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周鸿袆:360回归A股不是为了炒股 是出于国家安全考虑

2017-04-07 13:27:20

今年3月底,从美股私有化的奇虎360宣布通过传统方式排队IPO上市,此后市场关于360回归A股动机多有揣测。

近日,360董事长周鸿祎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回应,360的回归,一方面是出于国家安全的需要,一方面也有利于解决困扰360发展的身份问题。并表示,“回归A股不是为了炒股”,希望借助IPO,上市后利用资本市场的力量把360继续做大做强。

360董事长周鸿祎 资料图

以下为报道全文:

360公司大股东日前完成增资,名称由“天津奇思科技有限公司”变更为“三六零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并完成了股份制改造。而且,华泰联合证券与三六零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已签订首次公开发行并上市辅导协议,360公司回归A股市场再次迈出实质性一步。

360公司董事长周鸿祎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专访时表示,360的回归,一方面是出于国家安全的需要,一方面也有利于解决困扰360发展的身份问题。从美国证券市场退市到完成私有化,再到启动回归A股市场,360历尽千辛万苦。“回归A股不是为了炒股”,希望借助IPO,上市后利用资本市场的力量把360继续做大做强。

在近日举行的Pwn2own2017世界黑客大赛上,360安全战队在积分榜排名榜首,获得“Master of Pwn”总冠军。周鸿祎指出,在网络安全产业中,360在一些领域已经不输甚至领先国外同行。360定义了“大安全”的概念,从国家安全、社会安全、基础设施安全、企业安全、个人安全等方面进行全方位布局。

对于眼下的人工智能热潮,周鸿祎决定要站到“风口”。图像识别技术和大数据技术,将是360未来重要的战略发展方向。周鸿祎指出,“人工智能很重要,但通用型人工智能行不通。人工智能必须结合垂直领域,解决具体问题。”

退市回归 转换身份

中国证券报:360从美国市场退市并完成了私有化,回归A股市场预期一直较强,备受市场关注。360与华泰联合证券签订了首次公开发行并上市辅导协议,正式进入上市辅导期。360当初从美国退市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

周鸿祎:360大概在3、4年前就准备退市回归,当时主要出于对网络安全形势的考虑。随着互联网的发展,网络安全的地位越来越重要。360已成为中国最大、全球前三的网络安全公司,不仅保护着老百姓的电脑和手机,很多国企、重要单位甚至敏感的基础设施也在使用360的软件。当时,互联网主管部门相关人士找我们谈话,从国家安全的角度出发,希望360能够回归,从外资公司转变为内资公司。

网络安全行业很特殊,与国家安全密切地揉在一起,企业利益与国家利益紧密相关。360在业务发展过程中,越来越感受到身份所带来的问题。360是中国人创办、中国人控制的公司,但在美国纽交所上市,投资人大部分是海外基金,很多时候被看作是一家外资公司。在参与国内网络安全建设过程中,身份问题带来不少疑惑。为了下一步更好地发展,需要正视和解决这个问题。

于是,我们决定要从海外市场退市进行回归,从外商投资公司转变为纯正的中国内资公司。这样,解决了身份问题,未来在军民融合的推进过程中我们能参与国防项目。通过从海外市场回归,扎根在中国的土地上,360希望能够为国家网络安全、社会网络安全贡献一份力量,在网络安全建设中担任更重要的角色。

中国证券报:退市回归过程漫长而复杂。目前360从美国退市,到完成私有化,再到启动回归A股市场,这期间遇到过哪些阻碍

周鸿祎:退市这件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很难。很多退市公司是在美国混不下去了才回来。我们不存在这种情况。不少公司退市时市值不到上市时候的1/3或者是一半。而我们的市值比上市时要高很多。而且,退市回归的成本很高。在美国市场,公司最高市值接近100亿美元,退市回归差不多要筹集100亿美元,中间要找新的投资人,还要从银行借债。我们也成了中国最大的“负翁”。由于成本很高,如果在这个过程中某个步骤出现问题,可能会进退两难。

回归过程中我们还遭遇到很多“黑天鹅”事件,并对投资人的信心产生一定影响。在这个过程中,筹集资金把境外上市资产买回来,需要把一些美元汇出去,而几十亿美元汇出可能影响汇率波动。但开弓没有回头箭,重要的是360已是中国最大的网络安全公司,承载着网络安全重要的角色。

360的回归得到不少部门的支持。成为内资公司后,我们要考虑的是按照规则重新在A股上市。目前,公司已开始上市辅导,且很多股东具备国资背景。我们回归A股不是为了炒股。360在A股上市可以获得更好的条件,找到更优秀的员工和专家。希望利用资本市场,继续把360做大做强。

中国证券报:在美上市5年间,给360带来什么帮助?

