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南航大前辅导员骗取学生信息网贷百万失联 报案半年未立案

2017-04-10 08:09:03

“我们明天到学校校长室,你也让你父母过来当面解决,否则我会强制帮你办理退学手续!”“我今晚到,明天凌晨3点到你家,只要现金,我有艾滋病……”

据中国青年报4月10日报道,直到家长接到此类催债电话和短信,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数十名学生才意识到自己欠了高额债务,有人用他们的身份信息在网贷平台上贷款近百万元逾期未还。

所有人都将矛头指向了王晓亮,曾任南京航空航天大学机电学院的学生辅导员,2016年硕士毕业于该校。

受骗学生收到的第三方催款短信

以“帮朋友办卡”或“在校生领取创业补贴”为由骗取信息

一些受骗学生在要求匿名的前提下接受了记者采访。据他们反映,受骗者有王晓亮的同学,有他做辅导员时所带的学生,甚至有他前妻(同为该校辅导员)所带的学生。

在2015年下半年至2016年上半年,这些人分别被王晓亮以“帮朋友办卡”或“在校生领取创业补贴”为由骗取了储蓄卡、密码,以及详尽的个人身份信息。他们表示,对网贷“完全不知情”,因为王晓亮有值得信赖的辅导员身份才轻信了他。

“经了解,学生反映的情况基本属实。”4月7日15时,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人微博发布了一份《关于我校学生疑遭骗贷情况的通报》。王晓亮在这份通报中被称为“王某某”。校方通报称今年2月他已失联。

“学校就该事件和公安机关多次沟通,警方已经就此开展调查。”通报中称。

通报提到,该校自2017年2月中旬起陆续接到学生关于此事的反映,成立了专门的工作组。

该校还确认,王晓亮于2011年9月至2013年6月担任该校辅导员,2013年9月至2016年4月为该校硕士研究生,其中,2013年9月至2014年6月任兼职辅导员,2016年4月毕业离校。“2017年2月学校调查时已处于失联状态。”

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微博通报全文

4月7日18时,一名学生接到了失联已久的王晓亮打来的电话。他声称自己人在南京,已与警方取得联系。

记者获得的双方通话录音显示,王晓亮在电话中表示“愧对大家”,“请求大家原谅”,并表示自己会全力还款。“我也不想解释什么,毕竟我做错了,希望你们给我一点时间。”他说。

据他描述,目前仍有70多万元欠款,他会想办法一次性还清。但他也表示,“说实话,我现在也不知道能不能全部解决钱的事,但我会尽量去解决,和大家一起面对。”

他还称,自己“不会躲着大家”,会尽最大努力去解决问题,帮助同学们消除影响。

记者致电王晓亮时,对方已关机。

“优秀学生工作者”的面目

在南航,王晓亮曾获得过优秀共产党员、优秀学生工作者、首届南航辅导员技能大赛一等奖等荣誉。

在同学眼里,王晓亮可信能干、家境很好,他穿着讲究,还有两辆名车。

小A是王晓亮的研究生同学。据他回忆,2015年下半年的一天,王晓亮称自己的一个创业项目正在申请南京市的优秀创业补贴,“他说钱已经发了,但因为项目内的人都已经毕业了,领补贴必须是在校生身份,他想借我们顶个人头领补贴。”

王晓亮还以同样的理由向该课题组的11名同学求助。由于王晓亮第一次的创业项目获得过创业补贴,他们相信了他的说法,应王晓亮要求给了自己的储蓄卡、密码及详尽的个人信息,并配合他面对电脑做了人脸识别。

王晓亮与同学的微信记录

经管学院学生小B的辅导员是刘旭,而刘旭是王晓亮的前妻。小B在王晓亮的创业公司内兼职过。他也收到了王晓亮“领取创业补贴需要顶人头”的请求。因为王晓亮和刘旭都是辅导员,小B答应了。后来小B把此事告诉了刘旭,刘旭微信回复:“谢谢你对他的支持!”

经管学院学生小C大一时曾在王晓亮的创业团队中兼职。王晓亮找她求助的理由是,“在银行工作的同学需要办卡冲业绩”,请她帮忙办卡,她“不好意思拒绝”,也被王晓亮带着去学校附近的建行办理了储蓄卡,办完后给了王晓亮储蓄卡和密码及做人脸识别。

这些受骗学生统计出有过类似遭遇的学生共45名。他们都给了王晓亮储蓄卡、密码以及非常详尽的个人信息,包括身份证号、宿舍地址、父母姓名电话等,并配合王晓亮对着电脑做了人脸识别。不同的是,有的是被王晓亮带去办理银行卡,有的直接给了他自己不常用的卡。因为是储蓄卡,很多同学没有放在心上。部分学生表示收到过王晓亮200元的“感谢费”。

做人脸识别是指配合着电脑做点头、眨眼、微笑并跟读相应的内容。王晓亮告诉他们,做人脸识别是为了开通网上银行服务。其中,一些同学只是对着电脑对口型,声音是王晓亮发出的。

据受骗学生回忆,做人脸识别的地点分别在辅导员办公室、学生发展中心、王晓亮的宿舍等。

还有一些受骗学生指出,他们在做人脸识别时去过一间宿舍,后来了解到是刘旭的宿舍。也有受骗学生称,王晓亮当时叮嘱他“不要告诉刘旭”。

在这一切之后,直至2016年7月之前,一切风平浪静。

风控防线是如何被突破的

事件在2016年下半年爆发。

这些学生的父母,陆续接到催款电话和短信,称他们的孩子在网络贷款平台上贷款未还。小B说:“最初,我们还以为是诈骗电话,后来才发现这是真的。”

