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折腾了3年,Google到底要怎样才能把应用商店搬进中国?

2017-09-08 16:40:34

“小米科技本周宣布,将出售旗下智能手机业务给 Google,最终交易价格超过 200 亿美元。小米 CEO 雷军表示,这是小米今年战略转型的重要举措,今后小米将专注于以米家为核心的零售业务。Google CEO 皮蔡同时宣布将在年底前推出搭载中国特制版 Android One 操作系统的小米手机,正式将 Google Play 应用市场带进中国。”

这当然是假新闻,令人难以置信的假新闻。

但它并不比最近 Google Play 应用商店即将回归中国的消息更胡说八道一点。

据“好奇心日报”网站9月8日消息,上周 Google Play 应用商店被发现可以在中国大陆部分地区正常打开。此外,开发者可以在 Google Play 控制台中看到应用发布地区新增了中国、古巴等地区选项。

于是再一次,有了 Google 应用商店即将回来的消息,Google 要和手机厂商签署协议,在出厂手机中同时预装厂商自家和 Google 的应用商店。

类似的消息从三年前就有了,当时有传闻说 Google 会在中国发布一个“特别版 Google Play”。

Google 有充足的动力把应用商店带回中国,但这不意味着一定有进展

中国有超过 7 亿移动互联网用户,其中近 8 成使用 Android 手机,也就是 5.5 亿。

这 5.5 亿人用的手机虽然用了 Google 开发的 Android 系统,但并没有内置 Google 的商店和其它服务。

Android 系统本身不赚钱,它给 Google 带来的最直接利润是 Google Play 应用商店,里面承接应用广告,并且向付费应用和游戏抽取 30%。Play 相关的广告和分成是 Google 财报中“其他收入”的主要来源,这一项在今年第二季度是 30.9 亿美元,比去年同一时期增长了近三分之一,是 Google 在广告业务以外最显著的收入来源。

极光大数据的报告显示,中国超过 80% 的手机用户用 Android

Google 今年在开发者大会上宣布 Android 月活跃用户是 20 亿,这个统计并不包括中国大陆。进入中国意味着 Google 会增加近 30% 的 Android 用户。

随着主业广告被 Facebook 挑战,Play 商店对于 Google 来说变得越来越重要。

Google 也确实在认真考虑将商店搬回来。根据此前确认的信息,Google 已经在中国组建一支市场营销团队,为 Google Play 进中国做准备。

到今年 2 月,硅谷爆料媒体 The Information 报道说,Google Play 会把中国地区的运营权交给尚未开展应用分发业务的网易,双方还可能成立合资公司。以 The Information 以往消息的准确程度来看,Google 和网易很可能真的谈过这个计划。

但探索一个 Play 商店进中国的计划和计划落地是两回事。而 Play 商店进入中国,和它真的留下来,为 Google 带来稳定收入又是另一回事。

把 Google Play 搬进中国,搬进来的不止是一个商店

豌豆荚、百度手机助手、酷安等等,都是独立的 Android 应用商店。

装了这些商店自身的应用,你就可以在手机上下载商店里的应用了。

但 Google Play 不只是一个商店。

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在没有安装 GMS 的手机上安装相关餐厅指南应用 OpenRice,会弹出“OpenRice 需要 Google Play 服务才能运行,你的设备不支持”的提示。

Android 之父安迪·鲁宾在 Google 那些年推动建立了一个庞大而复杂的应用和服务体系 GMS(Google 移动服务的缩写)。

GMS 是一个包括 Play 商店、Google 地图、Gmail 邮箱等一系列产品的服务,安装在中国以外的几乎所有 Android 手机上。

这也是为什么商店后台加一个在中国发布的选项不等于应用就能在中国正常用。

OpenRice 遇到的问题是地图服务。打车、外卖、大众点评……如果手机里装有多个地图服务,应用一般会问你需要调用哪一个。默认百度或高德地图的应用还好,但境外开发商默认都调用 Google 地图,就没法用了。

还有推送。Google 不在的这几年,Android 在中国已经形成了分散的生态体系,小米、华为、魅族等等手机厂都有一套自己的应用推送机制,开发者要做的就是让自己的应用适配每一个主流厂商。

Google Play 的推送机制在海外是普遍的标准,但到了中国就会变成一个非主流方案。

也别忘了账户体系,Google Play 都进入中国市场了,总得让用户注册账号吧?

