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山东山水集团上演“武打片”:大股东聚众打砸集团总部

2017-04-10 12:33:37

在将前任董事长张才奎父子赶走后,山东山水水泥集团有限公司(下文简称“山水集团”)的宫斗大戏仍在上演,如今甚至上演了众多人数参与的冲突事件——据山水集团人士表示,上市公司大股东聚众冲击山水集团总部。

4月8日凌晨4点多,几十辆车拉着约600人集聚济南104国道山东山水水泥集团有限公司总部门口,并强行冲进大门,对办公楼的几个门进行砸打,还将装载机开上办公楼门口回廊对办公楼大门进行蛮击。

4月9日下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群众身份咨询济南市公安局长清分局,对于8日山水集团被冲击事件,对方未予置评,不置可否。对于当事人喻春良等人是否被抓,长清分局人士称,这个情况现在不清楚。

此外,记者询问长清警方是否全部出动,该人士称:“肯定大部分都出去了。”记者4月9日上午多次拨打山水水泥董秘喻春良的手机,但一直未正常接通,而山水水泥总裁李和平的电话,也处于关机状态。

山水集团人士表示,根据警方4月9日上午通报信息,喻春良等人已被拘留。不过,记者向济南公安局长清分局求证,未获得确认。

对于冲击事件起因,多位熟知山水水泥的人士表示,山水集团是山水水泥的唯一经营实体,上市公司大股东天瑞集团控制的山水水泥董事会,与经营实体山水集团已是无法融合的“两张皮”。

山水集团总部遭“冲击”

在此次“冲击”事件发生前,山水水泥于4月7日下午,在北京就控制权争斗和债务问题召开新闻发布会,会上李和平将矛头直指已被上市公司免职的宓敬田。

今年1月12日晚,山水水泥发布公告称,免除宓敬田在山水集团及附属公司的一切职务、权力及职责,包括其在山水集团的董事及副董事长职务。

更早的2016年12月14日,主持山水集团工作的宓敬田,公开披露了公司在新董事会接管一年来的运营和财务状况,并预计2017年利润不少于10亿元。

始料未及的是,宓敬田却因此番言论,遭到上市公司山水水泥的调查以及免职,上市公司公告称该等言论并不能反映山水集团及上市公司的财务状况。

对此,山水集团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因为山水水泥处于停牌期,而且在披露前也获得了李和平的许可,上市公司的处罚过于严厉。

不过,虽被上市公司免职,宓敬田仍是山水水泥唯一经营实体——山水集团的实际运营操盘手。而4月8日凌晨遭到冲击的,就是宓敬田办公所在的山水集团总部。

一位山水集团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冲击发生在4月8日凌晨4点多,现场指挥冲击的是上市公司董秘喻春良等人,包括天瑞集团董事长李留法,以及廖耀强等山水水泥董事会成员均出现在外围。

另据中国证券报报道,4月8日凌晨4点多,几十辆车拉着约600人集聚济南104国道山东山水水泥集团有限公司总部门口,并强行冲进大门,对办公楼的几个门进行砸打,还将装载机开上办公楼门口回廊对办公楼大门进行蛮击。

山水集团相关人员表示,这数百人中包括香港上市公司山水水泥董事会主席廖耀强、山水水泥第一大股东天瑞集团董事长李留法。此次凌晨突袭的目的是山水水泥试图掌控核心子公司山水集团控制权。

大楼内防守一方则是山水集团高管和员工20余人,其中包括已经被免职但仍旧在实际履职的山水集团副董事长宓敬田。直至警方出面干预,这场闹剧才归于平静,相关涉案人员被依法拘留。

4月8日凌晨4点多,几十辆车拉着约600人集聚济南104国道山东山水水泥集团有限公司总部门口,并强行冲进大门,对办公楼的几个门进行砸打,还将装载机开上办公楼门口回廊对办公楼大门进行蛮击。

不过,此次冲击事件的具体情况未得到其他相关方的证实。

亏损还是盈利?

