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美媒称中国将通过抛美债警告特朗普 港媒:美媒说错了

2017-02-17 18:16:27

【观察者网 综合】2月13日,彭博社发表了一篇题为《美国最大债权国抛售美国国债作为对特朗普的警告》的文章称,“因特朗普推行减税扩大基建并推高通胀和利率,中国和日本这两个美国最大的外国债权国,在为美国政府提供资金的问题上,正在突然改变主意……目前几乎没有海外投资者希望踏入美国国债市场”。

彭博社网站截图

对于这一说法,香港媒体亚洲时报于14日发文予以驳斥。

亚洲时报在这篇题为《中日外汇储备:为什么彭博社搞错了?》的文章中称,“彭博社这篇报道可能会完全有利于恢复和助长长期存在的潜在偏执型担忧,即认为中国和日本有朝一日将通过扬言抛售手中持有的巨额美国国债而对美国政府进行政治勒索……但事实恰恰与此相反,在美联储为外国央行持有的国债与美元国债收益率之间,并没有可觉察的关系。”

亚洲时报还对此进一步解释到,“片面地把视线盯在外国央行的美元储备上——就像彭博社的报道那样——却纯粹是没有找到重点。”

原因是,“当人民币对美元升值的时候,中国是美元资产的净卖出国,原因很简单,因为中国的贷款人指望更加省钱地偿还他们的美元债务。当私营部门净卖出美元的时候,央行积累起美元。当2015年美元开始走软的时候,中国的贷款人购买美元以偿还他们的美元债务。于是私营部门成为美元净买入者。央行通过出售美元满足私营部门的需求。”

所以,“与官方资金相比,流入和流出美国国债的民间资金只是九牛一毛:投资者无需担心中国央行和日本央行就它们所持美元储备作出的决定。”而中国央行为阻止人民币大幅贬值而做出的一些干预,并不会对美元利率、甚至美国经济产生什么影响。

亚洲时报网站截图

专家:抛美债是市场波动下的正常调整

外媒的担忧源于,今年一月,美国两大债主——中国和日本相继抛售美债。而且这样的抛售已经持续了大半年。

2016年全年来看,中国减持美债1877亿美元,是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下降。正值特朗普上台中美关系敏感期,抛美债震慑特朗普的猜测不时见诸报端。

可以显见的理由是,自去年11月特朗普胜选,美元指数一路飙升,今年1月,美元指数达到新一轮历史峰值103之后,开始下跌。因而这一阶段大幅抛售美债,也不难理解其原因。

于此同时,中国外汇储备持续下降,一月外汇储备更是下滑至3万亿美元以下。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赵庆明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美债的增加减少与外汇储备量的变化是一致的。”

赵庆明表示,2016年外汇市场需求大于供给是央行减持美债的主要原因,“由于外汇市场需求大于供给,就需要央行注入流动性。中国的外汇资产更多的是生息资产,要在外汇市场注入外汇,要么是使用已经到期的资产,未到期的就需要卖出变现。”

外汇局负责人就1月外汇储备的下降曾解释说,从1月份的情况看,央行向市场提供外汇资金以调节外汇供需平衡,是造成外汇储备规模下降的主要原因。

特朗普胜选之后,美债价格下跌,收益率大幅上升,中日各国抛售美债

此外,外汇局负责人还表示,与上年同期相比,1月份外汇储备规模少降了872亿美元;与上月相比,外汇储备规模少降了288亿美元,降幅均明显缩窄。剔除掉汇率重估因素以后,外汇储备规模的同比和环比降幅也是明显缩窄的,这反映出中国跨境资金流出已较前一时期有所放缓,未来随着中国经济增长动能逐步增强,跨境资金流动会趋向平衡。

美国财政部2月16日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在去年12月增持美债91亿美元,截至2017年1月31日,中国外汇储备规模为29982亿美元,较2016年末下降123亿美元,降幅为0.4%。