目前 Google 的这套体系建立在 Gmail 之上,YouTube、Google+ 等等服务都可以用同一个账户登录。但它们在中国都无法使用。

账号要进来,Google 只能重新建立一套中国版 Google 账号,比如让中国的用户使用手机号注册,或者和合作方的应用商店打通。

这个新的 Google 账号只能允许你用 Google Play,和 Gmail 什么的无关。对于 Google 来说,就需要重新开发一套账号体系。

同样的道理还有游戏中心,它会记录你玩过游戏的进度、快速启动游戏、管理各种积分,也需要用 Google 账户登录。

地图、推送、游戏中心、支付、用户账号。这些是 Play 商店进入中国需要带进来的东西。

亚马逊曾为自己平板和夭折的手机项目推出了没有 Google 服务的 Android 系统——Fire OS。当时亚马逊自己一一对应的开发了这五个服务替代 Google 的。最终 Android 开发者的应用需要做一些调整才能运行在 Fire OS 上。

如果 Play 商店进入中国,赚钱的一个重要办法必然是帮助海外开发者将应用和游戏带进来,再卖广告、从收入中抽成。这意味着 Google 需要提供所有这些服务。

Google 要么把地图、支付、账号体系全部搬进来,要么让 Android 应用接入中国公司的服务——比如地图对接高德百度、推送对接手机厂商。

前一条路极其艰难。后一条则需要 Google(或者它的中国合作伙伴)重新整理一个逻辑,并且放弃自己建立生态系统的优势,这将严重影响它控制手机厂商的能力。

当然,还有第三个选择就是 Google 真的只把 Play 商店搬进来,别的什么都不管了。只有 Google 已经沦为一个上层与现实脱节,下面只会迎合 CEO 臆想、不在乎实际结果的官僚机构,这样的事才会发生。

还有一个大问题是支付

和苹果一样,Google 也会从应用商店的收入中抽取 30% 的分成,包括收费应用、应用内购等虚拟交易,可以说这是一家应用商店存在的根本。

理论上 Google 可以直接用支付宝和微信作为支付方式,但大公司自己做支付的好处是可以控制交易数据。

这事需要牌照。根据央行《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第三方支付的范围包括网络支付、预付卡的发行与受理、银行卡收单、中国人民银行确定的其他支付服务。

外资企业并不能直接购买第三方支付牌照,对 Google 来说,唯一的办法就是找一家持有牌照的中国公司合作。

苹果 App Store 中国区人民币支付是交给了“易智付科技(北京)有限公司”,这家公司 2011 年拿到了牌照。

根据官网,易智付有政府背景,它运营的平台“首信易支付”由北京市政府与中国人民银行、信息产业部、国家内贸局等中央部委共同发起。

Google 得找一个这样的合作伙伴合作。而这个合作伙伴得确定自己在和 Google 这样一个在中国有历史的公司合作之后,支付牌照不会被政府吊销。

还有处处都有的数据监管

按照《互联网安全法》的规定,持有与中国公民有关的数据,必须存储在中国境内的服务器上,并且由中国的公司管理。

Play 商店的用户体系符合这个要求。

Google 位于美国艾奥瓦州的数据中心(图片来自网络)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苹果今年直接在贵州投资建设了第一个数据中心,存放中国 iCloud 数据。

亚马逊、微软等等跨国互联网公司也都在中国搭建了数据中心。

但数据中心建好了,必须由中国公司运营。苹果找了贵州的一个政府背景公司、微软找了世纪互联、亚马逊找了网宿。

Play 商店要回来,得做同样的事。

首先,Google 需要在中国建数据中心,并且交给一个中国公司运营。

先不说政策,这本身在技术上就有点麻烦,因为 Google 在过去几年开始在数据中心里大量使用自己研发的硬件,而不是直接购买惠普、思科等公司的硬件产品。搬到中国要么得把自己的硬件弄进来,要么得直接租用中国电信之类公司的机房。

反正数据中心运营经验丰富的亚马逊 AWS 做同样的事,是折腾了好几年才上线。

折腾还没完,假如 Google 建好了数据中心,找了个中国公司来管。Google Play 上线之前,首先还是要做备案的吧。

今年初,国家网信办发布通知说,所有在中国经营的中国应用市场都需要做备案工作,文件称备案的目的在于,“当应用或者应用商店被发现参与违法内容时,用来明确究竟是谁的责任。”

也就是说,Google Play 也需要向网信办共享信息,接受审查和监管。

苹果的中国区 App Store 已经经历了多次应用下架。去年末《纽约时报》英文版和中文版新闻应用就被移除,网信办指出这些应用“违反法规”。

今年 4 月新华社报道称,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公安局已经约谈苹果公司,要求“加强对苹果应用商店中的软件应用的审核”。

