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一个俄罗斯人对我说:现在是国家最好的时候,因为稳定

2019-08-03 20:20:00

【俄罗斯电视台一位资深的主持人采访我,趁摄像师在调试灯光的时候,我们简单聊了几句,我问他如何评价苏联解体到现在的经历,她个人的经历,她说一言难尽,但她说现在还是最好的时候。我问为什么?她就说了一个单词“稳定”,实际上只有经历过过多的动荡和战乱,你才理解稳定和和平是多么的宝贵。

7月29日,在东方卫视政论节目《这就是中国》第28期节目中,节目主讲人、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教授将以经济瓦解、政治腐败、亲西势力等多方因素为分析框架,向观众推论苏联解体的历程,并通过邓小平的演讲分析中国在苏联解体后依旧“坚持社会主义,坚持改革开放,坚持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的背后原因。

以下为演讲部分,观察者网整理如下以飨读者。】

节目视频截图

张维为:

今天我想和大家讨论一个重要的也比较沉重的话题,就是苏联是如何解体的。大家知道苏联是列宁创造的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那么今天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下自己对苏联解体原因的思考,算是一家之言,供大家参考。

我先讲一段自己个人的经历。

我记得应该是1992年,当时我在日内瓦大学做博士,大学举办了一个讲座,请哈佛大学的经济学家Jeffrey Sachs来做一个讲座。大家可能知道他是苏联、俄罗斯改革进程中“休克疗法”方案的主要设计者。我一会还会谈及所谓的“休克疗法”是如何摧毁了苏联和俄罗斯的经济的。

Sachs演讲结束之后开始互动,这个时候因为当时正好在日内瓦大学做访问学者的前苏联的资深学者,他站了起来,他当时没有说话,他就直接走到讲台上,他用手指着Jeffrey Sachs教授,用非常清晰的英文说了一句话,他说:“我的国家已经解体了,你高兴吗?”,说完拂袖而去。

当时还没有手机,否则如果拍下来的话,我想会是一幅极有震撼力的照片。毫无疑问,多数俄罗斯人民对自己国家上了美国的当而走向崩溃,对自己人民数十年创造的财富被华尔街洗劫一空,至今都耿耿于怀。

当然Sachs教授本人后来很少提及他与苏联解体的关系。最近美国在围堵华为公司,Sachs教授出来说了一些比较公道的话,但是立刻遭到了美国右翼势力的围攻。所以人有时候确实挺复杂的。

Jeffrey Sachs在电视节目中表示,扣押华为CFO是美国的一个危险举动

那么苏联解体的原因很多,今天时间有限,我想主要从经济和政治两个视角跟大家来一起探讨一下。

我们知道苏联不管有多少问题,但它毕竟是一个在短短的二三十年里,从一个农业国变成一个工业国,变成了二次世界大战时候抵抗德国法西斯的主力,并为此承受了巨大的民族牺牲,所以人口减少了将近14%,也就是两千六七百万的军民阵亡,每个苏联人的家庭都有人牺牲。

苏联曾经对中国产生巨大的影响。毛泽东主席说过一句名言:“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实行第一个“五年计划”的时候,苏联给了中国宝贵的援助,包括156个大型项目。我们现在用的很多的概念,包括“五年计划”、“民主集中制”等等,实际上都是苏联共产党人发明的。

问题是一个对中国历史进程产生如此巨大影响的国家。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一个一度和美国平起平坐的超级大国,怎么就一下子轰然崩溃了?

1991年12月25日,苏联国旗从克里姆林宫上空降落

苏联解体给大多数俄罗斯人带来的是比较凄惨的或者相当凄惨的一种生命体验。据统计,二次大战的时候,苏联的GDP是减少了22%。但是苏联解体之后五年左右的时间内,俄罗斯的经济规模跟1990年相比,下降了52%,一半还多,这几乎是毁灭性的。因为苏联模式下的计划经济,它产业分工已经相当专业化,比方说,汽车的发动机可能是在乌克兰生产的,它的轮胎可能是在哈萨克生产的,结果国家一解体,整个前苏联的经济协作网络全部崩溃,所以经济走向崩溃是不可避免的。

二次大战的时候,虽然德寇摧毁了苏联很多工业设施,但同时苏联军工产业在拼命地生产机器、坦克、大炮、机关枪、弹药。所以从GDP总量来看,下降的还没有那么多,俄罗斯老百姓生活也受到巨大的严重的影响,社会急剧动荡,人均寿命下降的非常厉害。男性的寿命由原来60多岁降到了50多岁。之所以今天在俄罗斯有这么多人仍然支持普京,我想恐怕和90年代这一段悲惨的记忆有关。而且你看到虽然苏联的党垮台了,国家也解体了,西方还是不放过,北约还是继续东扩,直接大军压到俄罗斯边界。所以俄罗斯人觉得很难接受西方特别是美国的所作所为。

