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中国7年向硅谷投资300亿美元 五角大楼担忧“渗透”

2017-04-12 18:30:59

【文/观察者网 吴娅坤】美国《纽约时报》于4月7日发表了一篇题为《中国科技投资飞行在雷达下,五角大楼警戒》的文章。文章称,据五角大楼近日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中国正积极注资掌握军用技术的硅谷起步公司,美国政府应采取更严厉的管控措施,遏制这些先进技术的转移。

《纽约时报》援引五角大楼发布的报告称,在2010年至2016年的7年间,中国投资者通过1000多项投资协议,对处于研发初期的美国技术投资了大约300亿美元。而侧重研究人工智能、自动驾驶汽车和机器人的美国起步公司,在引资方面几乎不受限制,而中国就利用这个方便之门,注资这些美企。

报告还称,中国政府正鼓励中企以提升对美战略竞争力作为注资美企的目的,而在一些情况下,中企还刻意低调注资,以避开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的监控。

“如果让中国同时掌握上述技术,我们不仅可能会失去技术优势,甚至还有助中国取得技术优势之嫌”,报告如是说。

这份报告是美国前防长卡特委托相关方面撰写的,以检视中国对硅谷的渗透程度。

对于中国资本“走出去”投资海外企业,以及中企在海外遭遇的投资壁垒,我商务部和外交部发言人都曾多次予以回应称,我国支持国内有能力、有条件的企业开展真实合规的对外投资活动,努力开展国际产能合作,融入全球产业链和价值链。

而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和企业实力的逐步增强,境外并购正成为中国企业国际化的现实选择,也是中国全面融入世界经济体系的重要体现。中国企业在境外收购国外公司,是自主决策的市场行为。希望各国能客观、公正地看待中国企业的境外并购,对这种正常的商业行为给予公平待遇,并为其创造合理、透明的经营环境。

《纽约时报》网站截图

五角大楼报告:中美技术竞赛危及美国国家安全

五角大楼出具的这份报告称,美国私企对中国试图用购买高精尖技术来威胁美国国家安全的举动大多都不知情,而且美国政府也对此问题的严重程度缺乏深入了解。

报告写道:“对于这种技术转让正以多快的速度进行、中国对美国技术的投资到什么水平,或者我们应该保护哪些技术,美国政府没有全盘的考虑。”

与之形成对比的是,过去10年,中国一直致力于缩小与美国的技术差距,并为迈向制造强国而制定了《中国制造2025》战略(Made In China 2025),该战略建议国家为10个重要行业提供大量资金。

美国硅谷(资料图)

新加坡《联合早报》称,外界往往从经济角度对中美技术竞赛进行解读,但五角大楼报告却凸显了它对美国国家安全所构成的威胁。

报告指出,商业技术日益精密,其民用和军用界线越来越模糊,例如用于社交网络和网购的面部识别和图像检测,可用于追踪恐怖分子或应对其他国家安全威胁。美国起步公司以及Facebook、谷歌等互联网巨头所研发的产品,精密程度不亚于美国军方现有的设施和配备。

报告还称,美国绝大多数的自动驾驶车辆和无人机技术是用五角大楼拨款开发的,而部分获得援助的公司后来又向中国投资者融资。

Velodyne公司生产的无人驾驶汽车

例如2005年参与五角大楼一项比赛而后研发无人驾驶车辆光传感器的Velodyne公司,去年接受了福特公司和中国互联网巨头百度联合注资1.5亿美元。

报告虽然没有明确点出哪些美企接受中国投资后发现自己的敏感技术转到中国手中,但交代了中企为躲避美国政府的监控而采取的手段。

例如文中提到收购美国微芯片公司雷特斯半导体(Lattice Semiconductor)的风险投资公司Canyon Bridge其实有中资背景,其扮演的角色是模糊资金来源,提高收购案被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批准的成功率。

报告说,从2010年至2016年间,中国投资者通过1000多项投资协议,对处于研发初期的美国技术投资了大约300亿美元。

中方在2016年加快了对人工智能、机器人和增强现实技术(augmented reality)等关键行业的投资。

被点名的中方投资者包括阿里巴巴和百度等知名私企和基金。

文中还提到根植硅谷的杭州硅谷创新中心(Westlake Ventures)是由杭州政府和17家中国国企共同拥有的投资公司ZGC资本(ZGC Capital)联合创立的。

