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除了“徐翔案”,最高法最高检工作报告还提到了这些财经大案

2017-03-12 13:12:23

【观察者网 综合报道】“徐翔案”有多重大多恶劣,“两高”报告均有提及这个“分量”足以证明。

3月12日上午9时,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第三次全体会议,听取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关于最高人民法院工作的报告、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关于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的报告。

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左)、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右)

周强在回顾2016年工作时提到,去年一年,最高人民法院审结内幕交易、集资诈骗等案件2.3万件,山东青岛法院审结徐翔等操纵证券市场案,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

曹建明在回顾2016年工作时提到,去年,最高人民检察院重点惩治非法集资等涉众型经济犯罪和互联网金融犯罪,起诉集资诈骗等犯罪16406人,北京、上海等地检察机关依法妥善办理“e租宝”“中晋系”等重大案件。加大对操纵市场、内幕交易、虚假披露、非法经营股指期货等犯罪打击力度,维护投资者合法权益。山东、上海检察机关依法批捕起诉徐翔等人操纵证券市场案、伊世顿公司操纵期货市场案。

这样看来,刚刚审结的“徐翔案”可谓是意义重大,影响深远。

“徐翔案”审结,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

2017年1月23日,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被告人徐翔、王巍、竺勇操纵证券市场案进行一审宣判,被告人徐翔、王巍、竺勇犯操纵证券市场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有期徒刑三年、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同时并处罚金。

据媒体报道,徐翔、王巍均未提起上诉,王巍的辩护律师许兰亭已确认该事实。资料显示,该案中,徐翔、王巍、竺勇的违法所得共计人民币93亿元,依法上缴国库。徐翔被判处的110亿元罚金尚未缴纳。

生于1976,时值不惑之年的徐翔将锒铛入狱。

这位中国证券市场的天才交易员,从游资结伙,到商界结盟,再到权贵绑定,其盟友不断升级,直至一年多前的那场股灾。2015年11月1日,其在宁波杭州湾大桥被青岛市公安局特警大队某支队抓获,“私募一哥”徐翔的传奇戛然而止。

据青岛中院称,2009年至2015年,徐翔成立并实际控制泽熙投资、泽熙资管等多家有限责任公司及合伙企业,发行五期信托产品。徐翔在妻子配合之下,以亲友、泽熙公司员工、员工亲友等人名义开设近百人的证券账户并控制、使用。

2010年至2015年,徐翔单独或与王巍、竺勇共同与13家上市公司董事长、实控人合谋,按照徐翔等人要求,由上市公司发布"高送转"方案、释放公司业绩、引入热点题材等利好信息的披露时机和内容,再由徐翔、王巍、竺勇利用合谋形成的信息优势,通过泽熙产品证券账户、个人证券账户择机进行相关股票的连续买卖,共同操纵上市公司股票交易价格和交易量。

涉案上市公司股价到达高位之际,徐翔等人将通过大宗交易接盘的公司高管减持之股票、提前建仓之股票或定向增发之解禁股票抛售,从中获利。

“涨停板敢死队”那套操纵市场的把戏将资本市场的规则玩弄于鼓掌之间,徐翔也让人联想起中国证监会主席刘士余所指的“坑民害民的害人精”。刘士余称“当你挑战刑法的时候,等待你的就是开启的牢狱大门。”

除了“徐翔案”以外,曹建明也提到了检察院目前重点侦办的三起财经大案,分别为伊世顿公司操纵期货市场案、“e租宝”非法集资诈骗案、“中晋系”非法集资诈骗案。

另外,两高报告还重点提及了2016年全国法院系统检察院系统在严惩网络电信诈骗方面的工作。

周强说,“最高人民法院会同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出台适用法律意见,坚决打击电信网络诈骗等犯罪,各级法院审结相关案件1726件。会同有关部门发布防范和打击电信网络诈骗犯罪通告,对在规定期限内拒不投案自首的依法从严惩处。北京法院审结“快播”公司传播淫秽物品牟利案,明确网络服务提供者安全管理义务,净化网络空间。”