周鸿祎:资本市场对企业的帮助很大。早期360没有盈利的时候,就是依靠资本市场以及风险投资的支持,才将免费杀毒、免费安全等事情做下来。同时,上市对360品牌影响力起到一定的宣传作用。我们也有了充足的资金进行并购和投资,使得360从单一的安全公司发展到涉及企业安全、网络攻击预警系统、网络攻击防范机制等业务。

立足安全 多层布局

中国证券报:在近日举行的Pwn2own2017世界黑客大赛上,360安全战队以总积分63分排名Pwn2own积分榜榜首,加冕“Master of Pwn”总冠军,代表中国在网络攻防最高水平的对决中登上世界之巅。这能否说明以360为代表的国内网络安全公司已经赶超世界水平?

周鸿祎:经过这些年的发展,360在包括非对称技术对抗等领域与国际领先水平差距已经不大,在某些领域甚至领先。比如,360应该是第一家利用云端大数据、机器学习算法解决对未知攻击进行预警。

在这次Pwn2own2017大赛中,360安全战队将苹果的MacOS、苹果浏览器Safari、Adobe Reader、Adobe Flash、微软win10以及全球使用最多的虚拟机软件VMware全部实现破解,赢得了总冠军。往年这些比赛前几名基本都被欧洲、美国的战队包揽。这两年来自中国的战队越来越多,在这次比赛的前三名中,第一名是360,第二名是腾讯,第三名是长亭安全实验室。这显示出不仅360在发展,国内整个安全产业也在发展,很多技术可以与美国对手进行比拼。

但整体上我们与国外对手还有差距,主要体现在对网络完全的认识以及基础技术领域方面。美国对网络安全的认知深入,在遭到网络攻击的时候,很多企业都把攻击看成加强安全的机会。但在中国,不少企业自己的网站存在漏洞可能半年也不去改进,觉得有防火墙就可以交差了,安全意识亟须加强。我们只能提供安全技术和解决方案,能否用好还在于掌握武器的人。

我们使用的电脑、手机的核心软硬件都是美国人所提供,整个互联网基础网络协议,包括基础域名被美国人掌控。这些方面我们先天不足,而美国人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在网络漏洞方面,他们可能比我们更了解,也掌握了更多武器。

中国证券报: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安全的范畴越来越宽泛,360如何在“大安全”的概念下布局安全业务?

周鸿祎:360定义的“大安全”概念,不是狭义地定义为免费杀毒才是安全。目前网络安全的含义已有很大变化,黑客不仅攻击个人的电脑、手机,也会攻击各种网站、政府部门。特别是随着物联网的发展,虚拟世界和真实世界更为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比如,通过工业互联网可以攻击工厂,未来网络安全形势将越来越严峻。未来我们将从多个方面推进安全战略。

第一,在老本行个人安全领域会将加大力度。个人安全领域,前几年主要是防病毒,后来更多是拦截诈骗电话和骚扰短信。由于国内移动支付很普及,手机一旦被攻破,机主的全部身家面临风险,个人安全领域一直是我们的核心方向。

第二,360企业安全业务面向政府、军队、大型企业,可以提供网络防攻击的全新解决方案。

第三,在物联网方面,我们有大概12个实验室、上千名研究人员,研究物联网时代如何保护智能硬件安全。同时,专门投资了若干家公司推进安全的国际化。目前国际市场已有超过4亿用户。

第四,过去几年我们一直在探索,能否将安全从网上延展到生活。利用物联网万物互联技术,我们研发多个智能硬件。比如,儿童手表解决儿童的人身安全,现在很多老人也会戴;家用智能摄像机、行车记录仪等。在安全框架下,解决一系列的安全问题,从国家安全、社会安全、基础设施安全,到企业安全、个人安全,以至于人身安全,这是我们的整个安全业务布局。

中国证券报:你在《智能主义》这本书中指出,物联网时代已经到来,未来每个家庭会有20件以上物联网电器等,可能遭受更多的攻击。同时,国家也希望通过互联网和物联网带动工业升级。在工业物联网方面,360是否进行了相应布局?

