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楼继伟称中国家庭杠杆率已经升至近50% 官方曾说较低、可控

2017-04-21 15:22:08

【文/观察者网 吴娅坤】据新浪财经4月21日报道,原财政部长、现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理事长楼继伟在21日举行的在财政学年会上表示,中国家庭的杠杆率已经升至接近50%。

在谈到地方政府债务时,楼继伟说,部分地方政府债已经违约是好事,这说明中央政府不会兜底;而对于中国政府负债率,则要考量非标准PPP项目和政府引导基金。

在谈到去杠杆的速度时,楼继伟说去杠杆进程不应该太快。

在谈到老龄化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时,楼继伟表示,通过延迟退休及提高城镇化,中国劳动人口可以恢复增长,中国经济的刘易斯拐点还没到来;但随着人口结果变化,中国经济长期来看将跟随L型增长轨迹。

在谈到当美联储的缩表计划时,楼继伟称,一旦美联储开始缩表,全球金融系统将面临真正压力测试。

楼继伟(资料图)

“中国家庭杠杆率逼近50%” 官方:较低,可控

房价一路飙升,中国家庭,尤其是在一线城市,举全家之力买一套房的情况已不鲜见。因此,一些境外财经媒体一度揣测中国家庭的杠杆率已经处于较高水平。

但对于外媒这样的说法,无论是国内研究机构,还是政府,都曾予以反驳。

去年12月底,针对中国房地产市场,瑞银财富管理大中华区首席投资总监及首席中国策略师邓体顺表示,由于中国家庭杠杆率仍在可控水平,因此虽然房地产市场过热,但不至于崩盘。

而今天楼继伟所给出的“中国家庭杠杆率已接近50%”的说法与此前官方的说法也相差无几。

今年1月,据时任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表示,中国的总杠杆率在250%左右,在主要经济体中还处中等水平,并不明显偏高,大体上跟美国相若,低于日本、西班牙、法国和英国。

他称,政府和居民的杠杆率均大概40%,在主要经济体当中是最低,而中央政府也就16%,地方政府稍微高一点,非金融企业的杠杆率则偏高,测算结果大概有150%左右。

他表示,中国国家债务有高储蓄率做支撑,储蓄率一直保持在50%左右,明显高于其他国家,而中国的债务主要是内债,外债比例很低,非金融企业外债余额大概占比只有4%左右,从国际经验看,外债更容易引发债务危机。

此外,企业杠杆率高与国家的融资方式有关,由于资本市场不发达,所以大量的融资方式是银行贷款这种间接融资为主,直接融资特别是股权融资比重不高,所以企业负债水平较高。

“部分地方政府已违约” 官方:较低,可控

据《人民日报》4月17日发文称,对于地方政府债务风险,财政部近日出台了《新增地方政府债务限额分配管理暂行办法》。

《办法》称,经全国人大审议通过,2017年地方政府债务上限提高到18.8万亿元,比2016年增加约1.63万亿元。增加的额度,就是今年地方政府新增债券规模。今年,地方政府新增发行一般债券为8300亿元,专项债券8000亿元。

“对地方政府债务实行限额管理,相当于给债务设了天花板,目的是控制地方政府债务余额不超过这个上限,防范财政金融风险。”中央财经大学中国公共财政与政策研究院院长乔宝云表示。

《人民日报》还称,近年来,我国不断加强地方政府债务管理,但出现了一些新问题。主要是局部地区偿债能力有所弱化,个别地区风险超过警戒线,违法违规融资担保现象时有发生,一些PPP项目存在不规范现象等。

问题虽然存在,但风险依然可控,说完问题,《人民日报》又给大家喂了一颗“定心丸”。

据《人民日报》给出的数字,从我国政府总体债务情况看,截至2016年末,我国中央和地方政府的债务余额约为27.33万亿元,按照国家统计局公布的2016年GDP初步核算数计算,负债率约为36.7%。即使把或有负债考虑进去,我国政府负债率约为40%。

“这在世界上属于较低水平,也在我们能够的承受范围之内。”刘尚希认为,虽然地方债务水平较高、还债压力不轻,一些地方甚至出现了社保基金支付困难、财政压力较大问题,但这属于短期和局部困难,风险总体可控,谈不上发生地方财政危机。