美国曾多次以国家安全为由否决中企的对外投资计划

虽然五角大楼的报告中称美国政府对中企收购美国高精尖技术的行为毫无在意,但事实上,外国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已经以“国家安全”为由多次叫停中企收购行为。

据《金融时报》报道,2016年中国海外交易被取消的金额总数超过了750亿美元,共有30多个对欧洲和美国企业的收购案因监管和外汇限制而被迫“流产”。2015年,被取消的交易金额约为100亿美元。

去年11月,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以国家安全为由叫停中国福建宏芯基金以6.7亿欧元收购德国半导体设备生产商爱思强(Aixtron)的交易;

去年年初,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也以同样的理由叫停了来自中国的投资者对荷兰菲利普公司下属的一家公司的股权收购。

对于中美经济关系,特朗普政府官员和立法者正在提出一系列涵盖面广泛的问题。目前,一些共和党人已经在呼吁对外国收购案进行更加严格的管制,他们要求向审查外国收购美国公司状况的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简称Cfius)授予更大的权限,然而批评者说,该委员会的工作范围不包括规模较小的交易,而且它还有其他薄弱环节。

而《纽约时报》也在此前的文章中引用专家的说法称,中企的投资收购行为绝大多数对美国都是无害的:中国投资者手里有资金,想要寻求回报,而中国政府则想推动投资来改善污染状况,提升产业能力,解决高速公路拥堵问题。而这种资金流动也符合中国的一种常规做法,即利用国家指导的投资,来帮助贯彻其产业政策,增加技术持股,就像中国在半导体领域那样。

中方:中国对外投资将放缓 继续支持真实合法境外投资

商务部发言人孙继文在2月的商务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2016年我国对外投资快速增长,对我国国民经济和产业转型升级起到积极促进作用。

与此同时,近期国际金融市场波动加大,部分国家经济政策不确定性增加,个别发达国家对我国投资特别是国有企业投资的限制壁垒增多,增加了中国企业对外投资的风险和不确定性。

2017年,世界经济复苏乏力,预计我国对外直接投资将呈现“稳中趋缓、缓中向好”的态势。

商务部将坚持稳中求进的工作总基调,按照“企业主体、市场运作、国际惯例、政府引导”的原则,支持国内有能力、有条件的企业开展真实合规的对外投资活动,参与“一带一路”共同建设,开展国际产能合作,融入全球产业链和价值链。

而我国对外投资速度正在放缓也有数据为证:今年1月份,我国实际使用外资金额801亿元人民币(折合120亿美元),同比下降9.2%;对外投资累计实现投资532.7亿元人民币(折合77.3亿美元),同比下降35.7%。

据中资跨境并购服务平台晨哨统计,2017年1月中资海外并购交易共有46宗,较2016年12月环比减少20.69%,较2016年1月同比减少36.99%;按交易金额统计,2017年1月的交易中有31宗披露了金额,总计约201.00亿美元,较2016年12月环比减少56.30%,较2016年1月同比减少34.81%。

除了商务部以外,我外交部也曾多次就海外投资和外国投资壁垒等问题作出回应。

去年10月,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中国政府一贯鼓励中国企业按照市场原则和国际规则、在遵守当地法律的基础上开展对外投资合作,希望有关国家为中国企业投资提供公平环境。

去年7月,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在记者会上就中国美的公司收购德国库卡集团一事表示,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和企业实力的逐步增强,境外并购正成为中国企业国际化的现实选择,也是中国全面融入世界经济体系的重要体现。中国企业在境外收购国外公司,是自主决策的市场行为。通过并购,不仅实现中外企业协同发展,优势互补,同时也为所在国经济社会发展作出积极贡献。中国希望各国能客观、公正地看待中国企业的境外并购,对这种正常的商业行为给予公平待遇,并为其创造合理、透明的经营环境。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吴娅坤

吴娅坤

写干货。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吴娅坤
专题 > 海外投资
海外投资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