达11人,顾问则有6人,用一个知情者的说法是“完全是画大饼,哪个都不亏待”。陕西省文联党组书记也成为顾问之一。

文联操盘选举

书协这次选举中,为了让事先拟定的名单顺利通过,选票设计更是让人匪夷所思。“同意就不用画票,不同意则在名字后面画上三角符号,如要推举他人,则直接写在票上”。

填写选票时,多位陕西省文联干部担任监票人,分列138名理事两侧的走道,“谁动笔,就代表你跟文联作对”。多数人一拿到选票,便起身奔向选票箱。

多数文联党组成员也不清楚省书协换届的人事问题。一位陕西省文联主席团成员告诉表示,“文联主席团没有专门开会表决”。

事实上,早在2011年8月,由雷珍民挂帅的上届书协主席团,已届满5年任期。然而,上级主管部门一直未动议换届。经记者多方核实,一个原因是“省里相关领导马上交接班,老领导不愿意介入这个是非之地”。

当事人爆料贿赂公行

遆高亮说,在书协平台上,一切以书法水平说话。他的标尺是:当选者是否为中国书协会员,而成为中国书协会员的门槛是参加过全国三大展,“这就是书法圈的标准”。

他拿出了新当选的18位副主席名单。“有专业影响的有3到4人,有9个人连中国书协会员都不是,还有五六个是通过非参展途径加入中国书协的。”

陕西省书协理事贾亮(化名)并不回避曾为争夺副主席职位送过礼。2011年8月,贾嗅到了换届在即的味道。于是,借一次书法展的机会,他将两位已故书法大家的字塞给了省文联某领导,“均为市面独有的艺术品”。

一年后的2012年12月初,贾亮又一次带着一个刻有32个铭文的战国时期青铜器,跑到了这位领导办公室。“省委的摄像头可以证明我所言非虚。”贾亮说。

贾亮并未如愿。1月21日的副主席候选名单没有他的名字。3月24日晚,西安古城墙下的一家茶室,贾亮对媒体记者坦陈这一切,“他欺骗了我!”

头衔就是钱 滥发也贬值

这次书协换届风波被陕西省书法收藏家杨新视为“市场的不成熟”。在他看来,陕西书法界因为文脉历史而自重,“外省书法家都不敢在陕西办展览”。当地市场也不喜欢外省书法家,加上市场鉴赏能力有限,有头衔,便是畅通市场的法门。

尤其在书法市场最为倚重的陕西政界,“书协主席、副主席的字是绝对的硬通货”。据杨新介绍,雷珍民的一幅四平尺大小的字,能够突破5万的价位。“从写到盖印,最多半小时便能完成一幅。”

这次书协换届风波后,杨新开始担忧未来的书法市场,“以前按书协职位高低,作品大抵符合市场价位。现在这么多副主席,市场的标尺在哪里?”他介绍,雷珍民的作品价格已跌去两成。

崔宝堂则忧心自己的刻字队伍人心分散。“名不正言不顺,我连副秘书长都不是,拿什么头衔去带领队伍?”3月25日,崔早早起床,完成了友人的托付——为广东韶关南华寺撰写一组碑文。他能够聊以自慰的是,市场还没有将他忘记。

 

 

 

文化腐败 量产大师

今年3月,河北省石家庄市举办一场声势浩大的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研讨会,组织方声称有国内知名文化学者、书法家、画家参会。

“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是为了加快经济结构战略性调整,这跟书画家八竿子打不着啊。”河北当地一位文化界人士对新华网记者说。据他去现场了解,与会者还有部分退休官员,会议期间组织了笔会,那些所谓的知名书画家纷纷当场挥毫,“水平一般,但当时大家都交口称赞,称这些作品显示出大师风范。”

文化界“大师”满天飞,真假难辨,众多业内人士对此多有抨击。75岁的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继承人、冀派内画艺术创始人王习三说,一些原本资质平平的艺术创作者,善于投机钻营,弄来各种光环头衔,再找些媒体炒作热捧,就被包装成了所谓的“大师”。“我就亲身见识过一个‘大师’,自己画画水平一般,把别人的作品拿来充当自己的作品,弄虚作假。”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文联副主席边发吉对此也深有同感:“有些‘大师’在民间叫得挺火,头衔高得吓人,什么‘联合国大师’‘亚洲勋章’,颁发这些头衔的组织很多都是虚的。但圈外的人有时不懂这些,容易被糊弄。我们有时候碰见了,他都不敢打招呼,溜之大吉。”

“要成为‘大师’,戏曲圈内公认在专业上至少必须具备三个条件,一是有自己创新的表演风格,二是有拿得出手的代表作,三要有许多高水平的徒弟。”京剧武生名家郭景春的弟子、河北省政协委员马永祥说:“现在有些‘大师’只热衷于收徒弟,有的收上百个,徒弟里很多是老板,还有厨师、摄影师等,收徒弟是为了赚钱。”

许多文化界人士表示,假“大师”身上有很多耀眼光环,而花钱买荣誉、花钱买奖项在许多比赛和评优中成为潜规则。一些业内人士透露,有些全国戏曲比赛如果不送礼别想拿奖,就算票友的业余比赛也是如此,“一般初赛都会让你参加,进复赛就得掏钱,看钱打分。这哪是艺术?”

