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地球知识局:土耳其为什么要入侵叙利亚?

2018-01-26 07:26:38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于1月20日发起了对与土接壤的叙利亚阿勒颇省阿夫林地区的军事行动。行动对外宣称的目的,正是清除边境地区的“恐怖分子”。

随之,在土耳其炮火支持下,叙利亚反对派武装“叙利亚自由军”从土一侧进入阿夫林地区展开军事行动。该地处于库尔德武装“人民保护部队”控制之下,双方很快爆发冲突。

自2011年内战爆发起,土耳其就向叙利亚反对派提供武器支援,而到2016年8月后,土耳其更是在未经叙政府同意的情况下越境与其支持的叙反对派并肩作战,共同打击库尔德武装与极端组织,并取得了一定战果。

叙利亚最危急的时刻,土耳其在北方等待机会,摩拳擦掌

作为叙利亚的邻居,土耳其积极斡旋叙利亚危机,调解争端本无可厚非,但其多次不经“主人”(叙政府)同意,擅自闯进邻居家打击对手,似乎太过火了。

土耳其为何要以如此大的力度,对叙利亚进行军事干涉呢?土耳其与叙利亚在哪些方面有着难以调和的矛盾呢?

叙利亚土库曼人,旧帝国的遗民

早在塞尔柱王朝与马穆鲁克王朝时期,就有突厥人移居埃及、叙利亚与伊拉克等地。1516年奥斯曼帝国征服叙利亚后,移居叙利亚的突厥人逐渐以土耳其人为主。

随着奥斯曼帝国的崛起,土耳其的突厥人亦在各地获得了超凡地位

经过几百年的繁衍生息,至一战爆发前,以土耳其人为主的突厥人成了奥斯曼帝国治下叙利亚境内重要的少数族裔。他们被称为叙利亚土库曼人,不仅在阿勒颇、大马士革、哈马与霍姆斯、拉塔基亚等大城市都有其聚居区,而且他们在叙利亚北部部分地区是多数族裔。

在叙利亚土库曼人身后,站着强壮的土耳其“祖国”?

1919年一战结束,奥斯曼帝国战败解体,其在西亚的大片领土被英法以“委任统治”的形式瓜分,叙利亚与黎巴嫩成了法国殖民地,伊拉克与约旦成了英国殖民地。

此后在帝国的废墟上重生的土耳其共和国则忙于击退希腊与亚美尼亚的“入侵”,废止旧帝国与列强签订的“不平等”的《色佛尔条约》,保住小亚细亚的大部,无暇顾及旧帝国在阿拉伯世界的“失地”。

1920年最后一届奥斯曼帝国议会提出的构建土耳其民族国家的“国家誓言”(土耳其语:Misak-ı Millî)简图,可见在叙利亚北部与伊拉克北部的帝国领土上有数量可观的土耳其人居住

新生的共和国认为土耳其只是土耳其人此单一民族的国家,以土耳其民族主义代替了泛伊斯兰主义与泛突厥主义为国家意识形态,以强烈的土耳其民族主义作为凝聚国民与巩固政权的手段。

这对捍卫新政权合法性是至关重要的,但其也有明显的弊端:从此土耳其失去了重新干涉包括阿拉伯在内的西亚事务的合法性与正当性。

此外,力主“脱亚入欧”的穆斯塔法·凯末尔·阿塔图尔克(其姓氏Atatürk在土耳其语中意为土耳其之父)也认为进行扩张弊大于利,暂时对恢复旧帝国的遗产没有兴趣。奥斯曼时代风光无限的叙利亚与伊拉克等国的土耳其人就这样成了“遗民”。

领土争端:亚历山大勒塔省

取代《色佛尔条约》的《洛桑条约》虽基本确定了现代土耳其的边界,但一些土耳其人口数量众多的地区仍被划在土耳其之外。其中就有土耳其与叙利亚争议至今的亚历山大勒塔省(土耳其称其为哈塔伊省),其被划为法国托管的叙利亚领土。

土耳其临近叙利亚的哈塔伊省(亚历山大勒塔省)

亚历山大勒塔省位于安纳托利亚与新月沃地的交界处,古城安条克(今安塔基亚)与良港亚历山大勒塔(今伊斯肯德伦)均在此省。在1936年的人口普查中,土耳其人和阿拉伯人分别占到总人口的接近40%,是两大主要人口。

1936年的亚历山大勒塔省(哈塔伊省)及周边民族与宗教分布图,可见阿拉伯人与土耳其人在此地势均力敌

根据1921年的法土《安卡拉条约》,亚历山大勒塔省境内将“建立特殊的行政系统”以实施自治,此地的土耳其人将“享有发展自身文化的便利”,其母语——土耳其语“将被认可为官方语言”。

在1923年法国击败谋求独立的叙利亚王国后,为了瓦解叙利亚各族群对新国家的认同感,遂将叙利亚与黎巴嫩托管地拆分为五个国家。

其中亚历山大勒塔省被纳入阿勒颇国(Dawlaẗ Ḥalab)行政区划中,延续其在1921年起的自治省地位。即使后来五国陆续合并,重新统合为叙利亚,亚历山大勒塔省却仍维持其特殊地位。

1922年法属叙利亚与黎巴嫩托管地下属五个“国”(图中不包括德鲁兹山国),亚历山大勒塔省位于阿勒颇国沿海地带

由于亚历山大勒塔省境内土耳其人众多,且该地战略意义重大,土耳其方面拒绝承认其为法属叙利亚托管地的一部分。

凯末尔·阿塔图尔克在1923年的一次演讲中说:“哈塔伊省是土耳其人四千年的家园,她决不能成为敌人手中的俘虏。”但实际上,土耳其人是11世纪塞尔柱王朝兴起后才来到此地的,不仅比阿拉伯人要晚得多,更无法和赫梯人比。

