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媒体:以回应质疑的名义胡说八道,趣店罗敏公然撒了哪些谎

2017-10-23 18:22:27

日前赴美上市的趣店CEO罗敏就外界对趣店向学生放高利贷的疑问回应称“凡是过期不还的,我们这里就是坏账,一律不会催促他们来还钱”,引发媒体质疑。10月23日,PingWest品玩刊发文章《以回应质疑的名义胡说八道,趣店罗敏公然撒了哪些谎》。文章称,趣店是一家完全攀附在支付宝身上、只负责找钱放贷、自身经营能力经不起推敲,甚至妄谈商业道德的公司,并从五方面揭示罗敏的回应并不真实。

起家于校园贷消费分期生意的趣店,如今摇身一变成为“中国最大的在线小额现金贷款平台”,更于北京时间18日晚登陆纳斯达克,上市首日开盘价报34.35美元,较24美元的发行价大涨43.13%,成功进入百亿美元市值行列,收盘虽回落至29.18美元,但仍远超先于它上市的宜人贷、信而富。

以下为文章全文:

转载自PingWest品玩(ID:wepingwest),作者范俊杰

愣是要把这么一个不牢靠和不体面的生意夸张得牢靠,涂抹得体面,以至于露怯得如此明显,也真是让人开眼了。

大晚上的,一篇CEO罗敏解释外界质疑的访谈把我给逗笑了。

在这篇题为《趣店罗敏回应一切》的文章里,罗敏回应了此前媒体和公众对趣店向学生放高利贷、受制于支付宝和其风控系统的质疑。在谈到趣店的催收问题时,罗敏说了一句让大家都嗨得不行的话:

凡是过期不还的,我们这里就是坏账,我们的坏账,一律不会催促他们来还钱。电话都不会给他们打。你不还钱,就算了,当作福利送你了。就这样。

罗敏,图自虎嗅网

为了表明趣店的年化利率没有超过国家对民间借贷36%利率的红线,罗敏本人甚至还在文章下面留言,如果发现任意人发现趣店的名义和实际利率超过36%,罗敏将会直接提供100万的赞助资金。

图自PingWest品玩,下同

一家现金贷公司,用户在他平台上借钱,过期不还就当白给,不会催债;如果有人发现平台的借款利率超过36%,CEO重重有赏——如果真是这样,趣店和罗敏怀揣的是怎样的一种雷锋精神啊。

任何一个心智正常的人,估计都不会把这些话当真吧?可这种反常识的话竟然是从一个纽交所挂牌、市值百亿美元的公司CEO口中说出来的,还是在公司遭受外界质疑的时候——罗敏到底真想要给公众一个解释,还是觉得自己无论说点什么大家都会照单全收,索性把话说得豪迈一点儿?

不知道,也不重要。反正你在这篇文章里也看不到提问者任何从财务和专业角度的发问,没有哪怕一点儿怀疑和追究的意思,完全是给了罗敏又一个往自己和趣店脸上贴金的舞台。

这不是把大家伙儿都当傻子又是什么?

文章虽然名叫《趣店罗敏回应一切》,可一切质疑罗敏基本都没正儿八经回应。被问到‘是否借钱给学生’,罗敏只说‘我们一旦发现一个人是学生,就拒绝借钱’;被问到‘有没有教唆人在换不起钱的时候多方借钱’,他直接变成雷锋‘不催款,当福利送了’;谈到‘高利润率’的话题,他又把趣店和京东类比,根本不管它们在财务上是不是同一类型的公司。

还有比打马虎眼更严重的:罗敏的话里不但有多处表达和事实不符,甚至还有部分内容与趣店招股书中的描述相悖。

去年11月和今年10月,我曾分别在趣店宣布退出校园市场后不久,以及递交招股书之后发表过两篇调查报道。基于对这家公司的实际业务进行的详尽调查,我做出的判断是:趣店是一家完全攀附在支付宝身上、只负责找钱放贷、自身经营能力经不起推敲,甚至妄谈商业道德的公司。(调查和结论详见《校园贷三年兴亡史:从集体狂欢到万劫不复》、《揭开趣店上市的万圣节面具》)

罗敏的回应简直让我更相信自己的判断了:一个敢于向公众撒谎、而且还是这么容易被戳穿的谎言的CEO,它的公司背后究竟还有多少谎言?