我上个月访问了俄罗斯,我们进行智库交流。一位资深的俄罗斯政治人物他跟我说的,他说戈尔巴乔夫的时期,我们真的以为我们即将进入天堂了,结果发现我们掉进了地狱。俄罗斯电视台一位资深的主持人采访我,趁摄像师在调试灯光的时候,我们简单聊了几句,我问他如何评价苏联解体到现在的经历,她个人的经历,她说一言难尽,但她说现在还是最好的时候。我问为什么?她就说了一个单词“稳定”,实际上只有经历过过多的动荡和战乱,你才理解稳定和和平是多么的宝贵。

要了解苏联解体,我们先要了解一下苏联经济发展的模式。那么苏联实行是高度的计划经济,这个模式确实是有问题的。但是也有它当时特殊的原因,因为苏联面临的是整个西方世界的包围,所以它急需发展重工业,发展国防产业,某种意义上它的代价就是牺牲了轻工业。

苏联是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进行了很多经济发展方面的各种各样的探索。

开始苏联搞的是战时共产主义,消费品搞配给制、产业是搞国有化、粮食搞征集制、劳动搞义务劳动等等。

这样的制度后来证明难以为继。那么列宁做了一些务实的调整,提出了一个叫“新经济政策”。这个新经济政策开始承认商品经济,允许外商到苏联来投资。所以我们1978年改革开放一开始的时候,邓小平就说过,苏联过去实行过新经济政策。那么邓小平自己1926年整个一年都在苏联留学,当时列宁已经去世了,但他的新经济政策还没有完全终结。所以邓小平对于苏联当时采取的比较灵活的、开放这种新经济政策,有自己切身的体验——社会主义可以不完全是国有经济,可以有私营经济、民营经济,可以有外资。

但后来斯大林时期,应该说苏联经济转成了我们后来熟知的苏联模式,包括企业国有化,实行中央计划经济,虽然取得了不少成就,特别重工业、国防工业、科技力量迅速发展,但后来它这个体制越来越僵化,特别是官僚化,那么经济缺乏活力,老百姓的生活水平长期停滞不前,消费品奇缺,也就是所谓叫做短缺经济。苏联人日常生活很多日用品都是要凭证供应,购货排长队,那么这给西方一种巨大的心理优势。

我记得80年代中期的时候,曾经看过一个美国人拍的纪录片,一个美国的记者采访当时苏共的宣传部的副部长,他说你看我们美国的制度为美国人创造了丰富的消费品,你们的制度为苏联人民创造了什么?这个副部长一时失语,无话可说,美国记者够损的,把那特写镜头就对着这位非常尴尬的苏共官员。这和今天中国完全不一样,今天中国随便拿出一个二线城市,三线城市都可以,其繁华程度都超过洛杉矶,超过旧金山,甚至可以叫板纽约。

那么苏联其他政策也有失误,比方说坚持与美国搞军备竞赛,当时美国核武器非常之多,可以毁灭地球100次,苏联跟它竞争,也拼命发展核武器,我就说是要毁灭地球101次的能力,现在看来是非常不明智的,浪费了大量的人力和物力资源。中国从来不参加军备竞赛,而是确保有效的威慑力,或者叫强大的止战能力。那么苏联和美国当时实际上都实行某种扩张主义的政策,两个国家都想把自己的意识形态强加给其他国家,美国搞全球霸权,苏联搞全球的输出革命,结果都付出很大的代价。

我自己第一次去苏联是1990年,切身感受到了苏联经济的困难,困难到什么程度?我去莫斯科红场,现在如果大家去过俄罗斯的话你就知道,红场有个很大的百货公司,现在叫大的超级商厦,叫“古姆”。当时商品之少超乎我的想象,因为1990年的时候,中国市场上已经实现了初步的繁荣,几乎什么商品都有,只是质量高的不一定很多。但苏联市场上的货架上几乎是空空如也。

我记得我是6月份去的,当时天有点凉,我想买一件风衣,他一问说必须有护照,还必须有你所在那个酒店的派出所开的居住证,而且只能买一件,然后买了之后护照上还要敲一个章,严格的计划供应。当时陪我的苏联社科院的那个小伙子,我们一起逛,看到有个电视机商店,然后我就进去,我是好奇想看看电视机价格之类。他说:“张老师,苏联电视机你可千万别买,那是专门为我们敌人设计的,看的时候容易爆炸”。苏联产品质量也不好,这也是当时缺乏竞争力的原因。

戈尔巴乔夫时期进行了一系列经济改革,但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整个苏联的改革还是在计划经济里边打圈子,打转转。他鼓励劳动竞赛,增加优秀工作者的收入,但总体成效不大,他没有能够从根子上,从制度上来解决问题。随后戈尔巴乔夫就一下子转向了激进的改革方案,就是我经常讲叫“双休克疗法”,一个是政治上的“休克疗法”,放弃党的领导,一个是经济上的“休克疗法”。