民生银行首席分析师温彬分析认为,去年11月美元指数上涨以后,利率提升,美债价格走低,高位抛出,12月在低位买回,增持美债可以增加交易性投资美债的收益。

这也进一步证实,抛美债更像赵庆明所说,是市场波动下的正常调整行为。

以下为彭博社文章:《美国最大债权国抛售美国国债作为对特朗普的警告》

据彭博社2月13日报道,特朗普上台后,中国日本等美国最大的一些海外债权国突然间对于向美国政府提供融资一事作出重新考虑。

据日本财务省的最新数据显示,日本作为美国国债的最大持有国,其国内投资者在去年12月减持的美国国债创下近四年来最大数额。而且最引人注目的是,历史上,日本不断抛售美债的情况很少出现。而事实上,大力抛售美债的情形不只发生在日本。放眼全球,诸多海外投资者都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逃离美国国债。

从东京到北京再到伦敦,人们似乎达成了一个这样明显的共识:目前,鲜有海外投资者想要踏入总量约为13.9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市场。

无论是美国赤字会不会严重扩大,特朗普的政策会不会导致通胀压力上升,抑或是美联储升息的脚步会不会加快,美国是否还是全球最安全的债券市场……这些事情似乎都变得有点不太确定了,而这种不确定的状态在美债收益率从11月份进入上行通道后更是如此。此外,特朗普动不动就喜欢来硬的,这一点也让外国投资者们更想将资金留在当地。

海外投资者持有的美国国债净变动:海外投资者将进一步减持美债?

“由于政治上存在着强烈的不确定,所以今年与往年相比,让日本人投资美国国债与美元更能会变得更难”,三菱日联摩根士丹利证券(Mitsubishi UFJ Morgan Stanley Securities)驻东京的海外债券投资首席策略师井上健太(Kenta Inoue)称,“而近期,美国国债收益率更是有可能会再度快速上涨,而这也将继续阻碍日本人踊跃买入美债。”

当然,目前无人认为外资会将美债全部放弃。毕竟外国投资者仍拥有价值5.94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而这些资金占据了美国国债市场的大约43%(不过这一比例已经有所下降,2008年时海外资金占据了美国国债市场的56%)。事实上,海外资金占美国国债比例的大幅下降不仅会伤害到美国,也会损害日本和中国等美债的主要投资国。

当然,目前美国国内还有着不小的需求,也一直有能力消化这些被海外投资者抛售的美债。美国10年期国债的基准收益率自从去年12月中旬触及2.64%后已回落,预计今年将基本保持平稳态势。上周五,10年期国债基准收益率报2.41%。

影响持久

尽管美国国内需求增长,但若海外需求一直减弱,可能还是会给美国低成本举债能力带来持久影响,尤其是在特朗普雄心勃勃地筹划提升基建支出、下调税负并提倡“美国优先”战略之际。此前,特朗普政府除了指责美国两大海外债权人,日本与中国,为获得不公平贸易优势而让本国货币贬值,也以同样的理由抨击了德国。

去年12月,日本投资者净减持美国国债2.39万亿日元(213亿美元),明显高于11月份的减持规模。

尽管与日本投资者目前持有的1.1万亿美元总量相比,减持的比重并不算大,但却是2014年起首次连续两个月减少。

而中国,自从去年5月以来就一直在抛售美国国债,目前仅持有略超1万亿美元的美债,为七年来最低。

而近来,像大和住银投信(Daiwa SB Investments)的投资顾问国部真二(Shinji Kunibe )这类不愿冒险的债券投资者,尽管见到美国国债存在一些明显优势,但还是在减持。

蓝色为日本10年期国债收益率,白色为经日元汇率队中的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紫色为经汇率对冲的美国与日本10年期国债收益率差

与其他许多投资海外的机构货币基金经理一样,作为大和住银的固定收益管理业务主管,国部真二希望规避美元上下波动风险。目前,这种行为是可以理解的。计入汇率对冲成本后,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约为0.9%,大致上是日本10年期国债收益率的10倍。回溯到上世纪80年代,极少能看到两国国债如此大的利差。

