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戴雨潇:美国警察如何处理国内“激进示威”

2019-08-30 07:47:41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戴雨潇】

近期,香港的暴乱愈演愈烈,乱港头目大肆煽动年轻人走上街头,极端示威分子暴力冲击行政和立法机构,封堵多条主干道路,导致许多商户被迫停止经营。不久前发生在香港机场的示威和罢工行动更是导致数百航班被取消,无辜的内地游客和记者被围困、禁锢、殴打。

在刚刚过去的周末,暴力又回到了这座城市,而且出现了新的升级,新界荃湾发生大规模暴力事件。持续两个多月的严重混乱和半无政府状态令香港的民生经济和国际形象受到严重损害。

在暴力蔓延的过程中,香港警方作为社会秩序的守护者承受了巨大的压力。有暴徒用砖头、铁枝甚至汽油弹攻击警察,使用有毒有害液体、粉末、激光和燃烧弹袭击警察,甚至咬断警察手指、打断警察门牙、割伤警察身体。他们还煽动仇警情绪,人肉搜索和威胁警察家人,恶毒咒骂警察子女,骚扰警察宿舍,更有暴徒恐吓警员“祸必及妻儿”,其行径之残忍、性质之恶劣令人发指。而反对派却指责警方使用水炮,谴责几名警察在紧急情况下逃出手枪,并有一名警员鸣枪示警,将这一切归入了警方的“更高暴力”。

随着暴力事件的持续,部分美国政客也开始对香港问题指手画脚,和反对派、暴徒站在了一起。今年2月底3月初,时任美国驻港澳总领事公然指责香港特区政府修例和“一国两制”。3月,美国副总统彭斯会见赴美游说的香港反对派人员。5月,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会见香港反对派人士,公然妄议香港特区修例事务。6月,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居然公开宣称,发生在香港的示威游行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7月,彭斯、蓬佩奥、博尔顿分别会见香港反对派人士。

洛杉矶暴乱——警察军队化“解决”族群冲突

事实上美国政府处理国内示威和抗议从不手软。随着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黑人民权运动的兴起,在全美各大城市种族冲突引起的暴乱越来越多,“黑豹党”等擅长同警察抗争的黑人暴力团体也开始逐渐出现。1967年的底特律骚乱更是导致43人死亡,1600多人受伤,至少7200人被捕,以及超过2000座建筑物受破坏,迫使当地的白人大量逃亡。在这样的背景下,美国警察开始大踏步军事化,并于六十年代末成立了全世界首个特种武器和战术部队(SWAT),旨在用军事手段专职防暴。

在那之后发生的两个典型种族骚乱事件是1992年的“洛杉矶暴乱”和2014-2015年的“佛格森暴乱”。1991年3月3日,洛杉矶警方逼停了酒后超速的罗德尼·金。在口头警告无效之后,四名白人刑警尝试用武力强行制服。但警察对他数次使用电击枪后,金依然不按照命令趴在地上,而是爬起身向警察扑过去。于是其中一名警察开始用警棍击打金的头部和身体,另外两名警察则用脚踢他,五十多棍之后,金终于就范。

躺在地上的金被警察殴打的视频截图(FBI)

这件事的独特之处在于,警察殴打金的过程恰好被附近的一名业余摄影师拍了下来。这名摄影师随后将视频片段送到了当地的电视台KTLA,电视台剪掉了视频里金试图站起来逃跑和冲向警察的片段,只留下了四名警察毒打金的部分,然后播出了剪辑过的片段,并将其发给ABC、CNN和NBC等美国媒体,视频立刻引起了美国社会各界的关注。

在案发后的两周时间内,各大媒体对此事进行了充分的炒作,围绕罗德尼·金被警察毒打这一话题,《洛杉矶时报》发表了43篇文章,《纽约时报》发表了7篇文章,《芝加哥论坛报》发表了11篇文章。在汹汹民意的压力下,洛杉矶警长不得不发表声明称自己也对视频里看到的内容“难以置信”。四位白人警察随即被当地检方以故意伤害和滥用暴力的罪名起诉。

考虑到案件在当地备受关注,为了避嫌,开庭地点选在了旁边的县。一年后的4月29日,一个由9个白人、1个混血白人、1个拉美裔和1个亚洲人组成的陪审团经过了七天的长考和讨论决定警方无罪。在场围观庭审的黑人导演约翰 · 辛格尔顿预言“这一判决结果点燃了炸弹的导火索”。

