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张献忠沉银水下考古首期发掘收官,出土2万件文物 计划下半年寻找沉船

2017-04-11 21:24:27

【观察者网综合报道】据央视新闻客户端4月11日报道,从今年1月5日开始,张献忠江口沉银遗址水下考古工作已经进行了三个多月,受岷江丰水期到来的影响,考古工作将在今天告一段落。目前现场已经停止了发掘工作,并将在一个月后进行围挡拆除。

预计今年的10到11月份将开展2017到2018年度新一轮的张献忠江口沉银水下考古发掘。发掘面积将在本次发掘基础上进行拓展,重点寻找发生在这一处江口战役的木质沉船。

截至目前,张献忠江口沉银水下考古发掘面积共两万平方米,出水文物近两万件,对于发掘出水的金银锭和金银饰品的鉴定研究工作也将随即展开。

出水银锭折射明末大历史

目前,“张献忠沉银水下考古”已经发掘、出水文物近2万件,其中就包含大量的银锭,也就是我们常说的银元宝。这不仅反映出张献忠劫掠川蜀的那段往事,还折射着明末清初更为广阔的历史信息。

在考古队展示的这7块银锭中,其中一块儿铸有“银 五十两 匠 黎明”简短的几个字,而另外几块银锭,有的刻满文字,除标明50两外,还明确地写着“饷银”两字。

中国钱币博物馆馆长、博士生导师周卫荣:在明朝,有的时候是把银两的来源和用途刻在银锭上;有的就标明50两,也许这一批铸造,有明确的来源和用途,没必要再打上那么多字。

而“匠 黎明”三个字,则反映了我国古代银两铸造的另一项重要制度。

周卫荣:“匠 黎明”,也就是说这个银锭是在一个叫黎明的银匠铺里铸造的,就是这个意思;黎明,就是这个银铺的头,或者叫做负责人。

从铸造工艺上看,这7块银锭正面依稀可见水波一样的纹路,底部则布满了蜂窝一样的孔洞。专家介绍,这恰恰是判定银锭成色、纯度好坏高低的重要标准。

周卫荣:浇铸过程中,白银凝固释放气体,形成的孔洞叫蜂窝,在底部;它的表面会形成丝纹,表明银锭成色比较高,如果说掺杂了10%的铜,肯定就不是这个样子了。

专家介绍,这些50两的银锭应为官银。在我国古代相当长的时间内,银锭的最大制式为50两,其重量约为现在的1900克左右。民间或个人持有使用的多为10两以下的碎银。

周卫荣:一两纹银可以买到几百斤大米,在当时两口之家,一年的粮食差不多了。所以它的购买力是非常大的。金银万万五,买到成都府是不成问题的。

自张献忠江口沉银后,川蜀一带流传着“石龙对石虎,金银万万五,谁人识得破,买到成都府”的民谣,彰显着张献忠沉银的巨大数量。但明朝从朱元璋开始就禁止采矿,明代自产的白银数量相对有限。

周卫荣:明代后期是白银使用和白银储备最高的。主要是通过全球贸易,海上丝绸之路进入中国的。大约从隆庆开关到明末,通过各种渠道流入到中国的白银要超过1万万两,也就是一亿两。

出水文物数量多,增加文保难度

从去年年底开始,张献忠沉银考古发掘已经持续进行了五个多月,出水文物近2万件,大量待修复的文物增加了文保工作的难度。

长时间在水底的挤压和浸泡,很多出水文物都有沉积物附着和变形的情况出现,需要在现场对这些文物进行抢救性地保护。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文保中心任俊峰:现在就这枚银锭来说,我们现在肉眼看到的,这一块不属于银锭本身,应该就是在河床里边长时间挤压,可能和周边的一些环境融在一块,然后形成了一个银锭上的附结物,有鹅卵石或砂石凝结的话硬度可能会比银的硬度要高,我们如果用硬度高于银的东西来进行清理的话很可能会划伤它,然我们得非常非常小心。

面对这种情况,一般来说,文物保护人员首先会用一些试剂,对金银锭表面的附着物进行软化,然后用棉签蘸水反复擦拭,一层一层地把不属于文物本体的附着物剥离下来。在对文物表面进行清理以后,工作人员在一些金银器物上发现有很多无法清除的斑点。

任俊峰:现在我们凭肉眼可以看到的一些斑驳的颜色,或者是一些黑色的东西,我们不清楚它到底是什么,如果说影响到它本体安全、稳定的,我们可能会进行清理。不影响它本身的稳定,那就不一定进行清理,当然这也就是我们常说的保持文物的原状,保持文物的历史沧桑感。