今年 7 月,多个 VPN 应用也从苹果应用商店消失,苹果回应说是为了“配合提交监管单位执照的新法规”。

Google 7 年前直接公开谈论的审查问题,已经到了另一个程度。

这么多限制走下来,摆在 Google 面前的选择只有找一家中国的应用商店合作了。

不用 Play 商店这么敏感的东西,今年柯洁和 Google AlphaGo 在乌镇对弈,比赛开始前媒体直播被叫停,门户报道被限制在体育频道。

2010 年 1 月 Google 主要服务转移到香港时曾在官网发布一封声明,说“Gmail 受到来自中国地区精心策划且目标明确的黑客攻击,导致其知识产权被窃。”

这么公开的冲突,在大公司里是前所未见的。

你看和政府没什么过节、还会说几句中文的扎克伯格为了进入这个市场是多么努力。他会见政要、在雾霾天跑步,甚至在员工的抗议下开发审查工具、在白宫的晚宴请习主席为自己的孩子取名……

即便这样 Facebook 都没能进入中国市场。

要解决这个问题,大概不是拉网易合作就行的。

Google 要进来,怎么都得成立个党支部什么的吧。实际上目前英特尔亚太研发中心、微软、麦肯锡等等跨国公司的中国分支都有党支部,由第三方公司代理,定期开展党务活动。

Google 要怎么说服用户接受一个新的应用市场?

假设 Google Play 历尽了九九八十一难,终于合法入华。

还有一个很大的问题,用户呢?

Google 不在中国的这些年,中国的 Android 操作系统已经完全形成了和外界割裂的生态体系,小米、华为、魅族、OPPO、Vivo……手机厂商都有自己的操作系统开发团队,在产品中预装自己的应用市场。

除了三家独立手机应用商店,腾讯应用宝、百度手机助手和 360 手机助手以外,更重要的竞争对手是小米、OPPO、华为、vivo 自己的商店。

从 QuestMobile 的数据来看,前三大手机厂商商店的规模已经逼近前三大独立商店。

并且用户也都习惯了手机厂商自己的商店。根据企鹅智库的调查,56.2% 的 Android 用户最经常使用手机厂商自带的应用商店。

雷军强调小米要让互联网服务成为新的增长点。MIUI 的应用市场是最直接的,它向开发者卖广告和推荐位、从应用收入中分成。用过 Android 手机你也知道,往往下载一个应用的同时你会收到大把其他应用的推荐。

根据小米自己披露的数据,2015 年和 2016 年他们分别给应用开发者分成 11 亿元、22 亿元。

所以一个官方的 Google Play 在中国,对手机厂商来说大概只有敌意。Google 想找他们谈预装,怎么看都不是个容易的事。

但 Google 又不得不寻求打通厂商的方法,不然分散的国内 Android 手机市场对 Google Play 来说毫无意义。

这么看来,除了和一家中国公司合作、甚至直接收购的大商店,否则 Google 自己搭建中国版 Google Play 怎么看都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接下来的问题就是找谁合作。一家边缘的第三方市场没有意义,面对竞争 Google Play 需要快速聚集流量、用户和活跃度。

一个大手笔的收购,大概是 Play 商店进入中国的必要不充分条件

Google 有钱。根据今年第二季度的财报,Google 持有的现金、现金等价物以及可变现有价证券总价值为 947.13 亿美元。

Google 会做出出人意料的重大举措,收购摩托罗拉、改组 Alphabet 几乎都是一夜之间宣布的事情,此前都没有展示出什么征兆。2011 年,Google 用 125 亿美元收购了摩托罗拉,这个数字占到了当时 Google 现金的三分之一。

如果真的要将商店搬进来并且有人用。可以收购的标的不多。

百度手机助手是个合适的选择。陆奇上任后,百度正在剥离各种业务,今年 7 月亿 12 亿元出让了百度游戏。下一个会是百度手机助手吗?

或者和腾讯应用宝建立一个联营商店,依靠微信让这个联营商店建立一个类似 Play 商店在海外一样的统一的应用服务体系。

或者直接收购一家手机厂商吧。大比例入股小米甚至收购小米手机业务这件事看起来很疯狂,但这可能也是它在中国真正建立 Play 商店所不得不做的事。

没有任何迹象表明百度、腾讯、小米对这样的脑洞有兴趣。但任何比这些大胆举动更谨慎的方法,大概都没法真正进入中国、获得足够多的消费者。

当然,这些事情发生的前提都是 Google 搞定了所有的牌照和监管、并且严重阉割 Play 相关的服务。

8 年前,Google 的搜索服务、邮箱都还在中国正常运作。现在,把一个应用商店搬进来就已经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文/周韶宏)

分享到
来源:好奇心日报 | 责任编辑:李东尧
专题 > 谷歌
谷歌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