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美国高校招生丑闻:各校如何处置父母被起诉的学生?

2019-06-09 09:41:21 据界面新闻6月8日报道,在美国Key Worldwide基金会高校招生丑闻中被指控的家长正在等待法院宣判他们的命运,与此同时,他们孩子的教育问题也悬而未决。

被称之为“校队蓝调行动(Operation Varsity Blues)”的联邦调查行动曝光了一个招生骗局,为了要上大学的孩子,家长向某公司支付高额费用,通过伪造学生的运动员身份和考试成绩等方式,帮助他们被竞争激烈的学校录用。目前有30多名家长被指控并有可能面临数十年的牢狱生涯。虽然牵涉其中的孩子没有受到指控,但有部分学生在求学中面临着相应的后果。

有的高校已开除相关学生,有的则表示在调查结束之前,禁止可能涉案的学生退学。

伊莎贝拉·罗斯·贾恩鲁里和奥莉薇娅·洁德·贾恩鲁里

女演员洛莉·路格林(Lori Loughlin)及其丈夫莫辛莫·贾恩鲁里(Mossimo Giannulli)双双被指控花钱伪造女儿伊莎贝拉·罗斯(Isabella Rose Giannulli)和奥莉薇娅·洁德(Oliva Jade Giannulli)的运动员身份,让她们得以被南加州理工大学(USC)录取。

在丑闻公布后,USC宣布,禁止涉嫌卷入丑闻且已入学的学生(包括伊莎贝拉·罗斯和奥莉薇娅·洁德)退学,同时也禁止他们登记上课,直到他们同意参与个案审查。目前尚不清楚贾恩鲁里姐妹是否会参与审查。

伊莎贝拉·罗斯·贾恩鲁里和奥莉薇娅·洁德·贾恩鲁里于2018年12月29日在洛杉矶露面。她们的父母在高校招生丑闻中被指控,两姐妹均被USC禁止退学,直到调查结束 图片来源:HOLLYWOOD TO YOU/STAR MAX/GC IMAGES

苏菲亚·格蕾丝·梅西 

苏菲亚·格蕾丝·梅西(Sofia Grace Macy)的母亲菲丽西提·霍夫曼(Felicity Huffman)曾获得奥斯卡提名,她承认通过贿赂提高女儿的SAT成绩。18岁的梅西将于六月从洛杉矶艺术高中(Los Angeles High School of the Arts)毕业,目前尚不清楚她在获得高中毕业证书后将会怎么做。

今年一月,其父威廉姆·H·梅西(William H. Macy,曾获得过一次奥斯卡提名)曾向大观杂志(Parade)表示当时“正是大学申请最紧张激烈的时刻。”他说索菲亚将会去上学,同时还补充,被录取后,她将会休学一年以追求演艺事业。

杰马勒·阿卜杜勒的女儿

杰马勒·阿卜杜勒(Gamal Abdelaziz)曾担任奢华度假村和赌场运营公司澳门永利有限公司(Wynn Macau Limited)总裁,对于涉嫌花钱伪造女儿篮球运动员身份这一指控,他拒不认罪。其女在去年秋天被南加州大学录取并开始上课。

根据USC的声明,跟贾恩鲁里姐妹一样,阿卜杜勒的女儿也被禁止退学或登记上课,直到同意参与审查。

格雷戈里和玛西亚·阿博特夫妇的女儿

格雷戈里·阿博特(Gregory Abbot)是包装公司International Dispensing Corp.的创始人兼董事长,其妻玛西亚认罪并承认通过贿赂提高女儿的ACT和SAT考试成绩。目前尚不清楚他们的女儿是否已被录取或计划入学。

夏洛特·布莱克

黛安·布莱克和托德·布莱克被指控花钱伪造女儿夏洛特的运动员身份,以帮助其被南加州大学录取。托德在2018年曾发推特称夏洛特已被录用,但尚不清楚她是否有入学。

杰克·白金汉

育儿和生活专家简·白金汉(Jane Buckingham)承认于2018年7月花钱请枪手为儿子杰克代考ACT的罪行。杰克曾向《好莱坞报道》(Hollywood Reporter)表示,对于母亲的行为并不知情,这个骗局剥夺了原本有录取机会的学生的名额,对于被卷入他此前一无所知的骗局,他感到抱歉。

“我现在面临的局面并不轻松,但让我感到欣慰的是,这也许有助于高校在录取过程中,降低目前比重过大的财务因素,”杰克说,“相反,我希望高校能够优先考虑申请人的品质、智力等素质。”