如果说冲击事件的发生,是上市公司与经营实体矛盾的当面爆发,那么从财务角度看,二者的立场似乎已经到了难以调和的地步。

3月30日晚间,处于停牌状态的山水水泥发布2016年年报,2016年度公司净亏损9.79亿元。这是山水水泥连续第二年巨额亏损,2015年度山水水泥亏损近67亿元。

不过,一周之后的4月6日上午,山水集团召开内部情况通报会,对于2016年的再次巨亏,山水集团实际运营的操盘手宓敬田对此表示不解。

宓敬田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可以负责任地讲,作为山水水泥唯一的实体企业山水集团,在去年实现了扭亏为盈,不明白上市公司为何还出现近10亿元巨额亏损。

对于山水水泥的2016年年报,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在其负责的独立核数师报告中称“无法表示意见”,其中包括:

可持续经营相关的多个不确定事项、审计范围受限等多个原因。

对此,喻春良曾向媒体回复称:

尽管毕马威没有发表意见,主要是因为宓敬田等人提供报表不全和配合不够的原因,这掩盖不了亏损的事实。

在4月7日发布会的新闻通稿中,喻春良表示,即使无法出具意见,公司的会计报表也是经过审计的,是最接近事实的。而会计师事务所无法出具意见的原因是方方面面的。

不过,宓敬田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现在山水集团经营情况非常好,自4月1日以来,公司每天有800万~1000万元的利润,当月目标3亿元,预计2017年可以实现利润11亿元。


对于亏损,上市公司山水水泥方面称,山水水泥在发展的过程中,曾并购大量企业,这些企业在并购时有较高的商誉。但在2015年,由于这些企业很多产生巨亏,造成商誉价值大幅下跌,所以23.32亿元的商誉减值完全在情理之中。

值得注意的是,山水水泥2015年巨亏,一个重要原因是商誉减值。山水水泥当时总的商誉不到24亿元,2015年计提的商誉减值超过23亿元。

 山水水泥内乱之际,来自河南的天瑞集团宣布通过自身与关联企业正式购入山水水泥9.51亿股,从而以占上市公司28.16%股权成为第一大股东。至此,山水水泥前四大股东分别为天瑞集团(28.16%)、山水投资(25.09%)、亚洲水泥(20.96%)和中建材(16.67%)。但同时,这导致山水水泥流通股不足25%而按港交所规定自2015年4月16日停牌。

什么时候股票复牌?

“这边忙生产,那边忙公告,2017年山水水泥已经发布超过20条公告。”山水集团一位管理人员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抱怨道。

记者梳理发现,自去年12月14日宓敬田披露财务状况以来,截至2017年4月9日,山水水泥一共发布32份公告,其中绝大多数涉及宓敬田和其主持工作的山水集团。

不过,相比上市公司与经营实体的宫斗,已经停牌近两年的山水水泥何时复牌,才是资本市场最关注的事件。

对此,山水水泥独董程少明在4月7日新闻发布会上称,“争取在未来几个月内复牌。”而在宓敬田看来,复牌可能在上市公司董事会改组之后。

山水水泥公告显示,公司之公众持股量于2015年4月16日下跌至少于25%,因此应公司要求,公司的股份及债务证券已于2015年4月16日上午9时起暂停买卖。

此外,山水水泥还称,香港联交所已经指示,在公司重新恢复25%的最低公众持股量前,公司的股份及债务证券必须一直停牌。

值得注意的是,在停牌之前,天瑞集团斥资50多亿元(天瑞集团提供数据)在港股二级市场买股份,成为山水水泥第一大股东,但也造成山水水泥因公众持股量过低而停牌。

为增加公众持股量,2016年6月3日,山水水泥董事会发布公告称,“按每1股现有股份可认购4股新股份”。然而,山水集团一位管理层向记者透露,上述配股方案并未经山水集团职工股东同意。

目前上市公司山水水泥主要有4大股东:

天瑞集团为第一大股东(持股占比28.16%),山水投资为第二大股东(持股占比25.09%),亚洲水泥为第三大股东(持股占比20.96%),中国建材为第四大股东(持股占比16.67%)。

上述山水集团管理层认为,配售新股严重损害职工股东及山水投资的利益。以职工持股为主的山水投资,是前四大股东中唯一没有实体的一方,“‘一配四’将使山水投资在山水水泥中的持股比例下降到6.2%。”

值得注意的是,李和平在4月7日发布会上称,该配股方案只是建议,全体股东的持股比例都将被稀释。

山水集团方面透露,中国建材和亚洲水泥也表示反对天瑞集团发新股,同时认可目前山水集团经营团队的能力。不过,截至发稿,记者未能从相关方获得证实。

宓敬田等人认为,天瑞集团控制的董事会一再强行推进配股方案,真正目的只有一个,就是绝对控股山水水泥。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目前上市公司山水水泥的董事会,由天瑞集团代表和山水投资接管人组成,没有亚洲水泥和中国建材的席位。

分享到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 责任编辑:梁福龙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