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财政部长楼继伟:民粹主义为全球经济最大威胁

2016-10-08 16:08:29

据中国财政部官网10月8日报道,2016年第四次二十国集团(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10月6日在华盛顿举行,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和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共同主持会议。此次会议是中国担任G20主席国期间的最后一次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主要讨论了当前全球经济形势以及税收、受益所有权和反洗钱议题,并听取了2017年G20主席国德国对明年G20财金渠道议程的介绍。

楼继伟在出席G20华盛顿财长及央行行长会议主席国新闻发布会时,就记者提问当前多变的国际政治风险对世界经济影响回应称,金融市场常常会过度反应,政治上的不确定性可能通过金融市场的波动而放大;同时,这个问题的本质是反全球化和民粹主义思潮,许多政治家选择将政治正确作为竞选的法宝,带来了政策上的不确定性。

中国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出席G20华盛顿财长及央行行长会议

2016年第四次G20华盛顿会议

据BBC中文网援引法新社报道,此次G20华盛顿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10月7日发出警告,一些民粹主义政客正在鼓吹和渲染反全球化以及反自由贸易情绪,这可能给全球经济带来威胁。

法新社称,中国财长楼继伟在代表G20各国发表讲话时将吸引选民的民粹主义政治称为对全球经济最大的威胁,“这种反全球化的民粹主义潮流让这些政客打着相应的竞选旗号争取选民支持。这种现象已经带来不确定性。”

此外,楼继伟还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华盛顿年会上提及,“我们需要看到某些国家和主要经济体的总统选举中反应出的政治风险。”

法新社认为这些言论是指向近期的两个热点民粹话题,推动美国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竞争总统以及推动英国脱欧的势力将让已经陷入危机的全球经济进一步停滞。美国总统竞选人之一特朗普正在以反移民、反自由贸易的政策对抗竞争对手希拉里。在欧洲,英国脱欧掀起的民粹主义浪潮远未平息,并可能对未来的法国和德国大选造成影响。一些美国和欧洲的政客正在将反对泛太平洋自贸协议以及泛大西洋自贸协议作为竞选策略,以争取害怕失去工作的选民。

7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称,贸易问题已经成为政客踢来踢去的皮球。

世界银行长金墉则敦促各国政府放弃保护主义和孤立主义,他说,过去四分之一个世纪里,开放边界的行为让十亿人摆脱了贫困。

另据中国财政部网站消息,楼继伟在G20财长及央行行长华盛顿会议上介绍了当前中国经济“去杠杆”和结构性改革的情况。

楼继伟称,中国“去杠杆”周期与发达国家不同步。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发达国家普遍启动了“去杠杆”进程,中国通过实施大规模经济刺激政策,为应对危机做出了重要贡献,但也产生了债务率上升以及产能过剩问题。

楼继伟在记者会上被问到政府债务问题时表示,中国中央政府债务占GDP比重约为15.8%,对于扩张较快的地方政府债务,中国也加强了管理。现在地方政府债务仍在隐性扩张,中国正在采取措施堵住非正规发债渠道,规范发债行为。

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则表示,目前中国经济中存在一些过剩产能,适当信贷增长可发挥逆周期调节作用。去年中国资本市场出现一定波动,为维护金融稳定,当时阶段性地出现了更多依赖银行信贷融资的情况。随着全球经济复苏逐步正常化,中国也会对信贷增长有所控制。

周小川称,中国努力在提高汇率灵活性和保持汇率稳定之间寻求平衡。近期资本外流压力有所缓解。

周小川特别提到近期中国部分城市房价上涨较快的问题,称“中国政府对此高度重视,积极采取措施促进房地产市场的健康发展”。

2016年10月7日上午,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出席G20华盛顿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主席国新闻发布会,介绍会议有关情况并回答记者提问。德国财长朔伊布勒应邀出席发布会,并介绍了德国计划在担任2017年G20主席国期间重点推动的财金渠道工作。翻页查看楼继伟在记者会发言实录:

楼继伟部长:感谢大家参加今天的新闻发布会。昨晚举行的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是中国作为G20主席国举办的最后一次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我愿借此机会感谢各国同事和各界人士对中国担任G20主席国的大力支持。

