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中国11月出口增5.9%进口增13% 机构:经济周期进入上升阶段

2016-12-08 16:02:33

【观察者网 综合】中国经济回升势头日渐明显。据海关总署12月8日发布的最新数据,我国11月进出口数据大幅好于预期。

其中,按人民币计,中国11月出口同比5.9%,预期-1%,前值-3.2%;11月进口同比13%,预期3.6%,前值3.2%;11月贸易顺差2981亿元,预期3200亿元,前值3252.5亿元。

按美元计,中国11月出口同比0.1%,为八个月以来首次转正,预期-5%,前值-7.3%;11月进口同比6.7%,增速创两年新高,预期-1.9%,前值-1.4%。中国11月贸易帐(也称为“净出口额”,是进口和出口的差额)446.1亿美元,不及预期的469亿,前值490.6亿。

机构评析:经济周期进入上升阶段

对于11月的进出口数据,九州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邓海清表示,相较于8月由于基数抬升带来的出口回升而言,本月外贸数据的改善真实无水分。

本月进出口大幅改善并非基数原因。原因是,11月,进口在基数大幅抬高9.7%的情况下增速回升8.1%,出口增速在基数不变的情况下抬升7.6%,基数因素实际是利空进出口的,这恰恰表明11月进出口回升的强度之大。

叠加11月人民币实际上继续维持贬值势头,进口的实际回升幅度更大。

此外,虚假贸易继续受到打压,本月进出口改善“真实无水分”。11月,我国对香港的进口为-60%、出口为-16%。同时本月我国特殊监管区出口增速为-20%。以上指标表明,本月进出口的改善“真实无水分”,并非虚假贸易所致。

所以,邓海清认为,11月进出口并非基数原因或者虚假贸易所致,而是真实有效的回升。那么进出口大幅回升的原因是什么?

原因有二:一是全球PPI上行带来的经济上行周期;二是特朗普当选之后,发达国家经济体带动发展中国家经济体回暖。人民币贬值对出口有一定贡献,但无法解释为何进口飙升。

他认为,PPI(生产者物价指数)回暖带动进口大幅回升,背后实际是经济周期进入上升阶段。

此外,邓海清还称,补库存和价格回升是推动目前的内需持续增长的关键。自8月起,中国从去库存阶段进入到补库存阶段,工业企业存货回升,但产成品存货仍供不应求,内需旺盛带动进口回升和经济增长。(邓海清全文评述见文末)

海关总署:今年前11个月我国进出口总值21.83万亿元

据海关统计,今年前11个月,我国进出口总值21.83万亿元人民币,比去年同期(下同)下降1.2%。其中,出口12.47万亿元,下降1.8%;进口9.36万亿元,下降0.3%;贸易顺差3.11万亿元,缩小5.8%。

11月份,我国进出口总值2.35万亿元,增长8.9%。其中,出口1.32万亿元,增长5.9%;进口1.03万亿元,增长13%;贸易顺差2981.1亿元,收窄12.9%。

前11个月,我国外贸进出口主要呈现以下特点:

一般贸易进出口小幅增长、比重提升,加工贸易进出口下降;

对欧盟、东盟、日本等贸易伙伴进出口增长,对美国进出口下降,对日贸易逆差扩大1.4倍;

民营企业进出口增长,比重提升;

机电产品和服装等部分传统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下降;

铁矿砂、原油、煤等大宗商品进口量增加,主要进口商品价格普遍下跌;

11月中国外贸出口先导指数回升。11月,中国外贸出口先导指数为36.9,较上月回升1.3,表明明年年初我国外贸出口压力有望减轻。其中,根据网络问卷调查数据显示,当月,我国出口经理人指数回升0.8至40;新增出口订单指数、经理人信心指数分别回升1.8、0.7至41.3、45.5,企业综合成本指数回落1.9至25.5。

海关总署数据公布后,离岸人民币出现下跌趋势,目前为6.895。

(翻页看海关总署全文)

今年前11个月我国进出口总值21.83万亿元

据海关统计,今年前11个月,我国进出口总值21.83万亿元人民币,比去年同期(下同)下降1.2%。其中,出口12.47万亿元,下降1.8%;进口9.36万亿元,下降0.3%;贸易顺差3.11万亿元,缩小5.8%。

11月份,我国进出口总值2.35万亿元,增长8.9%。其中,出口1.32万亿元,增长5.9%;进口1.03万亿元,增长13%;贸易顺差2981.1亿元,收窄12.9%。   

前11个月,我国外贸进出口主要呈现以下特点:

一、一般贸易进出口小幅增长、比重提升,加工贸易进出口下降。前11个月,我国一般贸易进出口12.02万亿元,增长0.5%,占我外贸总值的55.1%,较去年同期提升0.9个百分点。其中出口6.72万亿元,下降1.1%,占出口总值的53.9%;进口5.3万亿元,增长2.7%,占进口总值的56.6%;一般贸易项下顺差1.42万亿元,收窄13.1%。同期,我国加工贸易进出口6.57万亿元,下降5.7%,占我外贸总值的30.1%,比去年同期回落1.4个百分点。其中出口4.23万亿元,下降5.2%,占出口总值的33.9%;进口2.34万亿元,下降6.7%,占进口总值的25%;加工贸易项下顺差1.89万亿元,收窄3.3%。

此外,我国以海关特殊监管方式进出口2.34万亿元,下降2.4%,占我外贸总值的10.7%。其中出口8101.4亿元,下降7%,占出口总值的6.5%;进口1.53万亿元,增长0.2%,占进口总值的16.4%。

二、对欧盟、东盟、日本等贸易伙伴进出口增长,对美国进出口下降。前11个月,欧盟为我国第一大贸易伙伴,中欧贸易总值3.26万亿元,增长3.1%,占我外贸总值的14.9%。其中,我对欧盟出口2.02万亿元,增长1.5%;自欧盟进口1.24万亿元,增长5.8%;对欧贸易顺差7742.7亿元,收窄4.7%。美国为我国第二大贸易伙伴,中美贸易总值为3.08万亿元,下降1.7%,占我外贸总值的14.1%。其中,我对美国出口2.3万亿元,下降0.9%;自美国进口7839.3亿元,下降4.2%;对美贸易顺差1.51万亿元,扩大0.9%。

前11个月,东盟为我国第三大贸易伙伴,与东盟贸易总值为2.66万亿元,增长0.8%,占我外贸总值的12.2%。其中,我对东盟出口1.52万亿元,下降2.3%;自东盟进口1.14万亿元,增长5.2%;对东盟贸易顺差3674.4亿元,收窄20.1%。日本为我国第五大贸易伙伴,中日贸易总值为1.64万亿元,增长4.4%,占我外贸总值的7.5%。其中,对日本出口7760.3亿元,增长1.3%;自日本进口8605.8亿元,增长7.4%;对日贸易逆差845.5亿元,扩大1.4倍。

三、民营企业进出口增长,比重提升。前11个月,民营企业进出口8.37万亿元,增长3.5%,占我外贸总值的38.3%,较去年同期提升1.7个百分点。其中,出口5.74万亿元,增长0.8%,占出口总值的46%;进口2.63万亿元,增长9.8%,占进口总值的28.1%。同期,外商投资企业进出口10万亿元,下降3%,占我外贸总值的45.8%。其中,出口5.45万亿元,下降3.4%,占出口总值的43.7%;进口4.55万亿元,下降2.5%,占进口总值的48.6%。

此外,国有企业进出口3.37万亿元,下降7.4%,占我外贸总值的15.4%。其中,出口1.27万亿元,下降6.3%,占出口总值的10.2%;进口2.1万亿元,下降8.1%,占进口总值的22.4%。

四、机电产品和服装等部分传统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下降。前11个月,我国机电产品出口7.18万亿元,下降1.8%,占出口总值的57.6%。其中,电器及电子产品出口3.28万亿元,下降0.5%;机械设备2.04万亿元,下降0.3%。同期,服装出口9437.9亿元,下降3%;纺织品6306.4亿元,增长2.2%;家具2823.4亿元,下降3.8%;鞋类2759.2亿元,下降7.5%;塑料制品2133.7亿元,增长1.3%;箱包1466.3亿元,下降7.2%;玩具1085亿元,增长21.6%;上述7大类劳动密集型产品合计出口2.6万亿元,下降1.5%,占出口总值的20.9%。此外,肥料出口2503万吨,减少20.5%;钢材1亿吨,减少1%;汽车72万辆,增加7.1%。

五、铁矿砂、原油、煤等大宗商品进口量增加,主要进口商品价格普遍下跌。前11个月,我国进口铁矿砂9.35亿吨,增加9.2%,进口均价为每吨362元,下跌4.7%;原油3.45亿吨,增加14%,进口均价为每吨1985.8元,下跌21.6%;煤2.29亿吨,增加22.7%,进口均价为每吨343.2元,下跌7.7%;成品油2526万吨,减少6.6%,进口均价为每吨2595.9元,下跌13.4%;初级形状的塑料2306万吨,减少3.1%,进口均价为每吨1.06万元,下跌1.4%;钢材1202万吨,增加3.6%,进口均价为每吨6551.1元,下跌6.4%;未锻轧铜及铜材446万吨,增加4.3%,进口均价为每吨3.45万元,下跌9.1%。此外,机电产品进口4.57万亿元,增长1.9%;其中汽车95万辆,减少3.5%。