周鸿祎:在这些方面,360在前几年已经开始技术储备,多个实验室在工业物联网安全方面进行研究。比如,对于工控机的安全、数控机床的安全,由于使用的操作系统和电脑不一样,技术要求也不同。我们投资了几家做工控安全的公司,把同行纳入进来。此外,工信部成立了工业互联网联盟,360是其中的安全研究组牵头单位。希望将安全厂商聚集起来,一起协作解决工业互联网的问题。


人工智能 双线突破

中国证券报:眼下,人工智能投资大热。有人认为,人工智能是不能错过的投资风口;也有人认为,人工智能已经出现了投资过热的现象,甚至存在大量泡沫。您是如何看待眼下的人工智能热潮的?

周鸿祎:我觉得这一次的人工智能浪潮主要得益于有了大数据,得益于有了非常强大的服务器集群的计算能力,也得益于有了GPU这样的设备可以加速深度学习算法模型的训练,使得一下子原来不实用的算法变得可以投入在工业上使用了,但是它在很多领域依然会受到限制。比如说它可以下围棋,但是下围棋的程序绝对不会下象棋;它可以识别图片,你教了它识别猫,但是它绝对不会识别狗,它跟人类的能力差的不是一点半点,更不要说具备人类的情绪、意识、创造力,我觉得很多吹嘘人工智能的都是有他的目的。

我认为人工智能一定代表了一个很重要的技术,但是搞所谓通用型的人工智能基本都是骗子,说人工智能大脑具备了几岁小孩的智力,都是忽悠。我今天觉得人工智能必须结合一个垂直的领域,解决具体的问题,这是人工智能最有机会的地方。

人工智能不是只有互联网公司才能做,我觉得谁有大数据谁就可以做人工智能。我认为有一篇文章讲得很有意思,即早期的人工智能叫规则,这次人工智能叫套路。套路就是把人类已经有结论的数据、经验灌输给机器,希望它在面对新任务的时候做出回应。目前这项技术在图像、语音识别方面有进展,但是需要人类的知识和经验的时候,计算机就力不从心了,因此我反复强调人工智能并不是全能的。

人工智能被吹嘘的太过分之后就变成了泡沫,觉得它无所不能。现在很多人开始担心机器干掉了人怎么办,这受好莱坞电影影响太大,我们今天谈的人工智能跟电影差别很大,现在担心这个问题有点像现在担心火星上会不会堵车。

包括有人说因为有了人工智能,互联网时代就out了,我认为恰恰是因为有了移动互联网、产生了大数据,有了这些大数据才有了人工智能的存在。我觉得人工智能跟IOT万物互联非常贴合,因为万物互联的设备可以不断地采集各种数据,7×24小时收集到云端,这些大数据就可以作为人工智能计算的根据。反过来,很多智能硬件的处理能力有限,它本身并不智能,但是如果它跟云端的结果连起来,比如说云端利用大数据做完判断,再把这个指令反馈到各种智能设备,会让设备做出很多判断,形成智能的闭环。

中国证券报:去年3月AlphaGo打败李世石之后,掀起了这一轮的人工智能热潮。当时,您给360的员工写了一封信,指出360会在两个方向做战略深度拓展,一个是图像识别,一个是大数据技术。现在一年过去了,360在这些方面有哪些进展?

周鸿祎:还是有比较大的进展的。一方面,我们重点在图像识别方面进行了很多突破,最近在直播产品和相机产品方面,360可以利用人脸识别做出很多新的创新。比如说在相机里面,通过人脸识别,自动把人像从图片中抠出来了。另一方面,我们利用搜索和浏览器用户阅读两项大数据,尝试帮助网民做新一代的智能搜索,在用户输不出关键词的情况下,我们给用户推荐他最喜欢的内容。

中国证券报:网络安全一直是360的核心业务,人工智能又是360未来的战略发展方向,360在利用人工智能做网络安全方面有没有什么突破?