从资产看,地方债务形成了大量优质资产,虽然在财务上不是都能变现的资产,但对促进地方经济发展有实实在在的作用。今天的债务将换来明天的增长。“当然,还要加强地方债务管理,提高债务支出绩效。”刘尚希说。

至于楼继伟说“中央政府不会为地方政府的债务违约兜底”,《人民日报》的这篇文章也给出了一个案例的解决方法。

日前,财政部公布了重庆市黔江区的3起违法违规举债担保事件:黔江区财政局出具承诺融资0.55亿元,区教委与上海爱建融资租赁公司签订融资租赁合同1.2亿元,区教委与江苏金融租赁股份公司签订融资租赁合同1亿元。目前,这3起违规担保均已撤回相关文件,解除了黔江区财政局的担保责任。重庆市对负有直接责任的黔江区财政局局长卢某,予以行政撤职处分。

美联储缩表有多可怕?

今年三月的FOMC会议,美联储宣布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提升25bp至0.75%-1%的水平。除加息外,美联储还将减少资产负债表规模事宜提上日程。高盛在其报告中指出,缩表的总效果将等同略低于三次的加息。业内人士认为,如果年内两次加息预期不变,再叠加缩表,全球经济将承受更大压力。

什么是缩表?简而言之,就是一种比加息更为刚猛严厉的紧缩措施。

具体来说,缩表是指中央银行减少资产负债表规模的行为,是指美联储通过直接抛售所持债券或停止到期债券再投资的方式,可实现对基础货币的直接回收。

数据显示,美联储资产负债表从2008年底实施QE后便开始大幅扩张,从2.12万亿美元一直扩张至2014年10月退出QE,资产负债表到达峰值4.47万亿美元。

“缩表意味着‘释放长期优质资产+回收投机性资金’,有助于增强金融体系的稳定性。”莫尼塔宏观研究团队认为,缩表能够灵活影响长端利率,实现收益率曲线的无扭曲上移。有助于重塑美元信誉,降低美联储加息的负外部效应。还能向全球提供美元优质资产,有助于缓解欧洲、日本等国避险资产缺失的问题,减轻美联储加息对各货币宽松国家的冲击。

但此前,多数研究机构都认为,由于缩表这一工具相对加息而言较为刚猛,因而在加息这一步走稳之前,美联储可能不会任意为之。

中国的跨境资本流动对于美元汇率波动较为敏感,所以,当美联储官员多次谈及收缩资产负债表时,中国经济需要打起精神,认真应对。

外汇局国际收支司司长王春英在4月20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例行记者发布会上表示,对于美联储加息等政策调整需要全面看待与分析,“对于美联储加息和缩减资产负债表这件事情,我们还会实时监测和评估。从我国应对能力和适应能力上看,我们还是有信心的。”

王春英说,虽然美联储加息是推动美元走强的重要因素,但当前影响美元汇率的因素更加复杂。如美国政府对美元上涨的关注有可能会制约美元走强,近期欧洲经济较前些年有所企稳也是美元汇率的重要影响变量。美联储缩减资产负债表和加息属于同方向的政策调整,同样也会受到上述这些不确定因素的影响。

王春英指出,从中国跨境资金流动看,美联储三次加息的影响是逐步减弱的,充分说明当前中国的应对能力和适应能力大幅提升。

首先,与2015年底美联储首次加息相比,当前国内经济运行更加稳定;

其次,外汇市场供求状况明显改善,随着境内主体本外币资产负债结构调整逐步到位,近期变动趋向平稳;

再次,金融市场开放程度有所提升,特别是外资流入渠道进一步拓宽、便利化程度逐步提高;

最后,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贬值预期大幅减弱。

而观察者网此前也曾报道,无论是最近的银行结售汇数据,还是境内外汇存款等数据,都昭示着今年一季度中国跨境资金流动压力已出现明显缓解,逐步向均衡状态收敛。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吴娅坤

吴娅坤

写干货。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吴娅坤
专题 > 经济晴雨表
经济晴雨表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