1990年中期的时候,当时我正在苏联访问,正好是戈尔巴乔夫、叶利钦达成一个协议,成立一个由总统顾问委员会成员叫沙塔林院士组成的专家小组,制定了向市场经济过渡的500天计划。那么这个计划的制定得到美国专家的直接指点。现在回头看这计划是愚蠢的,它把国有企业的股份折合成债券,所以使国有企业的工人无偿地拿到了一部分股权。给人感觉好像这个工厂就属于你的了,叫私有化。

但随着苏联经济陷入混乱,西方操纵的媒体,包括俄罗斯媒体也是西方当时操纵的,就开始制造经济恐慌的气氛,然后债券、卢布都开始大幅的贬值。所以很多工人都傻眼了,马上就急着出售手中的债券,结果华尔街的金融资本以最小的代价,把苏联人民70年积累的十几万亿有不同的统计,甚至更多的资产洗劫一空。我个人认为这可能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一次财富浩劫和财富转移,至少是之一。这个教训对于包括普京总统在内的多数俄罗斯人是刻骨铭心的。

政治上也是一样的。我自己总结过,苏联解体大致是两步:第一部是他的知识精英,就是大学的教授,媒体的精英被西方话语洗脑;第二步就是他的政治精英,他们的政治局委员,政治局常委以及总书记也被西方话语忽悠,好像世界上有一个理想的彼岸世界,就是美国,就是欧洲,就是西方。

苏联体制确实有很多问题,官僚主义、腐败、经济僵化等等等等。但是绝大多数苏联人并不想看到他们的国家解体。当时有各种各样的民调都证明他们希望这个国家继续存在。我老讲西方发明了各种各样的“陷阱”,忽悠整个世界。什么“中等收入陷阱”、“修昔底德陷阱”,“塔西佗陷阱”等等等等,实际上真正的“陷阱”就是两个:一个叫“民主原教旨主义陷阱”;一个叫“市场原教旨主义陷阱”。

结果苏联不幸的是这两个陷阱它都陷入了,所以就走上了国家解体的不归之路。其实我个人觉得后来不少西方国家自己也陷入这两个陷阱,所以西方也在走衰。

毫无疑问,苏共最高领导人戈尔巴乔夫是被西方话语彻底洗脑了,他称自己是苏共二十大的一代,苏共二十大是1956年召开的,当时苏共领导人赫鲁晓夫主政提出了一个全盘否定斯大林的秘密报告。那一代实际上是一批人,对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事业完全失去了信仰。

戈尔巴乔夫1987年的时候写了一本书,是在美国出版的叫《改革与新思维》。他提出了一个观点,叫做“全人类的价值高于一切”,提出要进行要实现“人道主义、民主的社会主义”。我多次讲过,人类价值也好,普世价值也好,民主也好等等,实际上这些价值需要世界各国讨论之后达成共识才行。如果这些价值都是按照西方国家标准来界定的话,那么美国入侵伊拉克就变成了“反对专制”和“捍卫人权”了,而不是21世纪对人间最严重的侵犯。不管怎么样,戈尔巴乔夫被西方所谓的普世价值给忽悠了。

面对西方或者亲西方势力的步步逼近,戈尔巴乔夫是步步退让,在谈党的领导的时候,他开始是说我们要坚持党的领导,反对多党制。隔了一段时间又说采用多党制也不是一个什么大的问题。再隔一段时间又说,宪法中任何一条都可以修改,包括第6条,第6条就是党的领导。然后又说不要害怕多党制,最后干脆就宣布取消共产党的领导,实行多党次,最后他完全失去了对政治发展的任何主导权,让苏维埃直接行使行政权,最后出了大问题。

一人一票选苏维埃代表,然后由苏维埃代表直接行使管理国家的职能,叶利钦就是这样上来的,叶利钦原来是苏共党员,后来因为犯了一些错误被开除出党,但他就通过戈尔巴乔夫的所谓苏维埃制度的改革,直接参加选举。后来被老百姓选上了莫斯科的苏维埃代表,俄罗斯的苏维埃主席,然后以这个平台直接叫板戈尔巴乔夫,直至苏联解体。

1991年8月23日,戈尔巴乔夫(左)在俄罗斯联邦最高苏维埃非常会议发言时,受到叶利钦(右)发起的带有侮辱性的质询

同时在意识形态领域内,苏联全面向西方投降缴械,苏共党史,苏共的领袖人物,苏联时期树立的英雄人物,包括苏联卫国战争时期的许多英雄人物,包括卓娅和舒拉这些我们都知道的英雄人物,全都被污名化。当时苏联精英被西方洗脑到什么程度?我可以举一个例子,我碰到一个苏联学者,他跟我说,他说我们这个国家太烂了,让美国来殖民我们吧。大家有没有注意到这种情况实际上我们国内今天的投降派也是这种观点。好在我们整个国家今天从上到下都警觉起来了,绝大多数中国人警觉起来了,我们绝不允许任何人颠覆人民共和国。