周鸿祎:360最早把人工智能技术用在了网络安全上,原来传统的反病毒技术都是要收集病毒样本进行分析,360想做一个突破性的技术,抛弃这种传统的基于样本的方法,就做QVM引擎。QVM就是最早用的机器学习的算法,把很多已知的样本送进机器学习,最后形成一种模式,可以识别新软件是不是恶意的程序或者潜在的攻击。QVM基本就没有病毒库,只需定期更新规则。

攻击都是利用未知的漏洞、后门和技术,每个攻击可能就发生一次,在这个攻击发生之前没有任何的样本和知识。通过网络各个结点采集到网络流量的数据,我们利用GPU的并行计算建立了深度学习的学习网络,利用这个网络识别网络异常的流量,因为最后一个网络攻击总是会有蛛丝马迹,即使在1千万台电脑上只有1台电脑面对1个奇怪的网址发生了1次访问,这种异常的信号也可以通过基于大数据的机器学习进行发现,360天眼是全世界第一个利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深度学习进行识别未知攻击的。

另一个方面的进展与挖掘漏洞有关,漏洞是一个网络安全重要的武器,但是漏洞的挖掘是非常消耗人力的,我们现在跟美国的大学合作,投资了一个实验室,专门研究利用人工智能的方法用机器来挖掘漏洞。

中国证券报:360在过去几年推出了数款智能硬件,像儿童手表、智能摄像头、智能行车仪,一些产品销售火热,有一些产品市场认可度不是很高,在智能硬件方面,360在过去几年有什么得与失?

周鸿祎:最大的得失总结过,做硬件和做软件最大的不一样是软件可以快速的迭代,但是硬件修改的周期特别长,改来改去可能就形成库存了,有时候改来改去供应链也可能跟不上了。

还有关于对商业模式的反思,过去我们做互联网都喜欢做免费,我甚至很激进地说出了硬件免费的概念,包括我2014年那本书里面专门有一章叫硬件免费。我今天看了看感觉很惭愧,硬件是不能免费的,因为硬件免费率越多,赔的越多,就很难建立健康、正向的商业模式。现在来看大家也都意识到了,最近手机、电视都提价了,大家再也不赔本卖东西了。

我觉得硬件有硬件独特的规律,硬件不可能有很高的利润,核心的价值还是硬件背后承载的软件和云端的服务。目前我们在硬件方面,我们限于做好这几款跟安全有关的硬件,其他的硬件我们就不准备涉足了。

其中智能手机业务因为错过了最好的时机,目前360手机每年不到1千万的销量,肯定不在第一梯队。我们在手机业务上找到了自己的定位,主要做终端的市场,把安全做好,同时我们继续以线上销售为主。

有一些友商可能因为硬件太亏钱之后,欠了供应链很多的钱,这个游戏快做不下去了。所以我觉得手机最重要的是活着,这个市场已经经过了10年,创新已经快走到尽头了。我觉得可能在未来2、3年里,手机一定会有物理器件或软件上巨大的创新。我们在这个市场上继续存在,我们也在等待弯道超车的机会。

中国证券报:中国的互联网经历了PC时代和移动互联网时代,现在可能正在步入人工智能时代。每一次时代的更迭都会造成互联网格局的剧变,您觉得未来国内的互联网格局是否还将迎来再一次的剧变?

周鸿祎:我觉得一定会有变化。有很多的小公司无意跟BAT角力而另辟蹊径,在一些新的领域做BAT不愿意做、放不下身段去做、不屑于去做,或者看不上去做的事情反而起来了。

从某种角度来说,如果我们还是把眼光局限在传统的、狭义的互联网里,腾讯占据了通信,短期内想撼动它比较难;经过了3Q大战,360跟巨头交手之后,给中国互联网巨头打入了新的活力,使得他们即使身为巨头,在自己不断长大的时候还是保持着很高的警惕。过去是谁冒头就打压谁,现在是谁一冒头巨头就投资、收购,现在面对创新企业他们用投资收购的方法,用这种方法形成了大者恒大,强者恒强。这种格局短期内很难改变。

但是从另一方面,我依然不相信一家公司会做100年,会永远统治这个行业,这样的话这个游戏就不好玩了。这几年我们看到了滴滴、美团、大众点评,包括目前大家正在争夺的共享单车。我觉得现在新崛起的领域都是巨头忽视的领域,都是边缘化的侧翼战。最终要改变这个格局还是要靠创新,还是要靠做别人没有做的事情。

(记者 葛玮 卢怀谦 常佳瑞 任明杰)

分享到
来源:中国证券报 | 责任编辑:庄怡
专题 > 互联网大佬
互联网大佬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