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杜大伟:为何说特朗普对中国发动的关税战计划模糊了问题焦点

2018-04-18 09:04:46

【翻译/观察者网青年观察者凌子奇】

继“贸易战对美国是有好处的,而且取胜并非难事”的论调之后,如今我们又听到了特朗普对中国贸易战计划的另一番稍具反思意味的言论。不过,这次他不是写在推特上而是在接受纽约一家电台采访时说的:“我并不是说不会有任何痛苦......我们可能会损失一点利益......但是当这一切都尘埃落定之后,我们将收获一个更加强大的国家”。

很高兴,我们能看到他的狂妄已经有所收敛,但是很多迹象表明,白宫作战室(the White House war room)仍然幻想着从对华贸易战中获得丰硕战果,这一点与以往相比是没有变化的。特别是在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加入白宫作战室之后,此人不仅支持对华贸易战,他甚至毫无顾忌地主张发动一场热战,而此人的名声也是建立在这一鹰派观点之上的。

美国布鲁斯金学会高级研究员杜大伟4月8日在香港《南华早报》刊发评论文章:《为何说特朗普对中国发动的关税战计划模糊了问题焦点》

正如前《华盛顿邮报》记者瑞凯德(Keith Richburg)在《星期日邮报》中所说的那样,如今摆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份准备不充分、目标不明确而且没有明确退出方案的对华贸易战计划......有谁能告诉我这场贸易战最后将如何收场吗?”似乎人们不屑于为这场贸易战的结局下一个定义,或者说,他们对何为“胜利”都不愿想清楚。

特朗普本人犯这样的错误是可以理解的,毕竟他缺乏足够的贸易或外交常识,但他身边大都是有专业知识的人,这些人应该充分意识到,这场正在酝酿中的贸易战是严重缺乏逻辑支撑的。

不过,白宫此次威胁发动对华贸易战也有其可取之处,它把各国对中国贸易政策和经济发展政策的抱怨做了更加清晰的表达:很多外国公司对难以获得中国市场准入资格近乎失去耐心,而且对中国依然存在的市场壁垒也感到十分失望;人们关于中国知识产权保护和强制性技术转让政策的忧虑并非毫无根据,该问题亟待解决;此外,中国政府对国有企业的政策支持和补贴规模也已经引发了人们的普遍担忧(尽管包括美国在内的大多数国家都为自己的“领军企业”提供了慷慨的补贴,所以批评中国时最好保持谨慎,以免伤及自身)。

不过,这些问题与关税壁垒之间并不存在很密切的关系,而是更多地与中国国内的监管政策有关,中国出台此类政策的目的在于帮助国内领军企业变得更加成熟老练,以便与国外已经享有盛誉的大型跨国企业竞争。

因此,无怪乎美国商界有这么多人在欢呼特朗普政府的贸易政策正变得“越来越严厉”的同时,也在批评特朗普政府只专注于表现为美中双边贸易赤字问题的关税战争实际上是模糊了问题的焦点。他们不希望额外增加贸易成本,他们只是希望中国的市场能够更加开放。

但仅对中国进行指责却并非坦荡之举(disingenuous)。与中国一样,美国和欧盟也不愿解除阻碍外国公司进入自身市场的数百项国内规定。

因此,当中国企业追赶西方同行时,中国政府并不会因奉行当下的战略而有任何愧疚之感。自加入WTO以来,中国公司非常清楚地认识到,作为“全球制造商”,自己的地位其实一直处于全球生产链中附加值的最低点。

施振荣的微笑曲线:在该模型中,组装制造是价值链的最低点

当宏碁的施振荣第一次提出他的价值链“微笑曲线理论”时,就已经清楚地认识到,中国企业是处于价值链最低点的装配商。比如一部在美国零售货架上销售的iPhone手机,东莞富士康的中国员工在500多美元的售价中只能分到7美元,这令他们感到不满乃至愤怒。

如果中国政府要让中国工人摆脱贫困并培育出一个庞大的中产阶级,他们需要占据价值链中附加值更高的部分。所以他们一直在不懈地追求提高附加值的办法——有时通过不正当手段获取知识产权,有时无情地迫使外国投资者转让技术。窃取知识产权是永远不可接受的,但我猜中国将继续利用其庞大的市场尽可能地促成更多的技术转让。在国际商界的现实操作中,这种行为虽然令人忿恨却也是可以理解的。

当然,向进口自中国的钢铁、铝或价值500亿美元的其他商品加征关税对于消除这些壁垒毫无帮助,即便是完全不了解关税数字意味着什么的人也明白这个道理。据了解,美国提出向进口自中国的462亿美元商品征收25%的关税,主要包括价值342亿美元的大型机械设备、小型机器用具和电气设备(machinery,mechanical appliances and electrical equipment)、价值27亿美元的运输装备(transport equipment)以及价值82亿美元的化工、贱金属和塑料制品(chemicals,base metals and plastics)。

美国对中国产品加征强制性关税之后,可能出现四种情况:

一、美国进口商继续进口那些产品,这将使中国出口商不受影响,美国公司和消费者不得不为进口自中国的生产资料和日用消费品支付更高的价格。估计特朗普的团队不希望这样的情况发生。

二、美国进口商将从其他国家进口。这肯定会对一些中国出口商造成伤害,但其他国家的出口商将会获利,而且供应紧缩意味着美国进口商仍将支付比现在更高的价格。

三、美国公司将在国内生产那些原来从中国进口的产品。在美国充分就业的情况下,这种低附加值的产业如何能够在美国生存是一个难题。

四、美国进口商和消费者将不得不勒紧裤腰带,停止消费那些产品。

有人可能会认为,特朗普一定会倾向于第二种情况——从其他国家进口。但这只会将美国的贸易逆差对象国从中国换成其他国家,而且这也无助于美国公司进入中国市场。

如果特朗普发动贸易战的真正目的是为了减少贸易赤字并帮助美国公司获得更好的进入中国的机会,那么目前的战略是完全不可行的。因此,我不认为这场表面的贸易战反映了他的真实意图。更有可能的是,他意在通过这场贸易战兑现早已做出的竞选承诺,以维持其基本盘选民的忠诚度,直到11月的中期选举结束。从这个角度来看,此番对中国的“恫吓”还是可以被算作一场胜利的。

(青年观察者凌子奇摘译自4月8日香港《南华早报》网站,观察者网马力校译)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杜大伟

杜大伟

布鲁斯金学会高级研究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马力
专题 > 中美关系
中美关系
作者最近文章
特朗普的贸易战,帮不了美国企业
对话:特朗普面临的最大问题不是中美贸易,而是国家颜色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