直到这时,这些同学才知道自己受骗了。人脸识别正是申请网贷的程序之一、由于申请网贷时留下的电话是王晓亮的,受骗学生并没有直接被催还款,但他们留下的父母电话收到了催款通知。

据统计,王晓亮主要在小赢理财的“智联笑花”项目和诺诺镑客“名校贷”两家网贷平台上贷款,都是面向在校生市场的网贷产品。

“智联笑花”是小赢理财、众安保险与智联招聘联手推出的大学生低利率信用借贷服务,自由申请5000元到2万元不等的额度,目前项目已停止。诺诺镑客旗下的“名校贷”是2013年上线的大学生贷款平台,为大专、本科及更高学历的在校大学生提供贷款服务,贷款额度为100元~5万元,贷款期限为1~36个月。

记者发现,“智联笑花”有名校白名单,申请也需要身份鉴定。“名校贷”称,自己采用的风控管理系统和大数据智能审核模式,也会根据同学们的真实情况和实际需求进行严格审核。

小赢理财的确认函

事实上,拿着学生详尽信息和人脸识别申请的王晓亮突破了这些风控防线。

发现受骗后,同学们开始自发组织起来寻找更多的受害者。据学生们统计,截至2017年3月22日,王晓亮在“智联笑花”上以31个学生的名义贷款本金46万元,已知的利息已有近39万元;在“名校贷”上以22人名义贷款本金44万元,已知利息38万余元。

王晓亮遗失过一份记账本,被学生捡到。学生提供的通话录音显示,王晓亮承认这个账本属于自己。

王晓亮的记账本上有“欠1078772元”等字样。从账本可知,他的支出包括还车贷、买家电,炒期货,与刘旭旅游、还贷等,共计1648772元。

王晓亮账本上关于钱去向的信息

小D也是和王晓亮同课题组的同学之一,他意外发现,自己在教育部学信网上的账号已经被注册,注册时所留下的邮箱与王晓亮在网贷平台留下的邮箱一样。他推测这是王晓亮所为,因为学信网上关于学籍的证明正是申请“名校贷”所需的材料之一。

同学们多次找到王晓亮理论。王晓亮于2016年10月13日承认,自己在他们不知情的情况下贷了款,并承诺由此产生的任何法律责任由自己承担。这一天,他给一些学生写过承诺书。

王晓亮承认盗用11人学生信息进行网络平台借款

一些受骗学生得到的是另外一种解释。他们向记者提供的通话录音显示,王晓亮曾以“是网贷公司内部问题,自己正在协调帮忙解决”回答他们的质问。

2016年10月,部分受骗同学去南京瑞金路派出所报案。当时,经过民警协调,王晓亮和小赢理财、诺诺镑客的员工签署过“还款协议”,证明贷款系王晓亮一人所为,并承诺在规定时间内还款。后来,王晓亮和其父的确还过十几万元,但后来中止了。

2017年2月开始,学生们无法联系到王晓亮及其父亲,有学生找到刘旭,刘旭称已经和王晓亮离婚,自己也是“受害者”。

4月7日,记者致电刘旭,询问她与王晓亮是否仍为夫妻。她予以否认,并以“不太方便回答”为由拒绝采访。王晓亮父亲的电话无人接听。

8日,在媒体报道后,刘旭曾主动致电受骗学生,称自己和王晓亮取得联系,确认他已经和警方联系,正在督促和帮助他直面问题,要求他提供账单,同时她还称自己及家人也受骗了。

派出所至今未立案

欠款时间越久,受骗学生和其父母接到的催款电话和短信就越频繁,内容就越惊悚,有的人甚至每天都会接到。

2017年2月20日,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组织召开了由学生处干部、保卫处干部、各院党委副书记、辅导员、学生代表参加的会议。会后,向学生收集了电子版情况说明。

3月27日,由于学生要求与警方沟通,4名同学与学校代表到南京瑞金路派出所了解相关进展,警方称目前材料不足,暂时无法立案。

记者致电瑞金路派出所办案民警,该警官称需与南京市公安局秦淮分局联系,自己“无可奉告”。

一周前,有学生接到民警来电,称目前正在调查,是否立案要在调查后才能确定。

小A说:“王晓亮已经承认了盗用信息,警方和第三方平台都知道,可为什么我们还要被催款?退一万步说,即便我们防范意识不强泄露了信息,但王晓亮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从我的卡上拿走贷款和钱,这还不违法吗?警察为啥不管?”

受访的学生均表示,“辅导员”是王晓亮身上最明显的标签,他们也是因此对王晓亮产生了信任。小B说:“学校发现他诈骗,为什么不及时制止和处理?”

小C则十分担忧:“这些贷款的记录已经在第三方信用平台上留下了痕迹,不知道这未来会对我们带来什么影响,我们是不是上了‘黑名单’?”

4月7日接到王晓亮电话后,一名受骗的学生说:“我们现在不相信王晓亮任何一句话,因为他在我们心中已没有信任值了。”

(记者/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 陈璐)

分享到
来源:中国青年报 | 责任编辑:吴娅坤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