曹建明说,“最高人民检察院与最高人民法院、公安部等共同发布通告、出台司法解释,重拳打击电信网络诈骗犯罪。与公安部联合挂牌督办“徐玉玉案”等62起重大案件,加强国际执法司法合作。批准逮捕电信网络诈骗犯罪19345人。北京、浙江、广东检察机关提前介入侦查,及时批捕起诉张智维等116人、罗兆隆等108人、崔培明等129人特大跨国电信网络诈骗案。”

伊世顿公司操纵期货市场案

2016年8月5日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对张家港保税区伊世顿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及其直接负责人员高燕、梁泽中,华鑫期货公司技术总监金文献等以涉嫌操纵期货市场罪一案,向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依法提起公诉。

在公安介入调查前,伊世顿已经蛰伏中国股指期货市场两年时间。在贸易公司的马甲保护下,两名俄罗斯人注册的伊世顿贸易大量参与股指期货市场,并利用快于国内机构的高频策略快速积累财富,初始资金360万元在两年时间内滚至20亿元。

据财新此前报道,伊世顿最早纳入公安调查组视野是因其账户组异常。但在后期的调查过程中,调查人员发现其涉嫌隐瞒多个账户关联关系、绕过期货公司柜台风控直接接入期货交易所、洗钱等。

伊世顿公司虽注册地为张家港,办公地点却为上海;声称从事有色金属等贸易业务,却有着与其主业不相符的投资收益;没有实物资产,货币资金占总资产的98.6%。

伊世顿快速积累财富的过程中被发现存在多种违法违规行为,包括采用多账户,涉及自成交等。伊世顿总经理高燕曾按照两名境外嫌疑人的要求,先后向亲友借来个人或特殊法人期货账户31个,供伊世顿公司组成账户组进行交易。

此外,伊世顿的境外团队设计研发出一套高频程序化交易软件,远程操控、管理伊世顿账户组的交易。该账户组通过高频程序化交易软件自动批量下单、快速下单,申报价格明显偏离市场最新价格,自买自卖,利用保证金杠杆比例等交易规则,以较小的资金投入反复开仓、平仓,使盈利在短期内快速放大。

另据财新记者了解,伊世顿还与国内私募基金富舜投资成立了多只产品,主要以股指期货为投资标的,交易量占市场交易量3%。截至去年的6月末,上述多只产品已获利3.3亿元。

在狂赚20亿元后,伊世顿面临外汇管制问题,还曾试图通过比特币中国(BTC China)实现资产转移,但因其信息披露难以过关,最终因未能提供比特币中国在注册账号时的“客户背景审核实名认证(KYC)”而失败。

“e租宝”非法集资诈骗案

e租宝是一家互联网金融平台,其线下门店分布于全国各地,实际控制人为安徽钰诚集团董事长丁宁。此案被作为2015年非法集资典型案件,于2015年12月8日被北京市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公诉厅厅长陈国庆于本月初透露,“e租宝”借助互联网非法吸收115万余人公众资金累计人民币762亿余元,扣除重复投资部分后非法吸收资金共计598亿余元,至案发,集资款未兑付资金共计380亿余元。目前,30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公安机关对相关犯罪嫌疑人分别立案侦查,各地检察机关高度重视,提前介入案件、引导侦查取证,部分案件已经提起公诉。

2014年6月至2015年12月,安徽钰城控股集团、钰城国际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及其负责人丁宁等人违反国家法律规定,控制、组织、利用安徽钰诚融资租赁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在其建立的“e租宝”“芝麻金融”互联网平台发布虚假的融资租赁债权和个人债权项目,以承诺还本付息为诱饵,通过媒体等途径向社会公开宣传,非法吸收公众资金。

去年12月15日,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以涉嫌集资诈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走私贵重金属、非法持有枪支、偷越国(边)境等罪名,对安徽钰城控股集团、钰城国际控股集团及丁宁等26名主要犯罪嫌疑人提起公诉。目前,案件正在审理中。

陈国庆还称,2016年,全国检察机关公诉部门共受理非法集资案件9500余件。其中,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8200余件、集资诈骗案1200余件。

案发后历时近一年,云南省普洱市中级人民法院率先拉开审判e租宝的帷幕。据法院官网资料,11月24日审理了宋在庆等5人非法走私贵重金属、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偷越国(边)境案;仅仅4日后,法院再次审理了另一起e租宝系列案,是段强等22人组织和偷越国(边)境案。