果然,庭审结束后仅仅几个小时,愤怒的黑人就席卷了洛杉矶的街头。示威活动在几个小时后变成了暴动,抗议者开始无差别地袭击白人和其财产。无数商家遭到劫掠,房屋被纵火烧毁,交通工具被肆意破坏,洛杉矶顿时陷入无政府状态。

一位黑人抗议者举着“我们不会平息”的标语(getty)

第二天,暴动继续扩散并蔓延至整个城市。因为洛杉矶警方放弃韩国城,当地居民自行组织武装保安队。男性韩国人纷纷拿起枪支在韩国城的店门前、建筑的屋顶守卫家园,并向来犯的黑人示威者射击。同日,洛杉矶市长宣布全市实施宵禁。加州州长为支援洛杉矶警队派出加州公路巡警和国民卫队进入洛杉矶,并向联邦政府求援。

在洛杉矶暴乱中被迫持枪自卫的韩国人(A&E, Getty, LA Times, AP)

5月1日,时任美国总统老布什命令美国司法部派出1000名“专业的防暴执法人员”,包括特种武器和战术部队(SWAT)、联邦调查局、美国法警和边境巡逻队等,并让另外1000名执法人员待命。他同时援引《叛乱法案》以行政命令调动10000名国民卫队士兵,并派出曾参加冲绳战役、仁川登陆和长津湖战役的王牌部队海军陆战队第一师以及陆军第七步兵师共4500名士兵参与镇压。

在电视讲话中,布什义正言辞地谴责了暴徒的行径:“我们昨天和前天晚上在洛杉矶看到的一切和公民权利无关,也和我们应该支持的平权事业无关。这根本不是抗议,而是纯粹由一群乌合之众发起的暴动。作为总统,我将使用任何必要的力量来恢复秩序。在洛杉矶发生的事必须也必将停止。”

乔治·H·W·布什针对1992年洛杉矶暴乱发表电视讲话:我将使用任何必要的力量来恢复秩序(youtube)

他接下来对罗德尼 · 金的案件解释道:“对判决感到失望的人们:你们必须明白,我们的司法制度为排解失望的情绪提供了和平、有序的手段。无论我们是否同意判决结果,我们都必须尊重司法程序。对法制的失望和对法制的直接攻击是完全不同的。在一个文明的社会中,没有任何理由可以成为谋杀、纵火、盗窃和破坏行为的借口。暴徒的暴行令洛杉矶遵纪守法的良民人心惶惶。肆意破坏生命和财产并不是对不公正的愤怒的正当表达。”

联邦政府的强势介入立刻控制住了局势,到了5月2日,洛杉矶市逐渐恢复秩序。据统计,这起暴乱共造成至少60人死亡,2300人受伤,12000人被捕,3700多座建筑物被毁,财产损失达10亿美元。由于担心类似的情况再次发生,洛杉矶及附近几个县的居民直到事发后数月,依然在排队抢购枪支和弹药以图自保。

暴乱中的洛杉矶(Los Angeles City Archives)

这场暴动让大多数普通的美国市民感到震惊和错愕,但同时也给美国政府和执法部门进一步军事化提供了绝佳的理由。经过了60-70年代黑人平权运动时期频繁密集的示威和骚动以及1992年影响广泛的洛杉矶暴乱的洗礼,美国各地的警察和武装力量在处理暴动和种族冲突越来越“驾轻就熟”。

佛格森暴乱——不论议员还是记者都照抓不误

2014年,美国发生了类似的种族矛盾。起因几乎和1992年洛杉矶案如出一辙,同样是因为一场双方对真相各执一词的争议事件。

8月9日中午,刚抢劫完一家商店、手持雪茄走在马路中央的18岁黑人青年迈克尔 · 布朗在密苏里州弗格森市遭白人警官达伦 · 威尔逊拦截并被开枪打死。

布朗的朋友、也是当时在场的目击证人称警察开枪射杀布朗的时候,布朗正高举双手说“不要开枪!我没有枪。”而警方的说法是布朗动手袭击了威尔逊警官,还曾抓住他的配枪,两人在缠斗过程中至少开了一枪;威尔逊就算是出于自我防卫也不得不将布朗开枪击毙。

最终一个由3名黑人和9名白人(符合当地人口比例)组成的大陪审团综合各种因素认定威尔逊警官使用武器合法,决定不予起诉。

这一事件立刻引起了很多当地黑人的不满,他们认为无论布朗之前做过什么事,只要他高举双手,警察就不应该射击(尽管没有视频可以证明布朗当时没有袭警而是高举双手)。就像1992年一样,黑人团体和自由派认为布朗的死就是白人警察对黑人群众系统性歧视和屠杀的最佳写照。8月10日,以黑人为主的抗议者开始变得暴躁不安,他们劫掠破坏了十几个商家,然后纵火烧毁了当地的一个加油站便利商店。

