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跨国医药巨头集中精简中国研发业务 分析称成本或是主因

2017-09-16 21:35:51

经济观察报 汪晓慧/文

一周之内,两家跨国巨头医药企业宣布关闭或调整位于中国的研发中心。

9月13日晚21时许,GE全球高级副总裁、中国总裁兼首席执行官、GE医疗集团中国总裁段小缨发给GE中国同事一封信,信中宣布了GE对通用电气对上海技术中心(CTC)的战略调整,不再承担基础科研工作,这一任务将集中由位于美国Niskayuna和位于印度Bangalore的两个研发中心承担。

在此之前,9月7日,礼来(Eli Lilly and Company)关闭其位于上海张江的中国研发中心。在更早之前,包括葛兰素史克(GlaxoSmithKline)、诺华(Novartis)等都曾调整位于中国的研发机构或研发项目。

裁撤中国业务不止发生在医药巨头。2014年9月,Adobe突然宣布关闭中国研发中心,裁员400人,调整后,Adobe今后在中国只保留销售部门。2017年初,跨国巨头希捷突然宣布关停其全球最大的生产基地苏州工厂。

集体精简中国研发

GE官网信息显示,通用电气上海技术中心(CTC)位于上海张江,是跨业务集团、跨研究领域的研发机构,为GE各业务集团提供基础科学研究、新产品开发、工程开发和采购服务。中心筹建于2000年,于2003年投入使用。

GE医疗大中华区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段小缨(资料图)

GE中国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原来在中国的研发中心承担基础研发工作,今后会更多聚焦中国市场重点关键技术领域,不再承担基础研发工作。”

事实上,在此次调整之前,GE中国研发的人事调整就已显露。今年年初,在GE工作20多年的原GE全球副总裁、GE中国首席技术官、GE中国研发中心总裁陈向力低调离职。他在2007年被任命为GE中国研发中心总裁,2014年升任GE全球副总裁。

在陈向力离职的同期,GE中国研发中心中央研究院上海分支正式启动内部调整。这一分支主要从事多领域的基础研究,是中国研发中心的组成部分之一。

GE所有业务部门都已经在中国开展业务,在上海、北京、成都、西安和无锡等地设立了150多个实验室,在中国有近3000名研发人员。最新的调整将影响部分CTC人员,GE称将妥善处理,其中一部分人将转移至GE中国其它岗位。

礼来是总部位于美国的一家跨国药企。礼来公司拥有众多产品,领域涉及抗生素、中枢神经、肿瘤、内分泌等。礼来中国官网介绍称,1918年礼来公司来到中国,在上海设立了其第一个海外代表处,这是其全球化的第一步。礼来在苏州建立有礼来苏州制药有限公司,在上海张江高科技园区建有礼来中国研发中心。在中国拥有员工约4000名,目前公司业务已经深入到中国近四百个城市。

在此前宣布关闭中国研发中心的同时,礼来制药在美国总部公布了一系列关于优化全球运营的举措,预计3500 个岗位受到影响。礼来计划以12亿美元的税前费用,换取每年5亿美元的成本节约。

礼来中国研发中心拥有研发人员有150人左右,是礼来制药在亚太地区设立的首家研发中心,也是礼来研发战略投资的重要组成部分。

中国团队寻路

有业界人士称,中国的新药研发成本不断高企,相比之下,研发产出并不理想,这或许是跨国药企关闭或调整在中国早期研发项目的原因。

一位接近礼来人士告诉记者,礼来关闭中国研发中心,主要是这个研发中心生产力没有达到预期,其次是劳力成本上升。他还称,IP流失风险也是跨国企业在中国设置研发机构要考虑的因素。当初开在中国设立研发中心,一方面也是为了开拓市场,如今用途不大了。

此外,中国本土研发力量的崛起,也是跨国企业可以放手裁撤中国研发团队的因素之一。研发外包正成为重要趋势。礼来公告指出,关闭中国研发中心后,继续保留相当规模的本土药物研发团队。关于药物的早期发现,将借助中国快速发展的研发基础设施,在药物发现和早期临床研究中探索与本地公司合作的新模式。