戈登·卡普兰的女儿

律师戈登·卡普兰(Gordon Caplan) 承认通过贿赂提高女儿ACT成绩的罪行。他表示女儿对其行为并不知情,目前只是高一学生,还未开始申请大学。

罗伯特·弗拉克斯曼的儿女

房地产开发商罗伯特·弗拉克斯曼承认花钱伪造儿子的运动员身份,以帮助孩子被圣地亚哥大学(USD)录取,以及通过贿赂提高女儿的ACT成绩。他的儿子已入学,而女儿则被USD拒收。USD助理副校长帕梅拉·格雷·佩顿(Pamela Gray Payton)曾表示,任何学生如在申请时出现作弊或欺诈行为,将一律开除,但目前尚不清楚弗拉克斯曼是否已经受到处分。

I-Hsin “Joey” Chen的儿子

I-Hsin “Joey” Chen是一家仓储公司的所有人,对于有关其贿赂7.5万美元提高儿子ACT成绩的指控,他拒不认罪。目前尚不清楚是否有任何大学录用其儿子。

艾米和格雷戈里·科尔本夫妇的儿子

艾米(Amy)和肿瘤医师格雷戈里·科尔本(Gregory Colburn)夫妇提出动议,要求驳回针对他们的诉讼,并于6月3日举行听证会。这对夫妇被控贿赂数千美元让人修改儿子在SAT考试中的答案。

据彭博社报道,他们的儿子曾向德克萨斯基督教大学(Texas Christian University)、印第安纳大学(Indiana University)和亚利桑那大学(University of Arizona)提交成绩。目前尚不清楚其是否已被任何学校录用。

伊莎贝拉·亨利克斯

伊丽莎白(Elizabeth)和不久之前还在担任风投公司Hercules Technology Growth Capital首席执行官的曼努埃尔·亨利克斯(Manuel Henriquez)夫妇,对于涉嫌贿赂监考员,让其在SAT考试时坐在女儿伊莎贝拉身边为她提供答案的控诉,拒不认罪。这对夫妇也被指控通过贿赂伪造女儿运动员身份。

伊莎贝拉·亨利克斯(Isabelle Henriquez)被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录取,其父母受到指控时,她在读大三。

乔治城大学向《新闻周刊》(Newsweek)表示,与丑闻有关联的两名学生已被开除,可该校拒绝透露他们的姓名。

道格拉斯·霍奇的孩子

道格拉斯·霍奇(Douglas Hodge)是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的前首席执行官,被指控伪造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的运动员身份。大女儿作为网球特长生于2013年被乔治城大学录取,小女儿作为足球特长生被USC录取,儿子在涉嫌伪造足球运动员身份后被录取,但推迟了一年,到 2017年才入学。

霍奇儿子如果在上学期间牵涉起诉案件,也将无法退学或登记上课,直到参与审查。

霍奇拒不认罪。

阿古斯汀·胡尼厄斯的女儿

葡萄园所有者阿古斯汀·胡尼厄斯(Agustin Huneeus)承认通过贿赂提高女儿SAT成绩,以及伪造女儿运动员身份(包括一张女儿打水球的伪造照片)的罪行。

胡尼厄斯的女儿就读于马林学院(Marin Academy),于11月被南加州理工大学录取。然而,USC声明,所有父母涉嫌卷入丑闻的申请人,如果尚未入学,将撤销录取资格。

布鲁斯和达维娜·伊萨克森夫妇的女儿

房地产开发商布鲁斯·伊萨克森(Bruce Isackson)和妻子达维娜(Davina)都已承认进行巨额贿赂以帮助大女儿和小女儿分别被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和USC录取。

他们的大儿女劳伦-杰克逊(Lauren Jackson)会踢足球,但并不擅长此运动,不具备录用所需的能力。她在2016年作为足球运动员被UCLA录取,在2017年学生名册上被列为中场队员。截至4月,她仍然是该校学生,UCLA尚未发表关于她可能面临的处分的任何声明。

他们的小女儿在伊萨克森通过贿赂提高SAT成绩以及伪造作为舵手的运动特长后被USC录取。她本人学的是马术,却作为划艇队的一员被录取。USC表示,目前牵涉“校队蓝调行动”的学生不可退学或登记将来的课程,直到参与审查。

米歇尔·贾纳夫斯

米歇尔·贾纳夫斯(Michelle Janavs)是一家食品公司的前高管,被控通过贿赂提高女儿的ACT成绩和伪造女儿的沙滩排球特长。贾纳夫斯的女儿于2018年被USC录取。根据USC的声明,录取资格可能已在调查发生后被撤销,但目前尚不清楚其女儿是否曾接受录取。

托马斯和凯瑟琳·基梅尔

伊丽莎白·基梅尔(Elisabeth Kimmel)曾是一家电视台的所有者,对于花钱伪造女儿凯瑟琳和儿子托马斯运动员身份的控诉拒不认罪。

根据起诉书,凯瑟琳作为网球特长生被乔治城大学录取。她于2017年毕业,当时有关丑闻的新闻尚未曝光。

托马斯作为撑杆跳高运动员冠军被USC录取,而他的申请据称包括一张伪造的比赛照片。他已经进入这所洛杉矶的大学学习,跟其他涉嫌通过非法手段获录取的USC学生一样,其求学生涯前途未卜。