被暴徒烧毁的QuikTrip加油站(David Carson)

执法部门发现风向不对,立刻在局势恶化的当晚动用了上百名防暴警察、其他防暴装备和直升机驱散人群,并逮捕了至少30名参与破坏和抢劫的暴徒。这些人之后陆续以侵犯人身、抢劫和偷盗等罪名被起诉。翌日,示威者再次聚集到被烧毁的加油站周围,警察开始向示威者发射催泪弹和布袋弹,全然不顾示威的人群就有一位州参议员。

被催泪弹包裹的弗格森示威者(Toby Harnden)

之后几天,示威者聚集在案发地弗格森所在的圣路易斯县县治,要求起诉枪杀布朗的警员,部分示威者向警察投掷瓶子和石头。当地政府以催泪弹、烟雾弹、闪光弹和橡皮弹对示威者还击并派出特种警察部队(SWAT)增援。有一位女性示威者在现场被子弹击中头颅后奇迹般地生还,她的律师之后试图联系警方被警方拒绝,医生从这位女性头骨里取出来的子弹至今不知所踪。

值得一提的是,这次美国当局在驱逐和逮捕佛格森示威者的过程中,完全不会顾及对方的身份或者职业。只要警方认定有人在不合适的时间出现在了不合适的地点,就会用强制手段予以清除。

除了前一段提到的一位州议员被警方用催泪弹袭击,在之后的冲突中另一名密苏里州参议员纳希德因为“阻碍交通”和“无视警察命令”直接被警方逮捕。圣路易斯县的县议员安东尼奥·弗伦奇也在警方13晚的清场活动中被逮捕,当时他正在使用社交网络记录和发布示威游行的现状。弗伦奇被释放后坚称:“监狱里全都是‘和平维护者’,比如牧师、倡导和平的青年团体……他们抓错了人。”

警方对此不以为意,也不认为自己“抓错了人”,在92年洛杉矶暴乱中,正是新闻媒体和各种社会团体的煽风点火对事件的恶化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这次美国警方积极“吸取教训”,对待他们的手段也强硬了很多。在清除弗格森示威者的行动中,警方逮捕了多位在现场报道的记者。

当地警方13日在肃清一家快餐厅时,逮捕了《华盛顿邮报》记者韦斯利·洛厄里和《赫芬顿邮报》记者瑞安·赖利。洛厄里随后描述当时的情景说他由于“不知道该从哪个门出去”被警察直接摔到了汽水机上。赖利称警察只给了他45秒钟的时间离场,他由于并未及时收好器材被全副武装的SWAT特警“扼住咽喉”并直接铐上手铐逮捕。当晚,《华盛顿邮报》发表声明称,“警方没有任何理由逮捕洛厄里。他们粗暴的做法是对新闻自由的攻击。”

不久后,并未混在示威人群中的半岛电视台团队遭到了SWAT特警的攻击。视频拍到警察向采访的记者发射催泪弹和布袋子弹,随后直接将警车开到旁边“将摄像机推到地上”并“拆毁”了采访设备。半岛电视台称这是“对新闻自由的极为恶劣的攻击,这显然是为制造‘寒蝉效应’直至我们报道这一重要事件。”

半岛电视台记者遭到特警袭击(KSDK)

遗憾的是,当地警方和政府对这类“打压新闻自由”的指责似乎不屑一顾。几天后,在宵禁生效的情况下弗格森当地依然有人示威。密苏里州州杰伊·尼克松下令国民卫队士兵出动镇暴。如此一来,当地警方的底气就更足了,有媒体拍到警察威胁媒体“赶紧滚!然后把你那烦人的闪光灯给我取下来,否则我就开枪了”“媒体也不能通过我们(的防线),你敢试试我就对你用催泪瓦斯”……

当晚有至少70多人被捕,包括《金融时报》《体育画报》和《拦截者》在内多家媒体的记者。其中两位德国记者在被逮捕的时候询问警官的姓名,那位警官自称“唐老鸭”。

多位媒体人的被捕,让一些人批评当局“妨害言论自由”,但也有媒体(比如MSNBC等)指出那些被逮捕的记者不遵守警方的指示本身就有过错。

比起只是遭受短期牢狱之灾的记者,很多示威者就不那么幸运了。他们中的多数人被美国司法部强大的检察力量以纵火、非法入侵、盗窃抢劫、妨害治安、故意伤害等罪名一一起诉并定罪。还有一些示威者在混乱中莫名其妙地死去。登记在册被怀疑与示威相关的死者就有达伦·西尔斯和爱德华·克劳福德等6人。