“高雅”的新腐败形式

“文化腐败的根源是利益驱动、利欲熏心,也牵扯到一些官员腐败。有的官员利用手中的权力把资质平平的文化工作者捧成‘大师’,‘大师’有身价了,创作的作品成‘珍品’了,‘大师’得利,一些官员拿这些‘大师’作品送礼,也得利,双方就结成了利益共同体,双赢。”南京艺术学院副教授、青年书法家朱友舟说。

一位曾担任过全国政协委员的国内著名画家告诉记者,现在一些政府部门喜欢召集书画家搞笔会,期间创作的艺术品有时会被少数官员中饱私囊。“我就亲身经历过一次,在一次官方组织的笔会上,我们国内几名艺术水准很高的书画家联合创作了一幅画,非常难得,这幅画被一位领导拿回自己家了。”

另一方面,受官场文化影响,部分艺术品的价值也按官职大小论价。据记者采访了解,某地有人曾花上千万元收藏了一位书协主席的字,结果这位主席下台后,字贬值到100万元。“这充分说明文化圈内官职已经与经济利益挂钩,许多人拼命钻营就为了在协会当个主席、秘书长、理事之类的,拿官场上的身份去卖自己创作的艺术品。按官职大小给艺术价值排序,主席的字就比副主席的好,副主席的字比秘书长的好。这种行为对艺术本身是一种伤害。”朱友舟说。

一些文化界人士建议,领导尤其是高级领导干部如果不是非常专业,不应该随便对文化艺术者做出评价。“有些人热衷于跟领导拍照,借给领导表演时接受几句赞扬,回来就神气十足。”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京剧名家说,“这些人通常四处散布:某某领导说我是‘大师’,然后大家就都接受这个事实了。而真正踏实从事艺术的人不会这么浮躁。”

文化界是反腐盲点?

“拿戏曲界来说,有没有真才实学,到台上一亮相一张口,行家一下就能辨识出来。评奖时应该请德高望重的大家做评委,增加‘实战’考核。”马永祥说。他还建议,应该在文艺界取消名誉终身制,实行动态管理,如果查实有人出现违法违纪行为,就要拿掉他的头衔。

南京大学社会学院副教授、文化研究专家胡小武认为,文化界要营造让思想飞扬的人文环境,要构建创新人才成长的教育模式,还要倡导文化人的自我塑造,构建激励文学艺术者成长为“名家”“大师”的竞争机制,妥善处理当前存在的如学术团体机关化、文化名人官员化等问题。“净化文化的中介机构,比如说文联、书协这类艺术组织的工作风气,要减少献媚,抑制讨好某些特殊群体的心理。”

“艺术品的好与坏,艺术家成就的高与低,一定应该是由艺术家的专业、技法、创新这些纯艺术的角度来衡量。艺术家应该做一个相对超脱的人,真正用十年磨一剑的心态来提升自身艺术水平。艺术家要有这样的自信。艺术家需要推广,但不一定要跟权力结盟。如果要想做一个真正的、在历史上能留下印记的‘大师’,我觉得应该要回归艺术本真的方向,如此善莫大焉。”边发吉说。

许多文化界人士表示,目前反腐败已形成高压态势,文化界不能成为盲点。在文化界的荣誉评比和比赛评奖中,如果结果引起普遍质疑,应启动调查追究机制,对权钱交易、小圈子活动进行严厉打击,按照党纪国法严肃处理相关责任人,而当前这些环节的问责仍属盲点。

另外,对于官员收受艺术品的现象,纪检部门可以通过第三方权威机构专门鉴定艺术品真伪和价值,制定对艺术品贿赂的司法认定标准及程序,在国家公职人员财产申报制度中也可包括珍贵艺术品,将其置于国家法律制度监督之下,以有效遏制官员在文化界的受贿行为。

成克杰、胡长清和陈绍基的书法

观察者网综合新华网、南方周末报道

分享到
来源:新华网等 | 责任编辑:梁福龙
专题 > 观察者头条
观察者头条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