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原外汇局司长管涛:人民币汇率稳定依然任重道远,关键要提高政策可信度

2017-02-20 10:19:49

据澎湃新闻2月20日报道,2月19日,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高级研究员、国家外汇管理局国际收支司原司长管涛在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中国经济观察”季度报告会上,发表了对于当前人民币汇率市场变化的最新观点。

“本来去年年底,市场对人民币看空情绪比较强烈,认为一跨年之后人民币汇率可能会破七,但是实际的情况是,不论是离岸还是在岸市场,人民币汇率都出现了一定幅度的升值。同时境外做空人民币成本大幅提高。”管涛说,“新年伊始,人民币汇率稳定初战告捷,但依然任重道远。”

管涛表示,当前资本外流既有内外部基本面的问题,也有市场情绪的原因。在市场情绪影响下,短期资本流动可能会偏离基本面的变化,即在给定贸易仍然是顺差、经济成长仍然还不错的情况下,资本也可能出现流出,人民币也可能贬值。

管涛认为,重塑政府市场信用,提高政策可信度是汇率维稳的关键,这不仅要靠市场沟通,还要靠市场操作。

以下是管涛发言内容

我想从国际收支这个角度来讲一下我对人民币汇率改革的理解和看法。大家都知道,中国汇率形成机制的方向是让汇率越来越市场化,研判外汇形势非常重要。在这当中我们需要注意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中国的资本外流并不是“811”汇改后发生的,而是“811”汇改之前的,实际上从2014的二季度开始,中国就已经出现了资本外流。“811”汇改以后,大家可以看到中国有明显的资本外流储备下降汇率贬值的压力。

我们现在处于资本外流、储备下降汇率贬值的压力下,但这并不是来自于境外做空人民币的势力,主要在于境内资产多元化的配置。这是有经济和政策含义的。中国和很多新兴市场不一样,其他很多新兴市场是国内金融市场比较开放,短期资本流动明显,比如资本可以在证券市场上大进大出。中国金融市场在开放程度上来讲这些年已经有了很大进展,但开放程度还是相对比较有限的,所以说中国的资本流动,包括之前的热钱流入,今天的资本外流,都是国内的企业和家庭蚂蚁搬家式的流入流出。

大家都注意到今年一开年,CIP价格人民币出现了大幅升值,但是需要考虑到,如果我们做空的压力主要来自于境内的话,仅仅是把境外的做空压力打击了,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从负债方看,刚开始“811”汇改的时候,确实是出现了一轮快速的债务偿还,很多企业在人民币单边升值的时候借了很多的美元,突然人民币对美元大幅波动,这种情况下企业赶紧把外债还掉,这在当时短期内确实加速了资本流出的压力。但是事情总是动态的发展演变的,事实上从负债端来看,虽然总体上境外机构还在减持人民币资产,但是从2016年的二季度开始,境外减持人民币资产的速度已经放缓了,而且开始在配置股票和债券资产,这是根据人民银行的统计数据来讲的。

我们再看狭义的外债,确实在2016年的一季度以前,外债是在下降的,但是从2016二季度开始,外债又开始重新上升,在2016年的二三季度,本外币的外债又增加了675亿美元。周小川行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还债不是没有限制的,后面由于国家政策的调整、预期的改变,企业又会开始重新对外融资。这实际上就告诉我们,现在我们资本外流的压力,负债端的压力基本上已经释放完了,主要压力来源于资产端,就是前面说的家庭与企业资产多元化的配置,包括国内企业的走出去,包括家庭与企业增加外汇存款等等。

市场环境方面,短期资本流动容易受市场情绪影响,在这种时候往往由于市场情绪的波动,会偏离基本面的变化,我们称之为“多重均衡”,也就是说给定贸易仍然是顺差,经济成长仍然还不错的情况下,资本仍然是有可能流入有可能流出,人民币既可能升值也可能贬值。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如果你理解了多重均衡的概念,就不会任意地对市场目前出现的所谓人民币升贬值的这种预期给出理性或者非理性的道德判断。

进入今年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很有意思的变化,本来去年年底,市场对人民币看空情绪比较强烈,认为一跨年之后人民币汇率可能会破七,但是实际的情况是,不论是离岸还是在岸市场,人民汇率都出现了一定幅度的升值,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看到了一个现象就是,境内外人民币重新出现了倒挂。2017年1月份,人民币兑换美元中间价,收盘价CNY(在岸)、CNH(离岸)分别较上年底升值1.1%、1.0%和1.8%。境内外日均汇率差价443个基点,且CNH相对CNY升值,上年同期日均差价419个基点,但当时CNH相对CNY贬值。同时境外做空人民币成本大幅提高。

新年伊始,人民币汇率稳定初战告捷,但依然任重道远。当前资本外流既有内外部基本面的问题,也有市场情绪的原因,重塑政府市场信用,提高政策可信度是汇率维稳的关键,这不仅要靠市场沟通,还要靠市场操作。

经历过今年1月份的汇市调整之后,可以说市场上对于人民币看空的情绪是有所改善的。谈外汇问题,我觉得信心非常重要,正如我之前所说,实际上在“811”汇改之前,中国已经出现了资本外流,也出现了少量的外汇储备下降,但那个时候并没有出现大问题,维持着有序的资本双向流动,没有造成市场恐慌,最关键的是在2015年三季度以后,实际上三季度发生的不仅仅是“811”汇改,还有六七月份的股市异动,这在极大程度上影响了市场对中国经济的信心。实际上在过去这一年多的时间里,中国金融资本市场的核心就是怎么样修复市场信心,现在股市的情况逐渐稳定下来了,回到了自己运行的规律。但汇市怎么样重塑信心,这还需要引起大家的思考。

(发言内容由澎湃新闻记者现场记录整理,未经本人及主办方审阅 记者/张宁)

分享到
来源:澎湃新闻 | 责任编辑:何书睿
专题 > 中国经济
中国经济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