另据媒体消息称,目前,合肥市e租宝案件已经宣判,合肥分公司负责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涉案3000万,判决2年9个月,被告人不上诉。

据警方调查显示,e租宝吸收的投资款主要用途有以下方面:一是公司经营、人员开支等费用,据总裁张敏交代,整个集团拿百万年薪的高管有80人左右,再加上数以万计的员工,仅2015年11月,钰诚集团发给员工的工资就有8亿元,因此这方面的支出保守估计数十亿元;

二是丁宁在境内收购鲁商保利、安信普华、普洱华强等公司,其中仅收购安信普华就耗资13亿,而丁宁事后供认这些公司并没有给他带来预期中的收益,反而加速了e租宝资金链的断裂,称这些收购为不良债权收购。

除此之外,“钰诚系”先后花费了上亿元大量投放广告,约有15亿元被丁宁用于赠予他人挥霍。为虚构融资项目,e租宝支付给“承租公司”和中间人好处费8亿元。

“中晋系”非法集资诈骗案

2016年4月6日,上海警方披露,近日对因涉嫌非法吸储和集资诈骗的“中晋系”相关联公司进行查处,实际控制人徐勤等人在出境时被公安部门在机场截获,其余20余名组织核心成员也被全部抓获。

据上海公安局官方披露,自2012年7月起,“中晋系”公司先后在上海及其他省市共投资注册了50余家子公司,并控制100余家有限合伙企业。

截至案发,中晋系累计向2.5万名投资者非法吸收金额累计近399亿余元,未兑付金额52亿余元,涉及投资者1.28余万名,其中近90%的投资人在上海。

至公安机关侦查结束,该案牵涉尚未兑付的资金仍有52.6亿元,其中,投资金额小于100万元的投资人大约有1.26万人,投资金额大约在40亿元。

2016年10月13日,上海市检察院第二分院发布公告:“犯罪嫌疑单位国太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及犯罪嫌疑人徐勤、李珏、陈佳菁、汤骏、吴晔、陈亮、蒋晓羽、孙坷柯8人涉嫌集资诈骗罪一案,已由上海市公安局侦查终结移送本院审查起诉,本院于2016年10月13日依法受理。”

徐勤注册的第一家公司,是带有“中晋”二字的财务咨询公司。他许诺每月2%的收益率,很快募集到了5000万元,这让徐勤野心膨胀,定下了募集50亿元的目标。

为此,他砸重金包装公司,将经营场所设在金茂大厦、环球金融中心、外滩5号等处,还请来名人代言,在上海市中心显眼处的设立广告牌,中晋销售经理则在朋友圈晒富。

各种包装之下,中晋系被贴上了“高大上”的标签。与此同时,中晋系用10%到25%不等的高收益来吸引投资者,去年甚至还推出了收益率高达400%的产品。

为了扩大集资,徐勤还成立了220多家有限合伙企业。徐勤说,他是想以私募股权基金的合法形式来掩盖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目的。

募集到资金后,徐勤尝试找投资项目,但回本太慢。于是,他亲手包装公司、粉饰业绩到资本市场上市,然后退出盈利。徐勤伙同公司高管,先后在多地成立了120多家所谓的实体公司,也就是国太控股公司。通过买虚卖虚,粉饰业绩。

这种左手倒右手的游戏,使得120多家国太系旗下的子公司都是亏本经营。中晋系每天支出近500万元,一个月就是1.5亿元。

于是,徐勤急着把国太系的子公司借壳上市,希望在资本市场实现退出。他在港交所购买了中国创新、中国趋势、华耐控股三家上市公司,但三家公司成交低迷,股价都在1港元以下。

徐勤说,原计划打算希望子公司能通过联交会审批,在香港资本市场退出,以还本付息。

中晋系募集来的资金,除了被用来偿付投资者本息、包装公司,还被徐勤用来住豪宅、开豪车,肆意挥霍。

初步统计,徐勤个人挥霍的公司资产近5亿,包括1.48亿元的豪车、3亿元豪宅、游艇1390万,豪华包机游2300多万元。

(综合财新网、新华社、央视、观察者网、上海观察、新京报、东方网等消息)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吴娅坤
专题 > 依法治国
依法治国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