礼来与中国本土初创公司信达生物、和记黄埔等均有药物开发与研发的合作。此外,借助礼来亚洲风险投资基金,礼来在中国投资近10亿美元,包括信达生物制药、三生制药和贝达药业等。

段小缨在信中称,GE正在由一个多元化的企业向数字工业转型。数字工业也是GE全球新任CEO约翰·弗兰纳里(John Flannery)提及的业务。今年8月1日,约翰·弗兰纳里正式上任称为通用电气新首席执行官,他还将在2018年1月1日起担任公司董事长。段小缨称,为了更好支持GE中国“全面本土化、全球合作伙伴和全速数字化”三大发展战略。CTC的未来研发范围将聚焦先进制造、增材制造、机器人和数字科技。

去年7月,GE宣布与华为公司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华为将GE推出的面向工业开发的云平台Predix做为首选的物联网(IoT)平台。GE可以利用华为的渠道、分销商和合作伙伴生态系统,扩大在中国的业务覆盖。今年3月,GE和中国电信签署协议,推动GE PredixTM工业互联网技术在中国市场的落地,根据协议,中国电信将为Predix工业互联网技术落地中国提供服务,并由旗下全资子公司负责在华运营GE PredixTM及数据中心。

销售市场寸土必争

中国市场在跨国企业营收中,尽管动辄两位数以上的增长不再,但多年来依然保持着高位增长的趋势。中国依然是跨国药企重要的市场。

制药新贵跨国企业纷纷寻求进入中国市场。推出划时代治愈丙肝新药的吉利德科学已经一脚迈进了中国市场。此前其丙肝药物索磷布韦获得中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CFDA)优先审评。如若药品成功上市,将标志着这家公司的产品正式进入中国市场。

吉利德在去年还进行了两件大事,开始在中国成立实体的运营公司,包括在上海的中国运营中心和杭州的研发生产基地。其中杭州的基地占地11000平方米,被定位为本土化的研发和生产基地。另外,任命曾在罗氏、诺华、默沙东等跨国制药企业任职的罗永庆为吉利德全球副总裁、中国总经理,他在政府事务、销售营销以及市场准入等方面有丰富的经验。

罕见病制药跨国公司夏尔(Shire)也在积极拓展中国市场。这家公司在今年六月份确定了其中文名“夏尔”。“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的医药市场,这个市场的机会和潜力是毫无疑问的。对于夏尔或其他的跨国公司也好,中国市场未来的业务发展都是作为战略市场。”夏尔中国总经理丛凡在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时称,“积极准备把产品引入进来,这是我们的重点。希望未来2020年,争取有三到四个新产品在中国上市。”尽管从整体业务看,中国市场还不是夏尔全球单体量最大的市场,但中国的业务发展增长是最快的。

除了依然是寸土必争的销售市场外,中国还是众多跨国企业的生产厂所在国。跨国制药巨头,上文提到的跨国制药巨头都早已布局生产本土化。9月10日,阿斯利康全球执行副总裁,国际业务及中国总裁王磊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阿斯利康位于无锡和泰州的生产基地生产的产品已经出口到70多个国家,目标是出口到100多个国家,成为发展中国家的生产基地。

GE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GE在中国有30多个制造工厂。无锡是GE全球最大的超声波产品设计,工程和制造中心。全球市场上每三台GE超声波设备当中就有一台来自无锡。中国也是GE医疗入门级CT的全球生产基地。天津是GE全球最大的水电设备生产基地

“不存在在中国进行收缩的考虑,只有扩张的考虑。”阿斯利康全球执行副总裁,国际业务及中国总裁王磊称,前不久,阿斯利康将亚洲国家总经理的会议也放在中国召开。

此外中国还是跨国企业商业模式创新的先行实践地。王磊在采访中称,其在中国推出的商业创新项目,即诊疗一体化方案,在取得效果的合适时机,作为分管发展中国家市场的全球副总裁,有机会将这一模式从中国推向其它发展中国家,让“中国模式出海”。

分享到
来源:经济观察报 | 责任编辑:梁福龙
专题 > 洋药企
洋药企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