下面我们逐条来看罗敏是怎么睁着眼睛说瞎话的:

一、想要趣店停止催收,要么借款人死了,要么半年还不还

没有。凡是过期不还的,我们这里就是坏账,我们的坏账,一律不会催促他们来还钱。电话都不会给他们打。你不还钱,就算了,当作福利送你了。就这样。

这句话把大家撩得最嗨,也最不着边儿。

关于催收的情况,趣店招股书178页有非常详细的披露:首先,趣店会通过发短信和自动打语音电话给借款人催款;如果没有成功,趣店的催收人员会人工打电话给借款人,必要时还会上门当面收款。其中,如果用户逾期20天以上,趣店会主动向芝麻信用披露。

这一点简单解释一下。趣店在所谓的‘人工智能算法风控系统’上线之前,在风控上做的事情就是花钱请芝麻信用跑风控。而且,趣店享受支付宝近乎免费的流量的同时,全部企业账户和用户之间的借款和还款行为都放在支付宝上,相当于完全向芝麻信用开放运营数据。因此,趣店会把逾期数据主动披露给芝麻信用。

趣店说,只有三种情况下会停止催收:借款人死亡、被认定为欺诈、逾期达到180天以上或者催收达到一定次数。

而且在趣店的员工当中,天津的222位员工,抚州的367人,主要的任务就是负责电话中心的运营,除此之外还有其他分布在各个城市的负责催收的员工。这两个城市员工总共占到所有员工的大概60%。

另外,‘回应’一文一出,就有文章用截图戳穿了罗敏的谎言,详见《趣店真的不追债吗?“戒赌吧”老哥是这样说的》。

对SEC和对公众,罗敏究竟是对谁在撒谎呢?

二、退出校园市场=拒绝让学生分期消费?

2015年以前我们主要借钱给学生。后来政府叫停了,我们就撤出了。现在我们一旦发现一个人是学生,就拒绝借钱。比如,一个人填的地址是学校宿舍,就拒绝。一个人填的地址跟学校有关,比如人民大学东门外的小巷居民楼,也拒绝。

这句话的意思是,现在,只要我们发现是学生借钱,就不放贷。

这种筛查学生用户的方式,只有在从趣店平台上分期购买商品的时候才成立,因为在现金借贷的时候完全不需要用户‘填写地址’,只需要验证一下芝麻信用分。

现金贷在趣店所有业务中占比高达83%以上,用不到20%那部分业务分辨学生的法子当成学生的筛选,这不是混淆视听是什么?

另外,在《揭开趣店上市的万圣节面具》一文中,有多位独立信源向我证实,趣店所谓的退出校园市场,其实就是停止地推。

这里面涉及到一个问题,就是学生存量。

从趣店的历史数据上看:

其中平均月活跃用户数、活跃借款人数、新增借款人、交易数量和交易金额五个重要指标中,在2016年上半年这个关键时间点(也即趣店声称的彻底退出校园的时间点),没有一个发生显示出趣店退出了校园市场。

退出校园市场这件事完全没有影响到运营数据,这起码能说明一点,趣店的用户里仍有学生存量。

去年4月,银监会明令禁止非持牌金融机构向学生放贷。今年3月,趣店曾受到北京市互联网金融整改办的整改通知,这是银监会针对互联网金融管理举措,以及现金贷管理举措的一部分,而这场整改的要求正是‘将违规业务存量减少到0’。

况且,你既然连学生用户都无法完全识别出来,又何谈做风控、做合规?如果能识别,为什么不按照规定清除存量?

三、自己的风控系统什么样,罗敏心里没点儿数?

我们的坏账率低于0.5%,是业内最低水平,比信用卡都低。支付宝上面还有很多提供消费贷的银行和公司,它们也是接入了芝麻信用,大部分坏账率比我们高,这说明我们自己的风控在起作用。我们下单要借钱的用户有4800万,他们都有芝麻信用,只有30%多能借到我们的钱,其它都通过风控剔除了。

罗敏的逻辑是,同样‘接入’支付宝的芝麻信用,趣店的坏账率低说明是自有风控在起作用。

且先不论每家公司的对‘坏账率’有着不同的定义无法直接横向比较(比如趣店就只有M1+ Delinquency Rate by Vintage一个数据),要知道,虽然有一些公司也接入了芝麻信用,但并不会使用芝麻信用的风控分析服务。

但趣店不仅接入了信用分,还为跑信用付了不少钱。

招股书显示,自从趣店于2015年11月开始转向线上放贷、接入支付宝之后,2016年和2017年上半年向蚂蚁金服分别支付了620万、1130万的信用分析费用。

至于罗敏口中所谓的‘自己的风控’系统,也就是那个在2017年第二季度刚刚上线的‘人工智能风控系统’,招股书里是这么描述的:


对于新用户的风险评估(所谓风控的主要部分)的A Score,其中有三项由芝麻信用直接提供,另外两个是趣店无法获取到的用户信息——完全有理由相信,这些信息来自阿里巴巴旗下的淘宝购物数据和微博账户。

四、支付宝和趣店的关系,跟天猫和耐克能是一回事儿么?

