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在麦当劳过除夕的都是些什么人?

2018-02-17 22:50:48

【本文为微信公众号“新世相X研究所”(ID:thefairx)16日推送文章】

过去两年,新世相一直在努力与这一代的都市年轻人产生最真实的联系。我们不断收集和分享有意义的故事,试图在有着诸多焦虑的城市里,给人们带来温暖和改变的力量,哪怕只有一点点。

在新的一年,关于城市生活,我们想做更深的探索。为此,我们成立了一个新的公众号,叫新世相X研究所。它会更多关于商业和品牌,因为,城市,正是现代商业的产物。

比如我们做的第一个研究:谁会在麦当劳过除夕?

关于午夜麦当劳,已经有过许多讨论。我们都知道,它在12点之后,便不再是一家餐厅,它常被称为“流浪汉之家”。

昨晚,在这个对于中国人最重要的除夕夜,我们邀请了7位记者前往4个城市的24小时的麦当劳。然后,我们惊讶的发现,居然不少都满座,而这里容纳的远不只是流浪汉。

他们每个人,来到麦当劳,都有自己独特的原因。就像一位采访自我调侃说:“在麦当劳过年的哪有什么正常人?”

的确,他们的故事听起来都不太正常。而麦当劳,给了这些“不正常”的人,一个“正常”的去处。在这里,人来人往,随意进出,无论你混的如何,想逃避什么,甚至有着不切实际的梦想,都能找到暂时安全的栖息之地。

让我们来看看,除夕夜24小时麦当劳门店里的故事:

陈先生 · 00:38 北京三里屯工体北路店

“为了找到适合自己的工作”

陈先生今年没有回家过年,他对家人谎称这是因为春节加班,但实际上他已经失业了。如何是目前最重要的课题,32岁的陈先生选择了暂时逃避。

他初中毕业后辗转在几个城市打工,在北京大半年,上一份工作是公交车的保安。失业后他也失去了住所,目前在几家麦当劳里过夜,晚上的娱乐就是抱着手机一局又一局地玩着消消乐,这一切家里人都不知道。

今年的除夕夜,和过去几个月一样,他又一个人来到麦当劳。

不过他并没有气馁。“这一切都是暂时的,”他反复说着这句话。

他真的在努力的改变。虽然无家可归,但陈先生并非蓬头垢面,他穿着体面,羽绒服帽子齐全,面容整洁,没有异味。就在大年三十这天,他还跑了5家公司了解工作情况。

他想找一份自己适合的工作,但到底什么是适合的工作?他也没有给出具体的标准,只是低声重复地说“就适合自己的”。

陈先生的新年目标

泽邦 · 22:20 北京五道口店

“为了第一”

“不回家过年是为了更好的未来”这两位坐在窗边的看似是父子,其实是老师与学生。

男孩泽邦刚满十六岁,在贵州的重点中学读高一。他放弃了在家过年,利用寒假时间特地到清华,参与一个机器人项目的研究。坐在对面的是他的指导老师张教授。这个除夕,他们仍然在实验室里呆到晚上8点。本想请学生吃点好的,可周围的中餐馆都关了,麦当劳成了唯一的选择。

这是泽邦16年来,第一次没在家过年。

对于这个想要在机器人比赛中拿第一,考试总是争取拿第一,两年后想上清华的男孩,他似乎比身边的许多同龄人都更努力。他想,或许多年后这也会是他的生活——在大城市工作繁忙,过年没空回家。想到这个美好的未来,他便不觉得苦,“提前经历以后的人生,这个除夕夜很值得纪念。”

泽邦的新年目标

老李 · 23:44 上海万航渡路店

“为了吃饭睡觉”

“为什么除夕夜会在这里?嗨,我和你说,在这里过夜的人,哪有什么正常的人啊,都是赚不到钱,不怎么光彩的。”老李说。

老李操着一口江苏盐城口音,50 岁,来上海已经十几年了,算是上海最底层的打工者。23年前,他离开家乡,辗转在江浙沪打工。

老李没有老婆孩子,哥哥妹妹都是盐城当地农民,过年没有真正的家可回。虽然他曾在印刷厂干了十几年,自诩为一个技术工,会修设备、做模具,但这把年纪已经很难再找到稳定的工作。现在他更多是靠着在赶集网上接一点工厂的零活维系生活,一周大概赚几百块。

老李可以称得上是标准的“麦难民”了。他常来这家麦当劳,看看有没有人剩下什么没吃完的,然后在这里睡一觉。偶尔觉得手头宽裕,就会点个汉堡。

十几年里,他只回过 3 次家。去年除夕夜,他在无锡流浪。无锡没什么人招工,他又回上海了。

老李的新年目标

蔡阿姨 · 00:57 上海万航渡路店

“为了学会独立生活”

