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美国自由派的代沟:中老年自由派与他们的激进后辈

2018-11-27 22:21:30

【编译/观察者网郭涵】

《纽约时报》11月26日发表政治文化评论员戴维·布鲁克斯的文章,《自由派家长、激进派小孩》。文章比较了在美国新老自由主义者之间出现的代沟,并检讨了他们如今面临的社会问题。观察者网编译全文,以供参考:

布鲁克斯文章标题,《自由派家长,激进派小孩》 图源:纽约时报

布鲁克斯写道,每当他在亲民主党的州接触各种机构负责人时都会问:在你工作的地方会有代沟吗?不管对方负责的是大学、非政府组织、科技公司、娱乐公司还是出版社,答案大致相同:有,而且很严重。

这些负责人基本上都是35岁以上的中老年自由派。他们给民主党投票,聊起左派的政治议程时滔滔不绝。可按他们标准,单位里一些不到35岁的年轻人已经算是“咄咄逼人的进步派”(militant progressives)。中老年自由派给这些年轻人起了很多绰号:“反抗军”(the Resistance),“半岛电视台”(Al Jazeera),乃至“革命者”(the revolutionaries)。因为若有人做了违背“政治正确”的事,这些年轻人会毫不犹豫地发动抗议和抵制。

布鲁克斯补充,当某家公司的员工因为发表“政治不正确”的言论而被炒鱿鱼,某个大学或者活动主办方取消对某位嘉宾的邀请,抑或某个作家或者编辑因发表了不合适的推特、文章而被解雇时,你基本上可以猜到是因为那些年轻人的抗议。

美国年轻人10月在抗议保守派大法官候选人卡瓦诺 图源:纽约时报

他认为这样的年龄代沟完全不意外。每当社会处在文化变迁的关键时期,这样的代沟就会被凸显,因为社会中老一辈的人与年轻人成长于完全不同的文化氛围。在上世纪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的美国,米奇·德克特曾写过一本书,《自由派家长,激进派小孩》(Liberal Parents,Radical Children),这个标题形容美国今天的现实恰如其分。

对于美国左派,最大的分歧在于是否认同“世界改良论”(meliorism,形而上学概念,认为人类可以通过影响自然过程导致更好的结果,是当代自由主义的基本组成部分——观察者网注)。中老年自由派震惊于特朗普得势,忧心全球变暖恶化、贫富差距扩大等种种问题,但基本上同意当前的社会结构本质上是健康的。只要投票支持“正确的人和法律”,就可以带来积极改变。

相比年轻人,中老年自由派对美国体制依然有信心 图源:CNN

“年轻人小将”(young militants)则更倾向于相信整个体制已经腐烂,必须要彻底摧毁。他们认为这个社会盛行着强奸的文化、系统性的种族歧视,以及因现有体制而无法摆脱的压迫。一个人的意识形态取决于他或她在权力体系内的地位。

两派人的信仰体系产生了冲突。中老年自由派更强调个人主义与精英化。在他们看来,做社会活动家、富有同情心与坚持平等主义(egalitarian)是一个公民应尽的责任。这些人出生于美国上世纪四十到六十年代的婴儿潮时期,坚信只要通过努力与才华,就能获得个人成功。

而如今的“年轻人小将”则往往深受文化马克思主义(cultural Marxism,当代西方批判理论,关注社会中的性别、种族、文化身份等问题,致力于分析媒体、艺术等文化形式——观察者网注)影响,后者在美国精英学府被奉为圭臬。对他们来说最重要的是集体身份认同。社会就是压迫者群体与被压迫群体之间的抗争。社会中的成功人士往往受益于某种程度的集体特权,或者上一代人被压迫的遗产。

现在,新老两派最大的代沟在于对职业成就的定义。中老年自由派基本认为,自由开放地交换意见本质上是件好事。比如老牌自由媒体的记者基本同意,客观性是重要的新闻理想。

特朗普的上台引发了美国国内的“部落政治”,为分裂的社会提供新的身份认同 图源:金融时报

然而,对于很多年轻人来说,这些仅仅是维护现有权力体系的借口,为那些原本没有合法性的人或体制提供辩护。

一般来说,当新老两派因代沟爆发冲突时,年长的一派会让着对方。毕竟,没有老板会想被年轻员工憎恨与看不起。没有人愿意被贴上“过时”的标签。如果现在左派与特朗普式的白人民族主义者要开战,没有(自由派的)人会公开站特朗普这边。

再说,“年轻人小将”们现在占据更多道德高地。在社交媒体的年代,道德并不是取决于你表现的多么有同情心,而是对一件令你觉得很冒犯的事做出多么激烈的反应。现在对道德的评判标准是,你得“自我展示出一定程度的愤愤不平”。任何人要是不展现出这种感性,道德上就是“可疑的”。

话说回来,美国保守派那边却没这么多代沟,答案很简单:共和党的年轻支持者没什么影响力,特朗普式的老白男说了算。

不过长远来看,保守派终会面临这个问题。里根时期(上世纪八十年代)出生的中老年保守主义者基本上信奉普世价值体系——资本主义、民主、人/商品的自由流通等等。

至于受过良好教育的保守主义年轻人呢?他们更多会认为普世民主“天真到不行”(hopelessly naive)、资本主义全球化是对工人阶级的背叛。相比长辈,保守主义年轻人更能接受一个多元化族裔的社会,但也更易从文化角度考虑问题,在意不同文化的边界。

布鲁克斯认为美国年轻人如今对社会与体制的信任度更低 图源:Getty Images

无论左右,美国的年轻人生活在一个对社会与体制信任度更低、集体身份意识更强烈的时代。他们活在政治部落战争(tribal political warfare)的现实中,而现实反过来也愈发形塑了他们。

布鲁克斯认为最终的讽刺之处在于:受过良好教育的中老年自由派上世纪末登上历史舞台,一直被宠溺于如伍德斯托克音乐节那般的聚光灯下。可如今,历史正被同样年长的特朗普支持者与年轻的左派自我中心主义者推着走。中老年自由派终于爬到社会的顶层,可环顾四周却倍感孤单与无力。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郭涵

郭涵

鸡腿被我Ban了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郭涵
专题 > 美国一梦
美国一梦
小编最近文章
体制有什么问题?美国新老自由派这么看
不毁约,马尔代夫新财长为中国基建谈价码
脸书玩失踪,英国议会罕见动手扣人
迫于压力,韩国拆除最大狗肉屠宰场
“拍马屁”拍到美网友“马蹄”上了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