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纽约时报:特朗普的贸易逆差论严重偏差事实

2017-04-06 22:06:08

【观察者网综合】“我们的盟友们在贸易上占我们便宜,我会阻止这一切”。上述言论想必大家闭着眼睛都知道是特朗普说的。但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4月6日,《纽约时报》刊登了文章,驳斥特朗普的言论。文章认为,在特朗普的世界里,贸易赤字是最明显证据之一:美国人已经习惯了在全球市场上犯傻的。尤其是他还指责中国是罪魁祸首。但是特朗普对贸易赤字的描述却极大地背离了经济现实。

贸易带来经济增长,不是零和博弈

文章说,特朗普认为国际贸易是一种零和博弈,好像每一个国家都在不择手段,谋求一个永远有限的业务份额。

尤其是和墨西哥签订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大量的汽车零配件在墨西哥制造,然后送回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工厂进行组装,而那些原本属于美国人的机会就此被墨西哥人抢走了。

为此,特朗普疯狂威胁每一家美国公司不得前往墨西哥建厂。宝马公司想建厂?征税35%。福特也被迫放弃了自己在墨西哥建厂计划,为此损失了16亿美元,菲亚特-克莱斯勒准备被迫关闭墨西哥工厂,并且重新投入10亿美元在美国修厂。另外一大汽车制造商丰田公司在1月9日也宣布未来5年内会在美国投入100亿美元作为自己的“持续投资”计划。

看起来特朗普的计划成功了?但是《纽约时报》并不这么认为。

文章说,贸易不是零和博弈。历史上,贸易扩张往往会带来经济增长,产生更多收益,供所有人分享。美国工厂的产量多年来一直在增加,部分原因是它们利用全球供应链来获得自己的所需。

而特朗普一直执着于对某些“重点国家”进行贸易平衡,这是本末倒置。除了墨西哥以外,另外一个被特朗普重点攻击的对象是德国。

德国总理默克尔

指责中国和德国是不公平的


第一个遭到指责的自然是中国,去年,美国的贸易逆差已经达到了5023亿美元之巨,其中中国占据了3470亿美元的份额。对此,特朗普一直认为中国是采取不公平手段“占美国便宜”的国家。

但是《纽约时报》认为,即使中国是公平贸易的典范,它几乎也肯定会对美国保持顺差。尽管取得巨大的经济进步,中国仍然是一个相对的低收入国家,它有数亿人口无力负担美国经济产出的那些更高端的产品。虽然近年来工资有所上涨,但中国的根本优势还是在于让货物更为廉价。

即将召开的习特会,贸易将会是双方谈判的重点


随后一个被指责的是德国。今年一月末,特朗普麾下白宫全国贸易委员会主任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就对德国开炮。纳瓦罗认为德国将欧元用得就像以前的“德国马克”一样,人为控制汇率,为的是扩大德国与其贸易伙伴之间的贸易顺差。而特朗普会考虑把德国定义为“汇率操纵国”。

当然纳瓦罗的攻击有自己的理由,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去年美国仍然是“德国制造”商品的最大买家,德国对美国出口额达到1070亿欧元。从贸易差额来看,德国对美国的出口额比从美国的进口额高出490亿欧元。同时,过去3年内,欧元兑美元贬值了25%左右。贬值的欧元让“德国出口”在国际上获得了额外的优势。

但是,德国方面认为,特朗普攻击德国货币政策是不公平的。德国隶属于欧元区,而欧元的汇率不是德国一家能够决定的,所以特朗普的攻击无法成立。

攻击外国不能解决贸易逆差问题

特朗普习惯于指责外国,对此美国的专家们进行了反驳。

华盛顿经济与政策研究中心(Center for Economic and Policy Research)联席主任、贸易协议的持续批判者迪安·贝克(Dean Baker)说:“我们也有美国企业通过使用中国的低成本劳动力获利巨丰。将情况描述成中国赢了、我们输了,完全是错误的。工厂工人才是其中的受害者。”而“特朗普极大地扭曲了对它的理解。”

《纽约时报》文章还援引经济学家普遍的观点认为,双边贸易赤字实质上是没有意义的,其原因在日常生活中就可以轻易看到。人们在生活中要向专业人士,比如牙医、律师等付钱,而不指望这些专业人士从自己手中购买任何东西,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每个人都有一定的贸易赤字。

“贸易逆差不是一个好指标,”华盛顿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的贸易政策专家查德·P·鲍恩(Chad P. Bown)说。

查德·P·鲍恩

文章还认为,波动反映出许多因素与贸易条款的公平性几乎没什么关系。在政府于周二通报美国的贸易顺差在今年2月缩小了近10%之时,分析人士指出,美国短期内出口增加是得益于最近的美元贬值,这令美国的商品在全球市场上变得更便宜。

从长期来看,这种贸易逆差反映出美国人的消费意愿大于存储意愿,他们从外国人那里购买商品,而后者又反过来在美国进行投资。就算这是个问题,但是大家对此观点不一,大多数经济学家也建议,解决它的最佳办法是调整税收政策和刺激储蓄,而非阻碍贸易。

美国多年来贸易逆差走势图

而《纽约时报》发现,在2008年-2009年期间,美国与世界各国的贸易逆差突然减少,但是这是因为美国在金融海啸期间消费支出的减少,和美国贸易改善毫无关系。但是对于政客来说贸易逆差很多时候可以被当做借口来解释为何大家的工资不够花。

事实已经证明,自由化的贸易会给集中在美国南部和中西部的技术水平较低的工厂工人带来沉重打击。整个工业界都被失业、抵押品赎回权大规模丧失,以及随之而来的药物滥用、家庭暴力和抑郁症等问题搅得天翻地覆。

但是自由贸易对于银行高级职员、高管和跨国企业十分有益,他们利用遥远土地上的低薪劳动力来为自己制造产品。沃尔玛的商业模式在很大程度上就建基于对中国工厂的依赖。美国消费者已经习惯于用不高的价格买到衣物、鞋和其他商品。

但是在特朗普的言论中,好的一面都被忽略了,只剩下了不利的一方。

机器才是真正的威胁

在上个世纪,美国口中的恶魔是日本,是日本导致了美国人的失业。现在美国人责怪的对象变成了中国、墨西哥和德国。

但是,《纽约时报》认为,这仅仅只是误导了美国的民众,大部分的美国人都不知道,在过去的30年中,机器才是抢走美国工作的人,据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统计,自1990年到2007年之前,美国总共有最多670000个工作被机器人取代。

另外一方面,美国自己的货币政策也出现了失误,商业内幕(Business Insider)网认为,美国长期所持的强势美元政策与特朗普所希望的加强出口,增加就业背道而驰。高昂的“美国制造”很难让外国消费者产生兴趣购买。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综合 | 责任编辑:张珩
专题 > 特朗普
特朗普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