9月份刚刚落幕的杭州峰会正值世界经济形势仍然复杂严峻、G20从危机应对向全球经济的长效治理机制转型的关键时期,受到了国际社会广泛关注,也承载了各方高度期待。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主持峰会并取得圆满成功。会议围绕“构建创新、活力、联动、包容的世界经济”主题,就加强政策协调、创新增长方式,更高效的全球经济金融治理、强劲的国际贸易和投资、包容和联动式发展等议题,以及影响世界经济的其他突出问题进行了深入的讨论,取得了丰硕成果。

本次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既是推动落实9月份杭州峰会成果的重要契机,也是中国与下一任主席国德国就重要议程进行对接的接力站。借此机会,我向大家简要介绍一下本次会议的情况和成果。

首先,会议深入讨论了全球经济形势和面临的主要风险。当前全球经济复苏缓慢,发达经济体温和增长,新兴经济体总体情况有所好转,对全球增长形成支撑。同时,全球经济面临的不确定性和风险上升,包括部分主要经济体进入大选周期、英国脱欧下一步动向不明朗、金融体系脆弱性增大、美联储加息预期上升以及地缘政治紧张和恐怖袭击频发等都可能对全球经济和国际金融市场带来重大影响。在此背景下,G20各方应密切关注形势发展,继续加强宏观经济政策协调与合作,切实落实杭州峰会共识,包括使用所有政策工具促进增长,坚定不移推进结构性改革,扩大基础设施投资,加强金融监管,完善国际金融架构,推动贸易自由化进程,以实现全球经济强劲、可持续、平衡和包容增长。

其次,会议讨论了税收、受益人所有权透明度以及反洗钱问题。根据今年4月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公报要求,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和全球税收透明度和情报交换论坛向会议提交了关于加强国际透明度标准实施,包括获取和跨国交换受益所有权信息的初步建议报告。会议对报告进行了讨论,并要求FATF和全球税收论坛继续推进相关工作。我们认为,提高受益所有权透明度对于维护国际金融体系的完整性至关重要,有利于防止各种实体被用于从事腐败、恐怖融资、洗钱和避税活动。因此,G20各国应积极实施受益所有权透明度相关标准并做出表率。

此外,德国作为明年G20主席国,在会议上介绍了明年G20财金渠道的工作计划。我们希望明年和未来的G20进程能够切实落实杭州峰会成果,延续今年重点财金议题,并在此基础上取得新的进展,确保G20机制的有效性和影响力。我们将与德国加强合作,积极支持德国成功举办2017年G20峰会和财金渠道会议,并预祝取得成功!

主持人:下面,欢迎记者朋友提问。

华尔街日报:当前国际政治风险以及地缘政治风险频发,英国脱欧、各国大选等不确定性因素增加,您认为这将会对世界经济产生什么影响?

楼继伟部长:刚才有记者问到朔伊布勒财长关于欧洲银行业风险问题,作为本届G20主席国我愿进行一些补充。

在今年的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上,我们并没有具体去讨论欧洲哪一家银行的问题,但是我们讨论了与全球金融体系相关的两个问题:第一个是宏观审慎监管问题,之前金融机构自身经营的脆弱性使纳税人被迫卷入金融救助,我们要避免这种情况再次发生。另外一个是普惠金融和绿色金融问题,就是要帮助实体经济特别是一些中小企业获得金融支持。

关于政治风险问题。我们认为金融市场常常会过度反应,这些政治上的不确定性可能通过金融市场的波动把它放大,这也是不可避免的。同时,我们要看到,这个问题的本质是反全球化和民粹主义思潮。许多政治家选择将政治正确作为竞选的法宝,这带来了政策上的不确定性。

金融时报:IMF总裁拉加德提出要关注中国债务扩张问题,中国如何看待这一问题。

楼继伟部长:我注意到了拉加德女士有关中国政府债务扩张的说法。中国中央政府债务管理是非常健全的,中央政府债务占GDP比重约为15.8%,对于扩张较快的地方政府债务,中国也加强了管理,政府进行了规范,人大加强了法律监督。但是前期为应对雷曼兄弟公司破产引发的国际金融危机,我们采取了扩张投资的刺激性政策,现在地方政府债务仍在隐性扩张,我们对此高度关注,已经开了“前门”,并正在采取措施堵住非正规发债渠道,规范发债行为。总体来说,中国政府债务风险还是可控的。

主持人:新闻发布会到此结束,谢谢大家。

(观察者网综合财政部网站、BBC中文网等消息)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综合 | 责任编辑:朱敏洁
专题 > 经济晴雨表
经济晴雨表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