玛乔丽·克拉珀的儿子

从事珠宝业的玛乔丽·克拉珀(Marjorie Klapper)承认关于出钱请枪手代儿子参加ACT考试的指控。目前尚不清楚其儿子是否已申请大学,或是否已被录用(如已申请)。

玛乔丽·克拉珀 图片来源:KTVU FOX 2

托比·麦克法兰的儿女

保险公司高管托比·麦克法兰(Toby MacFarlan)同意承认通过贿赂伪造一对儿女的运动员身份的指控。两个孩子均被USC录取。女儿以足球明星的身份提交申请,并于2018年从USC毕业。

其儿子的申请伪造了有关篮球经历的信息,于2017年被正式录取。虽然曾经入学,但他于2018年5月从USC退学。

小威廉·E·麦格拉申的儿子

TPG股本公司前高管小威廉·E·麦格拉申(William E. McGlashan Jr.)被指控贿赂监考员,让其修改儿子的ACT考试答案。彭博社报道,据称他已经将ACT成绩提交给USC和东北大学(Northeastern University)。

麦格拉申拒不认罪,其律师团宣称他的儿子已撤回申请,且尚未高中毕业。

玛西·帕拉泰拉的儿子

玛西·帕拉泰拉(Marci Palatella)是一家酒厂的所有者,其丈夫是美国橄榄球联盟(NFL)前队员卢·帕拉泰拉(Lou Palatella,未被起诉),她被控诉通过贿赂提高儿子的入学成绩,并贿赂他人伪造儿子的体育特长。其子作为足球特长生于2018年10月被USC正式录取。

起诉书引用了帕拉泰拉的话,她曾说过儿子很期待能够去USC上学,目前尚不清楚他是否已接受录取通知。

Peter Jan “P.J.” Sartorio的儿子

Peter Jan “P.J.” Sartorio是一家包装食品公司的高管,他承认关于贿赂监考员修改女儿的ACT成绩的罪行。目前尚不清楚其女是否已向任何学校提交成绩。

亚当·森普利

史蒂芬·森普利(Stephen Semprevivo)从事外包销售服务,他承认花钱伪造儿子亚当的运动员身份,以帮助其被乔治城大学录取。亚当已被乔治城大学录取,他最近对该校提起诉讼,以阻止学校对他执行学术处分。

其律师已确认他是乔治城大学开除的两名学生之一。

迪伦·悉多和乔丹·悉多

戴维·悉多(David Sidoo)拒不承认关于请枪手代两位儿子考SAT的罪行。大儿子于2012年被查普曼大学(Chapman University),小儿子于2014年被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录取。

在起诉被公布前,迪伦和乔丹都已经从各自的大学毕业。

德温·斯隆的儿子

德温·斯隆(Devin Sloane)曾是加拿大足球联赛(Canadian Football League)队员,现为企业高管,他承认伪造儿子的运动员身份,在儿子不擅长水球运动的情况下将其包装为水球运动员。他的申请包括一张伪造的打水球照片,他于2018年3月被USC正式录取。

目前尚不清楚其子在起诉时是否已接受USC的录取或是否已被录取。

约翰·威尔逊的孩子

私募公司首席执行官约翰·威尔逊(John Wilson)在丑闻中被起诉花钱美化儿子的运动员资料,帮助其被USC录取。其子于2014年作为水球运动员被录取,但在第一学期结束后被退队。

威尔逊同时还被起诉,另外贿赂了50万美元为两位女儿争取哈佛大学和斯坦福大学的名额。他拒不认罪。

霍玛永·扎德的女儿

牙科副教授霍玛永·扎德(Homayoun Zadeh)被诉花钱伪造女儿的曲棍球特长,后者作为曲棍球特长生被USC招生官员录取。根据起诉书,扎德的女儿曾对并非凭能力获录取表示担忧。

目前尚不清楚,其父在丑闻被诉时,她是否已登记在USC上课。扎德在四月时拒绝认罪。

安布尔·桑格里洛

根据起诉书,罗伯特·桑格里洛(Robert Zangrillo)的女儿安布尔一开始申请USC时并未获录取。可是,后来她作为转学生获录取,并成为学校划艇队一员。她本人并不擅长划艇,但她的申请曾描述其丰富的划艇经验。

分享到
来源:界面新闻 | 责任编辑:于文凯
小编最近文章
朝鲜驻西班牙使馆遭劫:闯入者承认与FBI共享信息
韩国瑜回应郭台铭:没看我现在又老又丑吗?真生病了
“铜陵”号护卫舰即将移交斯里兰卡
他和盗墓头子做交易被抓,身份显耀
美国高校招生丑闻:各校如何处置父母被起诉的学生?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