然而,他认为由于特朗普追求扩张性财政政策,并采取贸易保护主义立场,“(美债的)收益率将继续走高。”

损失惨重

像国部真二这样的投资者可能无法承受更大的损失。据美国银行数据显示,上季度,对冲美国国债所有美元敞口的日本投资者遭受了4.7%的损失。同样的事也发生在欧洲——欧元买家也因货币对冲而损失惨重。

瑞信研究分析师佐尔坦鲍兹(Zoltan Pozsar)说,“他们现在的状况就像车灯前的小鹿(形容焦虑、害怕、紧张的心情)。”

特朗普的“推特治国”还不知道前路在何方,美国的利率上涨又会进一步削弱海外需求。蓝湾资产管理公司投资级债务联合负责人马克·道丁(Mark Dowding)目前管理者大约500亿美元的资产,他表示,该公司已经开始将其与更高利率所带来的损失隔离开来。

东京发怒:目前,是日本投资者自2013年以来抛售美国国债最多的一个时期

此外,日本和欧洲的央行仍在对货币政策进行调试,这些政策可能会使当地的债券投资者受益。

美国银行的美国利率战略主管希亚姆·拉对此表示,当前,“与出国投资相比,把资金留在国内将会是一个更明智的选择。”

亚洲时报文章:《中日外汇储备:为什么彭博社搞错了?》

彭博社于2月13日发表了一篇题为《美国最大债权国抛售美国国债作为对特朗普的警告》的文章,推测说“在特朗普时代,美国最大的外国债权国在为美国政府提供资金的问题上正在突然改变主意”;

接着又说,“从东京到北京和伦敦,人们的共识显而易见:目前几乎没有海外投资者希望踏入13.9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市场。不管是特朗普总统任内赤字增加和通胀上升的前景,还是美联储将数次提高利率,世界上最安全的债务市场似乎变得不那么理所当然了——尤其是11月以来收益率上升之后”。

上面两段引文中唯一正确的大概是有关美国国债收益率从去年11月以来出现上升的陈述……而对此作出充分解释的是市场对特朗普宣布的减税和基础设施政策将导致较高增长、也许还有更高的通胀和美联储政策利率的极为理性的预期。

在消极的政治方面,彭博社这篇报道可能会完全有利于恢复和助长长期存在的潜在偏执型担忧,即认为中国和日本有朝一日将通过扬言抛售手中持有的巨额美国国债而对美国政府进行政治勒索。

而事实恰恰与此相反。在美联储为外国央行持有的国债与美元国债收益率之间没有可觉察的关系。图表显示,在2015年末和2016年末外国央行(主要是中国)坚持美元储备时,国债收益率出现稳步下降。在美国大选后国债收益率大幅上升,而当时外国央行持有的国债实际上反而略有上升。

这并不完全违背供求法则。但片面地把视线盯在外国央行的美元储备上——就像彭博社的报道那样——却纯粹是没有找到重点。

当人民币对美元升值的时候,中国是美元资产的净卖出国,原因很简单,因为中国的贷款人指望更加省钱地偿还他们的美元债务。当私营部门净卖出美元的时候,央行积累起美元。

当2015年美元开始走软的时候,中国的贷款人购买美元以偿还他们的美元债务。于是私营部门成为美元净买入者。央行通过出售美元满足私营部门的需求。国际清算银行的经济学家在去年3月对这一切作出了充分的解释。

不存在预期央行的这种买入行为会对美元利率——并因而对美国的经济命运——产生任何影响的理由。这完全取决于具体情况。在2003年和2004年期间,外国央行阻止美元贬值的大规模干预对美国国债收益率产生影响。但是目前没有发现任何影响,现有的所有经济指标测试都无法提供这样的证据。

与官方资金相比,流入和流出美国国债的民间资金只是九牛一毛:投资者无需担心中国央行和日本央行就它们所持美元储备作出的决定。

(综合参考消息、每日经济新闻、彭博社、亚洲时报等消息)

吴娅坤

吴娅坤

写干货。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吴娅坤
专题 > 人民币国际化
人民币国际化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