支付宝的分成比例一视同仁。我们分多少,其它的公司也分多少。这是一个竞争的市场。就像天猫给耐克自营店和代理店的分成都一样,各家靠自己的运营效率和用户体验竞争。

支付宝的分成比例的确是一视同仁的,但罗敏避而不谈的是,支付宝的资源并不是对所有第三方开放的,竞争这事儿根本不存在。

如果打开支付宝app的用户页面,进入‘更多’时,你会发现其中绝大部份的服务都由支付宝本身或者阿里巴巴集团相关服务提供,仅有少数几个第三方服务能够拥有自己的入口。

在这仅有的几个第三方服务里,只有Airbnb(爱彼迎)是真正的第三方服务,其它的诸如饿了么、滴滴出行、ofo单车和来分期,都是阿里巴巴的投资企业,而且都是相当重要的战略级投资。

可这明显跟耐克和阿迪达斯在天猫上开旗舰店是完全的两码事——只存在持股,不存在竞争。罗敏打这个马虎眼,显然是在揣着明白装糊涂。

另外,阿里巴巴也不是对所有持股的金融公司都这么照顾。有业内人士向我透露,阿里虽然也是刚刚上市的众安保险的持股方,但已经基本不再向众安输送什么利益了。

五、普惠了谁啊你都

卢泓言:有多少人会借900块钱呢?

罗敏:我们提供的实际上是线上的信用卡。中国只有2亿人有信用卡,大部分在大城市。三四五线城市的人,进城务工的人,没有信用卡。那些用信用卡购物的人,吃饭刷卡的人,不是掏不起这个钱,而是享受的分期付款,是一种金融服务,是一种习惯。我们就让那些没有信用卡的人也享受到了这个服务。有银行想合作,给我们的1800万借款用户发信用卡。它们认可我们的这些用户。  卢泓言:你们借出去的钱,用户都是怎么花的。  罗敏:10%买了商品,比如手机电脑和鞋、锅。接近90%是吃饭、在淘宝上购物、买车票。只有很少的才会提取现金。其实这就是他们的信用卡。

趣店服务的到底都是些什么人呢?

趣店的商业模型来自欧美的‘Payday Loan’产品,也即发薪日贷款。在美国,发薪日贷款主要运营于线下,向那些连维持基本生活的开销都有困难的人群发放小额现金贷款。它有几个典型特征:

放贷金额极小,在100美元到1000美元之间。如此小的金额,不可能作为小企业或是小型业主资金周转之用,只能是个人借贷。想想看,有多少人会为了几百美元付出那么高的资金成本?

利率极高。根据媒体统计,这种现金贷每100美元的年化利率高达391%;

用户重复借贷率极高。多家美国财经和社会媒体有报道,Payday Loan用户的一个典型特征就是把上一期的借款还清之后转手就会再次借款。相对应的,2017年上半年,趣店平均每个活跃借款人的借贷次数是5.8次。

从放贷数额、用户画像和用户行为特征等几点可以看出,趣店与这些Payday Loan干的事儿没什么不一样。

可就算在美国,Payday Loan也是一个过街老鼠般的生意:多数媒体对这一产品的评价非常负面,2016年,Google甚至决定在全球范围内禁止Payday Loan类产品的广告投放。

我从来没听说过,宁可忍受如此高昂用钱成本的人,愿意一而再再而三借高利贷的人,是为了‘享受分期付款’这种‘金融服务’。

这享受可是太费钱了。

另外,趣店本身并没有支付牌照,它的公司账户和借款人账户之间的往来完全是通过支付宝进行的。试问,支付宝用户的钱款流向趣店又是如何获知的?

‘回应’一文在开头总结外界对趣店的质疑有二,一是商业上不牢靠,一是道德上不体面。可罗敏就偏不愿意闷声大发财,愣是要把这么一个不牢靠和不体面的生意夸张得牢靠,涂抹得体面,以至于露怯得如此明显,也真是让人开眼了。

内容已获独家授权,如需转载请联系PingWest品玩(ID:wepingwest)。

分享到
来源:PingWest品玩 | 责任编辑:奕含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