六、11月中国外贸出口先导指数回升。11月,中国外贸出口先导指数为36.9,较上月回升1.3,表明明年年初我国外贸出口压力有望减轻。其中,根据网络问卷调查数据显示,当月,我国出口经理人指数回升0.8至40;新增出口订单指数、经理人信心指数分别回升1.8、0.7至41.3、45.5,企业综合成本指数回落1.9至25.5。

(翻页看邓海清评述全文)

以下为邓海清评述全文:

12月8日,海关总署发布11月进出口数据,11月以美元计价下,出口同比回升0.1%,为8个月以来最高增速,前值为下滑7.5%;进口同比回升6.7%,为2014年10月以来最高增速,前值为下滑1.4%。

11月的进出口数据非常亮眼,但我们必须先搞清楚,进出口是真的回暖,还是低基数、虚假贸易导致的假象?

进出口大幅改善并非基数原因。11月,进口在基数大幅抬高9.7%的情况下增速回升8.1%,出口增速在基数不变的情况下抬升7.6%,基数因素实际是利空进出口的,这恰恰表明11月进出口回升的强度之大。叠加11月人民币实际上继续维持贬值势头,进口的实际回升幅度更大。

虚假贸易继续受到打压,本月进出口改善“真实无水分”。11月,我国对香港的进口为-60%、出口为-16%。同时本月我国特殊监管区出口增速为-20%。以上指标表明,本月进出口的改善“真实无水分”,并非虚假贸易所致。

从上面数据看,11月进出口并非基数原因或者虚假贸易所致,而是真实有效的回升。那么进出口大幅回升的原因是什么?

我们认为,一是全球PPI上行带来的经济上行周期;二是特朗普当选之后,发达国家经济体带动发展中国家经济体回暖。人民币贬值对出口有一定贡献,但无法解释为何进口飙升。

PPI回暖带动进口大幅回升,背后实际是经济周期进入上升阶段。从历史数据上看,PPI的同比增速与进口同比增速之间具有非常密切的相关关系。本月进口增速的大幅回暖,与国内的工业行业的出清密不可分。在大宗相关行业市场出清的情况下,经济进入到周期上行阶段,才是当前全球宏观经济最重要的不可忽视的现状。

价格回升+主动补库存推动经济增长,目前内需好转延续的证据越来越充分。什么造成了目前的内需持续增长的格局?我们认为,补库存和价格回升是关键。2015年,中国经济最大的问题是在大宗商品暴跌下的“债务-通缩”螺旋,而2016年的经济回升,也恰恰是因为这一螺旋的逆转,带来的企业信心的恢复和居民消费的稳定。自8月起,我国从去库存阶段进入到补库存阶段,工业企业存货回升,但产成品存货仍供不应求,内需旺盛带动进口回升和经济增长。

发达经济体经济回暖,是中国出口回升的主因,人民币贬值也利好出口。数据上看,本月出口数据的回升主要来源于主要发达国家和地区。其中,对美国出口增速由-5.8%大幅回升至8.08%;对欧盟出口由-8.83%回升至5.64%。对日本出口增速由-3%回升至3%。相比来看,我国对东南亚地区的出口增速为-2.67%,增速较上月继续下滑。

对发达国家出口回暖快,对东南亚出口同比依然负增长,表明这一轮全球经济呈现了“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的传导路径,可能与11月特朗普上台、改变发达国家的未来增长预期有关。我们认为,之所以11月我国出口大幅改善,发达经济体进入经济“快车道”是最为重要的原因。以PMI数据为例,11月美国PMI为53.2,为2015年7月以来最高;欧元区PMI为53.7,是2014年2月以来最高最高值。发达经济体的同期复苏,成为带动我国出口的关键力量。

继续强调我们提出的“股牛债熊”新时代,长期看好股市“健康牛”,长期看空债市。对股市而言,我们坚定认为中国经济L型拐点已过,继续看好盈利改善驱动的中国股市长期健康牛。对于债市而言,短期关注银行“负债短缺”的变化,这是此轮债市调整的直接驱动因素,但长期更应当看到经济增长、通货膨胀以及央行货币政策的变化,这决定债券市场长期调整远未结束。

吴娅坤

吴娅坤

写干货。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综合 | 责任编辑:吴娅坤
专题 > 经济晴雨表
经济晴雨表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