经济上戈尔巴乔夫在亲西方势力面前也步步退让,开始是反对私有化,后来是大力推动非国有化和私有化,认为公有经济和市场经济是水火不相容的,必须彻底实行以私有制和市场化为基础的市场经济。然后就是我们讲到的“500天的计划”,苏联随即陷入了经济、财政、社会、政治全面的危机,加上美国引诱的石油价格暴跌,苏联财政收入锐减,国库空空,政府和军队的薪饷都发不出来了。那几年如果你去苏联或者俄罗斯访问的话,90年代初的时候,你会看到非常凄惨的一些景象。大学的教授、医生、军官、工程师走上街头,兜售各种各样低廉的小商品,其中一部分人甚至不得不乞讨。这个情况是非常可怜的。

到最后出现什么情况?戈尔巴乔夫亲自给美国老布什总统写信,希望老布什美国总统能够借贷款给俄罗斯,他的要求是150亿美元。老布什回信,这个原文我不完全记得,大意思就是贵国要向美国国会证明自己有还债能力。150亿美元是个什么概念?我们去年双11,淘宝一天的交易额就是300多亿美元!

苏联崩溃了,共产党崩溃了,经济崩溃了,财政崩溃了,思想崩溃了,信仰崩溃了,随之而来的就是国家的解体,这是必然的结局。那么1991年9月,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三个加盟共和国独立;到12月,俄罗斯联邦、白俄罗斯、乌克兰三国领导人签署《独立国家联合体协议》宣布组成“独立国家联合体”。1991年12月25日,戈尔巴乔夫宣布辞去苏联总统职务;12月26日,苏联寿终正寝。

当时苏联解体给中国带来很大的震撼、震动,不少人担心,中国的红旗还能打多久,而西方世界是一片欢呼声,福山的历史终结论被证明了。大家可以查一下,我们的很多的高级干部走向腐败也是那个时候开始的。苏联老大哥都完了,中国社会主义还有希望吗?赶紧趁机捞一把吧。但当时中国的最高领导人保持清醒的头脑,邓小平本人对苏联、东欧的变化发表过很多次的演讲,当时是内部的,现在大部分都公开了。他要中国“冷静观察,沉着应对,韬光养晦,有所作为”

然后他掷地有声地说,“整个帝国主义西方世界,企图使社会主义各国都放弃社会主义道路,最终纳入国际垄断资本的统治,纳入资本主义的轨道。现在我们要顶住这股逆流,旗帜要鲜明,因为如果我们不坚持社会主义,最终发展起来也不过成为一个附庸国。而且就连想要发展起来也不容易。现在国际市场已经被占领得满满的,打进去都很不容易。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只有社会主义才能发展中国。”

在苏联解体前的4个月,他又明确地说,“世界历史正在出现大转折,这是我们的机遇”。

在坐的年轻人可能不一定了解,当时国内不少人乱了阵脚,红旗到底能打多久?但沧海横流方显出英雄本色,邓小平看到的是中国大发展的机遇来了,中国一定要抓住这个历史性的机遇,证明中国社会主义道路一定走得通,一定能够成功。所以在苏联解体后不到20天,邓小平就开始了巡视南方。我想他心里着急啊,他就怕中国错过这个机遇。他一路走进一路讲坚持社会主义,坚持改革开放,坚持提高人民生活水平,中国社会主义一定能够成功。


1992年1月20日,邓小平在深圳国贸大厦视察时说:“不坚持社会主义,不改革开放,不发展经济,不改善人民生活,只能是死路一条。”

像我上次讲的邓小平这次南方谈话,某种意义上开启了中国的第二次乃至第三次工业革命。当然这又是一个宏大的题目,以后有机会我们再聊。

(完)

(最后打个广告~张维为老师在两年前出版了《文明型国家》一书,“文明型国家”的概念解构了西方话语关于中国的主流叙述,为讲好“中国故事”,充分认识和包容中国文明特殊的内部差异性和复杂性提供了强有力的概念工具。

本节目《这就是中国》中不少内容在该书中也有呈现。如果有兴趣,可点击这里购买,全国包邮~~)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丕
专题 > 这就是中国
这就是中国
小编最近文章
日本外相:感谢!
“与美国断交,但会继续出售石油”
美媒:为什么中国自认为能建立一个乌托邦式的世界秩序?
Facebook、联想、腾讯、百度纷纷来晒自家黑科技
B站董事长:三五年内,中国将产生第一部有世界影响力的国漫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