蔡阿姨笑起来很和蔼,穿着很讲究,是典型广东女人气质。她在广州有房、有家庭,还有一个在读高二,准备去英国留学的儿子。

过去十几年,过年对于蔡阿姨来说,像是一种周而复始的模版,全家聚在一起吃饭,看看春晚,然后睡觉。

看似的完美的生活,蔡阿姨却想要来一次大改变。“这个时间应该呆在家里的。这样确实不太正常,”蔡阿姨不好意思的说,然后她开始慢慢说出,这些年,压抑在心里的感受。

在一起二十多年的老公,感情已经出了问题。脾气大、长期被忽视,让她已经失去了作为一个妻子所期待的尊重和爱护。她已经下了决心,要离婚重新开始新生活。

这将是蔡阿姨第一次独自出门旅行。她买了大年初一一大早的机票去泉州,因为“实在无法忍受和他们两个呆在一起”,于是她宁愿早点出门,一个人先到麦当劳清净一晚。

“但也不只是为了玩,我想试试看能走多远,能克服多少困难。如果连一个人旅行都没有办法完成,那么以后一个人的日子没有办法过的。这日子还长着呐,我要开始学会和它相处。”蔡阿姨说。

蔡阿姨的新年目标

开心果 · 22:15 深圳华强北上步店

“为了追完债早点回家”

开心果是河南南阳人,今年36岁,做化妆品原料供应商生意。对开心果来说,过年是一年中任务最艰巨的时候,他这次来深圳的目的就是向6个客户追债。

虽然明明是供应商欠款,但开心果却每天上门求,请他们喝茶聊天。这是做生意的一个怪圈,欠债的不愁,追债的愁。

去年过年,开心果也是来深圳在追债中度过的。当时的年夜饭也是麦当劳。好在去年追到了一些,所以初五就回去了。“今年……嗯……看命吧!”他笑了笑。

在麦当劳坐下后,他给家里打了电话,挨个拜年,但他没告诉家人自己的年夜饭是香骨鸡腿和可乐。

对于家人,一个人麦当劳过除夕是件挺寒酸的事。但开心果在这里,却感到格外的熟悉和自在。

他在过去十几年的打拼中,总离不开麦当劳。比如大学做兼职就在麦当劳,一年打游戏的钱都在麦当劳挣的。后来和驴友出去旅游,有时候也在麦当劳过夜,便宜又温暖。

开心果的新年目标

Andy · 23:12 深圳东门店

“为了自由”

Andy已经一整年没和家里人联系。甚至,她拉黑了家里所有人。

今年26岁,来自安徽的Andy,是这家麦当劳的常客。除了她喜欢吃汉堡,还有一个原因是自己租的房子小,没有写字台,所以经常来这里看书学习。

去年春节,她为了躲避父母强制安排的婚事,带着1600块和一个背包跑来了深圳。她无法想象,和一个自己不喜欢的男人结婚过一辈子。

她说,人应该为自己而活。“我要自由,没有什么比自由更重要。”

Andy的新年目标

姚大叔 · 23:20 杭州黄龙店

“为了去远方”

这个姓姚的老头儿已经在这家店里住了两三个月了,店员都认得他。比起来了又走的年轻人,姚大叔把这里当成了他的家。

他像一个上班族一样每天早上从麦当劳出发,背起他的一个单肩包和三四个塑料袋,先去楼上的沃尔玛超市把行李存一下,然后就直奔马路对面的浙江图书馆看一天书。五六点回到店里吃晚饭。有时他会拿着喝光的杯子走到柜台前,店员马上能心领神会,给他接一杯热水。

姚大叔年轻时没能够读书升学,父母离世,没有子女,与妻子也早早分手。

两年前,姚大叔走出家乡临平,到杭州来重新开始。麦当劳和图书馆,成了人生重启的地方,在这里,他想实现“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梦想。

他如诗人一般痴痴的说自己最喜欢看燕子,他想像燕子一样离开家乡去某个远方筑巢。他希望等到自己读了足够多的书,时机到了就动身。

不过也许他的努力,不是要去往真正的远方,而是努力地把自己“困”在这个离家不到40公里的麦当劳里。这个和家乡绝不相似的异国存在,正好维系了“远方”与“家乡”最安全的距离。

姚大叔的新年目标

分享到
来源:新世相X研究所 | 责任编辑:陶立烽
专题 > 节日谈
节日谈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