土耳其政界拿亚历山大勒塔大做文章,看准的是1935年法国对叙利亚的委任统治行将结束,到时候就可借机让亚历山大勒塔省“重归”土耳其。居住在此地的土耳其人也里应外合,仿效凯末尔推行改革,组建各类组织与机构,鼓吹亚历山大勒塔省与土耳其统一。

为了一己私利而出尔反尔

1936年法国对叙利亚的委任统治期满,与叙利亚协商独立条约。但此时国际局势的变化给准备独立的叙利亚浇上了一盆冷水。

法国对隔壁崛起的纳粹德国心怀担忧,害怕放弃其在中东的殖民地可能会使其在与德国的战争中处于劣势。而且如果将有争议的亚历山大勒塔省划给叙利亚,还会引起土耳其的不满,使得本来就与德国关系暧昧的土耳其彻底倒向轴心国,对战局更为不利。

因而法国出尔反尔,拒绝批准已经协商完成的法叙独立条约,暂缓让叙利亚独立,并决定与土耳其一同决定亚历山大勒塔省的归属问题。

叙利亚民众自然对此极为不满,叙总统哈希姆·阿塔西(Hāshim al-‘Atāsiy)辞职以示对法国的抗议,骚乱在叙利亚各地爆发。再加上1936年亚历山大勒塔省内选举使得两位支持叙利亚从法国独立的两位议员上任,这更加剧了省内阿拉伯人与土耳其人的族群对立与冲突。

哈希姆·阿塔西(中央演讲者)

土耳其政府趁此“良机”,将“哈塔伊问题”递交给国际联盟处理。来自英国、荷兰、比利时与土耳其的代表以国联的名义,为亚历山大勒塔省准备了一份“宪法”,其中规定“亚历山大勒塔省在外交层面上是叙利亚内不同但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而其国防事务与法国和土耳其有关”,1937年11月生效。

其后一年不到的1938年9月2日,亚历山大勒塔省议会在法国与土耳其默许下宣布独立,成立哈塔伊国(Dawlaẗ Khaṭāy),并由法国与土耳其联合军事管理。法土两国还炮制了一场“公投”,以决定哈塔伊国是否要加入土耳其。

1938年,土军开进亚历山大勒塔省

为了成功让哈塔伊国“回归祖国”,土耳其派一万多名国民进入亚历山大勒塔,假装注册为哈塔伊国选民投票,让原本只占选民46%的土耳其人投出了哈塔伊国与土耳其统一的结果。

法国通过出卖叙利亚的利益,让土耳其“合法地”吞并了亚历山大勒塔省,以换取土耳其保持中立,不参加轴心国。

从此,叙利亚的西北海岸就被土耳其封堵住了

叙利亚的亚历山大勒塔省摇身一变成了土耳其的哈塔伊省后,土耳其自然要对其施行“土耳其化”政策。居住在当地的阿拉伯人与亚美尼亚人四散奔逃,大量迁居叙利亚,亚美尼亚人更是担心会被牵连进第二次亚美尼亚种族大屠杀。

1939年,大马士革女性举行游行,抗议土耳其吞并亚历山大勒塔省。其中一幅标语的内容为“我们的血为叙利亚的阿拉伯省份而流”

叙利亚自然不承认所谓的“独立公投”结果,认定公投无效,一直将亚历山大勒塔省视为叙利亚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由于双方利益诉求尖锐对立,土叙两国对哈塔伊省归属的争端也始终没有结果,反而常常激起争端:2006年起叙利亚公民被禁止购买哈塔伊省内的地产;2009年土叙两国关于分配幼发拉底河与底格里斯河水资源的协定也因土耳其要求叙利亚承认哈塔伊省是土的一部分而被搁置。

占据河流上游的土耳其占了不少便宜,上图仿佛有一条无形的边界

2011年2月,两国达成共同建设哈塔伊省边境上的水利设施的协议,沿奥龙特斯河(al-’Āṣiy)分治,以此作为解决争议的方案。但当动工仪式在哈塔伊与伊德利卜举行完没多久,叙利亚内战就爆发了。

支持反对派的土耳其和叙利亚政府关系迅速破裂,象征两国友好和解的水坝停止了建设,亚历山大勒塔省的争议也就这样悬而难决。

叙利亚到了最危急的时刻,土耳其在北方等待着机会

土耳其与叙利亚的领土争端既源于族群分布与历史认知方面的冲突,更是域外殖民主义与帝国主义的干涉乃至国际形势变化多重作用的结果。

为了限制纳粹崛起,法国出卖了叙利亚的利益,让原本正当归属叙利亚的亚历山大勒塔省变成了一块争议领土。其境内的阿拉伯人和土耳其人终日不得安宁,海岸线本就极短的叙利亚更是受困于难于出海的窘境。

丢掉作为大叙利亚一部分的黎巴嫩使得叙利亚的海岸线变短了不少,南部出海要绕道至拉塔基亚。而没了亚历山大勒塔,叙利亚北部的出海也变得极为不便

也正是这个悬而未决的领土争端,让叙土两国始终难以维持和平友好的关系,以至于频频发生冲突。土耳其近日对叙利亚的无端出兵,也正是这场争端的一个尖锐爆发。

域外势力埋下雷,只等当地势力来引爆,坐看鹬蚌相争,自己渔翁得利。

地球知识局

地球知识局

地理+人文+设计,全球视野新三观

分享到
来源:地球知识局 | 责任编辑:李泠
专题 > 叙利亚内战
叙利亚内战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