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2017油价波动背后:欧佩克、美国页岩油气与LNG“三国杀”

2017-01-19 15:25:01

据《21世纪经济报道》1月19日消息,尽管没有出现大幅度的增长,2017年新年至今国际油价一直保持在55美元上下,但若以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计算,已较2016年年初每桶上涨了接近22美元。从整个行业来看,2017年石油工业面临的悲观情绪显然要比2016年缓和了不少。

一方面,欧佩克成员国不断曝出减产消息;另一方面,美国页岩油井数却在不断增加。尽管相比去年的低位而言,原油价格确实涨了不少,但对于投鼠忌器的大公司们来说,2017投资扩张的意愿仍旧不强。在这之外,液化天然气(LNG)在2017年或将迎来更大范围内的供给过剩也是一个不容小觑的变量。实际上,欧佩克、页岩油与LNG犹如三股巨大的潜流,其三足鼎立“缠斗”式的博弈将决定2017年的油价走势。

1月17日,BP首席执行官戴德立就向媒体表示,今年该公司全年投入仍保持在170亿美元以下,相比2014年少了60亿美元。这家公司在2016年终于走出“墨西哥湾事件”的泥淖,自去年底以来在资产上的投入超过40亿美元。

而国家生产者在这一轮油价回暖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去年12月,石油输出国组织和11个国家达成了一份减产协议,尽管这一协议的执行情况尚待审计,但已经有不少国家开始落实,并在市场中产生了一定的成效。

对于中国来说,油气市场在2017将会迎来一个更加不确定的年份。“相比于2016年,2017年将会有千万吨级的炼厂投产。”安迅思中国研究总监李莉告诉记者。而除了新增产能外,成品油批发市场的价格战也将愈演愈烈。

减产落实决定油价下限

“欧佩克与11个国家达成的减产协议是一大突破,15年来第一次由他们主导的全球生产减少支撑了目前油价脆弱的复苏。”标普全球普氏分析师告诉记者。

这一协议要求,沙特和俄罗斯将联手在今年前6个月削减近80万桶/日的产量,而其他石油生产国迫于协议或是本国财政的压力下,使得这一数字将达到180万桶/日。

与之相匹配的就是库存的不断减少。“预计2017年前三季度在原油库存方面将出现重大突破,或许这些主产国爆满的库存正在减少。”上述分析师表示,“这些协议的落实在某些方面提供了很大的乐观情绪,尽管怀疑论者会质疑这一协议的落实情况。”

从实际情况看,这一协议有极大的可能正在落实中。

从原油交易市场上的价格反应来看,目前作为标准原油的布伦特油价与中东现货价格的价差正在缩小。“因为油质不同,中东原油含杂硫量相对较高,所以一半会与布伦特原油价差在3-4美元。”上述分析师表示。

而从近日的价差水平上看,迪拜原油价格与布伦特原油价格的差别在近日跌至15个月来的新低:1.68美元/桶。

“毫无疑问,在市场走向再平衡的过程中,其速度快慢取决于对不同石油生产国产量的削减,值得注意的就是那些遭受危机国家得以豁免减产协议,有可能在他们那里看到大量增产。”上述人士表示。

以利比亚为例,该国在饱受战乱纷扰后,石油产量大幅减少,这一非洲最大的原油储备国正在试图恢复生产。在上个月,该国开放了两个最大的原油区块,目前产量是70万桶/日,作为比较,在战乱前该国日产量达160万桶。

在对油价的预测上,大部分石油公司还是保持一个相对乐观的态度,但这并不代表他们会在新年增加投入。而美国页岩油气开采的程度也决定了油价将会上升到怎样的水平。

“欧佩克与其它原油生产国的减产情况将决定原油的最低价,而美国页岩油气的开采程度将决定原油的最高限价。”上述分析师表示。

成品油价格争夺

对于中国成品油市场而言,2016年在激烈的价格战中开启,在一波涨价中结束。而在今年,这一形势并没有任何缓解的迹象,随着未来可能的千万吨级炼油厂投产,国内本就过剩的炼油产能或更加严重。

位于云南昆明的云南石化,新建的炼油厂年产能一千万吨。由中石油、沙特阿美和云天化三方共同建设,总投资约300亿元人民币,承接中缅原油管道进口的沙特原油。

“目前我们的厂房已经准备就绪,但因与沙特方面的谈判仍在进行中,一旦谈判结束签订最终的协议就可以立即生产。”该厂负责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在产能增加的情况下,自2014年开始中国成品油市场的供给就越发充沛,尤其是在地炼密集的山东地区,成品油批发市场的竞争异常激烈,“因为又到了新一年的开始,近期成品油批发市场上的价格战非常激烈。”卓创资讯成品油分析师胡惠春告诉记者。

而从市场主体的角度看,目前在成品油市场占主要地位的是中石化等“三桶油”,其次是星罗棋布的地炼厂。“三桶油”均有自己专门的销售公司负责成品油的批发及零售,而地炼厂更多的是作为生产厂家与之销售结合。

“‘三桶油’每年初都会下达相应的销售任务,每个月度和季度都有相应的考核,所以在年初到三季度期间,为了完成考核目标,压低批发价格是很正常的。”胡惠春说。

而在这种情况下,市场上的每个主体各自为战,在发改委所规定的最高限价以下进行竞争,“可以说目前在发改委最高限价以下的价格竞争是充分市场化的。”她说。

而一旦“三桶油”的销售任务完成,他们就会联手提高成品油价格接近零售限价。在这一空间下,无论是他们还是地炼都会在第四季度迎来利润空间相对较高的一段时期。

“总体而言,2017年成品油的批发价格还是会上涨一些的,不过也要看原油价格的情况。”胡惠春说。

天然气供给或过剩

作为目前市场上重要的能源商品,液化天然气(LNG)在2017年或许将迎来更大范围内的供给过剩,而这一情况在近期才慢慢被市场注意到。

“来自澳大利亚、马来西亚的项目将会陆续投产,印尼的项目也拿到了新一批的投资,2017年来自这些地方的液化天然气将会让市场供给更加充足。”标普全球普氏天然气高级执行主编Marc Howson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而他预计,2017年全年液化天然气的需求将会增长30万吨,而2016年全年总需求为260万吨。

“关键的问题在于全球市场如何适应液化天然气供应的巨量增加,这一吸收来自欧洲电力部门的煤转气,也来自中国和印度不断增加的天然气需求。”他表示。

需求增长的动力主要来自于亚太地区,据统计这一地区占全球液化天然气需求量的50%以上,并且还在不断攀升。“包括印度、巴基斯坦和中国,在2017年都将贡献相当一部分的需求增长,值得注意的是,孟加拉在LNG的需求方面也会在今年有所提升。”他表示。

(綦宇)

分享到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 责任编辑:韦静
专题 > 油价
油价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