工作人员介绍,通常一件文物需要两到三天才能完成清理工作,清理之后,文物会被送入实验室,进一步进行修复和整形,海量的文物增加了文保工作的难度。

经过此次文物发掘,出水的除了大量财物外还有铁刀、铁剑、铁矛、铁箭镞等兵器

张献忠江口沉银一直是历史之谜,其沉银地点历来众说绘纭,史学界对此长期存在争议,也一直是世人关注的焦点。

史料记载,张献忠(1606--1647年),陕西延安人,崇祯三年(1630年)在米脂起义,是与李自成齐名的明末农民起义军领袖。1644年率部攻破成都,建立大西国政权。1646年张献忠顺岷江南下转移财物,遭明朝参将杨展伏击,战败船沉,大量财物沉于江底。

据观察者网此前报道,经过此次文物发掘,出水的除了大量财物外还有铁刀、铁剑、铁矛、铁箭镞等兵器。

据成都晚报4月10报道,7日,国内25位历史学者齐聚彭山,对“张献忠江口沉银”进行了深度探讨。

疑问1 银子是张献忠的吗?

“我在现场一看摆在面上的几个银锭,哟,熟人,陈世奇、廖大亨,都曾任四川巡抚,我曾在书里写过他们。”巴蜀文化专家袁庭栋说,陈世奇曾是张献忠手下败将,文献记载和考古发现完全结合起来了,说明千真万确,这些银子就是张献忠掉到水里头的。

银子是张献忠的,对此,与会专家并无疑义。在江口沉银遗址发掘出了世间罕有的“西王赏功”金银铜币,以及发掘出的金册、银册、大量银锭,和史料记载张献忠经历的战事相吻合。但对于同时发掘出大量金银首饰是否是张献忠的,一些专家提出了不同的看法。

袁庭栋首先提出质疑:“江口沉银遗址发掘出大量日用品,是不是都是张献忠的?耳环、簪子还有那么多银器,都是张献忠抢的吗?江口是2000多年来最重要的渡口和水码头,是内江外江汇合之地,2000年来不晓得有好多人经过这里,上船下船,掉东西下去。重庆嘉陵江近年来水位降低,每年枯水季节都有农民下河,像挖红苕一样刨,往往有收获。陕西著名的灞桥,我在报上看到,说是几千年的送别之地,那里每年可能也有农民在挖。因为是千年渡口和码头,张大娘可能掉个耳环,王婆婆可能丢个镯子,这些日用品是不是和张献忠有关?怎么辨别?”

天津社科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与张献忠同名的明史专家张献忠认为袁庭栋的看法有道理,“正如一些专家认为的,金银首饰不一定是张献忠留下的。”他还提出一种可能:“金银首饰在战斗过程中,尤其在逃亡过程中,不仅仅是张献忠本人的,也有其他人的,比如是随军人员的。我觉得,即使是张献忠留下的,也不能推断是他掠夺的。他掠夺的对象首先是宗室富户,到民间也是找大户。”

对此,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高大伦回应说,这些金银器物并非孤立发现,而是和金册、银册、银锭一起发现的,属于一个器物群,可以确定是同一时期的器物。从形态来看,这些金银器物很简洁,该雕琢的地方精雕细琢,符合明代的审美特征。

疑问2 银子从哪里来?

对于张献忠的银子从哪里来,中国明史学会会长商传4月7日临时缺席座谈,但他托人分享了自己的观点:“传说张献忠在川掠夺过甚,凡民间有藏银一两者,全家杀殁,因此积累了大批财物,这一说法有言过其实之处。张献忠所得财物,多出于官库或藩王富户之家。张献忠破成都,官库所存不下50万两,而蜀王府所藏亦当以数十万计,这些当为张献忠财富的主要来源,绝非民间一二两收刮所得。”

提到张献忠的财宝,不少人会想到蜀王府。其实,张献忠攻陷的明藩王府除了蜀王府,还有楚王府、襄王府。1641年,张献忠破襄阳,杀襄王;1643年,张献忠攻破武昌,将楚王朱华奎投入江中溺死。中国社科院历史所明史研究室副主任陈时龙参观出水文物后表示,此次出水的金、银册较多,其中有楚王妃的金册,还有楚王朱华奎弟弟朱华壁的镶金银册。

南开大学历史学院教授何孝荣认为,此次出水银锭中所刻各地官府名字,勾勒出张献忠的行军路线,也证明这些官库所藏是其粮饷的主要来源。

疑问3 为什么银子如此多?