其中西尔斯“恰好”是示威活动的组织者之一,在大陪审团决定是否起诉射杀布朗的警察的时候,他和布朗的母亲并肩站在警局门口。而克劳福德投掷催泪瓦斯的照片被认为是弗格森示威的象征之一。很多当地人认为政府没有对他们的死亡开展充分可信的调查。直到今年,很多曾经参与示威的人还会受到死亡威胁,而弗格森的黑人群体对政府仍然深感不信任。

向警方掷回催泪瓦斯的爱德华 · 克劳福德,之后被发现“死于显而易见的自杀”(Zuma Press)

面对弗格森的局面,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并没有选择立刻与他的黑人同胞们站在一起,而是重点谴责了当地的混乱和暴力。“没有任何理由可以成为攻击警察的借口,某些人也决不应当以这起悲剧(布朗被杀)为掩护进行破坏和劫掠。任何犯罪行为都无可推卸,所有涉案人员都应当被检控。”奥巴马在讲话中说。

尽管奥巴马也命令美国司法部调查布朗案中是否存在司法不公和种族歧视的问题,但直到他的任期结束也没有调查出什么明确的结果,最终没有一名警察因此坐牢。一些社会活动家认为,警方对黑人的“歧视性执法”本质上就是奴隶制和种族隔离在当代的变种,奥巴马的做法和言论显得有些不痛不痒,甚至可以说是(对黑人群体的)背叛。

结语

在美国,仅是被政府暴力镇压过的大型示威活动就有以上几例,而更多的示威活动在还没闹大的时候就被扼杀了。比如在2011年的“占领华尔街”事件里,面对成千上万游行的民众,警方使用警棍猛击示威者头部、将示威者包围起来后向其喷射刺激性液体、像抬猪一样挪走示威者等等手段,处理起来快刀斩乱麻,丝毫不拖泥带水。

然后进行批量逮捕,在2011年9月24日有80多人在游行活动中被捕;10月1日一天之内至少700名示威者因为阻碍交通被纽约警方逮捕;11月15日有200名示威者在警方暴力清除华尔街旁边的祖科蒂公园时被逮捕;在9月17日的“占领华尔街”一周年纪念活动,警方在全纽约市逮捕了185名示威者……据统计,在全美各地总共有将近8000人因为参加“占领华尔街”运动被逮捕。

占领华尔街运动中的警察暴力(NBC, Heng Chivoan, Getty)

上周,俄勒冈州波特兰市极左和极右翼约定举行集会。警方以安全受到威胁为由,在集会开始前直接“预防性”地逮捕了6人,然后关闭了波特兰市部分街道,并在其他一些街道设置了路障。波特兰警察局发言人还专门警告游行活动参与者“须按指示在人行道上进行游行,不能占用公路,违反规定的人可能会被逮捕或者将收到法院传票”。

由于民众可能持枪,美国警察为了反制歹徒军事化的程度相比中国这类正常国家高得多。笔者在美国生活的这几年里还没见过一个不配枪的警察。掏枪和射击对美国警察来说也是家常便饭。往往当事人在警察没让下车的时候下车,或者手稍微挪动到口袋附近就被射死了。

以上的事实足以充分说明,镇压群众运动方面,美国的经验比香港和内地都丰富得多。美英等西方阵营的国家深知政府统治的本质最终还是要依靠暴力来维持,因此在应对国内重大矛盾的时候首要想到的是利用警察、军队、法庭和监狱等国家暴力机关以保障人民财产和维护社会安定。

美国警察处理国内的示威和动乱毫不手软,对任何形式的袭警行为更是格杀勿论,却指责至今保持高度克制的香港警察“滥用暴力”,再次让世人见识了什么叫“双重标准”。而西方国家之所以总是对香港事务指手画脚,其本质还是沉浸在昔日殖民者的幻想当中,展现出赤裸裸的霸权主义。

几个月以来,香港的暴力示威者所造成的混乱不单破坏了香港社会秩序,更是直接冲击了“一国两制”,损害了香港广大人民的切身利益。眼下,止暴制乱是香港社会的最大呼声,至于部分香港反对派和西方政客的风凉话我们大可不必理睬——“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戴雨潇

戴雨潇

纽约大学研究生,思想与文明观察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作者最近文章
美国警察如何处理国内“激进示威”
为什么在西方判死刑这么难?
花650万美元把孩子送进斯坦福的华人,到底错在哪?
美国大学丑闻,伤不到富二代的“安全网”
那些夸西方司法独立的人,真懂这个词吗?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