对于张献忠的江口沉银,在当年张献忠与杨展江口大战之后,杨展曾派兵打捞过,清朝中期四川巡抚也曾派人打捞过。此次在短时间内就在江口沉银遗址打捞出上百枚五十两的银锭,随着考古发掘的继续,银子数量还会增加。为何张献忠会有这么多银子?与会的很多专家都提出,明朝后期“白银货币化”,晚明官府收税征收白银,是张献忠随军携带大量银子的主要原因。

商传认为,这批沉银是张献忠义军的辎重银。据记载,张献忠每日每人发放军事粮饷一钱,十人即一两,十万人即万两,数十万众则日需数万两之多。相比之下,如今发掘出来的白银数量微不足道。   

疑问4 这么多银子做啥用?

多位专家都认为,张献忠随军携带大量金银财宝,是作为军费使用的,尤其是张献忠江口沉银以后屡战屡败,更能说明这一问题。但是,张献忠似乎并没有花大把银子购买先进武器。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赵世瑜提出,从出水文物来看,目前只发现了冷兵器遗存,张献忠船上并没有装备火器。而火器在明末清初已经被大规模使用,这为探寻张献忠败亡原因提供了更多的认知。 


疑问5 银子如何运输?

在明代题材的电视剧中,常常出现人们抬着一箱箱银锭的画面。中国明史学会副会长高寿先表示,此次出水的木鞘,能够纠正人们对晚明社会生活画面的这一谬误认知。装满银锭的木鞘,是在河床底部沙石中发现的。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水下考古中心主任、彭山江口沉银水下考古发掘领队刘志岩介绍,正如史籍记载,木鞘是用一段木头辟成两半,中间掏空,用铁丝固定而制成的。

“明代交赋税有明确规定,从下往上检交,银锭是放在木鞘里的,木鞘在当地还要加封,只有到达目的地才能开封,这个东西从来都没有实物,这次发掘出的木鞘让我们知道当时解送税银的木鞘是什么样的。此外,对这次发掘出的白银上的文字进行整理,可以解读出明代税银从征收到检校的细节。” 高寿先说。 

疑问6 银子上刻名字是何含义?

“昨天参观的银锭中,刻着 廖大亨 的银锭有7枚,其中一枚写着(崇祯)十四年。” 四川省社科院历史所研究员陈世松参观出水文物后说,“还有刻着陈世奇的银锭。以前库银没有巡抚的名字,刻上他们的名字是什么意思呢?”

廖大亨、陈世奇都曾任四川巡抚。陈世松细数成都历史典故,廖大亨之前的4任四川巡抚,每年换一个,到廖大亨这一年,崇祯皇帝加派赋敛,老百姓上的税要加一倍。彭县县令让衙役们去收,收到了就从中提取薪水。最终,彭县发生“打衙蠹”,成都府16个县中有14个反抗这件事,廖大亨举兵镇压,最后因此事被革职。至于陈世奇,蜀王很赏识他,曾因一次胜仗赏过他3万两银锭。会不会是他把名字刻到了3万两赏银上?史料记载,崇祯十五年(1642年)秋,陈世奇升任右佥都御史,巡抚四川。后在重庆与张献忠作战,张献忠军掘地用炸药轰城,陈世奇被俘获,凌迟处死,时年57岁。

近年来,在岷江彭山江口段河道施工过程中陆续发现了一些与张献忠有关的文物,为破解历史之谜提供了线索。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在四川省政府新闻办20日举行的新闻通气会上介绍,江口沉银遗址距离四川省会成都市约50公里,位于岷江主河道和流经成都市区的府河交汇处。彭山区文物保护管理所所长吴天文说,早在2005年,当地修建城市供水工程时在岷江河道挖出7枚银锭,经鉴定为明代银锭,属国家珍贵文物。2010年这里被确立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江口沉银遗址”。

2016年4月,国家文物局批准对“江口沉银遗址”进行考古发掘。发掘项目于2017年1月5日启动,截至3月15日已发掘面积1万余平方米,共出水文物10000余件。

本次考古发掘不仅是四川首次开展的水下考古发掘项目,也是中国考古界首次在内水区域开展围堰考古。运用了大量新技术和最新科技手段。此外还面向全国公开招募了志愿者,为公众参与考古提供了平台。

(央视新闻、成都晚报等)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综合 | 责任编辑:王佳璐
专题 > 考古
考古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